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吳敦義的眼淚
2009/12/04 23:08
瀏覽1,300
迴響4
推薦31
引用0

 

今天冬陽高照,和風曦暖,散客勤快地搬出塢了一整年的堆肥,給寶貝柿子、水蜜桃和蘋果樹施肥。

依散婆的指示,要在每棵果樹的東、西、南角,循最大葉延垂直線處各挖一個深、寬各一呎的洞,這樣施下去的堆肥才不傷根又能養樹,明年咱的寶貝果樹才可以結實累累,讓她繼續施展廚藝,烤蘋果塔和柿子餅乾分送四鄰。

蹲在地上拿著鐵鏟,呼叱呼叱,氣喘噓噓的挖了一個小時,終於只剩下柿子樹南角的洞了。

挖呀挖,再三鏟就就大功告成了。

“鏘~~”。鐵鏟觸到一個硬物。散客當下卯足餘勁,氣運丹田,憋足真氣,向深處翻腕一撬,竟然從土裡挑出一個小石匣子。

異哉!雕製工整的匣面上隱隱可見還刻了些什麼?

咱禁不住好奇,使力抹去匣上的浮土,原來是「乾坤寶鑑」四個娟秀小篆。

「轟隆隆~~轟隆隆~~」。

原本萬里無雲的晴空突然暗無天日,同時雷聲隆隆,三道青白電光霹靂靂地交互閃破天際,而且狂風隨之大作,眼前一片飛砂走石。

「打雷啦,要下雨啦!快進屋,否則淋了雨患上H1N1就麻煩啦!」散婆隔窗下達御令。

散客得令,抱著石匣子快步衝進屋。

「妳看我挖到了什麼!」

「乾坤寶鑑!古物嗎?」

「看這做工,應該是個百年以上的古物。」咱端端正正把石匣擺到桌子上,作勢要掀開匣蓋。

「慢著!它一出土就雷鳴電閃,飛砂走石,指不定裡面藏有什麼妖異毒物。」散婆一把拉開咱的手,大聲喝阻。

於是,咱頭戴安全帽,口罩N95,眼遮散婆五十年前羨煞群芳的法國名牌大墨鏡,手套長型洗碗專用塑膠手套,再在頸脖繫上北京白雲觀的平安符。然後屏住呼吸,小心翼翼地輕掀石匣蓋。

神啦!才掀開一條縫,耀眼的金光就從匣中溢出,再啟,五光十色的幻彩照耀得滿室生輝。

咱忐忑地透過墨鏡極目張望,匣中除了一個絹質卷軸,別無它物。

安啦!靜候一盞茶時間,沒有其他異象發生,躲在沙發椅後的散婆終於放心的幫咱卸下披掛滿身的保護措施,遞上老花眼鏡,囑咐咱攤開泛黃的卷軸,看看到底記錄著些什麼樣的玄機。

卷軸開宗明義寫道:“謂數可知乎,可知而不可知也。謂數不可知乎,不可知而可知也。可知者數,不可知者亦數也。可知其所不可知者數,不可知其所可知者亦數也。壬丑之秋,遇一奇人,善推時數。其言數百年後華夏外嶼蓬萊小島將生顛簸之事,或起或跌,或興或覆,與易數相合,與天道相依。大者不可洩,唯可將天機寄與一人,若能有所了悟,則可福蔭天下社稷,反之,則為天命時數,嗟伢而已。

《易經》有云: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曰柔與剛,立人之道,曰仁與義。又乾為天,坤為地,因記此事並題為「乾坤寶鑑」,望千百年後遇有緣人傳之。“

散客一邊讀,一邊把卷上的艱澀文言文譯成白話文解釋給散婆聽。

散婆聽完後默然良久,長嘆一口氣:「老酒鬼呀,看來你就是這卷軸上說的有緣人。既然老天爺選中了你,今天就別給果樹施肥了,快把這個「乾坤寶鑑」的後續內容統統釋成白話版,貼到【有無居】上給大家都瞧瞧吧。」

「乾坤寶鑑」的白話完整版內容如下:

話說幾百年以後,在華夏外嶼有一個叫做“蓬萊”的小島,由於島上小王朝的領導人勤政又務實,百姓倒也安居樂業了幾十年。

可嘆就在本寶鑑被有緣人挖掘出世的十數二十年前,原本的獨攬治理大權的政黨發生木子自囓之變而分裂,促成青青草自田間出,從此以後為了能夠搶到執政者的位置,朝野仇視,互翻老帳,鬥爭不歇。

迨至己丑年冬月,又要舉辦地方選舉了。執政黨為了鞏固勢力,高層官員們把該做的國事都擱置一旁,只顧下鄉輔選,東西南北跑透透。

其中有一位人稱敦公的高官要員,由於不堪長期奔波疲憊,某夜剛閤上眼,惚惚間,似乎隨從幕僚在前面開路,遂悠悠蕩蕩,隨了輔選大隊來到一處朱欄白石,綠樹清溪,真是人跡稀逢,飛塵不到的所在。

敦公心中乍喜,暗思:“這個地方多好啊,我乾脆在這裡也搞塊地,蓋一片高級別墅,賣了賺一筆大錢等退休以後養老享福用。”

敦公胡思之間,忽聽山後傳來女聲作歌曰:“春夢隨雲散,飛花逐水流,寄言眾兒女,何必覓閒愁“。歌聲未息,早見那邊走出一個人來,蹁躚裊娜,端的與眾不同。有賦為證:

「方離柳塢,乍出花房。但行處,鳥驚庭樹,將到時,影度回廊。仙袂乍飄兮,聞麝蘭之馥鬱,荷衣欲動兮,聽環佩之鏗鏘。靨笑春桃兮,雲堆翠髻,唇綻櫻顆兮,榴齒含香。纖腰之楚楚兮,回風舞雪,珠翠之輝輝兮,滿額鵝黃。出沒花間兮,宜嗔宜喜,徘徊池上兮,若飛若揚。蛾眉顰笑兮,將言而未語,蓮步乍移兮,待止而欲行。奇矣哉,生於孰地,來自何方,信矣乎,瑤池不二,紫府無雙。果何人哉?如斯之美也!」

敦公眼前出現的是一位穿著香奈爾名牌套裝的熟美,正想趨前搭訕,卻沒想到竟是舊識,是經常在政黨聚會時一起吃飯喝酒的鋼琴仙子仲娃兒。

「妳怎麼會在這裡?」

「敦公,我接到通知專程在這兒恭候您啊。」

「有沒有週刊記者跟蹤啊?」敦公緊張得環目四望。

「放心,放心。如果有人問起我倆今日之會,我一定說“敦公和我根本不認識,對我也沒印象,甚至於聽都沒聽過我的名字”。」仲娃兒一邊說著,同時把敦公引進大門,直登二層門內,至兩邊配殿,皆有匾額對聯,一時看不盡許多,惟見有幾處寫的是:“爭權司","奪利司","結怨司","抹黑司"。

少刻,有小丫鬟來調桌安椅,設擺酒饌。真是:瓊漿滿泛玻璃盞,玉液濃斟琥珀杯,更不用再說那肴饌之盛。

仲娃兒親為敦公斟酒,同時介紹道:「此酒乃以金銀熔汁,加以貧民之髓,窮戶之淚釀成,集世間酒色財氣之精華成此一甌,叫做【諸欲同杯】。為求之而不可得的佳釀。」敦公湊鼻聞得此酒清香甘冽,果然異乎尋常,稱賞不叠。

飲酒間,屏風後又轉出一人,「敦公近日春風得意啊!」

敦公抬頭一看,不由大吃一驚,蓋竟是前任院長兆公。

「敦公無須驚慌,今日乃是我設的家宴,因知仲娃兒是你故交,所以煩請她引你前來。」

敦公聽聞此言連忙雙手亂搖:「我、我、我根本不認得仲娃兒,不管是自己設宴還是人家邀宴我都沒見過她,連名字都沒聽過!你、你、你不要隨便栽贓。」

「敦公稍安勿躁,我今日邀你前來實乃有要事相告。」

「哦?」

「敦公接任我的院長之位,到今日已過一個月了吧!有何感想?」

「唉,兆公深知箇中滋味,又何必再問我。」

「不瞞敦公,我卸任之後,雖然不再涉及中樞,但旁觀者清,當前局勢反而看得更清楚。所以特來警告敦公,你的大難將至啊!」

「怎麼說?」

「敦公認為如今所謂百里侯之爭,我黨勝算如何?」

「唉,五五波,極險。」

「那麼敦公有何打算?」

「哼,想我“白賊義”的頭銜也不是浪得的。明日一早我將再下「宜」線戰場輔選,繼續用三寸不爛之舌,煽動小民情緒,鼓動小民投票意向,一定要讓小民們把票投給我黨候選人。」

兆公大搖其頭曰:「差矣、錯矣、誤矣、蠢矣!」

敦公聞言大怒:「身為高層黨工,助選乃是我份內之事,當然要竭盡全力,你怎麼可以說我不對!」

「敦公息怒,我只是要勸你一句,替黨少做點,替自己多想點。」

「願聞其詳。」

「唉,卸了任以後我才明白“忠臣死于非罪,邪君起於非功”的道理,最窩囊的是被犧牲了之後,不管到哪裡都只配坐角落的位子了。敦公,人不為己,天誅地滅啊!」

兆公語罷起身,朗朗做偈曰:“欲知命短問前生,老來富貴真僥幸。官宦一場同誰近,爭權奪利眾人癡。家業凋零,金銀散盡,分明報應。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

敦公還想進一步問個清楚,卻見兆公頭也不回就轉進了屏風,敦公跳起身追趕,高呼:「兆公莫走!」,情急間腳下一個踉蹌,撲倒在地。

敦公驚得睜開了雙眼,原來只是夢魘一場。

抹去額角冷汗,幕僚的車隊早已等在門外,匆匆忙忙梳洗一番就要展開選前最後的輔選行程。

大隊人馬,浩浩蕩蕩地到達了目的地,候選人早在台上躬身迎接,本來略嫌睡眠不足的敦公不禁精神一振。他再看一遍幕僚準備好的講稿,清了清嗓子就大步走上台向群眾喊話:「再五天就要投票了。我知道這一場仗還非常的艱難,有辦法救呂□□的不是□□九,也不是我,有責任有能力救呂□□的是各位鄉親父老。我誠摯的希望投票結束後第二天,太陽升起照到的是呂□□同樣勤快的為我們打拼,好不好!拜託各位啦!拜託!」

聲嘶力竭的敦公看著台下的冷淡反應,夢裡的情境突然襲上心頭,忍不住打了個寒顫,哽咽起來,因為這時候他突然瞭解夢裡兆公的話裡深意。

「從最新的民調看來,這一次選舉結果兇多吉少。一旦大盤失利,掛著黨主席頭銜的阿九一定又賣弄他的不沾鍋嘴臉,不負責任,到時候被逼救駕,含冤下台的就是自己」。敦公的腦海裡迅速理出答案。

“忠臣死于非罪,邪君起於非功”!夢裡兆公的落魄容貌浮現在正聲嘶力竭助選的敦公眼前,膽戰的心情促使慟心的淚水失控地湧出眼眶,語調隨之哽咽。

敦公掏出手帕拭淚,卻拭不去隨時宦海沉淪的陰霾。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4) :
4樓. 夜風樓主
2009/12/10 18:53
自大

出生公侯之家   不知民間疾苦    名校出門    認無人能出其右    不納雅言   不知現勢

以一言堂定奪   

是「自戀」!

當代知名的領導學專家波耶特(Joseph H.Boyett)在近著《選民進化論》(Wont Get Fooled Again)裡有一個精闢討論自戀型領袖的專章。他說:

自戀型領袖在達到權力的高峰前,由於自戀所包裝出來的形象迷人,所以容易造成人民普遍寄予期望,而順利攀上權力高峰。

但是,當自戀型的人當上了領袖,自大、自傲的人格缺點就會爆發,嚴重危害國家。

逍遙散客2009/12/11 06:14回覆
3樓. 紫气东来
2009/12/07 14:40
五绝 读逍遥散客老前辈妙文《吴敦义的眼泪》有感

今日见逍遥散客老前辈妙文《吴敦义的眼泪》,不由面笑而心实苦之。中国人无论是在台湾,还是在大陆,对于政治清明之愿望有何分别?做一小诗附于老前辈妙文之后,聊以为感。诗中之语,典出逍遥散客老前辈之文。

宦海沉浮事,红楼一梦空。

伤心黎庶泪,诸欲共杯中!


方如行义,圆如用智,动如逞才,静如遂意。

好文采!

謝謝您的好詩.

歡迎常來.

逍遙散客2009/12/07 15:53回覆
2樓. 閒雜人等
2009/12/05 22:30
乾坤寶鑑者,大中至正是也.其道如若天下平準,放諸四海皆準!

---豈不聞拆匾有曰:"大中至正"乎?何謂大中至正?釋其意即云:世之王道,執道公正,不私一人.

---果若拆字,自成"一人","中","至","一止".何謂一人:昔時謂之皇帝,若今叫之總統,九五至尊,全台灣最大的那一尾.何謂中者:乃云王道,易言之,實為政權.至者:,及盡於何時,一止:一年所見,自當有應.合義觀之,即為拆匾之政權,僅位及明年....適扁政府拆此掛牌,於前年十二月底.居無何,及後一年之立法委員選舉,總統大選,旋即屢戰屢敗,潰不成軍,勢難制衡矣.後觀此評,豈不應言哉!

---若拆而不合,即表取位代立之掌權者,首鼠兩端,亦持前者之心術.不行中正之道,端視己利,勢居九五之尊,乃好陰謀詭計.夫柔暗之君,果為陰九六五,不具剛健之德,僅可順而守勢,安能臨亂應變?或遇風雨飄盪,則坎陷不出,勢難破局矣.故此掌權者,只聞大中,執著深切,不見至正,矜恤仁德.遂見此徒盛極而衰,雖能利得君位,弗能保而不失.噫吁!如此朽敗之局,天命已去,焉能久乎?

---蔣介石掌柄,精魄專一,道行果然非凡,竟臆三十年後之時勢耶?莫怪時人尊其為神!

逍遙散客2009/12/06 04:17回覆
逍遙散客2009/12/06 04:12回覆
1樓. Reed
2009/12/05 15:00
精采!精采!
好一篇官場浮世繪啊!
儘管忠臣死于非罪,前仆後繼爭坐其位者還有的是哩!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逍遙散客2009/12/06 04:54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