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結語:臺灣古典詩史的書寫與命名
2017/08/06 16:27
瀏覽3,199
迴響12
推薦157
引用0

1943年黃得時〈臺灣文學史序說〉認為,所謂臺灣文學包含了五種情況:一、作者出身於臺灣,文學活動也在臺灣;二、作者出身於臺灣之外,卻久居臺灣,而文學活動也在臺灣;三、作者出身於臺灣之外,一度在臺灣有過文學活動,後又離開臺灣;四、作者出身於臺灣,而文學活動在臺灣之外;五、作者出身於臺灣之外,也從未到過臺灣,文學活動在臺灣之外,卻有作品與臺灣相關。(《臺灣文學》第三卷第三號,頁3,1943年7月31日)葉石濤〈臺灣鄉土文學史導論〉說:「當我們回顧臺灣鄉土文學史的時候,我們不得不考慮到它的根源以及特殊的種族、風土、歷史的多元性因素。」臺灣自明鄭以來,漸漸形成以漢人漢文化為主體的社會,漢語文學(包含舊文學及新文學)佔文學作品中的大宗。臺灣話文運動以來,則產生了一些臺灣話文學作品。日本殖民時期,則有日文臺灣文學作品的創作。原住民族文學或以母語拼音書寫,或以漢字書寫。臺灣因為多重殖民的歷史,上述黃得時定義下的「臺灣文學」,其作者是多種族的,其語言是多元的,只要「以臺灣為中心」都可納入「臺灣文學」。以臺灣古典詩而言,王松《臺陽詩話》、連雅堂《臺灣詩乘》、李漁叔《三臺詩傳》已有臺灣古典詩史的雛型。廖一瑾《臺灣詩史》則是第一部現代類型的臺灣古典詩史著作,此書論述雖稍嫌簡單,但有開創之功。基於黃得時對「臺灣文學」的定義,就臺灣古典詩的詩人隊伍來說,他們是明鄭遺臣遺老、清朝宦遊詩人、清朝本土詩人、清朝旅行臺灣詩人、日本宦遊詩人、日本涉臺漢詩人、日治時期本土詩人、日治時期涉臺中國詩人、光復以後本土詩人、光復以後大陸來臺及涉臺詩人。詩歌內容意涵則包羅萬象,蔚為大觀。本文但舉數例說明之。

           己亥六月結廬於城南古亭莊名曰南菜園偶作一絕      兒玉源太郎

古亭庄外結茅廬,畢竟情疏景亦疏。雨讀晴耕如野客,三畦蔬菜一床書。

臺灣第四任總督兒玉源太郎(1852─1906,任期1898─1906)於1899年在臺北古亭庄建築一座私人庭園,名為「南菜園」,公餘觴詠其間,官紳咸集。1900年輯為《南菜園唱和集》。王松《臺陽詩話》:「讀之令人想見昇平景象。士大夫得以遂其韻事風流。庾亮南樓、羊祜峴首,固不得專美於前矣。」楊青矗《臺詩三百首》:「就詩論詩,本詩充滿隱士意味,清新可喜,值得一讀。」詩人一向浮誇,王松的評論,未免太抬舉兒玉源太郎了;至於「士大夫得以遂其韻事風流」倒是事實。日本殖民官員為了籠絡臺灣詩人,南菜園邀宴之類的事、揚文會、饗老典頻頻舉辦。在新殖民政權的重視下,傳統詩人似乎又覺得他們仍有前清時期的重要社會地位。兒玉源太郎任職總督期間也兼任中央各部大臣,日俄戰爭期間還擔任滿州軍總參謀長,並不常在臺灣,這樣忙碌的人,還能像隱士種種菜,晴耕雨讀,我們只能佩服他太善於管理時間了。

           游古奇峰垂釣寒溪                  劉銘傳

山泉脈脈透寒溪,溪上垂楊拂水低。釣罷秋光閒覓句,竹竿輕放斷橋西。

連雅堂《臺灣詩乘》:「古奇峰在新竹南門外。」王松《臺陽詩話》:「竹城南門外有古奇峰,建廟祀福神;環山面海,景趣頗佳。」劉銘傳(1836─1896),安徽合肥縣人,為著名淮軍將領。光緒10年(1884)清法戰爭時,受命督辦臺灣軍務。光緒11年(1885),臺灣建省,劉銘傳擔任首任巡撫。光緒17年(1891),因基隆煤礦弊案,告老還鄉。諡號壯肅。在巡撫任內,規劃參與眾多軍事、經濟政策,大力建設臺灣。劉銘傳是清朝推動臺灣近代化的重要官員。此詩寫他在公餘之暇到新竹古奇峰寒溪釣魚的閒情逸致。前兩句寫景,而人就在景中。後二句敘事,釣完魚吟詠詩句,釣竿輕放斷橋西邊。同為封疆大吏,兒玉源太郎的休閒是種菜,劉銘傳則喜歡釣魚。曾任總督府陸軍局郵便局長土居香國〈罷官〉:「朝衣換此釣魚蓑,偏喜江湖知己多。笑出府門天地濶,男兒本領是煙波。」和劉銘傳一樣喜歡釣魚,詩人內心深處,喜歡閒適自在。

           家永廳長重蒞新竹,竹中紳民定月之十三開歡迎會,書此誌感   鄭如蘭

甘棠遺愛感人深,有口皆碑頌到今。一朵慈雲欣再見,蒼生盼望好為霖。(其二)

知公憂樂早同民,水患災祲一視仁。惟願好官長作主,萬家生佛萬家春。(其三)

家永泰吉郎任新竹廳長之前,曾任新竹辨務署長,此番再來新竹任職,這是第二首的立意。上引兩首都有歌功頌德的句子,就詩論詩,家永是得民心的好官,新竹紳民希望他能長主廳政。鄭如蘭(1835─1911)是鄭用錫、鄭用鑑的姪子。讀日治時期的臺灣古典詩,發現臺灣有兩個世界,一個是地主階層及富紳眼中太平盛世、歌舞昇平、官吏賢明、人民安居樂業的世界,一個是賴和、洪棄生、陳虛谷等抗議文人眼中的人民困苦、貧病交迫、被剝削、被壓榨的地獄。

           法國提督孤拔墓址                  久保得二

絕海遠征偏苦辛,胸中韜略不輸人。天低虎井風雲惡,城接龍宮旗幟新。既有鯨鯢來助戰,卻因瘴癘遽捐身。于今遺恨滄波瀾,手撫殘碑淚溼巾。

光緒10年(1884)清法戰爭爆發,隔年,法國提督孤拔(Admira Courber)率船艦攻佔澎湖,同年病歿(另一說為重傷而亡)。久保得二(1875─1934),號天隨,日本東京人。昭和4年(1929)出任臺北帝國大學講座教授。著有《澎湖遊草》。這是一個日本帝國主義文人憑弔法國帝國主義侵略軍將領的詩。在久保天隨的詩中,完全無法領略侵略戰爭的不義,這是一個喪失良心良知良能的日本漢詩人。

           皇軍破徐州喜賦                  謝汝銓

昭和戌寅年,五月十九日。皇軍破徐州,風捲枯葉疾。哀哉蔣介石,愚哉李宗仁。師稱五十萬,善戰究無人。慘澹昔經營,金城誇堅塞。聖戰我皇軍,南北攻粉碎。‧‧‧‧‧‧。國黨與共黨,歐美恣依存。回頭如不早,流毒遍城村。宜速劍雄心,轅門泥首謝。振興大亞洲,創我東方霸。

謝汝銓(1871─1953)即謝雪漁,臺北瀛社社員。此詩登於1938年6月14日《臺灣日日新報》。張明權說:「詩末指責國共依附西方殖民者的觀點,與要求中國協力日本振興亞洲的訴求,可說是全面複製日本聯亞抗歐的國策論述,這反映出日治時期的臺灣文人,其國族與文化認同的多元與複雜性。」謝汝銓另有〈皇軍戡定蘭領諸島喜賦〉、〈臺籍從軍殉難勇士今秋恩賜合祀靖國神社感賦〉等喪失中華民族氣節的詩。

            祝新嘉坡陷落                  謝尊五

皇師義烈陷星洲,捕擄英軍感淚羞。城破炸彈驚敵膽,旗翻旭日耀峰頭。西歐權壓誇全宇,東亞盟聯洽四周。人海歡聲搖地軸,嵩呼神國拜宸旒。

此詩為日本攻陷新加坡後,臺灣詩人謝尊五所寫的祝賀詩。日本帝國主義昌言興亞抗歐及大東亞共榮圈,把盤據在亞洲的所有西方帝國主義趕出去,建立共存共榮的黃種人的亞洲,日本之侵略朝鮮、滿州、中國及東亞各地,都是在這樣的國策論述之下所展開的行動。在戰時體制的殖民地臺灣,眾多文人配合國策,寫出不少這類的作品。

臺灣古典詩的研究頗受到反抗史觀的影響,學者喜歡研究抗日文學的議題,也喜歡研究遺民意識的議題,那些在民族氣節上傾斜的文人(作品)較少被研究,若被研究,也會儘量為他們的傾斜言行辯解,充滿「同情的理解」。臺灣文人和殖民強權者的關係大約可分成三種:協力者;明哲保身,保持沉默者;反抗者。協力者常可以得到不少利益,而反抗者多入獄或被迫害。如混淆協力者和反抗者的不同,有些研究者(如游勝冠)認為,這是沒有歷史是非的研究。學者怕研究「小人」、「變節者」、「漢奸」,怕研究多了,自己也會變成「小人」、「變節者」、「漢奸」,這是一種前現代的迷思。我們研究臺灣古典詩,必須全面加以研究,理性客觀地認識各個面向的作品及其呈顯的各種意義。

1922年古澤滋〈送土居郵便提理赴臺灣〉有「國姓猶思傳我種,臺灣遂見入皇家。」之句。1926年訪臺的東京人玉木懿夫〈國姓爺〉有「身傳日本血,赤心見孤忠。山河歸王土,如今車書同。」之句。鄭成功的母親是日本人田川氏,有些日本人認為,日本領有臺灣只不過把明鄭失土從清朝再度奪回來而已,想要合理化殖民臺灣的行為,卻不願意知道,明鄭承襲的是漢族的明朝,鄭成功的父親鄭芝龍是漢人。

就臺灣各時期的古典詩而言,它們是漢語作品,因此可以納入「華語語系文學」。就建構臺灣古典詩史而言,只要「以臺灣為中心」,全部可以納入,不論其種族及所表現的內容為何。我這系列六篇文章已經提到一些詩人及作品,文章最後我再舉一些可以納入臺灣古典詩史的詩人:高拱乾、郁永河、孫元衡、陳璸、張湄、林占梅、姚瑩、六十七、楊廷理、謝金鑾、鄭兼才、陳維英、劉家謀、丘逢甲、吳德功、陳肇興、傅錫祺、蔡廷蘭、施士洁、許南英、林豪、唐景崧、黃遵憲、魏清德、蔡惠如、林獻堂、林資修、葉榮鐘、吳濁流、(米刃)山衣洲、中村櫻溪、館森袖海、小泉盜泉、土居香國、章太炎、梁啟超、梁令嫻、于右任、賴惠川、張李德和、陳逢源、駱香林、林熊祥、溥心畬、陳定山、方東美、吳景箕、張達修、鄭因百、成惕軒、周棄子、王叔岷、羅戎庵、汪雨盦、張夢機。名單還可再加長,本文想要表達的是,怎樣的詩人才可以被納入?我的設定是,依據黃得時在本文第一段所說的五種情況就可以納入。

我這一系列六篇文章試圖建構一個比較大的系統,而不著重細節的論述,但所舉詩例也有代表性,呈顯某種意義。遺民議題佔了兩篇,因為此一議題太重要了。還可以加入「被東方主義化的臺灣古典詩」此一議題,這主要呈現在明鄭遺民、清朝宦遊詩人及日治日本漢詩人,以一種異國情調的情懷看待臺灣風土、物產、民情上。限於篇幅,請俟諸來日。

敘利亞詩人阿多尼斯Adonis(1930─  ):「詩篇啊!你不過是一頁紙上散落的幾行文字;可你的回聲,怎麼竟能劈天裂雲?」阿多尼斯又說:「寫作應該創造一種文化的、人道的氛圍,將生命從吞噬它的黑暗魔爪中奪回,應該將世界赤裸裸地展現在真理和人性面前。」詩人作家在讀了阿多尼斯上述的箴言之後,不能不心生警惕,文學評論家對自己所從事的詮釋工作,阿多尼斯的話語也可有所借鏡。

臺灣古典詩史在前人的基礎上,值得此領域的大師巨擘不斷地書寫,書寫本身就是命名的具體實踐,就是建構臺灣文化主體性的磚瓦基石,「臺灣作為方法」把臺灣古典詩納入浩浩蕩蕩「華語語系文學」的大洋之中。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12) :
12樓. 戈 筆 揚
2017/09/25 22:07
很佩服格主的渊博!多谢分享!
寫寫讀書心得而已。歡迎您的閱讀!感謝您的閱讀!臺灣的古典詩別有洞天,是詩歌的海外桃花源。 嵩麟淵明2017/09/26 11:06回覆
11樓. 海尾 飛燕
2017/09/23 11:43

相片在文章用有好幾張都是我本人

生不帶來死不帶去

揮手不帶一片雲彩

好友祝您順心

飛燕敬文啾

10樓. 嵩麟淵明
2017/09/22 17:31
這一篇有一個重點,臺灣古典詩的作者是多樣的,清朝臺灣巡撫、日本總督、日本宦遊臺灣漢詩人、臺灣沒有風骨詩人等等。此文也列舉一大串詩人名單,顯現臺灣古典詩人的龐大隊伍。
9樓. 海尾 飛燕
2017/09/19 09:10

是阿不寫恐怕沒機會寫

我真的很欣賞您的作品

很欣賞您的文章

喜歡的感覺說不上來

 ㄨㄛˇ`不寫已經沒機會寫

好友您好像沒看留言板

飛燕喜歡您的文學開心

有空看一下留言板

感謝您欣賞我的文章。知音難求,我有無比的欣喜。書寫能描述宇宙、自然、人文。書寫能呈顯自我及自我與大宇宙大社會之間錯綜複雜的各種關係。我書寫,我存在。讓我們繼續書寫這愛恨交織的繽紛生命! 嵩麟淵明2017/09/19 10:28回覆
8樓. 海尾 飛燕
2017/09/04 11:12

我來看您的好文章

久違

感謝您閱讀!您最近也寫了不少文章。 嵩麟淵明2017/09/04 11:23回覆
7樓. 一畝桑田
2017/09/03 12:48
台灣文學

台灣文學常被窄化為鄉土文學,

葉石濤亟力推展台灣文學,

認為台灣文學已和世界文學接軌,

大作對台灣文學的詮釋更加寬廣,

值得台灣人深思。


我對臺灣文學的定義是參考黃得時和葉石濤的說法。其實,對臺灣文學到底何指?現在已經有不少人採取這種非常廣義的定義了。臺灣文學是多種族、多語文的文學。當然,就現況而言,漢語文學占最大宗。我們期盼,對已成陳跡的創作,能多挖掘偉大的臺灣文學家與作品,介紹他們讓人類認識。對現在和未來的作家而言,我們希望有世界級的作家作品產生,充實壯大人類的心靈世界。 嵩麟淵明2017/09/03 16:19回覆
6樓. 嵩麟淵明
2017/09/03 11:13
日文臺灣文學、荷蘭文臺灣文學、非臺灣人所寫的臺灣文學,這些有些人是不認識的,他們可能以為不以漢字寫成的文學,不是臺灣文學,或者以為,臺灣文學只是地方文學,只是中國文學的一個分支。各位想想,現在很多臺灣各公私立大學,為什麼中國文學系和臺灣文學系(所)同時存在呢?
5樓. 達文西的旅程
2017/08/29 19:27
版主列了很多本土詩人,有空一定要拜讀他們的創作。
國立臺灣文學館出版《全臺詩》及《臺灣古典詩選集》,值得參考。臺灣古典詩多姿多采,呈現臺灣的風土民情、歷史沿革、政治興替、反抗精神,值得披沙揀金,善加品嘗。 嵩麟淵明2017/08/30 11:27回覆
4樓. 嵩麟淵明
2017/08/27 11:26
近日來,臺灣文學教育界及學術界為了高中國文課本的文言文選文及文言白話的比例,爭論不已。這牽涉複雜。我以為,這跟臺灣文學及中國文學如何定義有關,當然也可能有一些認同政治的意涵。類似的爭論在臺灣會不斷延續,幾十年內都不會有共識。臺灣高等教育現有中國文學及臺灣文學的建制,也可能和爭奪文學教育市場有關。
3樓. 雨荷軒主
2017/08/11 22:00
深入淺出,論述有據。
我這系列六篇文章企圖建構一個比較大的系統,而不著重細節描述,但所舉詩例也有代表性,呈顯某種意義。遺民議題佔了兩篇,代表這一議題太重要了。當然還可以加入「東方主義化的臺灣古典詩」這個議題,限於篇幅,來日再論。 嵩麟淵明2017/08/12 10:12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