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131 蝶 戀 花 / 歐陽修
2007/07/06 21:03
瀏覽3,965
迴響0
推薦3
引用0

                      蝶   戀  花       歐陽修      sound.gif   文苑吟唱  

 
   庭院深深深幾許? 楊柳堆煙,簾幕無重數

玉勒雕鞍遊冶處,樓高不見章路。

雨橫風狂三月門掩黃昏,無計留春住

淚眼問花不語,亂紅飛過秋千去。

網路文章

[作者]

  1007-1072字永叔,號醉翁,晚年又號六一居士,

廬陵(今江西吉安)人。宋仁宗天聖八年(1030)進士,

知制、翰林學士。英宗時,官至樞密副使、參知

事。神宗朝,遷兵部尚書,以太子少師致仕。文忠。

他在政治與文學方面都主張革新,既是范仲淹慶新政的

支持者,也是北宋詩文革新運動的領導者。創作實績亦燦

然可觀,詩、詞、散文均為一時之冠。又喜獎掖後進,

蘇軾父子及曾鞏、王安石皆出其門下。詞集有

《六一詞》《歐陽文忠公近體樂府》《醉翁琴趣外編》。

【注釋】

此詞原為唐教坊曲,

調名取義簡文帝“翻階蛺蝶戀花情”句。

又名《鵲踏枝》、《鳳棲梧》等。雙調,六十字,仄韻。

李清照同調詞序指為歐陽修作,當無誤。  

幾許:多少。堆煙:形容楊柳濃密。 

玉勒:玉制的馬銜。雕鞍:精雕的馬鞍。  

遊冶處指歌樓妓院。 

章台:漢長安街名。  

《漢書·張敞傳》有“走馬章台街”語。

唐許堯佐《章台柳傳》,記妓女柳氏事。後因以章台為歌聚居之地。 

亂紅:落花。

【品評】

此詞寫暮春閨怨,一起一結頗受推賞

“庭院”深深,“簾幕”重重,更兼“楊柳堆煙”,

既濃且密——生活在這種內外隔絕的陰森、幽遂環境中,

女主人身心兩方面都受到壓抑與禁錮。

疊用三個“深”字,寫出其遭封鎖,形同囚居之苦,

不但暗示了女主人的孤身獨處,而且有心事深

怨恨莫訴感。因此,李清照稱賞不已,曾擬其語作

“庭院深深”數。顯然,女主人的物質生活是優裕的。

但她精神上的極度苦悶,也是不言自明的。

“玉勒雕鞍”以下諸句,逐層深入地展示了現實的淒風

苦雨對其芳心的無情蹂躪:情人薄幸,冶遊不歸;

春光將逝,年華如水。

篇末“淚眼問花”,實即含淚自問。花不語,也非回避

答案,“亂花飛過秋千去”,不是比語言更清楚地昭示

了她面臨的命運嗎?在淚光瑩瑩之中,花如人,人如花,

最後花、人莫辨,同樣難以避免被拋擲遺棄而淪落的

命運。這種完全用環境來暗示和烘托人物思緒的筆法,

婉不迫,曲折有致,真切地表現了生活在幽閉狀態下

貴族少歸難以明言的內心隱痛。當然,溯其淵源,

此前,溫庭筠有“百舌問花花不語”(《惜春詞》)句,

嚴惲也有“盡日問花花不語”(《落花》)句,歐陽修

結句或許由此脫化而來,但不獨語言更為流美,意

為深厚,而且境界之渾成與韻味之悠長,也遠過於溫、

嚴原句

意境:此為一首惜春之作,寫的是因殘春的幽寂所引發出一種

 

 

 

 

 

 

 

生活上的寂寥空虛之感。詞中帶有感傷春天即將結束,

追懷過去的遊樂生活點滴。雖然作者在詞中表現出春天

即將結束的景致,但卻充分的反映出作者內心中的一種

愁到極點、恨到極點的苦。即使整首詞不脫男女風月之

事,但卻擁有高超的藝術技巧,達到情景交融,渾然

氣的感受。

[ 簡 析 ]詞 的 上 片 , 先 展 示 一 深 宅 大 院 的 景 : 那 是 一 座 幽 深 又 幽 深 、 說 不 上 有 多 幽 深 的 庭 院 。 院 子 外 面 長 許 多 高 大 的 楊 柳 , 濃 陰 繁 茂 , 綠 葉 披 , 就 堆 起 一 片 綠 色 煙 霧 。 房 子 又 是 大 的 建 築 物 , 重 重 門 戶 , 無 數 珠 簾 翠 箔 , 一 層 一 層 把 外 分 隔 開 來 , 這 就 越 發 顯 得 它 既 幽 而 又 神 秘 。 連 用 三 “ 深 ” 字 , 又 加 上 “ 幾 許 ” 二 字 , 把 這 宅 院 的 神 秘 氣 染 得 別 。 “ 楊 柳 堆 煙 ” 既 點 出 春 景 , 又 襯 出 宅 院 的 環 境 。 “ 簾 幕 無 重 數 ” , 顯 然 是 一 所 富 家 大 宅 , 並 非 尋 常 的 人 家 。 這 重 重 的 簾 幕 似 乎 是 想 把 屋 子 的 人 遮 掩 起 來 , 既 不 讓 外 面 的 人 看 見 , 也 不 讓 屋 內 的 人 看 到 外 頭 光 景 的 。 可 是 , 這 時 候 偏 偏 有 人 站 在 高 樓 之 上 , 掀 開 簾 子 , 久 久 地 眺 望 遠 方 。我 們 如 今 才 看 清 楚 , 原 來 是 一 位 閨 中 少 婦 。 她 凝 神 眺 望 的 是 什 麼 地 方 呢 ? 原 來 是 她 夫 婿 經 常 遊 蕩 的 地 方 。 那 地 方 是 “ 秦 樓 楚 館 ” 的 集 中 地 , 王 孫 公 子 整 天 在 那 兒 征 歌 選 色 , 放 蕩 淫 。 他 們 那 些 披 雕 鞍 的 寶 馬 就 都 系 在 柳 陰 之 下 , 他 們 的 從 也 都 在 街 上 逛 蕩 。“ 玉 勒 雕 鞍 ” 只 有 貴 家 公 子 才 能 有 , 是 寫 出 那 人 的 身分 。 “ 遊 冶 處 ” 是 歌 舞 樂 集 中 的 地 方 。 李 白 詩 : “ 岸 上 誰 家 遊 冶 郎 , 三 三 五 五 映 垂 楊 。 ” 說 的 就 是 公 子 哥 兒 們 征 歌 逐 色 的 事 。可 是 , 這 位 深 閨 少 婦 雖 然 站 在 高 樓 , 而 且 目 遠 望 , 就 是 盼 不 到 她 夫 婿 的 影 。“ 玉 勒 ...... ” “ 樓 高 ...... ” 兩 句 用 的 是 倒 裝 的 句 法 。 假 如 把 它 條 理 一 下 , 應 該 是 : “ 樓 高 , 不 見 玉 勒 雕 鞍 遊 冶 處 章 台 路 。 ”遊 冶 處 即 章 台 路 , 這 顯 然 是 重 ; 但 作 者 是 有 意 重 。 因 為 上 句 是 就 那 公 子 而 言 , 下 句 是 就 那 少 婦 方 面 說 的 。

上 片 , 作 者 先 把 環 境 和 人 物 交 代 清 楚 了 , 以 下 就 展 開 一 組 寫 式 的 鏡 頭 。“ 雨 橫 風 狂 三 月 幕 ” 景 色 突 然 起 了 變 化 , 仿 佛 是 電 影 的 鏡 頭 轉 換 : 外 面 是 連 綿 的 春 雨 , 雨 越 下 越 大 , 風 也 越 刮 越 緊 。 閨 中 少 婦 已 經 不 在 樓 上 了 。

“ 門 掩 黃 昏 , 無 計 留 春 住 ” 她 那 夫 婿 終 於 沒 有 回 來 。 大 門 早 已 關 上 , 她 只 好 呆 怔 怔 地 坐 在 屋 子 。 春 光 似 乎 正 在 加 快 它 離 開 的 步 伐 , 憑 誰 也 挽 留 不 了 。 而 就 在 這 “ 雨 橫 風 狂 ” 之 際 , 她 的 青 春 也 正 在 地 而 又 地 溜 走 。

於 是 , 詩 人 用 濃 烈 的 筆 墨 寫 出 使 人 驚 心 動 的 兩 句 : “ 淚 眼 問 花 花 不 語 , 亂 紅 飛 過 秋 千 去 ” 春 天 快 要 過 完 了 , 自 己 的 美 好 青 春 同 樣 也 快 要 過 完 了 , 為 什 麼 它 們 都 不 能 夠 留 下 來 ?她 含 眼 淚 問 花 兒 , 可 花 兒 沒 有 回 答 ; 不 但 不 回 答 , 而 且 把 一 片 片 花 瓣 灑 落 焉 , 不 斷 地 灑 落 下 來 , 伴隨 亂 的 風 雨 , 飛 過 院 子 那 高 大 的 秋 千 , 飛 得 遠 遠 去 了 。

詩 人 以 精 深 的 構 思 , 有 限 的 筆 墨 , 通 過 環 境 的 點 染 和 景 物 的 襯 托 , 揭 出 閨 中 少 婦 深 的 悲 哀 , 以 及 她 那 不 幸 的 命 運 , 這 就 深 深 地 把 我 們 的 心 靈 打 動 。 “ 亂 紅 飛 過 秋 千 去 ” , 這 場 景 真 是 驚 心 動 , 強 烈 地 顯 示 那 “ 天 地 終 無 情 ” 的 冷 酷 現 實 。

 

 

 

 

 

 

有誰推薦more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