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西方在點燃戰爭的導火線
2024/06/20 18:16
瀏覽46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保羅羅拔(Paul Craig Roberts)2024年6月18日
《陰謀集團與邪惡中共的末日 大西魔已倒下小共妖還能撐多久?》
和邪惡的共產主義一樣,西方的主流媒體是台謊言機器。政府活在自認無罪的虛幻世界中。因此,西方人對華府與俄羅斯製造的危險局勢缺乏意識。
瑞士舉行的所謂「和平會議」不過是場欺詐。俄並未受邀,那怎麼能稱為和平會議呢?這是一場宣傳事件,華府的傀儡澤連斯基任期已屆滿,以獨裁者的身份非法統治。許多與會者拒絕簽署聲明書。
以下是情況的真實描述。西方代表持續擴大戰爭行動。傀儡的任期已屆滿,雖未重新當選,但澤連斯基仍繼續擔任領導。
西方訓練裝備的烏克蘭軍已戰敗。隨時地,俄可加強進攻,清除在重新併入俄的俄人居住地區的烏軍。西方對戰敗的反應包括兩個魯莽和不負責任的行動。一是派遣北約部隊,以法國為先鋒,取代疲憊的烏軍。另一個是向俄發射射程更遠的飛彈,進一步挑釁克里姆林宮。
普丁政府重要成員表示,如有必要,俄軍將進入超出俄重新確立邊界的地區,並指出飛彈射程越遠,緩衝區域將會越深入烏。
華府為何挑起烏俄之間的衝突並不明確,因為顯而易見的是,烏沒有贏得的機會,這場戰爭確定會讓俄人民團結在普丁身後,並摧毀西方在克里姆林宮的任何信任。更重要的是,西方忽視了自己對俄施加存在威脅的事實。克里姆林宮深信西方意圖摧毀俄。
普丁在被西方在明斯克協議中欺騙後,只是打算驅逐烏軍離開現在已併入俄的俄地區。顯然,普丁沒有意識到西方會介入並擴大這場戰爭的程度。現在普丁面臨更大規模戰爭的爆發,他明確陳述了結束衝突的條件。他表示,俄軍事行動將在剩餘的烏部隊從已重新併入俄的俄人居住地區撤出並且烏同意該國不加入北約,並且不在其領土上設有外國基地和飛彈時停止。這些是合理且慷慨的條件。
如果拒絕這些條件,烏將面臨進一步征服和更加嚴苛的未來結束衝突的條件。
當烏在蘇聯解體後脫離俄時,蘇聯領導人將附屬於烏的俄省份應該留在俄。無論這是缺乏遠見還是惡意意圖,這個錯誤導致了一場可能波及全球的衝突。
20世紀冷戰與21世紀的熱戰的區別在於,在冷戰時期,美蘇領導人明白核武器的致命性,致力於降低緊張局勢並建立信任;而在21世紀,只有俄尋求相互理解和共同安全。華府則通過將北約擴展至俄邊界並推翻前蘇聯省份的政府,煽動衝突並對俄提出存在威脅。
為了避免戰爭,普丁接受了持續的挑釁和侮辱。但現在面對如北約部隊進入烏和飛彈深入俄等魯莽且不負責任的提議,普丁最後一次努力陳述了結束衝突的條件。這些條件比起可能毀滅歐洲和美國的戰爭爆發要好得多。
今天的危機遠比古巴導彈危機時更為嚴重。當時華府認識到這種危險,但今天的華府卻沒有。當年甘迺迪意識到美是通過在土耳其部署飛彈來激怒蘇聯在古巴部署的。他和赫魯曉夫達成了互相安全協議,雙方都撤走導彈。
普丁在2021年12月至2022年2月間進行了一場互相安全協議的外交努力,但遭到了華府、北約和歐盟的冷淡對待。隨着主要戰爭爆發的威脅日益逼近,拜登仍未與普丁會面。相反,拜登通過稱普丁為新希特勒來煽動敵意,這是前所未有的魯莽和不負責任。
我們面臨的問題是:普丁是否會繼續接受挑釁,希望華府在11月的選舉中改變政權,使西方恢復理智,還是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正確,列車已啟動?
由於西方世界缺乏真實的媒體,人們可能被灌輸「俄威脅」的觀點。即使人們意識到這種威脅是華府對俄施加的壓力,他們也無法影響政府政策。在西方政府中,公眾意見是需要操縱的,而不是需要聆聽的。
我認為西方已經讓普丁相信西方意圖開戰。即使普丁也沒有無限的耐心。西方沒有承認危險局勢,並與普丁坐下來化解局勢,而是在燃放導火線。

保羅羅拔(Paul Craig Roberts)2024年6月17日
《陰森國度走投無路:越玩越大的戰爭》
北約秘書長斯托爾滕貝格報導稱,北約正討論將核武從儲存中取出並準備使用。
波蘭總統希望俄聯邦分裂成更小的獨立國家。
中共人類共敵國正迅速擴展其核武庫。
俄和白俄進行戰術核演習。
顯然,世界正走向末日浩劫。
普丁發出警告,但西方卻沒有聽到,並繼續對俄中進行激進的挑釁。
西方顯然陷入邪惡的控制中,無法阻止這場走向毀滅的急速進展。
和平運動已不存在。西方領導人甚至將和平倡導者視為叛徒,將其列入「俄特工/愚弄者」的名單中。那些警告即將來臨災難的人從飛機上拉下,並且被沒收護照。反對西方參與烏衝突的作家接到FBI的拜訪。法國陸軍參謀長表示,烏衝突需要通過宣傳控制公眾意見,並控制向公眾公開的信息。換句話說,為了阻止對戰爭的反對,必須讓人們保持無知。
西方以其霸權主義態度正在推動世界走向毀滅。正如塞爾維亞總統強調的,「列車已啟動,無人能阻止」。
在西方領導人中,沒有人試圖阻止這場即將爆發的戰爭。儘管4個月後美將舉行大選,但沒有任何公開討論這場即將爆發的戰爭。整個西方世界都表現出無動於衷的特徵。
英國外交大臣卡梅倫說:「我們必須對一切俄事物進行追擊。」
卡梅倫說:「我們將向普丁表明,我們完全支持烏克蘭;將追捕金錢和石油,將停止天然氣,將攔截船隻。」
卡梅倫說,英國正在「全球範圍內」追捕與俄有生意往來的公司。他補充說:「我們將對中共國、土耳其、吉爾吉斯斯坦甚至以色列等國的公司實施制裁,我們認為它在向俄提供雙重用途材料。」
這是普丁考慮不周的「有限軍事行動在烏」的後果。令人驚訝的是,俄情報機構未能告知普丁,一場緩慢的戰爭將使西方介入,從而將其轉變為北約與俄之間的戰爭。
普丁仍然談到與烏談判和平,儘管烏、北約和華府已明確表示,和平的唯一條件是俄從烏撤軍,包括克里米亞,賠償損失和死亡的烏人,並接受烏加入北約。
在西方將戰爭帶給俄的情況下,人們只能對其完全缺乏現實主義感到驚訝。
克里姆林宮的計劃是坐以待斃,只有在俄遭受攻擊後進行防守,還是普丁已發出最後警告?他兩天前表示,西方的自私和虛偽造成了危險的局勢,「將世界推向無法回頭的邊緣」。普丁的話讓人聯想到塞爾維亞總統武契奇的聲明,即「列車已啟動,無人能阻止」。
https://www.paulcraigroberts.org/2024/06/13/the-train-has-left-the-station-and-no-one-can-stop-it/
普丁指出,西方領導人呼籲對擁有最大核武庫的俄造成戰略性打擊,顯示了西方政客的極端冒險主義。「他們或者不理解他們自己所創造的威脅的規模,或者僅僅著迷於對自身無罪和獨特性的信念。這兩者都可能演變成悲劇。」
令人不可思議的是,不僅西方世界,而且整個世界都無視普丁描述的危險局勢。為什麼聯合國沒有對華府挑起核戰實施制裁?為什麼提倡戰爭而不是和平是愛國?我已發出警告比普丁久得多,回報是被人冠以罵名並被列入俄「特工/愚弄者」的名單中。
如果西方遵守了明斯克協議,即將到來的戰爭本可以避免。該協議通過賦予兩個共和國一些自治權,以阻止烏對頓巴斯人民的攻擊,保持了頓巴斯地區在烏的地位。普丁在8年的時間裏支持這份協議,儘管不斷受到挑釁。正如德國總理和法國總統承認的,西方僅僅是假裝支持明斯克協議,同時建立了一支能夠征服頓巴斯共和國的龐大烏軍。
在2022年2月進行干預之前,普丁和拉夫羅夫最後努力與西方談判達成一項互相安全協議,但遭到西方的冷落。顯然,西方從一開始就有意引發衝突。
西方當時在想些什麼呢?
為什麼普丁認為俄的干預可以限制在頓巴斯地區?普丁目睹華府推翻烏政府,安插傀儡,妖魔化並攻擊頓巴斯的俄人口,拒絕所有俄提出的避免衝突的建議,並迫使俄保護蘇聯時期附屬於烏的俄地區。西方肯定知道,克里姆林宮無法坐視俄人口遭受屠殺。
在普丁的辯護中,也許他太人道,無法理解西方陷入邪惡之中。也許他的央行行長和俄新自由主義經濟學家告訴他,俄無法負擔戰爭的代價。也許普丁認為西方會回歸理性。
但西方沒有回歸理性。西方故意推動與俄羅斯的戰爭。正如總統武契奇所言,「沒有人試圖停止戰爭。沒有人在談論和平。和平幾乎成了一個禁忌詞。」
這是非同尋常的情況。正如已故的科恩(Steven Cohen)和我曾經強調的,一旦看到西方煽動與俄的衝突,情況比古巴導彈危機更加危險。當時華府理解緩解緊張局勢的必要性。今天,華府故意加劇緊張局勢,並且對後果不關心。
我的結論是,西方已脫離現實,將死亡和毀滅帶到了自己身上。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