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論臺灣政治勢力的平衡
2009/09/17 12:05
瀏覽101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對臺工作應該兩手抓,一手抓兩岸的交流,一手抓臺灣政治力量的平衡,做好兩手準備,這樣才有可能實現中共對臺工作的既定目標,才有可能重振民族複興的大業。
  李登輝以來臺灣的政治生態演變成了一個有趣的三三制狀態,本土方面,民進黨做大,國民黨內的本土派居中,李登登輝的臺聯排末,臺灣的本土勢力分成了三塊。在外來的勢力通稱藍營方面,國民黨做大,親民黨居中,新黨最次。臺灣的民情在兩大對立的陣營中又各自分成了三派,親民黨,新黨曆經十幾年的坎坷經營最終都要回歸國民黨,因爲國民黨有以王金平爲首的本土勢力最堅定的支持,親民黨新黨沒有輸入本土力量,走的是一條不可持續發展的路。民進黨高舉臺灣意識,排斥了外來勢力,由於民進黨走的是一條與國民黨外來勢力抗爭的路線,所以在組織工作上很自然的排斥外來勢力,這一點民進黨是作繭自縛了。新黨成立初期,秘書長趙少康走求同存異依託統一戰線發展新黨的路線。當時的民進黨主蓆是施明德,趙少康當年與施明德的走動還受到了民進黨人的舉派抗議,但是在施明德選立法院副院長,陽光法案推出,凍結核四預算等政策上新黨與民進黨還是有合作的。新黨爭取朱高正的社民黨集體加入新黨就是統戰政策勝利,也是新黨與本土勢力結合的一次大膽嘗試,可惜,新黨最後走上了一條以批李[登輝]爲己任的極左路線,最終是泡沫化了。看清了臺灣的政治生態,臺灣的政治人物要大有作爲就不難了,就民進黨而言,要做大就一定要爭取外來勢力的中間派,總不能將希望寄託於對手的分裂上,主動的爭取才是根本。國民黨要做大同樣也是一定要爭取本土勢力,在穩定現有的基礎上主動開拓爭取,從統計數據上看能夠爭取的就是那關鍵的一百萬,這是一個極不穩定的一百萬,統一戰線的主戰場就在這一百萬了。
  民進黨選戰失敗了,有兩個原因,一是政治面,另一個是技術面。在政治面方面,民進黨執政八年吃了八年的國民黨政權留下的老本,政治上貪汙腐敗,陳水扁帶頭,八年中被抓了十幾個部長,經濟上毫無建樹,加劇了本土資本的對外輸出,文化上作繭自縛,割裂中華文化,另搞一套臺灣文化,自我束縛。但是,由於民進黨的基本盤沒有崩盤,政治面的問題並不是主要的問題,失敗的主要原因在技術面。民進黨的選舉戰略從一開始就就不對,戰略的重點應該是分裂瓦解藍營,而不是馬英九個人。民進黨對馬英九個人估計過高,沒有去研究國民黨的內部矛盾。馬英九與王金平在競選黨主蓆後國民黨的團結就成問題了,連戰想以王金平當黨主蓆來開拓本土票源,但是又不能左右黨內的深藍基本盤,開放黨員投票選舉後深藍選了馬英九,這樣,連戰的計劃就失敗了。如果馬英九以黨主蓆的身份參選黨主蓆,那國民黨肯定要分裂,民進黨在這個時候以特支費案打擊了馬英九,使馬英九辭黨主蓆,吳伯雄高票補選成功後挾補選高票促黨令暢通,推出尊李政策,抓住了本土派,化解了黨的權力危機,深藍與本土各有所得,凝聚共識,民進黨就無懈可擊了。國民黨的選戰只要保持深藍基本盤不分裂,再抓住本土派就可穩定大局,如果吳伯雄沒有當黨主蓆國民黨無論如何是不可能爭取到本土派中的中間派的,這樣民進黨還是有一搏的。所以說,民進黨敗在技術面。

    國民黨贏得政權後所面臨的危機就出來了,吳伯雄補選黨主蓆高票當選後,吳伯雄推行尊李政策推出蕭萬長,將黨權集中於黨中央,總統與立法院長與黨中央分離,此舉暫時平衡了國民黨的主導權之爭。  李登輝現在在臺灣還那麽的好用,靠的是啥?民意。九十年代初李登輝按國民黨的既定方針推動政治改革,以優厚條件勸退了一大批終身制的老民代,使得一大批的臺籍政治人物經選舉而出,有了這些本土籍的政治力量的支持李登輝才有可能爲[二二八]翻案,爲[二二八]翻案是大多數的臺灣人心願,此舉化解了國民黨與臺灣本土籍人民的長期積怨,爲李登輝的總統直選打下了一個堅實的基礎。李登輝與中共分道揚镳是因爲提阩臺灣意識,拓展外交空間而起,李登輝得罪的是中共,沒有失去本土籍的支持。中共常說,寄希望於臺灣人民,臺灣人民的大多數又支持李登輝,這就有矛盾了,此次入聯公投就很說明問題。在對臺工作上一定要實事求是,要承認李登輝的堅實民意,這樣才不會打嘴巴打到自己。對李登輝帶出的那些本土籍政治人物,那些人對李登輝是有感情的,李登輝後來離黨又組黨,那些人的大多數又沒有跟著走,對這些人要團結。在李登輝後這些人遭排擠,那是國民黨內鬥爭的原因,爲了爭取個人的政治空間,並不是路線之爭,中共在這個問題上一定要保持清醒頭腦,看清問題的實質。

 中共對臺工作的傳統 是較註重於爭取有中國思想[九二共識]的臺灣政治人物與團體,沒有研究與註意臺灣政治力量的平衡。現在國民黨重新贏得政權後由於是在民進黨執政八年後的重新贏回,臺灣的政治生態以及國民黨內的權力結構都發生了較大的轉變 。據個人觀察,中共的對臺工作並沒有跟上這個重大轉變,對臺工作的指導思想還停滯於傳統的工作方式。

  九十年代初李登輝主政時期在政治改革與解決國民黨統治臺灣四十年所遺留的問題上遇到較大阻力,李登輝經由密使管道與**達成口頭協議,在這個協議的指導下兩岸成立海基與海協民間兩會,以九二共識爲基礎推動兩岸關係進入了一個新的裏程,爲李登輝的內政改革與政策的實施創造了一個有利的條件。李登輝依靠政治改革與解決國民黨統治臺灣四十年所遺留的曆史問題贏得了較高的民意支持,在九六年的首次總統直選時以高票當選,李登輝挾民意推翻密使協議,置中共的警告於不顧扛著中華民國的大旗去開拓國際空間,最終中共以導彈演習爲密使協議劃下句號,兩岸關係從此走入低潮直至民進黨八年時期的冷凍狀態  。

  當時中共將工作的重點投放在李登輝一邊,對臺灣新興的政治力量沒有予以應有的重視,李登輝失去了國民黨內與黨外政治勢力的平衡制約,一人獨大,一手遮天,最後挾本土民意走嚮了中共的對立面,這是一個教訓。

 國民黨重新贏得政權後其權力結構發生了重大的轉變,馬英九是深藍的代表,王金平是本土派的代表也是民意的代表,吳伯雄是國民黨的中派,以黨主蓆的身份居中操作國民黨的深藍與本土兩大派的協調工作。吳伯雄登陸後隨之而來的是新一輪兩岸關係的交流熱潮,臺灣的各路政治勢力也跟著搭車以爭取在這一波的兩岸交流熱潮中爲自己的所屬勢力重新定位。王金平在這幾年中屢次透過媒體放話表示登陸之意,都沒有受到中共重視,王金平自己說是有人搞破壞,王金平登陸的意願很清楚,中共沒有給予積極的響應。中共要吸取九十年代初與李登輝的[密使協議]的教訓,不能把雞蛋都放在一個籃子裏,在投註吳伯雄的同時要註意研究國民黨內外的政治勢力,特別要註意臺灣政治力量的平衡與國民黨內的勢力平衡,決不能讓國民黨失去制約,更不能讓馬英九失去制約。在當前能左右臺灣政局與國民黨權力平衡的就只有王金平了,中共應該積極的做王金平的工作,要看到,在入聯與返聯公投如火如荼時只有王金平一人公開的反對,決不隨雞起舞。中共應該在新的形勢下解放思想重新認識王金平,這是形勢的需要也是對臺工作的實際需要。

 在馬王競選黨主蓆時國民黨的權力危機爆發,在補選黨主蓆時問題到頂點。吳伯雄補選黨主蓆成功後將國民黨的權力核心抓在國民黨中央,形成了以吳伯雄爲核心的黨中央。立法院,行政院,總統,是國民黨派出的人,要聽黨的,總統是國民黨的,馬英九是國民黨的派出人物。馬王之爭表面看是總統之爭,其實質是國民黨的深藍與本土對國民黨領導權的爭奪,吳伯雄也算是一個中派,以黨中央爲核心,將政權[總統],立法權[立法院],行政權分開,由此,吳伯雄將國民黨的權力危機成功化解,將來的權力核心已不在總統,馬英九只是國民黨派出的總統。有一些人還在用老眼光看當前臺灣的政治問題,特別是國民黨的問題,中共的對臺工作應該與時俱進,在當前國際形勢下謀兩岸關係的大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