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ㄅ。告別
2021/05/30 00:14
瀏覽231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之前寒假之故,我得以全心照顧媽,然出院當天是星期五,到家後,妹就接手照顧,所以隔天我先回去租處收帳單,繳水電、銀行等帳單,但不知道為何那天我的心總感到很慌,一直想趕著回家,卻愈急愈慌亂,竟至還出了車禍。

那天,我開車準備左轉去路口的7-11繳費,看沒車位便準備右轉彎到另一家便利商店,卻忘了換右轉燈號,害得旁邊一輛與我車同行的機車來不及反應,他仍前行而碰撞到我的車,幸好他手放掉,讓機車往前滑、而他人則跌坐在地,我看到他的機車繼續往前、歪歪扭扭地飛了出去,還是過了路口才停下來,我也嚇一大跳,當下心想:「完了!」

幸好剛好紅燈,所有車都停下等紅燈,不致再傷到其他的人、車,如今憶起,直感幸運!

轉頭看到他沒事,又放下心,我知道是自己不對,所以打算直接賠償。我請對方檢查身體,他說沒有受傷,沒什麼感覺,我請他過幾天再看看,若身體有狀況,醫藥費再跟我說,保持聯繫。

倒是車子車頭擦傷,有刮痕,最後我拿一萬元給他,他竟然只收五千元,因為他說那樣修車大約一千多元就夠了,我說那醫藥費,他說也是夠的。那一刻,感覺台灣確實很暖,當下心真的感動,也感謝。

當時沒想通自己怎麼會這樣晃神,發生這樣的事,幸好有驚無險,看似很嚴重,竟只是小擦傷,一直到後來才知道為什麼?

 

我處理好後回家,一回去就聽說,媽一整天都在說她看到了什麼,說她要去參加洪榮宏母親壽誕,要妹幫她換禮服,但妹不知道要換什麼衣服,媽就說我知道,還一直問我什麼時候回來?

我聽完轉述說:「我哪裡知道什麼衣服?」

據說是妹和小弟拿衣服問她,「這件可以嗎?」一件件問,神奇的是媽根本沒有張開眼睛看,卻都知道。

據妹說媽一整個下午一直在要求換衣服,要去參加宴會,我妹問媽說:「你怎麼一直出去參加宴會喔!這麼多宴會喔!」

我媽說:「對啊!很多人,穿很漂亮的衣服,很熱鬧!」

我回來以後,我媽看著我、問我:「去哪裡?怎麼那麼久?」

妹說媽一直在問我去哪裡?這大概就是為何我會急著、慌亂地,卻出了車禍吧!因為我心裡也是一直掛著母親,急著想回來。心裡彷彿知道其實沒有多少時間相處了。

我不敢告訴媽說我出了車禍、擦撞到人。

 

針對媽說的,要去參加洪榮宏母親的壽宴這事,我們一查,人家母親還好好的,可能不是她,應是聽錯了,其實此時,母親的發音不是很清楚,我們常常是用猜的。總之是有這麼一件事,不論是誰,我當時想此時母親可能有靈魂出竅的現象,那麼自是可以到處去的。

很多人不知道,其實婚禮,雖是歡天喜地的喜慶時刻,也有很多的靈會去參加的,都是與雙方相關的有緣靈。

 

由於母親幾乎是閉著眼昏睡的,即使醒來也是閉著眼,很少張開眼睛,會說這些話,我猜或許這就是母親已經看到了她的前世了,所以媽才會說洪榮宏媽媽對她有恩,一定要去參加宴會。

這件事後,媽就常常說要換衣服,說要參加宴會,短短的三天,印象中就好幾次了。有次我、妹和小弟都在,母親喊著要換衣服,換大衫,我心想是禮服吧!但當時媽沒辦法穿禮服,且我們才剛幫她擦澡、換完衣服,所以就假裝幫她脫了一下,再穿好,問媽說:「這樣好嗎?」

媽又說:「好!」

妹一聽也就笑了出來,因為事實上我們並沒有換衣服。

 

從人的角度來看是很有趣的,或許從靈的角度,我們真的有幫她換了吧!因為畢竟母親閉著眼睛看到的,是我們看不到的眼界。

據說我出去處理事情時,母親說看到阿公、祖先來,一聽到這些,感到心驚,過去家族的長輩往生時,也有這種情況,感覺上要有心理準備了,但是我發現自己心裡還是沒辦法接受,所以還是放之任之。

 

星期日、星期一晚上都由我睡母親旁邊照顧她,這時候的我雖然就在她身旁,可是我卻覺得好想念她,因此我一直在旁看著她,邊打瞌睡。

星期日深夜不知道幾點,我在餵母親喝牛奶時,母親突然昏厥,我嚇得大喊,妹在隔壁,趕快衝過來,我倆努力之後,把母親救回來!

父親也來看,我想他看得多了,心裡有底了!

二月十七日星期一一早,妹要上班前,還來餵母親喝東西,又幫母親擦藥才去上班;父親一直坐在床邊看著媽,讓我補眠。

 到了下午,我和母親說話,父親也進來看看媽,突然媽喊道:「老母娘、王母娘娘、佛祖的光呢!」媽的頭微微抬起來,手還比著前方,所以我也往那個方向看,剛好那天天氣好,陽光此時照了進來,我也感覺房間突然更亮了些!

看到媽激動的樣子,相較於她平日沈睡的樣子,能夠說話,還微微有些動作,真的是令人驚喜的。

父親在旁邊小聲說:「她之前也有說看到阿公,目賙攏閉著,卻什麼嘛看有!」

 

當天晚上大弟全家回來,還帶了LED燈和一個抽痰器來,母親喉嚨有痰,雖然這時候的母親已經能和痰和平共處了,但為人子女,總希望母親能舒服點,所以妹就試著抽了一下,但還是沒辦法抽到,而母親竟也沒有喊痛或什麼的,就是任由我們處理!

又由於母親的房間有點暗,大弟買了三顆燈泡來裝上去,母親也沒開眼,就說太亮,家裡的燈是幾段式的亮燈,我們就開開看,一度把燈整個關掉,媽當下立即喊:「好多鬼!」

我們趕緊開燈,拿一個燈泡下來,讓媽感覺舒服一點。聽到媽說的那句「好多鬼」,又把我嚇一跳,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想法,只是暗自心驚。

那天大弟跟媽說要回家了時,媽難得的睜開眼睛看看他們,還看了看她的孫子。那一眼,深深望進眼底,頗有深意,彷彿意念在交流似的。

事後回想起那的確是母親的最後一次張開眼睛。

 

當天妹下班回來,在幫媽翻身擦藥時,說了句:「媽,你的身體越來越硬了,都不動一動!」

我聽到這句話一跳,過去扶著媽的身體,讓妹擦藥時,我感覺母親身體已經一邊變僵硬了,我知道自己明白了什麼,卻不想去想!

那晚我側身躺著陪著媽,躺著慢慢就會有想睡的感覺,可是很奇妙的是,我總是能起來餵媽吃點東西。因媽媽曾血糖太低而昏迷,因此都有注意著,不過母親喝得很少,只能一直餵,以免她又血糖過低而致昏迷。

星期一夜半,我在旁打盹睡著了,但有兩次霎那間彷彿感覺到什麼而突然睜開眼睛,正好發現母親陷入休克的模樣,我趕緊起來按母親的人中,又大喊「媽!媽!」

隔壁房的妹也驚醒而趕來協助,那天晚上時睡時醒,一直到妹要去上班了,妹又幫媽擦藥,餵點牛奶,邊跟媽講話,我還記得妹告訴媽說:「我去上班了!要等我回來喔!」

大概九點多我起來準備一些牛奶、高蛋白等,一個滴管一個滴管的餵給母親,母親閉著嘴,所以我只能從牙縫邊,把滴管伸進去,母親也不吞,我只好幫她抬高點下顎,這樣就順著喉嚨流進去了。

餵到一半後,媽開始抗拒,頭會歪向另一邊,表示不想喝,我就哄著媽:「剩一點點而已,餵完就不吃了。」

我一直跟母親說:「剩五口、剩三口……

等到最後一口,我跟媽說:「最後一口了喔!吃完就不吃了!」沒想到這句話,竟一語成讖。

媽乖乖吞完,等我把杯子、滴管等拿去廚房放,回來坐著準備跟媽說說話時,我突然看見母親又像是要休克的感覺,我趕緊起來跨在母親身上,全力按壓母親的人中,大喊「媽!媽!」

偏偏剛好此時爸爸進去蹲廁所了,我又喊:「爸,媽好像要休克了!」

爸緊急地說道:「趕緊壓她大腿內側筋脈!」

但我沒辦法,因為一來我沒壓過那部位,我怕浪費時間找,就一直壓著人中,是很用力地壓,以至於連母親都撇過頭去,又不斷轉頭,不讓我壓人中。終於,母親大力轉頭過去,那一瞬間,手滑掉、沒壓到人中,也在那一瞬間,我看到母親的嘴唇,一下子刷白,當下我立刻知道,母親走了!

那個時候父親也剛好出來,即使父親急著壓母親大腿內側的筋脈也來不及了!那個時間非常短,幾秒鐘而已!

 想想,媽真會選時間,如果我和父親一起,媽想走又走不了了!

 很多事真的是安排好好的。

 

 母親走的當下,我身體顫抖,我想到「母親是否前一天,在喊佛祖的光時,元靈就被接走了?此時是三魂七魄也一個個離開,否則怎麼身體已經一邊僵硬了?」

我趕緊打給妹,聽到妹在電話那頭放聲大哭,我只能安慰,我知道不能哭!

我要給母親祝福的能量,讓她可以身上是好的能量,所以我冷靜地壓下自己的感覺。

我又急著打電話給老師,我顫抖的問老師:「我母親被老母娘祂們接走了嗎?」老師可能在接收訊息,過了一秒:才說:「是!」

我一聽這樣,心裡就放心了!雖然前一天母親都已經喊出來了,等於也告訴我們了,但我在那時並未聯想,都是事後諸葛,慢慢才連結起來,因為內心一直沒有接受母親要走的事實!

    妹奔回家後看著母親說:「一早坐火車到樹林站時,火車莫名其妙停留很久,直到我聽到悲歌,我心想不會的、不相信,我想早上我還跟媽說要等我回來,原來一切都早就在告訴我了,我都不知道。」

    妹還說,她之前突然覺得要帶媽出去玩,「原來一切都已經在提醒了我,我卻都不知道!」妹邊說邊流淚。

聽到妹這樣講時,我才知道原來都有釋放很多訊息,只是我們都不相信、不在意或忽略了。

「原來一切都已經在提醒了我,我卻都不知道!」我想這句話,或許於諸位亦心有戚戚焉之感慨吧!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上一則: ㄆ.無常:學著正面看待生死
下一則: ㄅ。告別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