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格主公告
詩三百,一言以蔽之,曰:思無邪.
發表新留言
留言 (3030):
2021/04/02 20:04
感謝去年的先行推薦部落格
因效期已過
特來回推以延續情誼
才驚見
經常得獎的大作家原來在此

*嵩麟複姓?
嵩麟淵明是我的部落格名稱,不是我的本名。嵩麟淵明2021/04/02 22:11 回覆
2021/03/29 21:45

世界各國陸續施打新冠肺炎疫苗,然而疫情卻沒有降溫,台大公衛學者指出,上周除北美外,其他區域的病例再生數(R0值)全面回升到超過1,代表疫情並未受控。新冠肺炎至今,全世界一天還近百萬人感染,台灣地方沒有疫情被爆發感染的本錢。希望政府不要太樂觀開放外國旅遊泡泡,開放外國人來台,及放寬入境檢疫隔離天數,萬一成為防疫破口就難以控制。

在台灣還無法普遍施打疫苗之前,希望政府還是保守一點防疫為重,台灣安全第一。

2020/12/03 08:45
大巨蛋沉睡五年醒來,竟從弊案變政績。
五年多前柯文哲就任台北市長,大巨蛋正是他極力追打的「五大弊案」之首弊,次年並勒令遠雄停工。誰料,大巨蛋沉睡了五年多之後,驚醒的卻是柯文哲自己;然後,大巨蛋又搖身變成了他的「重要政績」。

https://udn.com/news/story/7338/4957067

2020/11/24 06:31

你好優,冷厲的北風吹,思念卻是暖的,又到了我回訪的時候,大家要記得禦寒保暖.免得涼著了身子唄,非常感謝你的推薦關懷捧場交流在此末學吳寒雲亦祝你萬事吉祥開運發財謝謝吳寒雲揮毫敬書,``~

帶你去看台灣的AKB48

https://www.facebook.com/AKB48TeamTP/

2020/08/15 00:25
二○二○年,談張愛玲,會舊嗎?我也曾這樣問過自己。

直到搜集資料時,讀到張愛玲晚年的作品和書信,觀其平生,知道她與我們仍然「活在同一時代」—一樣在時代的過山車上,爬越了高山,未待喘息,時代又往低谷直下,同樣地,她也曾因四面襲來的壞消息感到疲憊,也目睹過政治蓋牢社會的黑色面紗,也曾失去暢所欲言的自由,也一樣無法想像未來,感到前景無明,盤算出走他方⋯⋯

⋯⋯

回到五十年代,張愛玲還在中國,那年她接受上海宣傳部長夏衍邀請,參加了上海首屆文藝代表大會,新中國下人人穿著中山裝與列寧服,唯有張愛玲依舊穿著上海旗袍。她在那個五百人的大會上坐在最後排,高瘦的影子一下隱沒人海,她默默靜聽,未曾在會上發過一言。

隔年初春,她最後一次見張子靜,弟弟問她將來打算如何,她沉默許久,終答出一句:「人民裝那樣呆板的衣服,我是不會穿的。」

隔年,她已在香港,離開上海時為怕連累姑姑,她與姑姑約好此後斷絕往來,往後她移民美國,遺忘了半個上海,仍然惦念風雨中的香港。

時代如此強勢而粗暴,沒打算放過任何一代人。張愛玲說有更大的破壞要來。

雖然一百年過去了,更大的破壞還要來,時代的過山車此刻仍俯衝而下。我們不絕望,在張愛玲百年生辰,重溫她的文學:蒼涼時代,她告訴時人,逃避並不可恥,逃避是一種抗戰,捨卻是一種追求,唯有捨才能得人生最大的自由。

專題組編輯
黃雅婷

2020/08/11 01:05
中評社北京5月29日電(作者 汪毅夫)1931年9月,唐景崧的孫女婿陳寅恪請胡傳的兒子胡適為唐景崧墨跡題識。唐景崧在台灣歷任兵備道、布政使、署台灣巡撫;胡傳在台灣歷任全台營務處總巡、台東直隸州知州。1895年,他們都親歷了“交割台灣”的“乙未之變”,並於當年先後離台內渡。不過,胡傳當時已經病重,內渡後不久即病逝於廈門。                                      

  唐景崧離台前,主導策劃了“七日而亡”的“台灣民主國”。胡適稔知這一段史實,其題識詩乃不談墨跡而談事跡,曰:“南天民主國,回首一傷神。黑虎今何在,黃龍跡已陳。幾枝無用筆,半打有心人。畢竟天難補,滔滔四十春”。首聯“傷神”,謂唐景崧對民主國的功過難於評說;頷聯傷感,黑旗(“民主國大將軍”劉永福的黑色軍旗)、黃虎旗(民主國用黃虎旗)和黃龍旗(晚清使用的大清國旗),俱成舊影陳跡;頸聯傷事,“半打”人用“幾枝”筆,“有心”人如“無用”筆,於事無補也;尾聯傷時,台灣既割近“四十春”矣,補天“畢竟”有時無?在我看來,胡適於詩中談唐景崧,最可注意的是“有心”二字。對於“交割台灣”,唐景崧也許說不上有志抵抗,但確實有心推延。文廷式《聞塵偶記》記:“唐署撫未內渡時,殊有慷慨之志,二三月間往返與余電商”,“或言交割之期若延兩月,台地尚可支持,實不料其如是之速也。然唐既不能籌措於前,又倉黃(遑)奔遁於後,難以逃責備矣”。唐景崧在給各直省大吏的電文里也有“能否持久,尚難預料”之語。吳德功《讓台記》 記:“唐景崧及紳民知台灣孤立,力請英國相助,而英國守局外之議,不可為他山之助;力請於法國,而法國適有馬達嘉斯戛島國之役,未能兼顧;而俄國注意於遼東,離台甚遠,亦無意相護”。對於“交割台灣”,推延時間是消極的抵制,尋求其他列強保護則是不當的防衛 。儘管如此,唐景崧“有心”為之,還是應當得到理解和同情。胡適老實不客氣地用“幾枝無用筆,半打有心人”、“畢竟天難補”之語,於尖刻的批評里夾帶了理解的同情和同情的理解。                                      

  附帶言之,陳孔立教授主編的《台灣歷史綱要》(九州出版社1996年4月版),第四章《反對日本侵占的鬥爭》之第三節《台灣民主國》,撇開唐景崧個人的毀譽,客觀而準確地描述和論述台灣民主國的背景、始末和意義,是教科書式的精當之論。                               
汪毅夫:讀胡適“題識”唐景崧詩
http://www.CRNTT.com   2020-05-29 00:27:20
嵩麟淵明2020/08/11 01:07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