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致我們逝去的
2015/01/08 15:07
瀏覽1,702
迴響11
推薦108
引用0

 

一條小河在後院 

靜靜流淌

童年 

是那濺起後  拒絕落下的水滴

 

 

水草擁著珊瑚色的夕陽

搖盪心旌

才從夢裡上岸的我

流幻的波翼  仍有香氣

 

 

光陰如箭而冰涼

那隻白鷺鷥代替月亮

自樹影裡浮出

驚惶離去

 

  

薄暮的岸邊  蝶舞將息

只一行野薑花  留下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新詩創作
上一則: 如果我們有一個院子
下一則: 飄搖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1) :
11樓. 楊念塵(藍衫行者)
2015/05/05 15:01
清新的筆觸,含藏著懷舊的筆觸,動人心弦!
念塵

山間微雨初歇,心事在異地漸自蔓延

-楊念塵-
10樓. 君雅
2015/05/01 10:17

國小的竹畚箕都是我偷的!

只為了抓魚  那群孩子

大肚溪成就不了大河小說

少了淡水河的豐滿

不知道畚箕也是捉魚的好工具

我以為君雅先生喜歡海釣

~奇異果~2015/05/01 12:47回覆
9樓. 長沙遺老
2015/03/07 22:49

要有怎樣的詩心

才能寫出這樣簡單卻感人的意象

頭髮都掉光了

為伊消得人憔悴

~奇異果~2015/03/08 00:03回覆
8樓. 慎卿
2015/01/10 15:03
.
今午看了小津安二郎導演的「東京物語」電影,自始至終都在說明「世事終會改變,不管你願不願意」,但那些曾經烙在心裡的美麗回憶永遠都在,如老師詩句中「童年 是那濺起後 拒絕落下的說水滴」又如這一句「才從夢裡上岸的我
流幻的波翼 仍有香氣」意象之美嘆為觀止,歲月會老,景物會變,唯一不變的是真情;「蝶舞將息 只二瓣黑翼留下」曾經美過,一切都值得了!

你忘了有一度

春天曾在你血液裡配對

你忘了你的雙手

曾充滿狂野的活力

一個人小時候,多麼天真浪漫

青春期又有多少夢想憧憬

成年了,有人開始憤世忌俗,活的垂頭喪氣

老年時依然牢騷滿腹

美好可以過去,但是夢想不息,勿忘初衷

對於無法挽回的,就讓它過去~

美好的依然在心裡,隨時隨地都可以召喚愛你喲!

 

 

 

~奇異果~2015/01/11 13:25回覆
7樓. 寒寂子-(黃牛vs牛背鷺vs八哥 )
2015/01/10 08:40

真的是老了麼?童年,竟已是那樣久遠久遠的記憶了,彷彿已是幾生幾世的輪迴。


遷住台東的堂兄有次提及村旁的小河,不盡唏噓——我們有多久不曾見面了?
久到想起彼此時,還是定格在小溪裡光著屁股的模樣。


小時候,從來不知道世間有一種東西叫分離,我與堂兄既有血脈又有親誼,
會在一起可不叫天經地義?卻不曾想,別時青春飛揚,再見已歷盡滄桑。


在牛背上的童年是很天真的,我的背部還有我家老牛留給我的紀念疤痕,呵呵!

 
好想找個沒人的地方,坐下慢慢的哭泣..,看到妳的 po文,讓我想到承載許多童年故事的故鄉之河。


我是泡在河裡長大的,五六歲就會游泳,夏天我一半的時間在河水裡度過。


所以村旁那條小河,從來都是小孩狂歡的伊甸園,無論春夏秋冬。

這些生動的照片

是您拍的嗎?

照的真好~謝謝您費心回應愛你喲!

~奇異果~2015/01/11 12:50回覆
6樓. 三眼
2015/01/10 08:40

暫時遠離 但非逝去!

只要願意 小河清清!

我心中的小河

永遠清澈透亮

月亮出來亮汪汪  亮汪汪

可曾聽見魚兒   在水裡亂蹦  的歡樂

 

~奇異果~2015/01/11 13:31回覆
5樓. 無鹽
2015/01/09 17:08

奇異果老師日安:

 

假裝,我是個旅人

假裝,我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尋找記憶中的那一條小河

尋找日夜掛在心頭的夢

新的風情遮去了回憶

靈魂寧願溺死舊夢中

一切都不必假裝了

我確實是個旅人

來到一個陌生的地方

 

終於  和自己和解了

一切都不必再假裝

在此之前 

我最擔心的就是沉默與錯愕

何必與歲月角力

何必與變遷嘔氣

春遲遲燕子天涯

草戚戚少年人老

水悠悠繁華已過了

人間咫尺千山路~

謝謝無鹽愛你喲!

 

 

~奇異果~2015/01/09 20:56回覆
4樓. ‧新月‧
2015/01/09 16:32
好美的詩~
謝謝您的讚美愛你喲! ~奇異果~2015/01/09 20:43回覆
3樓. 多硯坊
2015/01/09 16:03

共同走過的來時路
歲月奔流的那條小河

依舊哼唱著老歌

2樓. 也思
2015/01/09 15:34

曾寫過這首小詩:

《綠川》                               

我分明記得:那裡是一條排水河渠
兩岸有垂楊
黃毛小鴨子和紙屑在漂游
天天,我壓低鵝黃色校帽帽沿
安靜走過
經過了一座石橋

我想遺忘:那裡是一條筆直
硬坦的柏油馬路、
有狹長的分隔島、昏暗的路燈
和缺水覆塵的行道樹
壯年,我頂著微禿的頭
安靜走過
經過了紅綠燈十字路口

走著
站在橋中央:橋畔柳絲正搖曳
橋下水流潺潺  有鴨群游過來
大地一片澄透  夕照映亮河面
此刻,
我終於輕盈地踏在──
被揭開的幸福底流之上…
自在呼吸
此刻,
從夜半黯溼的夢裡…
  我激動地醒過來


國語日報/少年文藝  2012/12/17

我分明記得

悠悠的水草,在水裡招搖

兩岸的小黃花   隨風顫動

我分明記得

淡月下,群星在河裡竊笑

街燈明明滅滅的曖昧

如浮雲的游鵝,已是久遠的記憶

小河已失落了它的戀

失落了配飾的歡樂嘻笑

誰    還能記起這兒曾停駐過尋夢的船

 

 

謝謝也思兄  好詩加持愛你喲!

 

 

~奇異果~2015/01/09 20:4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