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是馬小九
2009/05/03 09:02
瀏覽955
迴響2
推薦15
引用0

連續失眠了幾天,頭好痛,心好煩。

事情是這樣發生的。

那天晚上十點多,我蜷縮在柔軟的墊子上側耳聽著媽媽跟爸爸講電話。

當我聽到媽媽突然壓低聲音說:「確定了嗎?.嗯、嗯,..五月二十九號出發!那麼小九怎麼辦?」

我馬上抬起頭,只見她仍然皺著眉頭講電話。我又趴了下去,但是卻心亂如麻了起來。

「五月二十九號出發...」

「小九怎麼辦...」

這兩句話讓我非常不安,難道我又要被丟掉了嗎?

記得十年前,1999年,我還是一隻剛斷奶沒多久的混種幼犬,就被主人遺棄在街頭流浪,每天被人類驅趕,被大狗欺凌,餐風露宿。後來被捕狗大隊捉起來,送到流浪動物之家。聽那裡其它的狗狗說,倘若經過一段時間沒有人認養,我的最終歸宿就是被「安樂死」!

我不瞭解什麼叫做安樂,但是我知道什麼叫做死亡!

我才誕生三個月,我不想死!所以我就開始虔誠禱告,每分鐘禱告一次,請上帝一定要救我。

上帝真好!奇蹟果然出現了。

那年夏天,在台北市政府和行政院農業委員會合辦的「真情相約、攜手防疫」流浪犬認養活動中,爸爸來了,他把我抱起來,說要領養我,並且當場給我取了個名字叫做馬小九。

哇!一下子四周都是閃著強光的鎂光燈,我在爸爸厚實的掌心裡瑟瑟發抖,但是心裡好快樂,因為我已經擺脫死亡的恐懼,從此有一個安全幸福的家了!

從記者的口中,我知道我這位身材英偉的爸爸是個了不起的人,他是市長!是每天一定要去晨跑,全力保持健康的體魄和形象的台北市市長。

哇!我不禁歡呼,能夠成為市長家養的狗是一件多麼光榮的事啊!我低頭俯視那些仍關在鐵籠中的同伴們,心底不由湧起一股驕傲。

在跟爸爸回家的途中,當我想到,以後在爸爸的身邊,跟他一樣抬頭挺胸跑步時有多光彩;尤其當我在空中一躍而起,張口接住他投出的棒球或者飛盤時,大家一定會發出讚美的驚嘆。我好興奮,真的是興奮無比。

可是,搬進爸爸家以後我才發現,爸爸是一個很忙很忙的人。即使媽媽每天都準備了香噴噴的晚餐,可是他要不就是快到半夜了才回家,根本沒辦法跟全家人一起吃飯,或者就是心事重重的狼吞虎嚥,都不跟媽媽說話,更不理睬我。

還有,爸爸雖然每天早上都會去跑步,可是他卻從來都不帶我一起去。

剛開始我還抱著期待,每天一大早就起來在門口乖乖的等待,等爸爸穿上他成套的名牌運動服,再套上那一雙補了好幾遍的球鞋。當他拉開大門時我興奮的又叫又跳,可是他永遠板著臉孔用腳把我推開,之後跟門外的隨扈一起出門。

我在電視上看過爸爸晨跑的畫面,他總是和善的向旁邊的路人們微笑揮手致意,跟偶爾在家吃飯時,尤其是早上我所看到的表情完全不一樣。

星期天的時候他也很少在家,家裡只有媽媽一個人孤單的拖地、擦桌子、洗衣服。家裡永遠冷冷清清的,不像隔璧鄰居,還有樓上的住戶,除了偶爾的爭吵叱罵,更多的時候我聽到的是溫暖的笑聲從他們家裡傳出來。

為什麼我們家總是這樣安靜呢?

沉悶的氣氛讓我生起病來!我因為發高燒併發支氣管炎,同時還有拉肚子、鉤蟲感染及排泄不正常等症狀而住進動物醫院。

住院的那段時間,爸爸從來沒有來看過我,只有媽媽關心我,常來看我,還不斷打電話給醫生伯伯,想要知道我好了沒有,什麼時候能夠帶我回家。

等我好不容易把病治好,回到家以後,等待我的還是只有冷清的空氣。爸爸看到我回來一點都沒有高興的樣子,他還是用腳把我趕開,不准我跟他一起出門晨跑。從此以後我想通了,原來在爸爸的心目裡,我永遠都只是一隻沒有血統證明書的雜種狗,他之所以領養我不是因為他喜歡我,只是為了透過記者的報導和照片,製造出他很重視公益的善良形象而已。

也許是因為平常家裡都只有我陪媽媽吧!所以只有媽媽真正的關心我,對我好,不但特地去買我喜歡吃的羊肉口味飼料,還親手把7.5公斤的飼料袋提回家。

看瘦弱的媽媽吃力的把好重的飼料提進門,我覺得好生氣!為什麼沒有人幫她呢?

而爸爸竟然還跟別人說:「英不如小,人不如狗,馬英九不如馬小九。」

這讓我更難過。

爸爸怎麼不懂,媽媽真心希望的是爸爸能夠早點回家,吃她親手做的晚餐,偶爾在星期天的時候能夠陪陪她,即使不出門,只是陪她在家看電視也好?媽媽需要的不是我,而是他啊!

可是從電視上我知道,原來爸爸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從市長卸任以後,他要去選總統!

從市長變成總統,我的爸爸越來越偉大了!當上總統以後就沒有更高的位置了吧?也許等他達成這個最終目標,就可以有時間在家陪媽媽了。

可是沒想到,當上總統以後的爸爸,留在家的時間反而越來越少,而且都是媽媽已經熄燈睡著了才回來。

從此以後,我再也沒看過爸爸跟媽媽坐下來談話。更糟糕的是,爸爸竟然叫媽媽辭職,不要再去上班!電視上說他叫媽媽辭職是為了避嫌,以免有「官商勾結」的事情發生。

他們怎麼可以這樣說媽媽!大家都知道媽媽是一個很守規矩的人,以前爸爸當市長的時候,她連汽車都不肯開,每天跟大家一起擠公車上下班。而且除了上班能夠看到同事以外,媽媽從來不請朋友來家裡玩。要是媽媽不上班了,那麼不是每天都要一個人孤伶伶的待在家裡了嗎?

我真的覺得媽媽好可憐。不肯體諒她的心情,強迫她辭職的人都好可惡。爸爸更是差勁,只在乎自己的形象,好自私!

可是媽媽還是沒有絲毫反對,在爸爸選上總統以後沒多久就向公司遞出辭呈,從此以後天天呆在家裡反反複複的掃地、擦桌椅,做寂寞的「宅女」。

雖然我只是一隻狗,可是也不忍心看媽媽整天孤孤單單的,連大門都不敢出去。所以有一天爸爸難得早回家,我急急忙忙衝到他身前大叫,想提醒他有空的時候多陪陪媽媽,沒想到他竟然嘴角向下一彎,兩眼一瞪,露出像似溶化的面具一般的猙獰表情,兇狠的舉起手要打我!我嚇得縮起身子,閉上眼睛,等著忍受一頓重擊。還好媽媽及時阻止:「不准打牠!」,爸爸才生氣的哼了一聲,頭也不回,怒氣沖沖的跑進臥室,在裡面罵東罵西。

可是後來我卻在電視上看到爸爸跟記者說我咬了他一大口,還故意笑嘻嘻的感嘆說:「“總統”之尊回到家中卻成了弱勢族群,真是“英不如小、人不如狗”。」

明明事實不是這樣,爸爸為什麼要故意這樣跟人家說,把我說成是一隻不懂事的壞狗狗?

爸爸說的話到底哪一句是真?哪一句是假?到底是笑容滿面的對著外人的那個人是真的爸爸?還是板著臉孔,連一句溫馨的話都不肯對家人說的才是真正的爸爸?

搞不懂!雖然我已經十歲了,能聽懂人話,也看得懂人類的喜怒哀樂表情,但是,就是搞不懂爸爸為什麼那麼喜歡偽裝自己?尤其搞不懂爸爸為什麼老是要跟外面的人說他在家裡的地位不如我呢?明明我只是一隻狗,而且是一隻連血統證明書都沒有的雜種狗呀!

想到這裡,我發現電視裡那些對著爸爸歡呼尖叫的女學生都好笨,怎麼會以為一個連自己親手抱回家的馬小九都不肯親近的總統,會真心去愛護她們!

噢,我好失望!原來爸爸只是要利用我,才公開領養我。

喔,上帝啊!現在我只希望自己最後的下場,不要跟阿扁總統的“勇哥”,或者是游錫堃家裡養的“胖胖”,或者是謝長廷競選期間認養的黃金獵犬“凍蒜”一樣,在被主人利用完畢之後,就被送走,丟棄到會被安樂死的流浪動物之家。上帝啊!請再次保佑我。阿們!

「唉~~~」在昏暗的房間裡,媽媽深深嘆了一口氣。我靜靜注視著好久以來經常獨自皺眉深思的媽媽。

氣氛好冷...好冷...心情好沉...好沉...

我好耽心,越想越耽心,不知道爸爸最後的決定到底是什麼?

我開始颤抖,全身颤抖...

天啦!今天肯定又要失眠了。唉~~~



有誰推薦more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
迴響(2) :
2樓. snipper
2009/05/06 00:33
好文章!

把焦勞鶩冒,好大喜功的性格描寫得淋漓盡致!

台灣之哀! 逍遙散客2009/05/06 01:01回覆
1樓. 聯合國
2009/05/05 22:21
馬小九
莫非靈犬乎?幸好麻麻會照顧牠。放空、放下。

馬英九曾經公開承認.他們家的馬小九患有憂鬱症.

一個總統連養條狗都能養出憂鬱症.也就難怪他所統領的人民.燒碳自殺.跳樓.以至在總統府前舉槍自盡的事情會層出不窮.

逍遙散客2009/05/06 00:20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