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落日看花回
2012/06/07 17:06
瀏覽1,522
迴響3
推薦24
引用0

 

三月舉辦文學沙龍,我得寫個預告文案、為這場朗誦會下標題,朗誦作家是詩人碧果、白靈先生,該下什麼標題好呢?讀兩位詩人的朗誦稿,碧果先生的選詩中有一首標題〈看花〉,白靈先生的選詩,〈大戈壁〉詩中有「果然/滾出一輪/落日」之句,那是三月中旬,台灣正鬧著櫻花熱,淡水天元宮一日湧進十二萬名看花客,一時間「人人都道看花回」。呼應節氣,也嵌入兩位詩人作品,我寫下「落日看花回」之句作為標題。沒想來到朗誦會現場,詩人們對這標題饒富興致,抒發諸多感想,碧果先生後來且賦詩歌詠。巧合的是,隔週,我接到林谷芳老師贈書,書名「落花尋僧去」,像是看花之後的另一章故事,我心中一動,人生因緣,果然有某種隱隱伏線。三月底,林老師邀我到杭州賞花、看他在杭州的「忘禪小築」。

 

前年才去過杭州,時已四月底、五月初,花季已過,西湖遊人如織,匆匆走過一些景點,同行文友相處愉悅,是盡興的一遊;但回憶起來,留下深刻記憶的,卻是從機場到市中心那一路──較台灣鄉間豪華農舍更勝一籌的一落落山寨版歐式建築,改建得「太新」的雷峰塔,以及不大敢恭維、張藝謀的《西湖印象》。這實在始料未及,我是典型中文系出身,中學即嗜讀章回小說,即使日後涉獵日廣,但兜了一圈,人到中年,床邊睡前的小書,又回到古典詩詞筆記,由衷覺得自己往復輪迴的生生世世,必定徘徊長安、北京、江南,來到杭州,一定能喚起前世的鄉愁,一定迷戀此城吧,可那一趟卻沒有。

 

原來癥結在於花。這次春天來,一下飛機就看得我發怔。吸引我的是一種樹上的蓮花。當年去洛杉磯念書,最使我驚詫的也是樹上的蓮花。花色雪白,花瓣攤成佛祖的寶座,那木蓮,從前東海文學院也有一株,但不高大,沒想到這樹到了南加州,樹幹高大通直,一朵朵巨大的白蓮花高高開在樹上,襯著無雲的萬里藍天,真是明朗!這回來到杭州,一路也有開蓮花的樹,沒有加州木蓮高大,那花且有白、紫兩色,花瓣展向四方,白花皎潔,紫花清麗。忙問駕駛先生,他似乎沒聽懂我在問什麼,只一逕兒說,現在杭州到處盛開的是櫻花呀!見到林老師,我第一句問的便是「那樹上的蓮花到底是什麼花?」「就是玉蘭啊!」

 

我這土包子,詩詞裡早已讀過,卻是生平第一次見到玉蘭。

 

台灣長大的孩子無不熟悉玉蘭花,但此玉蘭非彼玉蘭。玉蘭花是台灣最高貴亦最貧賤的花,想是因為它濃烈襲人的花香吧!它常被用來供佛,三兩朵潔白修長的小花供在佛案,清香盈室。但說它最貧賤,也因為人人喜愛,常有小販把花結串,沿街、甚至走入車道兜售,穿梭車陣中叫賣玉蘭花的老婦、小孩,是城市裡令人悲憫也最險象環生的一景。

 

兩種玉蘭都屬木蘭科,擁有相同的名字,但樹形、花形皆大為不同。台灣的玉蘭花花形小巧,花瓣細長,樹則高大,枝條繁多,橢圓形的闊葉生得濃濃密密,纖細的玉蘭花苞藏在枝葉間,真的是小小的白玉一般。

 

杭州所見的玉蘭卻不是小家碧玉的,我因為第一次見,簡直驚訝得一嘆再嘆!那花,無論枝條如何生長,滿樹所有的花朵,全部向上開展,無一例外,世間怎有這樣神氣的花!蓮花在水中,亭亭淨植,但一枝花莖承托著一朵花苞,沒有歧出,自然亭亭玉立。而玉蘭,每一個枝條上結著纍纍的花朵,怎可能每一朵花都向上展顏呢?它是怎樣做到的呀?難怪人以「玉棠春富貴」為名貴園林之花,玉蘭、海棠、迎春、牡丹、桂花,玉蘭正排在首位。許多佛教寺院,也喜歡種植玉蘭。

 

明代詩、文、書、畫無一不精的文徵明有〈詠玉蘭〉詩:「綽約新妝玉有輝,素娥千隊雪成圍,我知姑射真仙子,天遺霓裳試羽衣。」這說的是花瓣潔白如仙子霓裳羽衣一般的白玉蘭。白居易〈題靈隱寺紅辛夷花〉:「紫粉筆含尖火焰,紅燕脂染小蓮花。芳情香思知多少,惱得山僧悔出家。」這紅辛夷花,指的則是紫紅色的玉蘭,木蘭、辛夷都是紫玉蘭的別名,白居易直接就稱它「小蓮花」了。

 

  被視為中國人生活藝術指南的《閒情偶記》,不但寫戲曲、器玩、飲饌,甚至也寫聲容、居室、種植、頤養,真是古典版的「養生大全」。「種植」部裡,第一篇木本類,談牡丹、梅、桃、李、杏……茉莉等二十三種植物,其中,李漁便給了玉蘭頗高的評價:「世無玉樹,請以此花當之。花之白者盡多,皆有葉色相亂,此則不葉而花,與梅同致。千幹萬蕊,盡放一時,殊盛事也。」說的是玉蘭花開時全樹無葉,猶如梅花,綻放時,千幹萬蕊,為絕盛之事!但能夠稱得上「玉樹」,我想主要還在它花開時的挺秀之姿。

 

  王文華〈向下開的櫻花〉一文,談到美麗的櫻花是向下開的,「它長在樹枝上,並不是努力向上猛開。而是低下頭,慢慢對地面綻放。」「櫻花教我們要謙遜。你可以發光發亮,但不用趾高氣昂。你可以鶴立雞群,但低著頭,別人還是會不顧塞車來看你。」是非常細膩的觀察、對櫻花獨到的詮解,更可做為吾人處世之道。可是……看見滿樹昂首挺立的花,還是使我心胸大開!據說唐代宮殿喜植玉蘭,認為是純潔的象徵。我想不只是純潔,那直率坦蕩、昂首不屈的花姿,更有著難以掩藏的帝王之氣啊!

 

  這趟杭州行,西湖到處白櫻花開得爛漫,中間點綴幾株海棠,別有含蓄的韻致;而我一路盡賞玉蘭。落日看花回,我記得了:玉蘭是不低頭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下一則: 自由
迴響(3) :
3樓. 笑CC
2012/06/17 07:15
好大氣
昂首之姿,看來大氣!那美洲巨大的木蘭,想必更是氣勢十足!王氣東移乎?
2樓.
2012/06/09 13:15
您指的應是北美的木蘭Magnolia背呗嗎?
   Magnolia樹在北美是很盛行的花樹。5月間開花,承如您所言「綻放時,千幹萬蕊,為絕盛之事」
北美木蘭跟玉蘭、紫玉蘭略有不同喔! 宇文正2012/06/11 07:59回覆
1樓. Steiff Bear
2012/06/08 14:09
以木蘭入藥

海醫師有一篇以木蘭入藥的文章,介紹木蘭的另一風範。

住倫敦時,公有院落有一株木蘭,姿態優雅高潔。現在居住地緯度過北,看不到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