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炒菜鍋的城鄉差距
2016/08/29 21:24
瀏覽186
迴響1
推薦0
引用0

<炒菜鍋的城鄉差距>

 

就決定這樣叫它了^^

 

鑽石級不沾鍋,身價當然也不同凡響,煎煮炒炸十八般武藝樣樣行

如何高檔還是怕鐵鏟鋼刷,刷爆了,等於健康也跟著報廢了(鐵骨柔情的鐵鏟鋼刷),有家暴的嫌疑

 

傳產生鐵炒菜鍋。號稱天然不沾鍋。阿嬤的老嫁妝,一樣十八般武藝,不怕鐵鏟鋼刷,更是耐操好洗

堅持傳統漸康倫理,重感情的老厝邊。吃豬腦可以補腦,生鐵鍋也可以補鐵哦!

 

 

炒菜鍋的城鄉差距

 

一只炒菜鍋,經年累月

掛著張油亮亮黑包公的臉

 

 

生鐵炒菜鍋當了這家掌廚的已經足足第十代有了吧!

 

第十代掌廚。怎麼說也是件不容易的光彩事兒。它想。等它哪天非退不可時,會是誰來接它的班呢?再怎麼說,想當初的它可也是時下最新型稱頭的生鐵鍋具組呢。

 

這身鐵打的筋骨,再如何新潮,可畢竟也真是單薄了些。每日火海裡煎熬,哪還有閒情逸致保持那時髦像?早被折騰的失去光彩,變了形象了。瞧自己的手把裡藏的鏽垢!幾乎可以用邋遢來形容自己了。它真覺得自己似乎……唉,那個字。它可是不認的。無論如何不認。認了就輸了。

 

更何況那個矯情的,不懂憐香惜玉的鐵鏟老頭,不,是糟糕極了的糟老頭。老藉著主人的臂力,大賣粗曠的男人氣,還說甚麼若沒有它,憑鍋蓋那沒啥用的軟趴趴的小男人樣,它這口生鐵鍋不過是有個時髦長相的小媳婦兒,連個屁也生不出來。

 

可比起九代溫柔多了。鐵鏟老頭說。

 

所以好欺負是嗎?十代咬牙回嗆。

 

那個九代啊嘿喲可強悍的婆娘喲,夠嗆夠辣,真不愧是待過快炒店,見過世面的。想當初我這牙啵兒亮的堅利,一上來就遇上它,日日上演天雷勾動地火的激情戲,那種渾身火辣辣的痛快感,嘿喲就是現在想來也通身舒暢快活。嘿嘿,瞧,我現在這牙鈍的,就是它九代給照顧的。每說起九代,這支老鐵鏟便又是愛又是恨的,嘟噥嘮叨個沒完。

 

這支討厭的老鐵鏟,自以為了不起,也不拿鏡子照照自己,那副尊容,手柄頭油膩膩的一層垢髒死了,老到背脊都弓了,可主人卻還不捨得將它換掉,還總是厚著臉皮夾在它和鍋蓋中間,弓曲的鐵柄色瞇瞇的緊靠著自己的肩頭,讓它噁心的想吐,甩也甩不掉,破壞它和鍋蓋的感情。

 

鍋蓋的臉皮更薄,卻又自尊心強,被摔時還知道疼,知道要匡啷匡啷的哀叫,可受了氣反都一聲不吭,鐵青著一張臉,好委屈的樣,看了叫它心疼卻也有氣,氣它鍋蓋為何總是不吭一聲,不管鐵鏟那色老頭如何佔它便宜吃它豆腐,它都一臉不在意,從不懂它的心。可它實在喜歡,喜歡鍋蓋整個緊實的護住它時的感覺。那種親密無間的貼合感,總讓它莫明的心跳加速,一層浮躁的甜蜜藏都藏不住

 

可鐵鏟這老傢伙偏偏嘴賤,老愛拿鍋蓋和它消遣,因此,為了塞它那張賤嘴,也為了替鍋蓋出口氣,小媳婦拼死勁也要為這兩張薄薄的鐵臉皮撐場,裡子面子它第十代掌廚者生鐵鍋,都輸不起。若這樣就敗下陣來,豈不笑掉歷代掌廚們的大牙,真應了當初九代掌廚的那句。

 

記得它剛來時,九代的掌廚還曾當著它的面大嘆,大搖其頭,真是一代不如一代。身子骨太單薄了。哪禁得起折騰呢?當時的自己還是初生之犢,對九代掌廚的說法嗤之以鼻,認為不過是婦人之惡,是九代的嫉妒它將取代它的位置,見不得它人好才刻意說出那樣的話。

 

待它一接掌廚之位後,九代的立刻被收入烏漆摸黑的廚櫃裡去。當時,它還因為九代的那句話耿耿於懷,關於九代被收下來一事沒有任何不忍或感觸,只覺得它跩啥!瞧不起人的傢伙,沒啥好同情的。服務再久再厲害又怎樣?老了就是老了。

 

當時的它充滿幹勁,只想有一番好的表現,它確實是身子單薄了些,不像九代那麼厚實,看來很牢固。又怎樣?哼!還不是被換掉了。它從沒時間細想過,自己也會有那麼一天。會有新的生鐵鍋進來將它汰換掉的一天。

 

直到某一天,在偶然的機緣下,它匆匆一撇廚櫃的門被打了開來,蟑螂屎的臭味,潮濕的氣息間雜著鏽蝕的鐵味,直衝它腦門。它眉頭一皺,眼尾一掃,立足的角度剛好足以讓它遇上那一幕。

 

褐色的鏽斑下是奄奄一息的九代掌廚,九代的渾身長滿了鐵鏽。當下的它驚嚇指數真的破表。那種椎心的衝擊,真不是言語所能形容的。這就是……就是歷代掌廚者被強制拆台後的下場!

 

若非自己的出現,當年九代的其實看來還是硬朗的鐵骨,或許還可在撐個幾年……

也就是說……九代的下場,即是自己在不遠的將來所將面臨的最殘酷寫照!

 

它的心冷了大半,痛的糾結在一起,目眶飽含淚水自問;忽然不知這些日子來的辛苦究竟為了誰?

 

身為一口鐵鍋,每日火裡來水裡去的,只為他人的口腹忙碌,還不時得忍受鐵鏟的粗魯,鋼刷的無禮,有時被刷到屁股都快破皮了,壽命不知縮短了幾年。主人又不懂如何幫它保養,當它忙完渾身疲累時,主人頂多只是將它內外沖一次澡,放它溼答答的鐵屁股直滴水,以至它內外鐵皮常長一圈淺薄的鏽斑,這可是它們生鐵最大的忌諱耶!不然就像前面說的,鋼刷伺候。不然就還偶而摔它幾次,本來自己身子單薄,就不太禁得起長時間處在大火下煎熬,久了也會造成身體扭曲變形,竟還常因為擱置不當,讓它從上面掉下來,(難怪鍋蓋跟它感情越來越疏離,老是一臉抽蓄冷漠,無法與它緊密的結合。因為鍋蓋身子更薄更無法抵擋嚴酷的高熱,所以被摔後也扭曲的更嚴重。)卻都不懂,它的苦澀疲累偶而也需要一些油來潤滑滋養,讓它這身鐵骨也能柔軟身段,更加油亮耐用。

 

從未思考關於自己生為一口生鐵鍋的價值在哪?此時,十代生鐵鍋開始陷入沉思。雖生為生鐵鍋是它無從選擇的命運,可它從未怨過誰,也一直任勞任操的,只要它能繼續延續自己的產值,加強自己的耐操度,甚至超過九代的任期,它一向是如此的自我期許的。在這個位置上站的比九代長久。這就夠它為自己所做的事感到驕傲。若非九代的。它那滿身的鏽蝕確實為它帶來重大的挫敗。被生成生鐵鍋的自己,不,不止自己,它們似乎沒有抱怨的權利,只有不間斷的操勞,一直做一直做,不論主人如何相待,是否也曾有過遇到好的主人?

 

2013/03/07未完

    未完,可就這樣,沒待續了^^
    這篇似乎從未拿出來過,因為還沒寫完,不過自己讀著感覺挺好玩的,趁現在整理文章就貼了吧^^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雜記
    自訂分類:碎筆集
    上一則: 如何寫布萊克伍德式文章
    下一則: 2016/08/06雜記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喵永
    2016/08/30 12:20
    【鍋】學問不小,只知【鑄鐵鍋】好重。

    哇,我好像知道那種鍋,不過目前為止沒用過^^

    晚安,喵大哥~^^

    知秋(中華民國派加油)2016/08/30 20:59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