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暗 香 / 姜夔
2009/05/22 23:47
瀏覽2,638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暗香

        暗  香   【宋】姜夔        文苑唱   sound.gif            

辛亥之冬,予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奴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歎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暗香》、《疏影》是文學史上著名的詠物詞,曾被譽為姜夔詞中具有代表性的作品。關於這兩首詞的題旨,過去有許多說法,但都難以指實。實際上,這兩首詞只不過是借物詠懷、即景言情的抒情詩,寫的是作者所見所感,寄寓個人身世飄零和昔盛今衰的慨歎。

古代詠梅的詩詞很多。但是,正如張炎在《詞源》中所說:"詩之賦梅,唯和靖(林逋)一聯(指"疏影橫斜水清淺,暗香浮動月黃昏")而已,世非無詩,無能與之齊驅耳。詞之賦梅,唯白石《暗香》、《疏影》二曲,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自立新意,真為絕唱。

"張炎對林逋的《山園小梅》和姜夔《暗香》、《疏影》的評價是很高的。姜夔這兩首詞並不一定有什麼重大社會價值,但它卻能從現實的官感中引起詩興,摘林逋著名詩句為詞牌名,適當地提煉和化用某些與梅花有關的典故,並由此昇華開去,立意超拔,另創新機,構思綿密,錯綜回環。而且能自度新曲,叮噹成韻,鑄詞造句,意到語工,麗而不淫,雅而不澀,在藝術上確有獨到之處。對這兩首詞揚之太高固然不當,抑之太下,恐亦非是。

 《暗香》一詞,以梅花為線索,通過回憶對比,抒寫作者今昔之變和盛衰之感。全詞可分為六層。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

上片,開篇至"不管清寒與攀摘"五句為第一層,從月下梅邊吹笛引起對往事的回憶。

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

那時,作者同美人在一起,折梅相贈,賦詩言情,境界何等幽雅,生活何等美滿!對未來充滿了希望。

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

何遜:南朝梁詩人,早年曾任南平王蕭偉的記室。任揚州法曹時,廨舍有梅花一株,常吟詠其下。後居洛思之,請再往。抵揚州,花方盛片,遜對樹彷徨終日。杜甫詩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
何遜而今漸老"兩句,筆鋒陡轉,境界突變,作者年華已
逝,詩情銳減,面對紅梅,再難有當年那種春風得意的詞筆了。

正如作者所說:"才因老盡,秀句君休覓" (《驀山溪》)。

與上五句相比,境界何等衰颯。這是第二層。

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但怪得"至上片結尾為第三層。這兩句點題,寫花木無知,多情依舊,把清冷的幽香照例送入詞人的室內,浸透著周圍的一切,儘管你"忘卻春風詞筆",卻仍免不了撩起深長的情思,引起詞人的詩興。

下片承此申寫身世之感。

江國,正寂寂。歎寄與路遙,夜雪初積。 

"江國""紅萼無言耿相憶"是第四層,感情曲折細膩而又富於變化。換頭,敘寫獨處異鄉,空前冷清寂寞,內心情感波瀾起伏:先是想折梅投贈,卻又怕水遠山遙,風雪隔阻,難以寄到;

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

次想借酒澆愁,但面對盈盈翠盞,反而是"酒未到,先成淚";最後,作者想從窗外紅梅身上來尋求寄託並據以排遣胸中的別恨,然而引起的卻是更加使人難以忘情的回憶。些少六句,三致意焉。

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

"長憶曾攜手處"兩句,是第五層,其中"千樹壓西湖寒碧"是詞中的名句,境界幽美,詞語精工,冷峻之中透露出熱烈的氣氛。這是前句""字的具體發揮。這兩句說明詞人最難忘情的是西湖孤山的紅梅,它傲雪迎霜,幽香襲人,壓倒了凜冽的冬寒,似乎帶來了春天的資訊。當攜手共遊",何等愜意!詞脈發展至此,終於形成高潮。

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結尾兩句又是一層,詞筆頓時跌落,終於又出現了萬花紛謝的肅殺景象。"何時見得"一句埋伏下許多情思,引起無限懸念。

這首詞構思綿密,自出機抒。詞的創作雖與林逋《山園小梅》有關,但其境界卻遠遠超林逋的詩作,與陸游的《卜溥運算元·詠梅》也不相類。林詩"曲盡梅之體態"(見司馬光《溫公詩話》),陸詞借梅比喻詩人的品德,姜夔這首詞卻織進了個人身世盛衰之感。但寫法上卻"不即不離",看上去,似詠梅而實際並非詠梅,非詠梅而又句句與梅密切相關。正如張炎《詞源》所說,所詠了然在目,且不留滯於物。"姜夔詞的"清空"也正表現在這裡。

其次是,對比照應,似縱旋收。作者本來以梅花為線索來抒寫個人身世之感,但他善於把今昔盛衰之情捏在一起,在對比中交替進行,給人以強烈印象。

如第一層寫的是昔盛,第二層便接寫今衰;第五層寫昔盛,六層又以今衰作結。這二者形成強烈對照,境況十分鮮明。再次是,抒情寫意,曲折盡致。這是一首抒情詞,側重于敘寫詞人激烈起伏的內心活動。以第四層為例,短短六句,卻有三次轉折,感情上的波瀾回蕩被表現得淋漓盡致。

最後是音節諧婉,字句精工。《暗香》、《疏影》與《揚州慢》一樣,前無古人,純屬自創。這兩首詞經過歌伎演唱的實際檢驗,作者自認為"音節諧婉"。當時曲譜,今已不傳,但讀起來仍能琅琅上口,叮噹成韻。如前所說,作者是很注意研辭煉句的。這首詞,詞句秀美,用字精工,""""的準確鮮明,虛字的恰當適度,都有益於詩意的增強。

詩詞注釋

原序:辛亥之冬,予載雪詣石湖。止既月,授簡索句,且征新聲,作此兩曲。石湖把玩不已,使工妓隸習之,音節諧婉,乃名之曰《暗香》《疏影》。
辛亥:光宗紹熙二年。
石湖:在蘇州西南,與太湖通。范成大居此,因號石湖居士。
止既月:指住滿一月。
簡:紙。
征新聲:徵求新的詞調。
工伎:樂工、歌妓。   隸習:學習。
何遜:南朝梁詩人,早年曾任南平王蕭偉的記室。任揚州法曹時,廨舍有梅花一株,常吟詠其下。後居洛思之,請再往。抵揚州,花方盛片,遜對樹彷徨終日。杜甫詩東閣官梅動詩興,還如何遜在揚州。
但怪得:驚異。
翠尊:翠綠酒杯,這裡指酒。
CD
紅萼:指梅花。 耿:耿然於心,不能忘懷。

【評解】
此詞詠梅懷人,思今念往。據夏承燾《姜白石詞編年箋校》稱:作于辛亥之冬,正其最後別合肥之年,而時所眷者已離合肥他去。由此可知是指合肥舊事。

舊時月色,算幾番照我,梅邊吹笛?喚起玉人,不管清寒與攀摘。何遜而今漸老,都忘卻、春風詞筆。但怪得、竹外疏花,香冷入瑤席。

江國,正寂寂。歎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盡也,幾時見得?

上片寫舊時梅邊月下的歡樂;而今往事難尋的悽惶。兩相對照,因而對梅生,實含無限深情。

下片寫路遙積雪,江國寂寂,紅萼依然,玉人何在!往日的歡會,只能留在長記中了。低徊纏綿,懷人之情,溢於言表。

全詞以婉曲的筆法,詠物而不滯於物,言情而不拘於情;物中有情,情中寓物。情思綿邈,意味雋永。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姜夔詞樂賞析
上一則: 杏花天影 / 姜夔
下一則: 疏 影 / 姜夔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