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從威廉波特經康寧到紐約州水牛城-18
2020/02/09 13:39
瀏覽413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在威廉波特享用豐富的Buffet後稍事休息,繼續走US15公路,預定下午四時經康寧到美加邊境的水牛城;這是一段從賓州到紐約州的跨州高速公路,雖然路邊有些積雪,但仍可以全程高速行駛非常順暢。不過,深秋的寒意總是來得極快,在康寧參觀玻璃展示場後,點點雪花就紛紛飄落,一時之間,路樹草坪都染上了白霜,尚未凋零的樹葉,也在樹杈上凍得直打哆嗦。

晚上看新聞才知道,這是北美今年冬季的第一場豪大雪,已然悄悄降臨;雪量之大,如潑天棉絮般飄降下來,使得大地變成白雪皚皚的世界。厚厚的白雪,覆蓋了森林、房屋和道路;漫天飛舞的大雪,給北美大地帶來冬日的寧靜和閒逸。因為大雪,車速自然降低,不可避免的嚴重影響交通(寫這篇文章時,查閱Google地圖,因為這二天(1/31)攝氏-20°左右的酷寒低溫,這幾條走過的高速公路都封閉了)。

康寧,一個很熟悉的地名;因為在台北,有康寧大學,也有康寧路、臺灣康寧公司....,不過行程中經過的康寧,是屬於紐約州的康寧市。這裡有一家世界知名的康寧股份有限公司(Corning Incorporated,簡稱康寧公司,NYSEGLW)。這是一家美國特殊玻璃和陶瓷材料的製造商,1851年在康寧市成立。基於150多年在材料科學和製程工藝領域的知識,康寧創造並生產出了眾多被用於高科技消費電子、移動排放控制、電信和生命科學領域產品的關鍵組成部分。這些產品與我們的生活息息相關,所以特別去參觀了琳瑯滿目的玻璃賣場。

離開康寧市,雪越下越大,窗外一片迷濛;由於車內暖氣遇到窗外零度以下低溫,窗戶上有了反光、冰渣和流水,照相機已無法拍攝,只能用手機攝影模式勉強紀錄。雖然,成果欠佳,但總是留下影像,有總比沒有好。這不禁令我懷念起三個禮拜前的加西遊,雖然到處都是積雪,但全程陽光普照,也因而留下很多傻拍美照;如今有了悵然若失的遺憾,只能無奈的坐在車上欣賞雪景,吃苦當吃補吧!

大雪紛飛中到達水牛城(Buffalo /ˈbʌfəloʊ/),這是一座位於伊利湖東端、尼亞加拉河源頭的大城。人口282,864 2010年人口普查,水牛城+卡特羅格斯都會區合共人口1215826人),是紐約州第二大城市(僅次於紐約市)、伊利郡首府。水牛城對岸即為加拿大尼亞加拉瀑布城,水牛城不是我們的目的地,到此是因為要穿過邊境,到加拿大去看尼亞加拉大瀑布。

水牛城開埠於1801年,原名伊利湖,後改為水牛溪(Buffalo Creek),最後縮寫成Buffalo,中國大陸譯布法羅。最初這個詞是法語裡面「美麗河流」,後來依聲音定名Buffalo(水牛),buffalo原意是亞洲水牛或者非洲水牛,但這裡是指美洲野牛(American bison)。曾經是「地下鐵路」的終站之一,1851年建市。

水牛城在19世紀曾經與美國幾位總統結下緣份:米勒德·菲爾莫爾當選前是當地永久居民,並且是水牛城大學(即今紐約州立大學水牛城分校)的首任校長。格羅弗·克利夫蘭在18541882年間在當地居住,並在18821883年任市長。威廉·麥金萊在190196日在泛美博覽會上遇刺,八日後去世。副總統西奧多·羅斯福當日在Wilcox Mansion宣誓接任(現為老羅斯福就任國家史跡)。

得益於尼亞加拉瀑布的發電廠,成為北美洲第一個大規模供電的城市,故有「光城」的外號。在20世紀初期,由於地處五大湖區與伊利運河的交界,吸引了來自愛爾蘭、義大利、德國和波蘭在鋼鐵及麵粉業工作。由於人口遷移(流出量是高峰期人口的50%,而且是少數人口100萬以上的都會區出現人口減少的現象)和聖勞倫斯水道的開通,城市在近半世紀走向衰落。

在上世紀90年代,當地美式足球隊水牛城比爾(Buffalo Bills)連續四年在超級盃比賽中落敗後,有報章歸咎於「麥金萊之詛咒」,並以此解釋足球及冰球隊(Buffalo Sabres)從來無法贏得聯賽錦標。但這個神話並不能解釋世紀初的繁榮,以及曾經發生過總統刺殺事件的華盛頓和達拉斯的優秀成績。

2005年被《讀者文摘》選為美國最清潔城市第三位。2001年被《今日美國報》選為「美國最友善城市」。在1996年及2002年贏得全美城市獎。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