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醜陋的聯合報及無恥的李濤李艷秋夫婦
2012/01/15 18:43
瀏覽943
迴響36
推薦0
引用0

這次的大選看到了執政的國民黨利用行政資源,花納粹人的錢,作置入性的行銷大打廣告,比扁執政時期,還多還狠還猛,發揮到淋漓盡致,直到選舉投票的這一天還在利用。

更看到了醜陋的兩報兩台(聯合報,中國時報,TVBS,中天),用惡劣卑鄙的手法,,自甘墮落當政黨打手,來打擊對手。

從宋楚瑜宣布參選,這幾個月來兩報兩台,不斷醜化抹黑宋,從『要位置』『求官』『攪局』『分裂泛藍』『參選正當性』『拉馬助蔡』『倒馬挺獨』『倒馬毀台』『投宋就是投蔡』藍營的汪精衛/綠營的吳三桂』歷史必將公審宋楚瑜』『歷史罪人』連宋楚瑜往生的父親宋達將軍也要拖下水。更有莫名奇妙的簡訊說宋會退選。

以上林林總總對宋的抹黑及人身攻擊沒有一項是事實的,選戰末期,兩報兩台更配合國民黨操作『棄保』,連選前之夜TVBS還在用置入性行銷的節目企圖操作棄保影響大選,一連串醜化打擊宋楚瑜,也打不倒宋參選的決心與毅力。

這場大選看到媒體公然介入選舉,不公正,不客觀,企圖影響選民,公開『操作棄保』之深,是前所未有。

這場2012總統大選,馬英九,蔡英文,宋楚瑜皆沒輸,唯一輸的是台灣的媒體,輸掉了台灣民主的價值。

也從這場大選看到媒體更加赤裸裸的墮落與沉淪。
















迴響(36) :
36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2/01/17 11:10
李濤李艷秋夫婦打宋紀錄
李濤李艷秋夫婦打宋紀錄

無恥之徒李艷秋~又在抹黑親民黨
http://city.udn.com/55544/4665641?tpno=0&cate_no=68277

最後一篇文發表於2011-11-23

非常不削不恥這節目,所以不在看,因此後續也沒有打宋紀錄

如果有親宋的朋友,有看到李艷秋抹黑宋的言論,歡迎記錄下來公佈於此,讓大家來看無恥的媒體人醜陋惡毒的一面
35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2/01/15 18:39
聯合報打宋全記錄
(2011-7-20)宋楚瑜:在魔幻與現實之間 -社論

(2011-8-3)國親兩黨的所羅門王寓言-社論

(2011-8-10)民調的「蔡馬馬」文化-黑白集

(2011-8-11) 親民黨下水:攪渾或沉澱?-社論

(2011-8-15) 宋若不選總統,為何立委烽火提名?-社論

(2011-8-20) 宋楚瑜要倒馬或毀台?-黑白集

(2011-8-21) 宋攪局 馬吳王大團結-冷眼集

(2011-8-22)多少白頭宮女 -黑白集

(2011-8-27)如果蘇貞昌連署-黑白集

(2011-9-2) 宋省長如此重出江湖?- 聯合筆記

(2011-9-21)連署百萬又如何?-黑白集

(2011-9-22)選情冷還玩老梗-聯合筆記

(2011-9-28)宋楚瑜的兩個「一定」-黑白集

(2011-9-30)一一八五六七八-黑白集

(2011-10-27)會轉彎的連署書-黑白集

(2011-10-28)宋最後一搏的絕決 馬終於看到了-觀察站

(2011-11-6)粗魯的美國人看老宋-黑白集

(2011-11-14)郁慕明vs.宋楚瑜-黑白集

(2011-11-22)沒誠意的候選人-社論

(2011-11-23) 美國人止步-黑白集

(2011-11-24)宋楚瑜想的是人民…還是扳倒馬? -冷眼集

(2011-11-25)陳水扁譽宋楚瑜是民進黨執政推手-社論

(2011-11-28)張博雅與張政雄-黑白集

(2011-12-3)「不統」是否「違憲」?-社論

(2011-12-3) 三人辯論‧兩點不同-黑白集

(2011-12-8) 宋楚瑜畢竟跳不出李登輝手掌心-社論

(2011-12-13)宇昌案vs.興票案 -黑白集

(2011-12-30)前進現場「已還過宋兩次人情,夠了」

(2012-1-2) 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社論

(2012-1-13)傅崐萁為何棄宋保馬-黑白集
34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2/01/15 14:37
國親兩黨的所羅門王寓言
國親兩黨的所羅門王寓言
聯合報╱社論】
2011.08.03 02:53 am

國親兩黨今日的局面,有點像是在所羅門王御前爭奪嬰兒的兩個女子,實情卻遠較之複雜得多。

所羅門王的寓言有幾個主要情節:一、甲女主張切開嬰兒,一人一半;二、乙女主張保全嬰兒,交給甲女;三、所羅門王判定甲女不是真母親,將嬰兒給了乙女。

國親的局面卻多所不同。一、兩女爭的是嬰兒,國親爭的是選民;二、親民黨堅持「烽火提名」,國民黨則主張在競爭的選區同作民調,維持一區一藍;三、嬰兒無行為能力,但選民不是嬰兒,可自作抉擇。

二者的關鍵差異正是在:女子主張切開嬰兒,嬰兒懵然不知,若非所羅門王相救,即可能亡命刀下;但國親之中若有人主張切開撕裂「泛藍」,泛藍選民卻會喊痛,反抗,唾罵兇手,拒上刀俎。

國民黨主張「區域立委可作民調」,這就是主張不要切開嬰兒;親民黨拒絕民調而主張「烽火提名」,則是主張切開嬰兒。情勢十分清楚,就「泛藍」的利害言,在單一選區中,一區一藍較有勝算,一區兩藍即告撕裂,最後的結果則以民進黨勝出的可能性最大。也就是說:親民黨「烽火提名」的作法,其實不是將嬰兒「切成兩半,一人一半」,而是將「泛藍」處死,去成全民進黨當選。

國民黨在黨內提名已經底定的情勢下,仍然同意「區域立委再作民調」,就保全「泛藍」而言,已是仁至義盡。因為,選民不是嬰兒,任何人在下刀切割以前,恐怕應當問一問選民的感受,這就是民調的用意。選民若選了親民黨的候選人,國民黨退;選民若選了國民黨的候選人,親民黨退;一區一藍,可免分裂,勝選機率亦高。而親民黨拒絕民調,就等於不問選民願不願被切殺撕裂,亦明知切殺撕裂後將絕對會巨幅提升民進黨當選的機會;則親民黨的這種手法,自己當選的可性能極小,使國民黨落選的可能性極大,而其結果即是巨幅協助民進黨當選;這種思維,豈不是較所羅門王前的假母親還要匪夷所思、莫名其妙?

政黨的分合,不只是政黨間的「家務事」;二十年來,藍綠陣營之中的分分合合,皆嚴重地影響了國家的方向。例如:二○○○年,國民黨的李宋分裂,直接造成了第一次政黨輪替;而李登輝以台聯挾持陳水扁八年,則使陳水扁「新中間路線」的契機喪盡,貽害迄今。如今輿論質問宋楚瑜及親民黨烽火提名的「正當性」,也就是要問:為何在此時此際要使出這種「親民黨拿不到,國民黨會失去,並協助民進黨取得國柄」的路數,是何居心?有何道理?

宋楚瑜恐怕沒有足夠的正當性。金溥聰說宋楚瑜誣賴其作假民調而提告;但宋楚瑜難道不是誣賴?而宋楚瑜自己不是還告過李登輝誣賴他打麻將?為何宋楚瑜不能從被誣賴者金溥聰的角度設想,卻反而與李登輝一樣成為不認錯的誣賴者?何況,金已撤告。再說那二點四億,其實不是馬英九不給他,而是輿論不容宋楚瑜把自稱是國民黨的錢變成自己的錢。宋為金溥聰提告及二點四億而與馬翻臉,有何正當性?

宋楚瑜反馬仇馬是個人的修持問題,但宋楚瑜要撕裂泛藍,去保送民進黨取得總統職位或立法院執政席次,則是攸關國家前途的問題。原本,宋營大罵馬英九,竟謂馬英九「禍國殃民」;近日卻又轉向,改稱馬總統的兩岸政策親民黨亦贊同,且總統選舉可投馬。然而,今日藍綠爭執,豈非主要就是為了「馬英九是否連任」及「兩岸政策是否翻盤」這「二合一」的兩大主題?親民黨若支持馬連任,及贊同兩岸政策,則豈能出以「烽火提名」這種明明在保送民進黨而將造成再次政黨輪替的狠招毒手?

宋楚瑜說:親民黨不是泛藍。倘若不是泛藍,則親民黨逕可在反對「馬英九連任」及「兩岸政策不翻盤」兩大主題下,恣意為之,一切均具正當性;但倘若親民黨如今又回到了「支持馬英九連任」與「兩岸政策不翻盤」的泛藍共識上,則宋楚瑜便斷無撕裂泛藍而保送民進黨執政的「正當性」。

宋楚瑜若非泛藍,泛藍不是嬰兒,即不會聽任宋楚瑜下刀分嬰;但若宋楚瑜仍然走不出泛藍這個「支持馬連任,兩岸不翻盤」的大格局,宋楚瑜就更無殺嬰洩憤或殺嬰自娛的正當性了。
33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2/01/13 15:17
傅崐萁為何棄宋保馬
傅崐萁為何棄宋保馬

【聯合報╱黑白集】
2012.01.13 02:46 am

傅崐萁為何「棄宋保馬」?因為他知道,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

棄宋固然是「痛苦切割」,但倘若帶著一些泛藍選民投宋以致馬落選而蔡當選,那將是更大的「痛苦」。這應即是傅崐萁的抉擇。

論恩義關係,少有逾於宋傅二人;論相知相惜,也少有逾於傅宋二人;論知道宋楚瑜一定不會當選,亦少有逾於宋傅二人。不同的是,宋要選到底,但傅在最後一刻向宋賠禮道別。

除了宋楚瑜本人以外,宋的支持者大多如傅崐萁,他們同情宋楚瑜,但這與仇恨馬英九不同;又即使不滿馬英九,但也不至於到要扶上蔡英文以相報復的程度。他們大多對宋對馬皆有幾分感情,但若要他們「棄馬而不能保宋」,反而因不能「集中選票」以致蔡英文當選,這恐怕與他們的基本信念有違。試想,親密如傅宋關係亦棄宋保馬,即說明了其中道理。

宋楚瑜的政見訴求有兩大項:一、訴諸「三中」的貧苦弱勢;二、強調捍衛中華民國與維護兩岸關係。然而,宋若不能當選,他開的照顧弱勢支票如何兌現?而若因此使馬落選而蔡當選,更豈不與捍衛中華民國的主張背道而馳?

因而,無論宋楚瑜心裡打的是什麼算盤,他實際上走的是與李登輝一致的「棄馬保台」路線;這應是傅崐萁之所以不能同意,亦是連戰等之所以憂心忡忡的原因。

其實,傅崐萁「棄宋保馬」,仍是對宋有一分顧惜;也許可免宋楚瑜果真鑄成大錯,以減少幾分罪孽。

宋要拉下馬英九,但其支持者要扶上蔡英文嗎?



全文網址: 傅崐萁為何棄宋保馬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6843168.shtml#ixzz1jJvAYfKv
Power By udn.com
32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2/01/02 11:42
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
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

【聯合報╱社論】 2012.01.02 03:10 am


有人說,「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宋楚瑜揚言提告;然而,「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已是昭然若揭的事實。

這是以數字推演出來的結論。一般的說法是:若以蔡英文的得票率為四十七%當做準據,則馬英九若要贏蔡英文,就至少必須得票四十八%。四十七加四十八,餘下的空間只有百分之五;也就是說,在此一架構下,宋楚瑜的得票若超過百分之五,馬必落選。

此一架構的假設前提是蔡英文得票四十七%。有兩個參考點,可以支持此項假設。一、謝長廷在二○○八得票約四十二%,而此時民進黨的氣勢勝二○○八的民進黨,此時蔡的聲勢勝二○○八的謝,因此蔡英文的得票至少可從四十二%起跳。二、陳水扁在二○○四年得票五十‧一一%,當年雖有三一九槍擊案影響,但無論如何皆顯示民進黨有得票近五十%的潛力;而此時民進黨的氣勢勝二○○四年,此時的蔡勝二○○四的扁,因此蔡的得票率亦有向五十%趨近的實力。從這兩個參數作出蔡英文得票四十七%的推論,具有說服力。

如前所述,在這個架構下,宋若得票超過五%,馬即落選。那麼,宋的得票會不會有五%呢?答案是有可能。因為,五%就是六十五萬票,若以全國一萬五千個票匭來計算,只要宋楚瑜在每一個票匭開出四十幾票,就能達到那個票數,怎謂沒有可能?

也就是說,宋要拿到五%選票,從統計的常態分布來看,是有可能的(他在二○○六台北市長選舉得票四‧一四%);反過來說,如果宋楚瑜拿不到五%,則那種選民的表現所透露的對世局國情的深刻成熟思考,才是統計學及社會學上的異態,反而可以令人驚異不置。

此次選舉唯一可以確切預言之事,就是宋楚瑜絕對不會當選。因為,仍以蔡得票四十七%為準據,宋若要當選,須獲四十八%選票,也就是要將馬壓至五%以下;但如今宋的民調在六至七%徘徊,其看好率則在一%以下,甚至有時低至○‧一%。宋之絕對不會當選,是當然與必然之理,亦為宋楚瑜自己心知肚明之事。

此時宋能拉到的選票,絕對大多數應是泛藍的選票。因為,宋標舉的是極統觀點,不可能有泛綠選民把票投給宋;所以,宋拉到的每一張泛藍選票,都會造成使馬落選的壓力,亦將成為使蔡當選的助力。因此,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這個論點可謂理所當然,毫無疑問。

問題在於:宋楚瑜執意倒馬挺蔡,卻陷於自我矛盾之中。宋楚瑜的中心觀點仍在國憲認同與兩岸政策,他公開肯定馬的ECFA是「重大努力」,又公開指蔡之否定九二共識「後果嚴重」;倘若這是宋的真信仰,他卻要拉下「重大努力」的馬,而要拉上「後果嚴重」的蔡,這豈不是自相矛盾?

沒有人比宋楚瑜更知道他絕對不會當選,也很少人比宋楚瑜更知道蔡英文若當選,將在國憲認同及兩岸關係上發生的「嚴重後果」。有人問起「五%生死門」的問題,宋楚瑜說:「重要的不是五%,而是誰能不讓台灣趴下去!」但是,宋楚瑜如今正在做的事,就是要拚命拉下馬英九,將台灣綁在蔡英文的台獨戰車上,親眼目送台灣就這樣趴下去!

宋楚瑜如果有一丁點為國為民的不忍之念,即使他有千般百般的私仇私恨,也沒有理由裹惑五%的選民與他一起去製造「嚴重的後果」,「讓台灣趴下去」。宋楚瑜明明知道他自己是在摧毀國脈傷害台灣,但那些迄今仍支持他的泛藍選民,尚以為是在伸張正義救國家;那些泛藍選民難道知道:宋楚瑜現在要利用他們去做的,其實是等於要他們扶助蔡英文做中華民國總統?

選情緊繃,間不容髮。除非蔡英文可衝破五十%過半選票,或蔡英文的選票低於四十五%;否則,宋楚瑜的得票高低必定是馬英九能否當選的決定性因素。一%十三萬票,莫說五%是生死門,一%都可能決定馬蔡二人的生死。

宋楚瑜必須說明的是,「棄馬保台」難道就是他的救國方略?他說,現在如果不選了,「連人都做不成了」;但當他在一月十四日若與蔡英文共同實現了「棄馬保台」的台獨大業,莫說「人做不成」,當他揹上「汪精衛/吳三桂」的罵名,恐怕另日也無顏見他那為捍衛中華民國而浴血苦戰的亡父宋達於地下了!



全文網址: 選宋楚瑜就是選蔡英文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6818432.shtml#ixzz1iGidbOVo
Power By udn.com
31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1/12/30 12:22
前進現場/「已還過宋兩次人情,夠了」
前進現場/「已還過宋兩次人情,夠了」

【聯合報╱記者 林以君】 2011.12.30 02:29 am




宋楚瑜參選總統,退休櫃姐說:「我原來是很尊敬宋先生的,該留在記憶裡的,就不該再跑出來。」
記者林以君/攝影
照理講,宋楚瑜登記參選後第一場問政說明會,在他服務五年多的省府中興新村舉辦,老鄉親、老部下沒有不捧場的道理。
省府圓環邊虎山路的會場,兩鬢雖已灰白、身形仍舊矯健的「老蔡」,就稱宋「老長官」。他到場,忽焉自停止收費的立體停車場竄出、倏而消失在虎山路上;半晌過後,他笑容背後,帶著洞悉某種機密的滿足。

粉絲多少 算鐵椅就知

老蔡輕聲道:「我算過了,一行廿六張鐵椅,一個正面分左右兩列,各六張鐵椅;合計是廿六乘六,再乘二,三百一十二張鐵椅。」民國八十八年從省府祕書室員工退休的「老蔡」補上一刀:「這是坐滿了的數字喔,你自己看,有沒有坐滿?」

「老蔡」正色說:「告訴你,我們都是他(宋)的部下,但他之前選了兩次,兩千年、兩千零四年,我們都蹬(蓋)乎伊,連投了兩次。」

他加強語氣:「(就算)欠他的,也全都還完了吧。」「你就這樣寫,寫我要代表我們中興新村的人說句話,我們這些老部下還了你兩次人情了,夠了。」

留在記憶 不該再跑出

活動舞台正對面的中興停車場出口,這群老員工們,有的抱胸、有的一腳跨在花台上,冷眼望著五十公尺外口沫橫飛的主講者。

「老蔡」老練之處,得自宋楚瑜在省府期間「直到晚上十一點,辦公室都還燈火通明」的行政效率訓練。「省府同仁共同的驕傲」是宋楚瑜在講台上不斷強調的主題,省府任內的事蹟一說再說,怕大家忘記。

說明會場過個馬路,就是省政資料館,省府大小事,盡收入館。台中SOGO百貨退休的櫃姐、六十四歲簡女士說:「我原來是很尊敬宋先生的。」她認為,該留在記憶裡的,就不該再跑出來。

對照馬吳配 更顯冷清

如果該留在資料館的卻跑出來,就像電影「博物館驚魂夜」,每當暗夜來臨,全都活靈活現,天亮了,卻還流連忘返。

「老蔡」當年也是歡送宋楚瑜離開省府的長長人龍之一,他瞪大了眼說:「我們從辦公室列隊,一路下坡到了『中興新村』牌樓外的公路局車站。」那是部屬對長官的回報。

老蔡比較了前一周的國民黨馬吳配場子,自信地說:「今天這裡真的沒人氣。」講台上的人歸因於,「請支持宋先生的朋友,不要隨便向別人透露你的投票意向,默默支持。」

選總統人氣 像選里長

老蔡同意黨工們扯破嗓門地說「民調不可信」;民調不可信,那信不信現場支持者給你的直接回饋?「廿六乘六乘二」,「三百一十二」。他說:「這裡是他基本盤。但,選總統的人氣,來選里長還差不多。」

要怪人氣被隔著中興新村圓環的對角線草坪上,自動為社區獻上節目的表演團吸走。

學生模樣四位年輕俊男合奏「哈林」庾澄慶「情非得已」;吉他主唱有點走音,「你的天真我想珍惜,看到你受委屈我會傷心」,的確是某些支持者疼惜「宋省長」的心聲;但副歌的一段,「愛上你是我情非得已」,就任憑各自解讀了。

挺綠中年人 幫宋連署

突然間,「老蔡」用銳利眼神揪住一位「情非得已」愛上宋林配的中年人。皮膚黝黑的中年人,雖被「老蔡」點出他的政黨傾向,但他的雙手插在口袋裡,要不就是兩臂抱胸,把肩膀往腦袋擠,一付老神在在。

老蔡說:「這年輕的,是幫忙連署的。」「每天十幾張,有的還從(宋)總部拿整疊的回去連署。」老蔡很肯定地說:「他是綠色的。」中年人與老蔡彼此也認識,笑笑不回答。



全文網址: 前進現場/「已還過宋兩次人情,夠了」 | 藍綠橘選戰布局 | 國內要聞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NATIONAL/NATS3/6813631.shtml#ixzz1hzLUAojV
Power By udn.com
30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1/12/15 11:27
透視》毛澤東的台獨遺願 跟宋楚瑜有關係?
劉屏專欄-毛澤東的台獨遺願
2011-12-15 01:29 中國時報 【劉屏】

 ▲1945年重慶談判時毛澤東(右)與蔣介石合影。(本報資料照片)

 毛澤東主張台灣獨立。看樣子,這個七十多年前的遺願,要靠他的小同鄉(湖南湘潭)宋楚瑜來實現了。這也可能再次證明「湖南人專和廣東人過不去」的近代史魔咒-孫中山創建的中華民國終究還是被湖南人終結。

 埃德加.史諾(Edgar Snow,大陸譯為斯諾)所著《西行漫記》(Red Star Over China,直譯「紅星下的中國」)一書,極受中國共產黨推崇。在書中,毛澤東明確主張台灣獨立。不過中共官方儘管極為推崇斯諾(其骨灰一半葬於北京大學),卻對毛的這個主張避而不談。有一回在華府的研討會,中方一位頗有地位的研究人員矢口否認毛講過這話,「從來沒有!絕對沒有!」這是可以理解的,偉大領袖怎麼會這麼糊塗?

 這本書在一九三八年出版,一九四四、一九六一、一九六八年多次再版。書中第一一○頁,史諾以問答方式詳細記述了他與毛澤東在延安窯洞裡的對話,時為一九三六年七月十六日。史諾問,是要把日本趕出關外即可,還是要從日人手裡收回所有失地?毛答道,當務之急是收回所有失土,不只是捍衛長城以南的主權,東北也一定要拿回來,「但是不包括朝鮮這個中國以前的屬地」。毛說,中國奪回失地後,「如果朝鮮人民希望掙脫日本帝國主義的枷鎖,我們熱烈支持他們爭取獨立的戰鬥;這點同樣適用於台灣」。

 可是歷史的發展未能讓毛澤東實現此一心願,就如毛主張「外蒙古及西藏建立自治共和國,依附於中華聯邦」,亦未能實現。

 中共政權在文革年代出版的郵票「全國河山一片紅」,大陸一塊是紅色的,台灣卻是白色的。這張郵票只發行了半天就緊急收回,成了郵史珍品,最近一次的流通價格是人民幣一千萬元(約合新台幣四千七百萬)。好事者戲稱,莫非主事者心裡的「全國」並不包括台灣?潛意識裡秉承了毛的意旨?

 近代史上,湖南人專跟廣東人過不去。一八五○年,廣東花縣人洪秀全創立了太平天國(起義地點在廣西),十四年(或廿二年,後詳)後被湖南湘鄉人曾國藩所滅。一九一二年,另一個廣東人孫中山創立了中華民國,卅八年後差點被湖南湘潭人毛澤東所滅。按毛澤東自己的話,把蔣介石「趕到那個小島上去了」。

 太平天國的首都「天京」(即今之南京)在一八六四年陷於清軍之手,但是太平天國沒有亡,太平軍繼續轉戰各地,直到一八七二年,最後一支打著太平天國旗號的部隊(統帥李文彩)被殲,才正式終結了孫中山所稱的「民族革命的代表」。

 打敗李文彩時,清軍主帥是陝西提督周達武-又是湖南人。總說「無湘不成軍」,更確切的說,無湘滅不了「長毛」(清廷對太平軍的辱稱)。

 中華民國首都南京在一九四九年陷入共軍之手,但中華民國沒有亡,不但轉進台灣,而且經濟、文化、政治上都開創了新局,已逾六十年,成為中國歷史上偏安王朝的特例,也使法理台獨迄未實現。

 不過如今宋楚瑜參選總統,當選的機會看來渺茫,卻有機會擠下馬英九,從而使民進黨的蔡英文漁翁得利,毛澤東的遺願之一-台灣獨立-也就有望實現了。宋楚瑜自信滿滿的說「未來兩岸新局就是要靠我了」,是否因而出現新的解讀?

 宋楚瑜說,「我不是歷史罪人,是民族英雄。」這讓人想起少帥張學良。有人稱張是千古罪人,但也有人稱張是千古英雄。不論罪人或是英雄,張學良有一句很得意的話,是他告訴日本重臣林權助:「林老先生,您所替我想的,比我自己想的都正確;但您忘了一件事,您忘了,我是個中國人。」

 宋楚瑜從來沒有忘記自己是中國人(他說也是台灣人,也是湖南人),但孤注一擲的結果,卻可能是幫助了不承認自己是中國人的台獨主張。

 卅多年前,才卅多歲的宋楚瑜在台北耕莘文教院有場演講,主題是「人生有夢,築夢踏實」。筆者清晰記得他在演講中提到他與父親討論究竟念自然科學還是社會科學;提到他的母親是虔誠的基督徒,兩位妹妹在團契裡熱心服事;提到他自幼上主日學、背金句、領畫片。他還當場背誦了約翰福音三章十六節「神愛世人,甚至將祂的獨生子賜給他們,叫一切信他的,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多年過去,或許宋先生可以思考聖經另一處經文,「人所行的,在自己眼中都看為正,惟有耶和華衡量人心」(箴言廿一章三節)。
http://news.chinatimes.com/forum/11051401/112011121500523.html
29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1/12/13 16:55
宇昌案vs.興票案
宇昌案vs.興票案

【聯合報╱黑白集】 2011.12.13 02:45 am


宋楚瑜為蔡英文護航。他說,宇昌案就像二○○○年的興票案一樣,都是選舉操作。然而,宇昌案與興票案,雖都有選舉操作的味道,但兩案的性質卻大不相同。

何謂「興票案」?宋楚瑜的兒子宋鎮遠,被舉發在二十四歲時在中興票券公司買了一億六百餘萬元票券;宋楚瑜辯稱,那是「長輩」送給宋鎮遠的錢,但此說未能圓謊。接著,宋楚瑜又稱,那筆錢是他任秘書長期間,黨主席李登輝交他成立的「秘書長專戶」(總數為二‧四億元),要他用於照顧蔣家後代及「各項黨政運作」。

也就是說,在李宋親密時,這不啻是李收買籠絡宋的錢;但在李宋反目時,宋楚瑜將錢搬出「專戶」給兒子的動作,即形同跳進了李預設的政治陷阱。

以宇昌案與興票案對照,至少有四大不同:第一、興票案所涉為黨產,宇昌案則是國庫公帑;二、興票案是宋楚瑜跳進李登輝預設的陷阱,宇昌案則是「蔡副院長」自己送給「蔡董事長」的禮物;三、興票案是宋楚瑜一人在「秘書長專戶」搬進搬出,但宇昌案卻儼然是內閣高層兩三人以「極機密」為掩護,為蔡英文「五鬼搬運」的共犯結構。四、興票案所涉主要為黨紀問題,宇昌案則涉及違法或玩法。

宋楚瑜當年因興票案而重傷,但由於該案的「陷阱理論」,使他在政治上傷未致命,雖輸掉大選,但也扳倒了李登輝。興票案對宋真正的人格致命傷,是他後來在李登輝默許下,改口稱那些錢是「省長選舉節餘款」,而侵吞了那二‧四億。

宋楚瑜賠上半條命才爬出了李登輝給他挖的陷阱,此際蔡英文正陷於自己親手與蘇內閣高層共同挖的萬丈深坑之中,看她如何爬出來?



全文網址: 宇昌案vs.興票案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6777793.shtml#ixzz1gP3GDS3c
Power By udn.com
28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1/12/13 13:47
宋狡詐沒原則 人人都怕得罪他
宋狡詐沒原則 人人都怕得罪他
  • 2011-12-12 01:05
  • 中國時報
  • 【鄭閔聲/台北報導】

     宋楚瑜縱橫政壇卅餘年,長袖善舞,擔任國民黨秘書長時就被封為「大內高手」,雖然近年政治行情逐漸下滑,卻總能發揮關鍵影響力。根據「時周文化」出版的《維基解密.台灣》,AIT台北辦事處處長楊甦棣二○○六年曾稱宋楚瑜為,「狡詐、沒有原則的政治人物」,但在重大議題上卻能取得關鍵影響力;人們似乎都很怕得罪宋,楊研判,可能是宋懷抱著許多國民黨過去難堪的秘密。

     自從二○○六年紅衫軍聚集倒扁以後,宋楚瑜在藍綠間的角色動見觀瞻,他曾對楊甦棣透露,陳水扁曾徵詢他是否有意接任閣揆,但遭他婉拒;時任民進黨主席的游錫堃則對楊表示,曾聽說宋楚瑜有意協助呂秀蓮接任總統,自己則擔任呂秀蓮副手。

     宋楚瑜當年參選台北市長的內幕也眾說紛紜,依宋自己的說法,他參選用意是向藍營「暗示」,自己不會在二○○八年參選總統;楊甦棣則認為立法院長王金平將台北市長一役視為王、馬兩人的「代理人之爭」,暗中支持宋參選,只差沒有公開宣布支持。

     但市長選後,王金平對楊甦棣批評宋楚瑜表現很糟,並透露選前宋曾與馬英九密會,要求馬禮讓親民黨一席台北市副市長、基隆市長,以及若干立委席次,但事後消息遭馬英九刻意公開,讓宋楚瑜大為光火。


27樓. 藍綠惡鬥~百姓遭殃
2011/12/08 14:21
宋楚瑜畢竟跳不出李登輝手掌心
宋楚瑜畢竟跳不出李登輝手掌心

【聯合報╱社論】 2011.12.08 01:49 am


一九九八年,宋楚瑜與李登輝因「凍省」決裂,李登輝說,「宋跳不出我的手掌心」;詎料,宋楚瑜在二○○○年脫黨競選總統,竟使李登輝將國民黨政權從他的「手掌心」喪失。

二○○○年的那場大選,被稱作「李登輝vs.宋楚瑜」的大對決。選舉結果,「宋張配」雖未勝選,卻大勝李登輝力挺的「連蕭配」;唯此役其實未必是「連蕭配」的失敗,而當然是李登輝的重挫,這從連蕭二人後來又在藍營崛起即可證明,而李登輝卻就此被踢出了國民黨。

宋楚瑜在二○○○年大選期間,儼然成為泛藍主流(當時尚無「泛藍」一詞),這從「宋張配」大勝「連蕭配」即知(三十六‧八四%比二十三‧一%)。後來,親民黨在立院崛起,到「連宋配」的形成,甚至演變至「扁宋會」,及宋以扁的「特使」身分自居往訪大陸,皆顯示宋在二○○○年大選之役雖敗猶強,餘威仍在。不過,這一切其實皆有一個前提:宋在這些過程中,皆是在「泛藍」的大範疇內,「連宋配」固然是如此,連「扁宋會」時也是被看上他在泛藍及兩岸間的可能效用。

回頭說李登輝。他在二○○○年大選的態勢是,連戰贏或陳水扁贏,對他皆可。連戰贏當然是李登輝的第一志願,但陳水扁贏對他亦有操作空間,只要宋楚瑜輸即可。所以,此役李登輝雖未能使連戰贏,但能用「興票案」擊垮宋楚瑜,而使陳水扁當選,於是李登輝其實也可說是似輸未輸。李雖就此被逐出國民黨,但經過一番算計與操作,如今卻成了綠營教主及台獨旗手,可謂是失之東隅,收之桑榆。

對比之下,宋楚瑜如今的操作,看似與李登輝如出一轍,卻可能是畫虎類犬。李用「極綠」的台聯,挾制陳水扁,迄今仍挾持蔡英文;相對而言,宋楚瑜的手法則似想用「極藍」來挾制國民黨。但李畢竟始終是綠營的側翼,並支持「陳水扁/謝長廷/蔡英文」的民進黨三屆總統選舉;在功能及形象上,他皆以綠營的大整合者自命,始終只在立院層次或幕後與民進黨折衝,這正是李至今仍能維持其綠營教主、台獨旗手地位的原因。然而,宋楚瑜自從在二○○六年跳出來參選台北市長,至此次投入總統大選,他不像李登輝作綠營的側翼,也不像李登輝作綠營的大整合者,卻儼然是要直接扳倒馬英九,作為藍營的大撕裂者。所以,李宋的路數看似相似,實際上卻是大相逕庭、南轅北轍。

因此,李宋二人的下場亦將不同。李登輝被國民黨逐出,卻在綠營及台獨找到了政治歸宿。但宋楚瑜這盤棋走下去,他絕無當選的可能;而他若得票愈高,也絕不可能高到可以當選的程度,卻必可高到使馬英九落選。問題是:馬英九若當選,宋自是所圖不逞,而蔡英文若當選,宋楚瑜也未必能有所圖。

已可預見,蔡若當選,面對全球經濟風暴、北京相逼、社會撕裂,可謂必是內外交煎的困境;在那種焦頭爛額的情勢下,她若欲與宋楚瑜聯手,北京如何反應?藍營何能接受?社會何能信服?何況,以宋的人格扭曲與巧詐至此(楊甦棣語),恐怕連綠營也容不下他;蔡英文敢用宋作為她整合政壇、安撫社會、協調兩岸的仲介嗎?

所以,宋楚瑜與李登輝的下場不同。李在綠營找到了歸宿,但宋楚瑜經過此役,他不可能見容於藍營的主流,亦無可能成為綠營的政治股東。既是自作孽,必是不可活。

十三年前,李登輝以「凍省」,將宋楚瑜逼反,最後李因此丟掉國民黨政權;十三年後,李登輝卻以一句「宋是最佳行政人才」、「選立委太委屈了」的讚語,不啻放了宋競選總統的第一聲起身砲。

十三年前的「李宋對決」中,宋楚瑜以反台獨反黑金的號召,教李登輝吃了大敗仗;但是,十三年後,宋楚瑜回過頭來大力襄助李登輝「棄馬保台」的台獨大業,而李登輝最後則將賞給宋楚瑜一個到頭來「藍綠兩頭落空/兩岸無處立足」的下場,叫宋吃下「藍營汪精衛/綠營吳三桂」的歷史定論。

十三年前,李登輝說「宋跳不出我的手掌心」;此言今日應驗。



全文網址: 宋楚瑜畢竟跳不出李登輝手掌心 | 社論 | 意見評論 | 聯合新聞網 http://udn.com/NEWS/OPINION/OPI1/6767934.shtml#ixzz1fvC5Wwy9
Power By udn.com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