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吳潛誠《航向愛爾蘭:葉慈與塞爾特想像》摘錄8(立緒出版,民國88年)
2020/06/29 00:18
瀏覽666
迴響1
推薦35
引用0

您一定見過抒寫一己之感懷的晶瑩詩篇:

飛鳥去不窮,連山復秋色。上下華子岡,惆悵情何極?(王維,〈華子岡〉)

漠漠輕寒上小樓,曉鶯無賴似窮秋;淡煙流水畫屏幽,自在飛花輕若夢;無邊絲雨細如愁,寶簾閒掛小銀鉤。(秦觀,〈浣溪沙〉)

如果你平常摩挲撫玩的,儘是諸如此類的作品,那麼,你有時候可能會發出類似曹植的喟嘆:「吾雖德薄……豈徒以翰墨為勳績,辭頌為君子哉。」或者會像揚雄一樣地宣稱:「辭賦乃童子雕虫篆刻」,「壯夫不為」。

就詩詞的標準而論,上列的〈華子岡〉和〈浣溪沙〉無疑都是上乘之選。可是,正如艾略特所說:「一篇作品能不能算是文學,應當單以文學的尺度作判斷,但文學作品的偉大與否,却不能單獨訴諸文學標準。」〈華子岡〉和〈浣溪沙〉美中不足的,似乎便是文學的內在意義(即美學價值)以外的東西。(頁150–151)

格主案:吳潛誠所謂的「文學的內在意義(美學價值)以外的東西」綜觀吳潛誠著書的旨趣,應該指的是一種宏大敘述,能歌生民悲的詩篇。小兒女情不是不能寫,但要把它連結到國家、民族、宇宙的高度上。「浣溪沙」別名是「浣溪紗」。「曉鶯」或作「曉陰」。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嵩麟淵明
2020/06/30 01:09
老師說的,酷似王士禛「長江大河」及「澄澤靈沼」兩種詩境之分,前者無疑更偉大,後者也不乏因性情相近而產生共鳴的讀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