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王德威《歷史與怪獸》評蔣光慈的浪漫革命詩學
2022/01/26 18:04
瀏覽1,534
迴響5
推薦85
引用0

革命就是藝術,真正的詩人不能不感覺得自己與革命具有共同點。詩人——羅曼諦克更要比其他詩人能領略革命些!羅曼諦克的心靈常常要求超出地上生活的範圍以外,要求與全宇宙合而為一。……他在革命中看見了電光雪浪,他愛革命永遠地送來意外的,新的事物;他愛革命的鐘聲永遠為著偉大的東西震響。(蔣光慈〈十月革命與俄羅斯文學〉)

在這段文字裡,蔣光慈視革命經驗為天啟式的狂喜,透過這種狂喜,革命者可以掙脫世俗,進入「詩」一樣的超越境界。「唯真正的羅曼諦克才能捉得住革命的心靈,才能在革命中尋出美妙的詩意。」在「寫作革命」那一幸福的片刻,行動與語言兩者相與為用,水乳交融。是以他問道:「有什麼東西能比革命還有趣些,還羅曼諦克些?」(王德威《歷史與怪獸》頁109–110,此段引號內為蔣光慈的話。)

羅曼諦克的心靈常常要求超出地上生活的範圍以外……革命越激烈些,它的懷抱越無邊際些……蔣光慈

格主案:革命就是浪漫的詩行動。革命的行動越激烈,越有趣,懷抱越廣大無邊際。革命是一種天啟的狂喜。這是蔣光慈這一類人的看法。實際上,特立獨行的藝術家文學家都有這種詩人般的羅曼諦克,這種天啟般的狂喜,有些以自身的毀滅成就自身的存在,譬如王國維、朱湘、陳三立、太宰治、老舍、三島由紀夫、芥川龍之介、川端康成、聞捷、施明正、海子、顧城一長串的隊伍。他們的作品與人生是羅曼諦克的,他們為浪漫詩學殉難。但有一個詩國的領袖,他也很浪漫,他也服膺革命的浪漫詩學,但卻以生靈塗炭作為詩歌祭壇上的犧牲,自己卻得以壽終。這是對浪漫詩學的最大反諷,蔣光慈們會不會不勝唏噓?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5) :
5樓. 嵩麟淵明
2022/01/31 13:58
現在正在讀王德威主編的《哈佛新編中國現代文學史》,上下二冊,麥田出版。此書155個作者,184篇文章,體例特殊。作者涵蓋眾多國家,但華人作者比例少。此書繁體版最齊全,有英文版及簡體字版沒有的二十多篇文章。粗略地說,此書大部分文章都很有意思。
4樓. 嵩麟淵明
2022/01/30 17:16
某校某系教新詩的某教授也曾多次在校園內辦所謂的詩行動,不過他們所謂的詩行動只是一些有關新詩的演講,還有一些裝置藝術而已,和近代那些長征的浪漫革命詩學相比,像兒童的遊戲。不過,這種以詩之名的行動是溫和的,那種革命家的詩行動是恐怖的。
3樓. 嵩麟淵明
2022/01/26 23:02
王德威《歷史與怪獸》頁350說:老舍畢生試圖在一個荒謬的世界裡尋找意義,而意義的終極無他,唯有一死。老舍《茶館》(一九五七)中的一句話又回到耳邊:「我愛咱們的國呀,可是誰愛我呢?」

2樓. 嵩麟淵明
2022/01/26 22:50
三好將夫(Masao Miyoshi):倘若在文學與自殺間存在一種本質關聯,那麼日本小說及其作者則是當之無愧的代表。
1樓. 嵩麟淵明
2022/01/26 22:43
朱湘(1904–1933)被魯迅(1881–1936)譽為「中國的濟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