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首臺灣原住民「自我再現」的古典詩—解大賓〈悲憤詩〉
2020/04/07 02:10
瀏覽1,833
迴響1
推薦71
引用0

吾祖始居荷蘭城,歐羅東度波羅居。

漂異仙島安定居,異族同來把吾欺。

是處差傜無力耕,讓耕讓地漢族遵。

無妻無地又無棲,何邦何處吾族業。

謙讓退居覆鼎金,漢人又來把吾欺。

悲我荷族鳥啾語,城中父母不解意。

流離失所又無依,來到新港創業基。

不同漢族不同域,先人聲明荷蘭裔。

案:這是翁聖峰教授在某次演講所提到的一首詩。文件48X49cm,南方民俗物質文化資料館籌備處藏。清光緒十一年(1885)新港西社道卡斯(Taokas)族解大賓所作。道卡斯族是荷蘭人後裔?還是平埔族與荷蘭人的混血?此詩寫道卡斯族流離失所,被漢人欺凌,被漢人剝削傜役,被漢族侵占土地,語言與習俗也與漢人不同。此詩呈顯臺灣古典詩中,少有的「荷蘭性」。

臺灣古典詩中,原住民「被再現」的詩歌不少,但原住民「自我再現」的詩歌罕見。伊能嘉矩《臺灣文化志》曾提到番秀才的紀錄,不知這些原住民(平埔族或高山族)秀才有無漢文詩文傳世?這是我一直很有興趣考掘的事。讀者諸君!如果您有任何有關此議題的發現,是否能與我分享?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 :
1樓. 嵩麟淵明
2020/04/21 23:12

我最早意識到詩可以做為「寫給傷害過你的人的話」,是在教育家肯.羅賓森爵士(Sir Ken Robinson)演講,他結尾引用了這段葉慈(W. B. Yeats)的詩,主要為最後兩句: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我把我的夢鋪在你腳下,
輕點踩,因為你踩著我的夢。

他接著說,「每一天、每個地方,我們的孩子都將他們的夢放在我們腳下,我們應該輕輕地踩。

我喜歡葉慈把「夢想」用一塊「來自天堂的編織之衣」來形容,因為這衣服的顏色,不是一個字說得清的,似乎有著白天不同的光線,夜晚不同的昏暗,還有三種藍色。這塊「天堂的衣」又為什麼要放在別人的腳下?為什麼這麽特別的布要「被踩」?就算是「輕輕地踩」?

後來我想通了,「放在腳下」也只是一個隱喻,也許是要表達這衣袍極易被別人拉扯、沾污、毀損,它原來具備各種層次的光線、有各種細膩的變化,也輕易被疏略;也可能是「我」的處境就是「在腳下」處境,是一種不得已的權位高下,不平等狀態,特別是這種一高一低的關係,低者隨時有「被踩到」的危險。這種渾然不覺地踩到別人夢想的感受,或俗稱傷害、破滅。

我在師大美術系體驗足這種感覺。那些貴為師表的教授,一個一個就是這樣渾然不覺踩到了學生的夢想。離開了學校,不時也會遇到這類人,彼時心裡已防疫(也因為看過這首詩),只會在心裡喊:「喂,你踩到我的夢了!」久而久之也見怪不怪,社會上多的是這類人,我只是納悶,什麽樣的教育造就了這樣的想法,同時偶有機會,也將此詩介紹介紹,期待能減少這種「踩到別人夢」的傷害──請小心言行,你傷害到別人的夢想了。

如果連大人的夢都容易被踩到,何況是孩子們的夢?他們的夢被大人言行「踩到」的密度豈不更高?羅賓森爵士在另一演講中說:「所有的孩子都是天賦異稟,只是被我們殘酷地浪費了,所以我想談談教育......」除了夢想,其實身為人、動物的各種感受都是要小心,不要「踩到別人」。

嵩麟淵明2020/04/21 23:16回覆

葉慈有本早期散文集《凱爾特的薄暮》我很喜歡,自序裡他提到:「人所聽到、看到的事情,均為生命之線,倘能小心將之從混亂的記憶軸線上拉出,誰都可以用它來任意編織自己想要的信仰之袍。」若這「信仰之袍」是他之後寫的這「天堂的衣」的話,仔細想想,「信仰」其實也是「夢想」,其實也都密不可分。接著他寫:「我和別人一樣,也編織了我的袍子,我要盡力用它來溫暖自己,倘若它能合身,我將不勝欣慰。每個人都有一件自己織好的袍子,不管是不是那塊天堂的布,無論如何那都是個人的生命之線,誰也不想被別人踩到。

「夢想」這個字太常被使用,雖然亙古不變,於是詩人前面先用了「天堂布/衣(錦繡天衣)」來寫,要是把此字置換成「夢想」,早就索然無味(「要是我有夢想」),整首詩要到倒數第三句才出現了「dreams」,像是一解謎題,也讓讀者有了循序漸進的共鳴。

嵩麟淵明2020/04/21 23:19回覆

他祈求錦繡天衣
◎ 葉慈 作;袁可嘉 譯 

請輕輕踩我的夢:葉慈詩集

要是我有錦繡天衣,
交織著金和銀的光彩,
那蔚藍、黯淡和深黑的錦衣,
為黑夜、白晝和晨昏穿戴,
我願把它鋪在你腳下;
但我,窮,只能有美夢,
我把我的夢鋪在你腳下,
輕點踩,因為你踩著我的夢

He Wishes for the Cloths of Heaven

Had I the heavens' embroidered cloths,
Enwrought with golden and silver light,
The blue and the dim and the dark cloths
Of night and light and the half light,
I would spread the cloths under your feet:
But I, being poor, have only my dreams;
I have spread my dreams under your feet;
Tread softly because you tread on my dreams.


題外:從《凱爾特的薄暮》(殷杲 譯),可窺見另一面貌的葉慈,他對地方民間傳說和神話的濃厚興趣,那個有仙人、鬼魂、人可以和灌木叢說話、還有古老的迷信,他喜歡農人、勞動者......人和自然萬物間的界限是模糊的,不同於現在人幾乎以為自己是世界的主人。特摘一段分享:

附近的村子裡,鬼魂們則採用著各種最不可思議的變形。有個死去的老紳士化身成一隻巨大的兔子,搶劫他自己園子裡的卷心菜。某個邪惡的船長化身為一隻鷸,在一間小屋的泥牆裡藏身數年,發出種種極其可怕的聲音。牆被推倒的那會兒,它才被趕出來,只見這隻鷸從堅硬的泥牆中鑽出,尖叫著飛走了。

──〈鄉村鬼魂〉



作者簡介

本名不重要。出生於大馬。高中畢業後赴台灣迄今。
美術系卻反感美術系。停滯十年後重拾創作。
著散文《帶著你的雜質發亮》《我不是生來當母親的》《沒有大路》
詩集《我們明天再說話》《我和那個叫貓的少年睡過了》
繪本《馬惹尼》《詩人旅館》《老人臉狗書店》等數冊。
作品入選台灣年度詩選、散文選。另也在博客來OKAPI寫繪本專欄文。
偶開成人創作課。獲國藝會視覺藝術、文學補助數次。目前苟生台北。

Fb/IG/website keyword:馬尼尼為 maniniwei

嵩麟淵明2020/04/21 23:2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