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正因認定失敗,才會錯過未來
2016/11/21 11:20
瀏覽3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夢想,或長或短。直教周郎夢盡蝶生戀,黃粱笙夜齒留寒,直教了解自己羅浮美人君自醉,筆夢生花韻猶存。歡歌宴飲,佳人在側,不知有多少王侯將相,將其推崇為人生之樂?對酒當歌,明月蕭和,又不知多少文人墨客如此這般,窮盡一生。但是不論前者還是後者,他們,都在塵世的紛繁中哀歎得太久了,以至於,生,不能驚天動地,死,卻不曾萬古流芳。 他們胸無大志嗎?還是未曾笑對人生?都不是。有的時候,情懷和情調會成為一種矛盾,並非你心甘情願深陷其中,只是當你想挽回的時候,已經力不從心。曹文軒說:“作為一個完整的人,我們不僅要有思想,還要有生活情調。”但“思想”與“情調”是否矛盾,確是有待考證的。 我自詡是個“書蟲”,但最近發生的一件大事卻著實令我心痛。原本古樸的書架被安上了一個礙眼的電子鎖,上面用紅墨塗了一個大大的“禁”字。下禁書令的原因是,一個和我同齡的孩子,嗜書成疾,對書自語,結果患上了嚴重的精神疾病。所以,媽媽不許我在看那些千奇百怪的書了。我一時氣不過,便去找她理論:“不飽學,還怎麼實現理想?”我的母親是一個熱愛生活的女人,她的話著實引起了我的深思。她訓斥我:這樣讀書,毫無情調,連生活尚且不能,何談理想? 這……難道就說明只要有思想就不能有情調,人生就會成為“品質低下的人生”嗎?答案是否定的。從前一味追求理想的我們,總是太過局促於書本中的知識,全然將情調二字忘乎所以。古人砌書為巢,壘書成窟,確能把理想昇華為一種情趣。我們,只是視書為窟,不過是個小讀書人,在書堆獨一無二裏尋找壯志難酬的安慰。我們明知夢想遙遠,便默認了失敗,厚著臉皮告訴自己,不是努力太少,而是天太黑,情太冷,已是路遠馬亡。深秋將晚,我們每每踱步窗前,反復誦讀著辛棄疾“可憐白髮生”的哀歎,那是,我們便總是安慰自己,曾經的韶華已逝,不必再為此感傷,畢竟我曾努力過,只是生不逢時…… 然而,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茫茫書海,我忘情的狂笑著:好一個生不逢時啊!正因從一開始就認定了失敗,我們才會錯過未來。我們這些小讀書人,視書成窟,可什麼有三窟?狡兔也? 很多人,往往沉溺於失敗的陰影,深感高考的荼毒,卻總是把自己弄得精疲力盡,最終一無所獲。真正的大讀書人絕非如此,他們砌書成巢,卻仍堅定信念,不忘初心,從未得過且過,而是保有了一種別具一格的書蟲情調。視學為樂,生活便輕鬆了,仕途也順暢。 我們這些學究似得青年當是如此。在閒暇時安靜的做個“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書蟲,卻能“風聲雨聲事業夥伴讀書聲聲聲入耳,家事國事天下事事事關心”,決勝千裏之外,運籌提筆之間,此生也無憾了。事實上,情趣與理想並不矛盾,正所謂“心生,種種魔生,心滅,種種魔滅”,世間萬事萬物皆由心生。只有心中堅信希望與力量,走到哪里,才會是天使的城,你遇到的每一個人都會成為你的天使。 從前,我們正因認定失敗,才會錯過未來。 明日,我們一朝浪子回頭,遁入書海千百回,提筆幾許風花雪月,定不負十年,夢中一醉。
全站分類:休閒生活 旅人手札
自訂分類:家居
上一則: 朋友不是玻璃做的
下一則: 碰瓷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