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詩的噴泉之七至之十(楊喚)
2020/03/08 22:50
瀏覽901
迴響4
推薦54
引用0

        日記(詩的噴泉之七)

昨天,曇。關起靈魂的窄門,

夜宴席勒的強盜,尼采的超人。

 

今天,晴。擦亮照相機的眼睛,

拍攝梵.谷訶的向日葵,羅丹的春。

     獵(詩的噴泉之八)

山林裏有帶槍的獵者,

貓頭鷹且不要狂聲獰笑。

 

沙漠裏有汲水的少女,

駝鈴啊,請不要訴說你的寂寞和憂鬱。

     告白(詩的噴泉之九)

梵諦崗的地窖裏囚不死我的信仰,

贋幣製造者才永遠怕晒太陽。

 

審判日浪子將匍匐著回家,

如果麥子不死,我們到哪裏去收穫地糧?

     淚(詩的噴泉之十)

催眠曲在搖籃邊把過多的朦朧注入脈管,

直到今天醒來,才知道我是被大海給遺棄了的貝殼。

 

親過泥土的手捧不出綴以珠飾的雅歌,

這詩的噴泉呀,是源自痛苦的尼羅。

案:藝術是苦悶的象徵,但梵蒂崗的地窖裏囚不死我的信仰,贋幣製造者才永遠怕晒太陽。楊喚活著就是為了寫詩,寫詩就是為了活著。楊喚追逐著那在召喚著他的名字的,歷史的嚴肅的聲音。詩是不凋的花朵,必須植根於生活的土壤裡。詩是一隻能言鳥,要能唱出永遠活在人們心裏的聲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隨堂筆記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嵩麟淵明
2020/03/14 18:15

最近一定很多人會朗誦楊牧 "有人" 一詩,因為這首詩真的很適合朗誦。

當年這首詩出來,大家都很驚艷。此詩結構一點都不西方,不像濟慈,雪萊,也不像葉慈,而是像 "詩經"。中國幾千年沒人延續的 "詩經" 傳統,楊牧竟然接起來了。所謂"詩經" 傳統,不是大量重複句而已,還要運用段落與段落之間的交疊與留白來傳達言外之意。所以,"有人" 是一首技法上很獨特的詩。

再來講內涵。

⋯⋯

一直重複 "正義與公理" 一語,很多人就以為楊牧是用這首詩來控訴當年台灣沒有正義與公理。但我認為不是。請注意,這是一首有故事的詩。讀者不該把詩中虛構角色與創作者混為一談。

故事是敘事者接到年輕人來信,信中問出正義與公理的問題,而敘事者無法回答。到底是什麼問題,詩中沒任何明示暗示。所以,我認為詩的主題是敘事者的無法回答。

但是的確,因為 "正義與公理" 反覆出現,詩的確有要讀者反思,自己是問問題的那方,還是無法回答的那方。這作品讓許多人以為是控訴詩,可能大多數讀者把自己投射成那位問問題的年輕人。

但我認為這詩較深一層的意義是在留白處 : 敘事者為何無法回答 ? 懦弱,無力,政治冷漠,還是早已失去思考能力 ?詩中的"我" 強調他"設法去理解",還考慮反駁年輕人的出發點,不就代表 "我" (是虛構角色,不是楊牧) 對年輕人的提問很不以為然 ?

因此詩的主題並非公理與正義,而是世代之間有關公理正義的認知差距。這首詩是寫一位不思考這種問題的中老年,遇到年輕人如此扣問的茫然心情。詩中的中老年雖然對年輕人有感情,卻是憐憫 (pity) 多於同理 (empathy)。到頭來敘事者並沒被感召,也跟著一起思考正義與公理的問題,只是覺得這位 "失去嚮導的信徒" 很悲壯而已。

這首詩很有趣的一點,是把年輕人背景交待非常清楚,讀者不知他問的問題是什麼,卻確定他有認同上的困惑。

難道楊牧是想說台灣所有 "正義公理的問題" 本質脫離不開認同困惑嗎 ? 好像是。

又,我有一個疑問是關於詩中那位父親的設定。我以為可以分配到眷村的軍官,是不可能上山種二十世紀梨的。楊牧有沒搞錯 ? 這點我只能請教熟悉梨山開發史的專家。

 

3樓. 嵩麟淵明
2020/03/14 16:21
至今我仍然記憶深刻的是他寫於1964年的這首〈給時間〉:

告訴我,甚麼叫遺忘
甚麼叫全然的遺忘——枯木鋪著
奄奄宇宙衰老的青苔
果子熟了,蒂落冥然的大地
在夏秋之交,爛在暗暗的陰影中
當兩季的蘊涵和紅豔
在一點掙脫的壓力下
突然化為塵土
當花香埋入叢草,如星殞
鐘乳石沉沉垂下,接住上升的石筍
又如一個陌生者的腳步
穿過紅漆的圓門,穿過細雨
在噴水池畔凝住
而凝成一百座虛無的雕像
它就是遺忘,在你我的
雙眉間踩出深谷
如沒有回音的山林
擁抱著一個原始的憂慮
告訴我,甚麼叫記憶
如你曾在死亡的甜蜜中迷失自己
甚麼叫記憶——如你熄去一盞燈
把自己埋葬在永恆的黑暗裡

對年輕的習詩者來說,這首詩帶有迷人的、意象繽紛但又曖昧的魅力,半是因為它的意象,通過紛沓而至的象徵與譬喻,當時的葉珊以「枯木鋪著/奄奄宇宙衰老的青苔」和「果子熟了,蒂落冥然的大地」兩句譬喻甚麼是「全然的遺忘」;緊接著「化為塵土」、「花香埋入叢草,如星殞」到「一百座虛無的雕像」這一串繽紛的意象,都用來譬喻首句的「什麼叫遺忘」。

詩的最後,則以「什麼叫記憶」作為對照,譬喻記憶是「如你曾在死亡的甜蜜中迷失自己」、「如你熄去一盞燈/把自己埋葬在永恆的黑暗裡」——這些大抵來自生活中常見的自然意象,因為詩人的絕妙安排而再現了「時間」的可感。從死到生,從生到死,形成循環(或是「宇宙」),而「遺忘」和「記憶」也就一如死與生之難分難離。生生死死,分分合合,無始無終,所謂時間,此之謂也。

嵩麟淵明2020/03/14 16:23回覆
2樓. 嵩麟淵明
2020/03/14 16:07

從楊牧在香港期間的詩文窺知,他在世紀末將屆的時刻,心中湧現理想主義者不再,新世紀將會更幻滅與更壞的幽憤,在《樓上暮》一詩中,兩鬢霜雪儼然的詩人在秋日夕陽時分,妻子切著柚子,他卻感受到歲月老去,萌生了虛無、心痛與焦慮的感受。客居的詩人自況為飄流的雲,抒發了幻滅的情緒:

甚麼事情發生著彷彿又是知道

海水潮汐如恆肯定我知道

這個世界幾乎一個理想主義者都

沒有了,縱使太陽照樣升起。我說

二十一世紀只會比

這即將逝去的舊世紀更壞我以滿懷全部的

幻滅向你保證

讓詩人產生如此巨大的失落感,源於歲月之中的折損,大學過度重視商業、經費、應用與科技,忽視人文與哲學,加上對於世紀末的惶恐,文字間充滿了寓居客鄉的不安與寂寞。

又一個春天到來,楊牧老師離我們而去,他作品中對美極致的追求,對真理無窮的扣問,都將成為我們一生無窮的智慧源頭。而我們也該記得他對人文教育與社會實踐的追求,他曾歌詠:

但願低飛在人少,近水的臨界,

且頻頻俯見自己以鴥然之姿

起落於廓大的寂靜,我丘壑凜凜的心

這是一個教育家的勇敢,面對大環境忽視人文知識的必然,他依舊以快速飛行的姿態,振翅於學院之上,忍受巨大的寂靜,為學子展現文學高大、嚴肅與令人敬畏的精神世界。(須文蔚  國立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特聘教授)

嵩麟淵明2020/03/14 16:09回覆
1樓. 嵩麟淵明
2020/03/13 18:10
楊牧今天於台北國泰醫院辭世,享壽80歲,震驚文壇。楊牧近年身體不佳,呼吸系統與心臟皆有狀況,前幾天身體惡化住進加護病房。據了解,楊牧遺孀剛已向友人發簡訊告知。

楊牧本名王靖獻,1940年生於花蓮,東海大學畢業,美國愛荷華大學碩士,柏克萊加州大學博士、國立東華大學講座教授。著有散文、詩集、戲劇、評論、翻譯、編纂等中英文50餘種,代表作包括「葉珊散文集」、「楊牧詩集」、「山風海雨」等,2000年獲國家文藝獎。

楊牧自中學便矢志新詩創作、主編詩刊。他早年筆名葉珊,深受浪漫主義詩人的影響;1966年赴柏克萊攻讀博士學位,見證1960年代學生運動,32歲而改筆名為楊牧,嘗試以詩介入社會。1976年,他與中學同學葉步榮、詩人瘂弦、生化學家沈燕士共同創辦洪範書店,為台灣純文學出版重鎮。

楊牧詩藝的展現,在於鎔鑄中西文學傳統;散文的經營,則講究詩化的修辭和造境,體制嚴謹、格局宏大。去年辭世的諾貝爾文學獎評審馬悅然相當喜歡楊牧的作品,多次翻譯楊牧詩作。因此多年來,楊牧也被認為可能是台灣第一個拿到諾貝爾文學獎的作家。

嵩麟淵明2020/03/13 18:11回覆
楊牧晚年選擇回歸故鄉花蓮,是東華大學創校階段最重要的教授,還曾出馬競選東華大學校長。小說家、東華大學華文文學系教授吳明益表示,楊牧強調自由學風,在他的堅持下,東華大學成為台灣第一個沒有鐘聲的大學。他經常在湖畔、綠蔭下上課、帶學生讀詩、賞詩,「楊牧就是東華大學開放校風的象徵。」

楊牧先以葉珊為筆名,成名後卻毅然在32歲那年改名為楊牧,象徵創作與生命重新開始。他成名甚早,但晚年依然持續嘗試新風格,曾告訴記者「變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不變即是死亡!」

嵩麟淵明2020/03/13 18:12回覆
但他也是個懷舊的人,在高科技時代,他寫作依然使用鋼筆、古老的打字機,讓書房充滿節奏的聲音。他還有自己專用的300字稿紙,行、格之間的距離,都由他親自設計。

楊牧創作、翻譯時字斟句酌,一首詩往往修改多次才會定稿。因此他的稿紙,行與行之間的距離特意加寬,留下大片修改的空間。他曾在紀錄片中表示,寫詩喜歡「拯救不再被人使用的字或詞」,幫字「找到應該被放的地方。」

嵩麟淵明2020/03/13 18:13回覆
楊牧熱愛自然。多年來,他的足跡從西雅圖、香港、花蓮,到南港中研院、東華大學,每個落腳的書房總緊傍青山綠水。連在最都市化的香港,窗前都是一片湛藍海景。在大自然的眷顧下,楊牧不僅有雙好眼睛,更有一雙敏銳的耳朵,他曾形容在花蓮東華大學的書房,「連蛙跳、飛鳥鑽過樹枝的聲音,都聽得好清楚。」

「耳朵」是楊牧寫作時的指揮家。他曾向記者形容自己的創作過程:「心裡有聲音時,耳朵會嗡嗡地響。這時詩人要把耳朵調好音,讓耳朵指揮你的手,寫出詩句。」他告訴記者,當年住在長興街時,有天在書房裡寫了一句詩,接著步行到台大文學院。一路上,詩的氣勢與音樂感仍持續蘊釀。到了教室,他趁著幫學生監考時,把這首詩完成了。

嵩麟淵明2020/03/13 18:15回覆
詩人陳義芝表示,楊牧近年身體老化,腦部、心臟都出了問題,行動有些不便、但意識還相當清楚。過年前他到楊牧家中,念了楊牧的散文和新詩給他聽,他顯得相當高興。 嵩麟淵明2020/03/13 18:16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