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滕王閣序》之外 這位“神童”的故事卻讓人唏噓
2020/01/06 10:20
瀏覽124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在星光熠熠的大唐,妳最喜歡的詩人是哪位?


  灑脫的李白、深沈的杜甫、文藝的王維、通俗的白居易、還是朦朧的李商隱?


  在他們之中,有壹位天才少年不得不提。


  “雲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壹色。”因為他寫下的絕妙詩句,很多人從此對壹座滕王閣魂牽夢縈。


  “此神童也!”


  在壹千三百年多前的初唐年間,有壹位“神童”出生了。王勃所在的家族是當時有名的書香之家,祖父王通是大文學家、歷史學家,叔祖是唐初有名的詩人王繼,父親王福疇也曾任太常博士,擅於詩文。


  在如此深厚積澱的家庭中接受熏陶,王勃幼年時就非常聰慧,《舊唐書》記載說,“勃六歲解屬文,構思無滯,詞情豪邁。”


  過去有位大學問家叫顏師古,經他註解的《漢書》是很多人閱讀的範本,當很多小孩還在為“熟讀並背誦全文”發愁的時候,九歲的王勃卻幹出了壹件驚人之舉:他指出了這部書裏的很多問題來,並專為此寫了《漢書指瑕》十卷書。


  大家形容這位少年的厲害,還有壹點——寫東西從來不用打草稿。


  《酉陽雜俎》說,王勃每每打算要寫文章的時候,就先磨好幾升墨,再蓋著被子躺著。過壹會兒忽然彈起來,把文章壹氣寫完,連標點符號都不斷,“時人謂之‘腹稿’”。


  但天才之所以是天才,僅僅靠偶爾的靈光壹現是不夠的,家學深厚的王勃,同時還是個勤奮努力的學者。他曾完成《舟中纂序》五卷,《周易發揮》五卷,《次論語》十卷,《大唐千歲歷》若幹卷等書稿,可惜後來遺失了大半。


  所以讓人們印象最深刻的,還是他那些構思巧妙、情感真摯的詩歌:


  城闕輔三秦,風煙望五津。


  與君離別意,同是宦遊人。


  海內存知己,天涯若比鄰。


  無為在歧路,兒女共沾巾。


  ——《送杜少府之任蜀州》


  除此之外,王勃對醫學也頗有研究,十二歲至十四歲時,王勃跟隨曹元在長安學醫,對“三才六甲之事,明堂玉匱之數”有所知曉。


  我只是寫著玩,沒想……


  少年的王勃,同很多年輕人壹樣,壹心懷抱著入仕的豪情,走上了以文章幹謁求仕的道路。他給壹位宰相劉祥道發了個私信,表明自己積極用世的決心,看完他的文章,劉祥道立刻誇贊道:“此神童也!”


  後來,王勃應幽素科考試,授朝散郎之職,成為當時朝廷最年輕的官員。當時沛王李賢(唐高宗與武則天的兒子)很喜歡王勃,就把他納入自己的門下做起修撰的工作。


  彼時仕途順利、意氣風發的王勃不會想到,自己後來會因為隨便寫著玩的壹篇文章遭了殃。


  在唐代,不論朝廷貴族還是普通老百姓都熱衷於壹種娛樂活動——鬥雞,當時正十幾歲的男孩沛王李賢和英王李顯,也打算來壹場“大戰”。


  作為沛王李賢的身邊人,王勃也參與到這場遊戲之中,他用戲說的方式寫了壹篇檄周王雞文,漂亮的“打嘴仗”文章壹傳十、十傳百,迅速就成了爆款。


  但傳到了唐高宗那裏,這個“檄”字卻觸動了皇帝有些敏感的神經,他認為王勃是在挑撥兄弟倆之間的關系,壹怒之下把他趕出了沛王府。


  誰不識《滕王閣序》?


  壹夕之間從神壇跌落,仕途戛然而止的王勃遭遇了人生的壹大打擊,向來有著強烈的仕進心的他,先後給多位大臣寫文自薦,表示自己效忠朝廷的決心,可都沒有得到什麽回復。


  心灰意冷之下,他決定去外面走走,前往蜀中漫遊:


  長江悲已滯,萬裏念將歸。


  況屬高風晚,山山黃葉飛。


  ——《山中》


  機會也在此時再次降臨,王勃獲得了壹個做虢州參軍的機會。但沒過多久,他又被卷入壹場旋渦當中:他同情壹個叫曹達的罪奴,便將他藏到家裏,後來又怕走漏風聲將其殺死。


  好友楊炯在《王子安集序》說“臨秀不容,尋反初服”,認為他是太出色了才遭人算計,這件事的真真假假成了壹個謎,可當時犯了死罪已經是事實。


  雖然王勃被關的時候恰逢大赦,但父親卻因他而被貶到極為遙遠的交趾(今越南境內)為官,這讓王勃的心情十分愧疚。


  他南下去探望父親,在路上寫道:“勃聞古人有言,明君不能畜無用之臣,慈父不能愛無用之子……誠宜灰身粉骨,以謝君父,何面目以談天下之事哉!”


  此時的王勃失去了對做官的熱情,但他的壹腔才氣並沒有被磨滅。他路過南昌,正逢當地都督要宴請賓客,地點是滕王閣。


  這位都督原本讓自己的女婿準備了壹篇序文,準備在宴席上大展風采。宴席當天,都督為表客氣,讓大家先寫,大家虛讓著都不肯動筆。結果不知情的王勃當場洋洋灑灑地寫了起來,把都督氣得要離席。


  可他還是讓小吏偷偷地不斷將王勃的文章傳抄過來:


  “披繡闥,俯雕甍,山原曠其盈視,川澤紆其駭矚。閭閻撲地,鐘鳴鼎食之家;舸艦彌津,青雀黃龍之舳。雲銷雨霽,彩徹區明。落霞與孤鶩齊飛,秋水共長天壹色。漁舟唱晚,響窮彭蠡之濱;雁陣驚寒,聲斷衡陽之浦……”


  等到王勃全篇寫完,這位都督啥也不顧了,沖出來激動地對他說,“妳真是個天才啊!”


  “天高地迥,覺宇宙之無窮;興盡悲來,識盈余之有數。”從眾人追星捧月的傲人明星,到如今雲遊的過客,王勃卻沒有處在過分沈重的情緒中,他還是堅定地寫下:


  “老當益壯,寧移白首之心?窮且益堅,不墜青雲之誌。”


  因為這壹篇《滕王閣序》,滕王閣成為自古到今無數人想要打卡的地方。其中,“落霞與孤騖齊飛,秋水共長天壹色”更是成為唐詩的極品。


  只可惜的是,不久之後,王勃探望父親返回時不幸渡海溺水,離開人世。


  《舊唐書》記載,“楊炯與王勃、盧照鄰、駱賓王以文詩齊名,海內稱為王楊盧駱,亦號為‘四傑’。”


  在王勃所在的初唐,正是文壇“破”與“立”的時期,他們四人的詩歌文賦風格逐漸擺脫六朝的綺靡文風,向追求內容的真實而轉變,對後世的詩歌風格產生了很大的影響。


  就像壹顆流星劃過,他為中國古代文學留下了極其亮麗的壹筆。他離開的二十余年後,李白出生;三十余年後,杜甫出生;九十余年後,白居易出生……文學的火炬壹代壹代相傳,終成燦爛的篇章。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