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戰狼の野望:骯髒中共污染全球
2022/06/03 21:44
瀏覽1,462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海倫·羅利(HELEN RALEIGH)2022年6月3日
《無規則的冷戰 美國如何應對》
美國空軍將領羅拔·斯波爾丁(Robert Spalding)的著作《無限制的戰爭》(War Without Rules),強調了中共為實現全球主導地位而不惜進行骯髒的鬥爭。
自從俄羅斯入侵烏克蘭以來,許多人都在想,中共是否會很快激發出入侵臺灣的動機。如果發生這種情況,美國和中國會不會為臺灣的未來打一場戰爭?在他的新書《沒有規則的戰爭》中,退役空軍準將斯波爾丁說,美中已在打着仗,而且是一場沒有規則之戰。
斯波爾丁的著作並沒有提出任何新的論點。相反,它解釋了二十多年前出版的另一本書所提出的觀點。書名為《超限戰》,由中國軍旅作家喬良和解放軍大校王湘穗合著,於1999年出版。
在《超限戰》中,兩人認為,中國必須學會不要僅僅依靠武裝力量來實現全球主導地位。相反,未來的戰爭是關於「使用一切手段,包括武裝或非武裝力量,軍事和非軍事,以及致命和非致命手段,迫使敵人接受自己的利益。」
非軍事手段可包括從公司破壞到操縱國際法的一切。這裏有幾個例子:
技術戰(通過獨立制定標準創造壟斷地位)
文化戰(引領文化潮流,以同化不同觀點的人)
毒品戰(通過在其他國家散播災難來獲得突然的巨大非法利潤)
媒體戰(操縱人們的所見所聞,以引導公眾輿論)
心理戰(散佈謠言,恐嚇敵人,摧毀敵人的意志)
在一次採訪中,喬良總結《超限戰》的關鍵論點:「超限戰的第一條規則就是沒規則,沒有任何禁止的東西。」在這種無限制的戰爭中,任何人都是士兵,無論他是否穿上制服,任何地方都是戰場。
《超限戰》於1999年出版後在中國引起了不小的轟動。當時,中共仍然遵循鄧小平的建議:「隱藏我們的實力,等待時機。」鄧小平希望同志們保持低調,不要透露黨主宰全球的野心,而是專注於獲得經濟和軍事力量。
韜光養晦
鄧小平的建議是有道理的,因為90年代的中國仍處於經濟增長的早期階段,需要從西方得到的所有幫助,從投資資本到技術知識。中共領導人不想暴露真實動機並驚動中共的戰略對手,如美國。因此,黨的領導層允許出版一本討論與西方進行超限戰的戰略的書,而且是如此公開、直率和坦率,這超出了黨的溝通方式的常規,令人震驚。
美國政府的對外廣播信息服務部將《超限戰》翻譯成英語。但據斯波爾丁說,這本書「不容易」讀,因為其中國作者對軍事歷史和文化理論做了深入研究。作者的許多隱喻要麼在翻譯中丟失,要麼對中文不熟悉。因此,許多政策制定者和國防智囊團並沒有很認真地看待它。
斯波爾丁不這麼認為。他認為《超限戰》是「中共極力推翻美國作為世界經濟、政治和意識形態領導者的主要藍圖」。他認為,「如果仔細觀察中共自1999年以來所做的一切--觀察其與世界其他國家的經濟、軍事、外交和技術關係的所有方面--就像看着超限戰的誕生。」他指出許多關於中共如何在戰場之外進行超限戰的例子,包括:
中共抓住新冠這個武器來為自己謀利,而非解決人道主義危機。
中共將氣候變化問題視為談判的籌碼,為他們贏得全球精英的經濟讓步,以換取他們從未打算進行的改革。
斯波爾丁決定將華大的見解重新介紹給美國人,因為他認為「我們的領導人有道德義務了解所發生的事情。」「現在是美國每個有影響力的人--政策制定者、外交官、商業主管、投資者、記者、科學家、學者等--成為抵抗中共的一部份之時了。」
在他的《沒有規則的戰爭》一書中,斯波爾丁摘錄了《超限戰》的重要部份,並以「抓住兩位作者的寫作風格和思想,同時縮減一些冗長、有時令人困惑的離題」的方式進行解釋。這種方法使英語系的人更容易充份掌握《超限戰》的關鍵見解。
斯波爾丁可能是最有資格為不以中文來解釋《超限戰》的人之一,因為他能說流利的普通話,並在國防部門有長期和傑出的職業生涯。除了軍事服務,他還曾是五角大樓參謀長聯席會議主席、聯合參謀部的中國戰略家,以及高級國防官員和駐中國國防專員。在特朗普政府時期,他被譽為2017年美國安戰略的主要設計師,該戰略在現實主義的基礎上為中美關係引入新思維和新方法。
對中共的抵抗
我和斯波爾丁一樣擔心,太多的美國人,從政治領導人到商業精英,都誤解或忽視了中共的超限戰。他指出,「拜登政府儘管有一些積極的舉措,但卻嚴重低估中共威脅的惡意和力量。」我非常同意這一評估。
斯波爾丁認為,「美國從未遇到過像現代中國這樣的情況。」他在最後一章提出了美國應該如何對抗中共超限戰的建議:「我們已在與中共打仗了。」在此,他強調美國必須與中共而非中國人民開戰,是值得稱讚的。
這本書的最後一章是我在一些問題上與斯波爾丁意見相左的地方。例如,在「教育」項下,他建議防止中國學生在美國使用任何像微信這樣的中國應用程序。這些應用程序「確實是由中共審查和策劃的。」儘管如此,阻止中國學生使用這些應用程序是不現實的,因為大多數外國應用程序在中國被禁止,而微信是許多中國學生與家人保持聯繫的唯一途徑。
如果美國政府真的想通過應用程序將中共的影響降到最低,我建議禁止抖音(TikTok),這個在美國年輕人中廣泛流行的中國製造的應用程序。有足夠的報告表明,抖音是中共審查和監視的工具。佛州參議員馬可·盧比奧(Marco Rubio)在2019年10月要求美國外國投資委員會對抖音進行調查。禁止抖音而不是微信,對保護美國的國家安全利益和保障數百萬美國人的隱私和言論自由會有更大作用。
儘管有這樣一些分歧,我還是歡迎斯波爾丁這本及時的書。它提醒我們,在與中共進行無限制戰爭的時代,美國不能再單獨依靠自己的軍隊。必須「改變我們對什麼是戰爭以及如何進行戰爭的心態。」必須成為中共超限戰的阻力,以保護我們國家和生活方式。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