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紐約市的唐人街-44
2020/02/26 13:41
瀏覽1,483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在時代廣場的行程結束後,此次美加東行也全部結束;去機場前,還有一頓安排在曼哈頓下城華埠的晚餐,也就因為這頓飯,得以一窺全美最大的華埠一角。由於中午日式海鮮火烤二吃太豐富,直到晚餐還沒有飲食的慾望,所以上菜後,三口二口扒完意思意思,就拿著相機在華埠尋找值得一拍的街景。終究下次何時再來完全沒有計畫,多看一眼,比多吃一口重要的多。

為什麼要特別強調紐約市的華埠?因為在美國紐約州的華人移民主要在紐約市,而紐約市唐人街主要分佈於三個街區-曼哈頓、皇后區和布魯克林。這些華裔社區近幾十年來在紐約地區生根,包括皇后區的法拉盛,其華裔人口由於「9·11事件」的影響,最近超過了曼哈頓華埠。另外一個華裔社區位於布魯克林的日落公園,在布魯克林的8大道上(40街至65街),被稱為「八大道」。

紐約市在布魯克林還有其它一些比較小的唐人街有海灣公園道(Bay Parkway),從65街至74街,羊頭灣地區(Sheepshead Bay)的「U大道」,從東12街至東24街,本森赫斯特地區(Bensonhurst)的86街,從18大道至Stillwell大道。在皇后區有埃姆赫斯特(Elmhurst)。紐約市週邊的愛迪生鎮現在也發展出一個小的唐人街。

這些華裔社區的人口組成與曼哈頓華埠不一樣。住在新華埠的的人一般比較富裕,商店也比較大型及運營的資本比較雄厚。法拉盛華埠主要的構成是由於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而來的香港移民,以及一部份來自臺灣的移民。這些移民都有較多的資本,他們購買了之前居住在法拉盛的摩門教教徒財產。而布魯克林的「八大道華埠」主要是來自廣東和福建的新移民。美國化的華裔一般都離開密集的華裔社區。

晚餐所在的曼哈頓華埠,是紐約最早的唐人街,直到198090年代,這裡以廣東人為主,主要聚居在勿街周圍。從1980年代開始,很多福州人慢慢搬入,發展出在東百老匯周圍,福州人聚居的唐人街區域。因而這一帶的唐人街,變成 小香港/小廣東和 小福州兩個區域。

雖然福州人大部分能講國語,並且逐步擴展出了皇后區法拉盛的唐人街(以講國語為主),但由於法拉盛一帶房租高昂,而大部分福州新移民初來乍到,由於身分及語言的限制,法拉盛的物價對於這些新移民而言還是過於高昂。而最初法拉盛興起的時候,工作機會仍然不及曼哈頓華埠豐富,因此曼哈頓華埠依然成為許多新來華人的落腳點。

也正是因為這樣,很多福州人也是在那時候學習了廣東話,用於日常的工作和溝通。很可惜他們那時給廣東人欺負,因為他們有不一樣文化,特別語言分別也他們很多沒身份。從2000年代起,皇后區和布魯克林的華人人口數量,已經遠遠超過超了曼哈頓的華人人口。現在很多廣東人和福州人,開始逐步遷移去了布魯克林幾個的新唐人街。

但對紐約本地人而言,提到紐約的唐人街,大多數人還是想到百老匯大道以東、堅尼路以南的區域,這裡有紐約最好的廣式點心、燒雞燒鴨和廣東老火湯,其實那裡是老移民和傳統僑團的集中之地,各行各業講廣東話的占主流,當然還包括港、台、南洋等早期移民,大凡使用正體字的都算。

 「正宗唐人街」有一個標誌性建築—中華公所,134年前紐約中華公所成立時,還向滿清政府呈請立案,那時中華公所主席甚至是清廷派員出任,相當於「清廷駐美公使」。中華公所連同屬下同樣古老、其歷史可追溯到百餘年前排華時期的60個同鄉會、僑團,營造了一個歷史悠久的「城中之國」。

這個「城中之國」自顧自存在,45條街道幾乎涵蓋了從吃喝玩樂、衣食住行,到生老病死的所有行業,有自己的廣播、報紙、方言、文字、市場等。這裡的老僑,雖然從身分上已是真正的美國人,但他們不像真正的美國人,有些老僑,一輩子沒搭過地鐵、巴士,未離開過唐人街。如果不是有生意上的往來,基本很少會去其它「城」中拜訪。

他們中有的人不懂英語,也不懂中國的「國語」,3040年前,他們甚至把不懂台山話的中國人一律歸為「外國人」。也難怪,他們的祖先早來了100多年,九死一生、參與修築美國橫跨東西兩岸的大鐵路,最後忍辱負重,經歷了排華法案時期,才把華埠這片「江山」打下來。

現在的唐人街,繼廣東菜之後,又把上海、北京、湖南、四川等菜餚引入了唐人街,華僑學校也開辦國語會話班,教傳統僑團的僑領學國語;而那些數不盡的「堂」與「同鄉會」歡度黃曆新年的酬神、祭祖、團聚、拜年、舞龍舞獅等禮俗活動,還有古老的金漆木雕、神龕、黃大仙,讓唐人街仍保留了某種神秘色彩,彷彿一部分古老中國就這樣被冰封在此。

這一切,讓外人感覺相當新奇,使唐人街看起來像是中國過去歷史的一段定格,吸引成群結隊的「老外」來此觀光獵奇,或是在特色餐館外排隊。不過,「正宗唐人街」近20年來幾乎成了「老人家園」,隨著租金高昂、新移民遷離,唐人街老化嚴重,從華埠共同發展機構製作的唐人街地圖上看,這裡除了餐館、銀行、禮品店多,就是「藥房多、成人日托中心多、醫生診所多」。

福州海產、肉燕、禮餅、福州線麵等福建風味食品,占據東百老匯街街道兩旁,店舖招牌上甚至沒有英文只有中文,有些還是簡體字,滿街隨時可以聽到福州話—跨過且林士果廣場的林則徐像,感覺就像到了福建。這裡,福州話已經成了紐約「中國城」的第二母語。過去20年來,唐人街不斷向東方擴大,福建人往東占領了比「正宗唐人街」更大的地盤。從華埠共同發展機構製作的唐人街地圖上看,這裡除了福建小吃店多,就是移民律師多、婚紗店多、長巴站多,這里集中了10多個洲際長途巴士站,每年還有更多的閩籍長巴業者向交通局提出站頭申請。

隨著更多的福建人偷渡來美,福建人成了麇集在各大城市「華租界」裡的新房客,通過開設長途巴士,又迅速向中小城市的中餐館、「中國自助餐」(China Buffet)空白點擴展蔓延,使中餐館的密度在全美迅速增加。有人笑言,福建偷渡來美人口之多,可以成為美國第51州——福州了。

與「正宗唐人街」廣東老僑過著小康即足的日子、終其一生守著個幾尺寬的小店面的人生觀不同,福建人做生意更為大膽,本來他們就是冒險偷渡而來,也有合法來了卻弄不到綠卡又不想回去的,有人描述他們是「身分基本已黑,英語基本不懂,生活基本不愁,但在美國的生活目標基本明朗,即掙錢回家」。

因此他們不像歸化了的廣東老僑,他們關注匯率,關注人民幣升值、貶值,每天十幾小時、日復一日的工作,基本沒有業餘生活,先打工還欠下的幾萬美元偷渡費,後邊的日子就是為自己的將來打工了,所謂「不失不得」,如果在老家不出來冒險,「0+0最後還等於0」。

第三類包括了除偷渡之外,從大陸各種簽證出來留下來當了美國人的各種人,也包括從港台或南洋來的老移民之第二代第三代,不具代表性的還有國內大款或大官送出來讀書的富二代、官二代等。華埠(Chinatown )往西這頭包括Tribeca(翠貝卡區),混合的什麼人都有,廣東、福州人、北方人和外國人都有,店舖招牌全是英文,這裡擁有寬大高尚的公寓,養老院收一萬多美元一個月,提供五星級服務,好學校大部分也都集中在這裡。

住這個區的人多為收入非常好的白領階層、中上階層,他們普遍英文好,受過高等教育,在華爾街金融中心或各種各樣的公司任職,生活大都「美國主流化」,講求生活品質,不僅「外包裝」的語言、生活習慣、個人形象,到「內在」的思維模式、價值觀和家庭親情觀念,也都改造成和「老美」基本無異,善於直接和其它族裔、民意代表接觸溝通。

很多人沒有留意這類人的存在,因為他們相對「融入」和「隱身」,這個新「華埠」並沒有清晰的邊界。其實有不少港台來的中產白領移民,還有住在南端的炮臺公園區(Batter Park City)的不少華人,也應歸進此類。

皇后區也發展出兩個唐人街,法拉盛華埠在皇后區是最大的最早發展的唐人街;從1970年代開始,很多臺灣人移民來紐約,但是因為他們大部分有高級的教育和中產階級,包括他們是講漢語普通話而非講廣東話,他們無法融入曼哈頓華埠的廣東人,因為曼哈頓華埠早期為講廣東話的工人階級移民,所以臺灣人慢慢發展自己講漢語普通話的唐人街「小臺灣/臺北」。

臺灣人和福州人為最早期來紐約的非粵語華人移民,臺灣人和福州人講漢語普通話和自己的方言。所以這個唐人街變成紐約最大最集中的華人文化區,因為有很多各式各樣中國其他省分來的移民,不像曼哈頓和布魯克林的華人區,大部分為廣東和福州移民,因方言不同而分開聚居。艾姆赫斯特也是另外一個皇后區地方也有講漢語普通話社區但規模比較小,現在這些唐人街變成全中國和臺灣區域聚。

布魯克林華埠分成小福州和小香港/小廣東。日落公園有最大布魯克林的華人區在八大道。以前這個唐人街是全部廣東人,但是這個唐人街沒有這麼大也不太發展。但是現在變成發展了全紐約最大福州區也超了曼哈頓的華人人口。現在很多廣東人搬過來本森赫斯特地區和羊頭灣地區,也到處發展了好幾個很散的新廣東人唐人街。在布魯克林福州人唐人街和廣東人唐人街分開隔了遠一些距離,不像在曼哈頓的廣東人唐人街和福州人唐人街是連結在一起。

一些人認為, 粵語系、國語系和英語系的人有各自的社交圈,語言和政治立場涇渭分明。紐約傳統僑團認同孫中山的三民主義、認同中華民國,特別是當年大陸親人因有所謂的「海外關係」等諸多莫須有罪名,遭到共產黨的無情迫害,老僑普遍對此都有刻骨銘心的記憶,不會接受一黨專政、迫害人權的共產黨。但不會把政治上的分歧帶到服務僑胞上,不分新僑、老僑還是中僑,全都一視同仁。

另一方面,無論是早期的「老僑」、「中僑」和2005年後的「新僑」,都有強烈的華裔認同,也願意讓子女接受傳統的華人文化教育,除了「融入」美國社會外,也都希望子女勿忘中國根。

華埠之後,逕去甘迺迪機場,然後是漫長的飛越半個地球的航程。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