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普丁對特朗普說:「乘着為時未晚,拯救自己的國家」
2022/06/01 20:06
瀏覽1,314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米高·巴斯特(Michael Baxter)2022年5月31日
【Real Raw News】據一名海湖莊園消息人透露,白帽子並不孤單,他們敦促特朗普總統對美國陰森國度採取廣泛和立即的行動,特朗普和普丁週一早上又進行了電話交談。
他說,普丁最初打電話是為了傳達一個令人沮喪的消息:自他的「特別軍事行動」開始以來,俄軍在烏克蘭殺死了163名美僱傭兵。
據報導,特朗普回答說:「他們本來就不該在那兒。」
但談話很快就轉入了政治討論,普丁對「美國的悲哀和遺憾」發出了深情的哀嘆。他告訴特朗普說,他無法相信美國人在犯罪政權使曾經偉大的經濟陷入困境時袖手旁觀。
普丁說:「他們把你們的經濟困境歸咎於我。他們說我是你們能源價格如此之高,是你們沒有食物的原因,真是可笑。」
此外,他對大夢的美國人如此輕易地被公然、明顯的偽旗攻擊所蒙蔽表示失望。他以烏瓦爾德和布法羅大屠殺為典型例子,說他並沒有對美國的假新聞視而不見,他的敵人,主要是國家杜馬的議會反對黨,在俄土地上策劃了許多偽旗襲擊。他說:「現在他們都死了。」他補充說,俄聯邦服務局在揪出叛徒方面效率極高。
特朗普同意普丁對烏瓦爾德的評估,強調不正常的失業變性人神奇地拿出價值5000美元的槍支是不可能的。
普丁說:「我採取了嚴厲的行動來驅散東歐的陰森國度,但這並不容易。是的,一些無辜的人死了。像你和我這樣的人,我們必須做出艱難的選擇。你的國家,你和盟友必須拯救它,否則就太晚了。這是我不得不採取的認識,我的朋友,不要手軟。」
此外,普丁駁斥了西方媒體關於他健康狀況不佳的報導。他特別提到了一篇小報的抹黑文章聲稱他失明,而且只有三年的壽命。那篇出現在英國《地鐵報》上的文章說,普丁在家裏療養,而替身和深度偽造技術用來模仿他在電視和公開場合的樣子。普丁說,中情局和軍情六處可笑地指責他採用了他們發明的戰術。
我們的消息說,特朗普沒有與普丁討論他的計劃,但感謝俄領導人的關心。
特朗普不對計劃公開,但我可以這樣說:「他要求軍事盟友耐心等待,因為他認為民主黨將在中期選舉中遭受重大失敗,你知道,這將使他們狼狽逃竄。」消息說:「他看到美國人民在受苦而導致失眠。」
————————————————————————
白帽子因掃蕩陰森國度行動遲緩而產生矛盾
米高·巴斯特(Michael Baxter)2022年5月30日
【Real Raw News】據軍方的多個白帽子消息透露,陰森國度逮捕行動的悠閒速度已開始在負責將幾十年來對美國人民造成破壞的叛徒,和戀童癖者繩之以法的白帽指揮官之間播下了不和諧的種子。
大衛·伯傑將軍(Gen. David H. Berger)辦公室的一位副手告訴《Real Raw News》說,至少有兩位將軍的同事哀嘆步伐遲緩,呼籲伯傑將軍制定一個新的行動計劃,加速消滅禍害人類的罪犯。
據我們的消息說:「上週有一次會議,伯傑將軍的幾個主要盟友,對抓捕在逃時間過長的陰森國度份子的緩慢毫不掩飾的失望。」
最有發言權的是美國陸軍第一特種部隊集團司令理查德·安格少將(Major Gen. Richard E. Angle)。安格將軍是憲政主義者和特朗普總統的支持者,他於1991年獲得軍銜,在波斯尼亞和科索沃作戰,並在伊拉克和阿富汗指揮部隊。在2020年被盜選舉之後,他發誓要支持伯傑將軍和海軍軍法署的任務,以恢復美國秩序。我們的消息說,他的投入在逮捕拜登、希拉莉和小布什的過程中發揮了作用。
但是,目前打擊陰森國度的憂慮速度,顯然使安格將軍對任務的整體成功充滿了矛盾感。
恩格爾將軍告訴伯傑將軍:「當我們坐立不安時,國家在迅速的成為委內瑞拉版的美國。現在,每天都有成千上萬的美國人推入貧困。當然,我們不是原因,但有責任阻止它。我們發誓要這樣做。而我們在做什麼呢?追求這裏的逮捕,那裏的捕獲。我們像樹懶一樣行動,這阻礙了而不是幫助。」
當伯傑將軍徵求建議時,安格將軍的答案就在他的指尖上。
安格將軍接着說:「大規模逮捕,毫不拖延或猶豫,挑剔是行不通的。我們派出一個人,他們就用技術、化妝品和外表將其掩蓋。如果50名參議員和200名眾議員一夜之間消失,他們將不知道是什麼襲擊他們,也沒時間作出反應。等待必須結束,否則一切都是徒勞。」
他慷慨激昂的講詞引起了美海軍退役的埃里克·奧爾森上將(Adm. Eric T. Olson)的讚揚。雖然已退役,但奧爾森上將的傑出軍事生涯持續了38年,他一直是現役白帽子指揮官的顧問。70歲的奧爾森上將目睹了美國從偉大國家跌落到被專制者和非法政權統治。
「恕我直言,伯傑將軍,美國人,真正的美國人已變得不耐煩。我們在解決這個難題時一直無精打采,昏昏欲睡,而且幾乎是緊張不安。此時此刻,1月6日在國會大廈的725名愛國者仍在監獄裏。這是不可接受的。」奧爾森上將說:「你們坐擁234個尚未逮捕的陰森份子已結案件,400個在審理的案件,以及數千個待調查案件。」
第三位支持大規模逮捕的人士也發表了意見。本寧堡第75遊騎兵團的J.D.科爾西上校(Col. J.D. Keirsey)說,他有2500名戰士隨時準備逮捕叛徒。他甚至對JAG的可信度提出質疑,說副司令達斯·克蘭德爾(Darse E. Crandall)和他的工作人員正起訴選定的「高價值目標」,但絕對無視同樣參與破壞美國社會的陰森國度份子。
「我們已發過誓,長官,要保護美國不受所有敵人的傷害,不管是國外還是國內的。《叛亂法》允許我們不受懲罰地行動,而我們還沒有利用這一特權。沒時間再優柔寡斷,這個門檻已經消失了。」基爾西上校說:「我們已陷入尾聲,我們的努力--老天知道它們是公正的--對陰森國度接管社會的影響微乎其微。」
然而,大衛·伯傑將軍(General David H. Berger)有個相反的論點。他說,軍方需要真正的總司令特朗普的隱性和公開支持,然後白帽子才能考慮同時逮捕廣大的國會成員。
「各位,這些想法很好,但除非特朗普總統和他的文職忠臣停止拖延,走上講台告訴這個國家到底發生什麼事;那麼,你們的想法雖然很高尚,但將是災難性的。我已和他談過幾次,建議他不要再裝腔作勢。是的,他簽署的《叛亂法》賦予我們權力,但你能想像200名或更多的議員一夜之間消失的後果嗎?一半國人會很高興,當然,但另一半會大喊大叫。」伯傑將軍說:「這可能會引發內戰2.0,而我們最不想看到的就是血流成河。」
特朗普必須在他經常舉行的集會上告訴國人,他仍然是合法總統。伯傑將軍堅持認為,特朗普模棱兩可的語言不僅損害了他的聲譽,而且也損害了為他辦事的人的聲譽。
伯傑將軍說:「一方面,特朗普說拜登偷走了選舉;另一方面,他把拜登稱為總統。每次特朗普稱拜登為總統時,都會使我們的工作更加困難。」
消息說,會議和平結束,但沒有達成解決方案,白帽子指揮官同意在陣亡將士紀念日週末後再次會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