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轉貼『董事長的一天』【原著:慕松】
2005/09/01 10:10
瀏覽2,103
迴響0
推薦40
引用0
  通常,重量級的客戶來台我才會去接機或招待。今天要來的客人,是我在美國讀書的同學。因他首度來台,所以我必須親自到機場接他。這傢伙是日本某機械公司的小開,聽說台灣值得投資,故爾說動他父親讓他前來台灣考察市場。

  中午十二點卅分,日航準時到達中正機場著陸。半個小時左右,我的同學鈴木走出海關。他先看到我而高舉右手猛揮,並自口中高呼我的英文名字。好傢伙!才幾年沒見,他已長得腦滿腸肥油光滿面,與昔日面有菜色的他判若兩人。

  唯一沒有改變的是他走路的姿勢,還有那口日本調調的英語。顧不得寒喧和道歡迎,趕忙叫司機小李接過他的行李。小李動作迅速,很快便將鈴木的幾件行李放於一堆。然後快步走過地下道去停車場取車。

  此刻我的胃部隱隱作痛,大概錯過午餐老毛病又犯了。老實說,創立公司的這廿餘年裡,最大的收穫可能就是頭痛和胃病。每次去醫院求診醫師都說同一句話:「放鬆情緒,不要替自己製造壓力。」這句話聽來容易,做起來卻不簡單呢。

  大約半小時的車程,我把鈴目送進希爾頓飯店。三點半我有個幹部會議需主持,所以和他約定晚上見面時間後,我便匆匆離開回到車上。秘書克里絲善解人意,她知道我有胃痛毛病,早已買好一套三明治和熱牛乳等我。於是我和司機秘書三人,只好在車上匆匆的解決了午餐。

  走進會議室,與會幹部早已各就各位等候。秘書簡單宣佈今天會議主旨,接著各單位報告。我便趁機閱讀提議事項,以便再討論時可以清楚內容。每次公司的會議總留下許多問題,我都需盡快解決,否則捱到下次會議,又不會知增加多少問題?陳陳相因的結果,會變如何難以預料。

  白天忙得差不多了,趁空撥電話給鈴木問他晚上想吃些甚麼?其實日本人挺好應付,只要酒和粉味便可將他擺平。鈴木是我的好友不想讓他受到污染,故爾晚餐約在梅子台菜館。

  掛完電話與秘書討論明日行程,談完,她將今天會議的重點摘錄卷宗放我桌上就下班了。我大致的看看重點,然後,按事情的輕重緩急畫出順序交辦。順便留下字條,命令秘書將此決定轉達各部門。

  朋友常誇我果決明斷,其實,這都是逼鴨子上架得來的成果。尤其工商社會裡時間就是金錢,我如此做法只是以時間換取空間。然而有時會判斷錯誤,但其苦果只有暗吞,可是外人很少看到我的苦況這面。

  下午六點整,辦公室內空無一人。距離鈴木約會還有一個小時,我得趁此機會將今天的公文看完。如果今天無法做出批示,明天就得提早到辦公室補批。時間滴答溜逝,看完全部卷宗後伸個懶腰,隨即穿上外衣準備赴約。

  七點半與鈴木在梅子餐廳用餐,鈴木一本正經的品嚐台菜。今晚的招待不是山珍海味,但巧緻可口的小菜他吃得津津有味。盤盤見底,尤其那盤菜脯蛋和地瓜稀飯,讓他吃得舌捲讚不絕口。

  飯後回到飯店二樓咖啡廳聊天,求學時代的惡作劇、返國後的浮浮沉沉、話題聊開便說個沒完沒了。看下腕錶已十點多了,明天還有外客要來,所以向鈴木道別,拖著疲憊身子親自駕車回家。回到家只有一盞燈在照亮,簡單沖個澡壁鐘已然輕敲,它告訴我:「夜已深啦!」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