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川上風煙無定態,盡供新意與詩家──書道禪宗師曹秋圃的月亮詩及其聯想
2012/08/27 15:00
瀏覽1,658
迴響4
推薦104
引用0


                           秋夜泛月於基隆川有作                  曹秋圃

萬頃煙波萬頃秋,今年又作泛觴遊。紅橋雙鎖青山月,嘯傲鯤溟第一洲。

香風陣陣桂花嬌,路出空潭緩短橈。賓雁一聲催月出,清光滿載過銅橋。

扁舟如葉絕輕塵,十畝清陰著此身。無限秋光誰作主,滿江風月一詩人。

屋角誰家斗柄橫,鐘波出寺欲三更。劇憐太古巢邊月,分外雲遮分外明。

此為四首七言聯章絕句,原載於《臺灣日日新報》1921年12月6日,當時曹秋圃26歲。從詩題可知詩人是在秋夜到基隆河划船遊玩,泛遊的場景是近劍潭一帶的基隆河。月光照在基隆川上,月光照在金樽裏,月光照在明治橋,月光照在陣陣桂花的香氣中,月光照在空寂的劍潭,月光照在劍潭寺的鐘聲,月光照在小舟,月光照在太古巢。月光照在詩人身上,拂了一身還滿。

古今中外的文人雅士常是一卷在手,餐風飲月,月下窗前,精心細品,沐一身月輝,納一空月光,旨趣益遠,抒胸中濁氣,釋天地愁緒,法自然天趣,得萬物之靈。﹝邢建美:〈談中外文學中的月亮形象〉《呂梁高等專科學校學報》2006年第3期,頁20﹞唐宋詩詞中月亮意象的象徵意義有下列五種:「古人今人若流水,共看明月皆如此」─對時光流逝的深沉感慨;「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對友愛人倫的深切思念;「露從今夜白,月是故鄉明」─對故國家園的深厚依戀;「缺月挂疏桐,漏斷人初靜」─對羈旅遷謫的幽幽詠嘆;「秦時明月漢時關,萬里長征人未還」─對邊塞征戰的凄婉哀怨。﹝孟凡香:〈美麗而憂傷──唐宋詩詞中月亮意象的象徵意義〉《淮海文匯》2007年第3期,頁31─36﹞對臺北大稻埕人氏曹秋圃而言,他月夜泛舟基隆川,就在他家附近,不是懷念情人、朋友、親戚、家人,也不是羈旅客舟中,也不是戍邊,也不是在流放的路上,以上種種,似乎都不是曹秋圃這四首七言絕句所說的。不是如此種種,那曹秋圃的月亮是屬於哪一種呢?

1895年出生的曹秋圃,整整當了五十年的日本皇民,但18歲就在桃園教漢文、書法、漢詩的曹秋圃,所浸潤的漢學素養是很雄厚的,曹秋圃的月亮象徵中華文化祖國。另一方面,曹秋圃的月亮有禪趣禪味,含有自然與幽趣。

第一首「紅橋雙鎖青山月」,這時月亮被鎖住,不見了。紅橋就是明治橋,日本殖民者所建,為了方便民眾到圓山神社朝拜。為什麼是「紅橋」?「虹橋」可不可以?明治橋橋墩是中間一個大拱形,兩側兩個小弧形,在基隆川上泛舟,遠遠望去,很像彩虹。明治橋暗指日本殖民統治者,青山月暗指中華民族,中華民族一部分的臺灣人被日本帝國主義所壓迫、所剝削。第二首「賓雁一聲催月出」,此句極佳。王維〈鳥鳴澗〉:「人閑桂花落,夜靜春山空。月出驚山鳥,時鳴春澗中。」曹秋圃這裡反用其意,是月亮被鴻雁催促出來,月出暗指中華民族雖在異族統治之下,但中華文化的精神載體漢字、漢文、漢詩、書法,仍在不絕如縷地傳承。在此也想到李白「雁引愁心去,山銜好月來。」的句子。第三首「無限秋光」、「滿江風月」暗指中華文化的傳承,情勢大好。第四首「劇憐太古巢邊月,分外雲遮分外明」,暗指中華文化的傳承,雖受到殖民者又攏絡又打壓兩手策略的對待,卻顯現更清明的面貌。這裡的月亮是曹秋圃中華文化的祖國。我如此解,罪我者,其惟秋圃先生乎!知我者,其惟秋圃先生乎!

「今年又作泛觴遊」、「滿江風月一詩人」曹秋圃應是獨自一人遊基隆川。酒,月亮,獨自一人,我們會想到李白的〈月下獨酌〉:「花間一壺酒,獨酌無相親。舉杯邀明月,對影成三人。」酒,月光,我,是最好的朋友,「唯願當歌對酒時,月光長照金樽裏。」余光中〈尋李白〉:「酒入豪腸,七分釀成月光,餘下的三分嘯成劍氣,繡口一吐就半個盛唐。」多少不朽的失眠!多少不朽的醉酒!發而成醲郁的詩篇,酒香還瀰漫詩冊中。

「香風陣陣桂花嬌」想到于良史〈春山夜月〉:「春山多勝事,賞玩夜忘歸。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興來無遠近,欲去惜芳菲。南望鳴鐘處,樓臺深翠微。」春日的夜晚,詩人在山中流連忘歸,耳畔響起悠悠的鳴鐘聲,掬一捧清澈的泉水,摘幾朵爛漫的山花,於清泉中的月影和山花的幽香中體驗著靈魂的寧靜與超脫,真可謂一花一世界,一葉一菩提!﹝王早娟:〈明月禪心兩相輝──詠月詩與禪〉《中國宗教》2009年3期,頁52﹞也讓我們想到白居易〈寄韜光禪師〉:「一山門作兩山門,兩寺原從一寺分。東澗水流西澗水,南山雲起北山雲。前臺花發後臺見,上界鐘聲下界聞。遙想吾師行道處,天香桂子落紛紛。」在此也想到劉長卿「溪花與禪意,相對亦忘言。」的句子。

「路出空潭緩短橈」、「鐘波出寺欲三更」想到常建〈題破山寺後禪院〉:「清晨入古寺,初日照高林。竹徑通幽處,禪房花木深。山光悅鳥性,潭影空人心。萬籟此俱寂,但餘鐘磬音。」在一片靜寂之中,唯有古寺鐘磬悠揚的清音縈繞不絕,令聞者滌除俗慮,怡然自得。﹝李桂紅:〈溪花與禪意,相對亦忘言──讀風景禪詩〉《世界宗教文化》2006年1期,頁26﹞也想到皎然〈聞鐘〉:「古寺寒山上,遠鐘揚好風。聲餘月樹動,響盡霜天空。永夜一禪子,泠然心境中。」王維〈過香積寺〉:「不知香積寺,數里入雲峰。古木無人徑,深山何處鐘。泉聲咽危石,日色冷青松。薄暮空潭曲,安禪制毒龍。」寒山:「吾心似秋月,碧潭清皎潔,無物堪比倫,教我如何說。」秋月、空潭、鐘聲都充滿禪意。

「劇憐太古巢邊月,分外雲遮分外明。」想到「半夜白雲消散後,一輪明月到窗前。」﹝靈澄〈山居〉﹞虛壹而靜,致虛極,守靜篤,心齋,坐忘,澡雪精神,疏瀹五臟,就能有透徹清明的禪心。所謂「江天一色無纖塵」。

喬吉〈雙調‧水仙子‧吳江垂虹橋〉:「飛來千丈玉蜈蚣,橫架三天白螮蝀,鑿開萬窍黃雲洞,看星低落鏡中,月華明秋影玲瓏。」善慧大士:「空手把鋤頭,步行騎水牛。人從橋上過,橋流水不流。」曹秋圃真在月色朦朧的基隆川中嗎?

「月白風恬,山青水綠。法法現前,頭頭具足。」﹝《五燈會元》卷十五﹞「青青翠竹,盡是法身。郁郁黃花,無非般若。」﹝《景德傳燈錄》卷二十八﹞

明人張大復《梅花草堂筆談》:「邵茂齊有言,天上月色能移世界。果然,故夫山石泉澗,梵剎園亭,屋廬竹樹,種種常見之物,月照之則深,蒙之則凈,金碧之彩,披之則醇,慘悴之容,承之則奇,淺深濃淡之色,按之望之,則屢易而不可了。以至河山大地,邈若皇古,犬吠松濤,遠於岩谷,草生木長,閑如坐臥,人在月下,亦嘗忘我之為我也。今夜顏嚴叔向,置酒破山僧舍,起步庭中,幽華可愛,旦視之,瓦石布地而已。」我之前曾說,雲海是象徵主義的大師,現在要說,月亮是個美學大師。

「詩為禪客添花錦,禪是詩家切玉刀。」﹝元好問〈學詩〉﹞月亮入詩,月亮入禪尚多。張若虛〈春江花月夜〉的宇宙意識,被聞一多推崇為「頂峰中的頂峰,詩中之詩」張若虛春江已問,曹秋圃秋江就不必再問。根據以上論述,曹秋圃的月亮詩有禪趣禪味,「以書法為參禪的布衣」,實為的論。王壯為說曹秋圃「賦性恬淡,脫略榮名,究心黃老,耽慕禪悅,契入神悟,自爾高超。」誠為知音之言。曹秋圃活了九十八歲,以虛歲算,則九十九歲,壽晉期頤,此所謂「仁者壽」也。書道禪道之有益於年壽,可不勉乎哉!學詩如參禪,學書如參禪,吾於曹翁得之矣。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嵩麟淵明
2013/11/03 00:49
此文有些地方有過度詮釋之嫌。
雖說「詩無達詁」,但「過度詮釋」可能不是詩人本意,而是詮釋者的「再創造」。 嵩麟淵明2013/11/03 11:22回覆
3樓. 歐宗智
2012/09/01 15:20
曹大師的迴腕法

超特別!

 

感謝校長來訪。我看了您寫的有關曹大師「海東」、「仲景」的文章,但跟月亮無關,所以未納入此文參考。 嵩麟淵明2012/09/01 18:03回覆
2樓. 鄧潔
2012/08/28 17:48
寫得真好

教授您寫的古詩文或新詩

都令人寡目相看

學生都不敢隨意回應

深怕詞不達意

感恩這陣子的愛詩網讓我們彼此活絡起來

學生祝福您旗開得勝 馬到成功

思敏敬拜

詩要慢慢寫,也要慢慢讀,蠻磨人的! 嵩麟淵明2012/09/01 17:59回覆
1樓. 紙聲 Pagesound
2012/08/28 12:35
評論

解析令人動容。謝謝!  -- Ps.

此篇我用力頗勤,還算滿意之作。感謝您的讚許。 嵩麟淵明2012/09/01 17:57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