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不要去取悅別人做好你自己
2017/04/11 15:31
瀏覽2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明月靜靜照進山林,照進幽深的小院。在這樣的夜晚,鋪一張宣紙,揮毫,作畫,畫上山水,渲染雲煙,自有更深的禪意。清泉石上流,明月松間照,有沒有那樣一個人,在峰迴路轉的雲水深處,僧廬茅舍裡,把一壺茶閑煮?

  一輪明月,一溪雲,一痕遠山,一座小屋,一簾幽夢。月寒,雪冷,梅瘦,天地一空,也許在這樣的夜裡,才能尋回最初的自己,不用彈琴,不用聽曲,不用想紅塵的點滴,一切都靜了,一切都清了,只聽得見梅花開的聲音和雪寂冷的禪意。

    當時光瘦成一枝古梅,豐盈的心事終是耐不住寂寞,偷偷地從枝頭溜出來,綻放成孤傲的花瓣,聆聽雪的聲音。尋梅聽雪,自是人間最浪漫的事。不知枕翠庵的梅花開了沒有,若有,也去討一枝半開的,插在臨窗的花瓶裡,靜待雪落。

     冬天的夜很涼,伸手抓一把冷冷的霧,一掌冷冷的月光。或許,我要的並不多,只是想要一點貼心的暖。你說懂得比愛更重要,想起我有一種書香的暖,在冬日裡,燒一盆炭火,靠著我,看火光明滅。靠著靠著,窗外的大樹就枝頭嫩芽了;枕著枕著,門外就春暖花開了。

    裁一溪煙柳,剪數岸桃紅,寄給遠方的你。等待如依山閑雲,看淡了花,看慣了雪,看冷了雨,看落了斜陽,看清了水月。人世很多的再見,是再也不見。世間很多美麗的相逢,都如那枝頭先後綻放的花朵,曾經豆蔻,也曾經芳華,雖然經不起風雨,但依然在記憶裡,常開不敗。

    遇見,別問是劫是緣,一切隨緣。等你,柳葉生;等你,日黃昏;等你,梅滿枝;等你,淚沾巾。我只怕陷太深,我只怕難抽身,將你心中藏,從此了無痕。

    [二]

  在寂寥的時光深處打坐,尋一條心路,通往淨土。禪音如清泉緩緩流淌。清空內心,清靜如蓮。或許生命就是一場修行,活著就是活著,就這麼簡單。合上眼,關上耳,摒棄紅塵所有,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參禪悟道,讓心靈得到解脫,其實是一件很快樂的事。

     寂寞是如此讓人心動,我愛寂寞,更愛獨處。人生其實是孤獨的,每個人都是一個刺蝟,抱著取暖,卻傷了彼此。也許愛一個人,並不一定要擁有。如果不能做一枝遺世的梅,做一朵菊也好,在疏籬下獨自幽香。不為等人,不為愛戀,只在寂寥的時光裡,寵辱不驚,慵懶開敗。

     一切都會靜水流深,一切都會塵埃落定,一切都會月白風清。最喜歡看那煙青色往事裡的一抹愛情的桃紅,妖嬈,鮮豔。靜靜坐著,聽一曲老歌,品一壺清茗,悠然恬靜,憂傷不再,寂寞不再,不顯山,不露水,不驚不擾,自在隨緣。在平淡裡覓得一院子清歡,在寧靜裡尋得一卷書香。用一朵花開的微笑,摒退四野的蒼涼;用一卷泛黃的經卷,讀出蝶舞花紅。從無法圓滿的結局裡走出來,就是圓滿。

  獨居一偏僻村巷,做一名鄉野村夫,種竹栽菊,閒居陋室,邀約知友,喝茶論道。不再年少癡狂,不再地老天荒,不再海誓山盟,把愛情喝成一杯白開水,歲月品成一杯隔夜茶。忘世,忘機,忘我,與自然渾然天成。花半開就好,戲看一半就好,不再問道,也無須參禪,即使自斟自飲,枕著光陰慢慢變老,也甚好。

  [三]

  我們眼裡所見的世界其實是空的,多了煩惱的人們心裡卻永遠塞得滿滿的,一切的不如意和煩惱,結果只有一個,就是自己不肯放過自己,顧及的太多所致。世界太大,容得下人的渺小,卻無法擯棄雜念的摻入。滲入人心的永遠是欲望和心態的不平衡,你的煩惱和痛苦,也和別人無關,只有自己隱藏那無盡的憂傷。

  流水不懂落花的溫柔,清風不懂流雲的纏綿,山石不懂清泉的快樂。你又怎麼懂我的?你不懂我,我不怪你。獨自一人,也挺好的。清純著自己的清純,稚嫩著自己的稚嫩,就算永遠長不大,又怎樣呢?浪漫著自己的浪漫,清歡著自己的清歡,快樂著自己的快樂,不要人愛,無須知己。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時,不也是一種人生境界?

  幸福是有沸點的。如果能在0度沸騰,我想即使冰塊也是幸福的。降低沸點,簡單就好。一粥,一飯,一草廬,一茅簷,都可以歡笑,是一件很快樂的事。人生不必擁有很多,清風明月就可以了。心中不必裝載很多,一汪清泉就可以了。名利,淡了吧。紛爭,算了吧。貪念,棄了吧。淡泊生活,淨化心靈,就會找到紅了櫻桃,綠了芭蕉這樣美麗的詩意。

      明月不要人讚歎,兀自明澈。陽光不要人愛慕,也自溫暖。天空不要人擦拭,也能湛藍。大地不要人擁抱,也會深厚。放下貪念,你就是富有的人。放下執著的心,你就是解脫的佛。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