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九歌(一) 東皇太一
2017/04/30 23:38
瀏覽328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九歌(一)  東皇太一      

吉日兮辰良,  穆將愉兮上皇; 

撫長劍兮玉珥,   ( ㄑㄧㄡˊ ) 鏘鳴兮琳瑯  

瑤席兮玉瑱  (音陣)盍將把兮瓊芳; 

蕙肴蒸兮蘭藉,奠桂酒兮椒漿。

揚枹 ( ㄈㄨˊ )兮拊鼓,疏緩節兮安歌,陳竽瑟兮浩倡。 

靈偃蹇 ( ㄐㄧㄢˇ )兮姣服,芳菲菲兮滿堂;

五音紛兮繁會, 君欣欣兮樂康。 

本篇寫人們著華衣配美劍參加祭典以鮮花美食宴饗祭祀天皇上帝載歌載舞歡騰喜悅 

題解 

太一,星名。天上的尊神。祠于楚東,以配東帝,故稱東皇。本篇乃祭東皇太一的詩歌。內容描寫祭者及靈巫的裝束,祭堂的陳設,祭品的芳潔和音樂的繁盛等。

太是始原之意,是宇宙的本體,一是唯一、獨尊。古者天子以春秋祭太一東南郊,可見東皇太一在楚人心中是最尊貴偉大的神,祭祀時首先就得祭祂,故而《九歌》也把它放在首位。

 

 譯文 

良辰吉時,大家又虔誠肅穆又歡愉地祝告上蒼。

我手持著裝有華美玉環的長劍,金玉齊鳴,叮叮噹當。 

玉圭壓著瑤石般的地席,手把著馨香的瓊花。

蕙草包著祭肉,墊著芬芳的蘭草,祭奠著椒漿桂酒。

舉起槌兒敲起鼓,舒緩的節奏伴奏著輕曼的歌唱,

竽呀瑟呀織成一片悠揚的交響。

巫女穿著美麗的衣裳緩緩起舞,濃郁的芳香,充滿一堂。

樂聲紛繁錯雜。神啊 你該是多麼欣悅歡樂啊!

        

 

 

日前觀賞大陸拍攝的連續劇 [屈原],劇中對屈原的一生交代得

為清楚,還不時呈現他朗讀詩作,以及當代的歌舞祭祀,雖

說已加上現代的歌舞理念,但還是可以引發聯想,感覺相當

不錯。繼而勾起我賞讀屈原作品的興致。

讀書之樂無窮,《九歌》體驗古韻之美

獨樂不如眾樂。 

《九歌》是流行於楚國民間祭祀活動中演唱的一種套曲,

它結合了歌辭 音樂 舞蹈等藝術形式,相傳在夏代已有之,

楚國的《九歌》在藝術形式上或許是有承繼的關係

它和祭祀活動中的情節有著密切地聯繫,在舉行祭典的時候,

經常擊鼓吹竽,載歌載舞,和著長篇的敘事歌。 

《九歌》中的賓主彼我之辭”,如余﹑吾﹑君﹑女()

佳人﹑公子等,它們都是歌舞劇唱詞中的稱謂。 

主唱身份不外三種:一是扮神的巫覡,男巫扮陽神,女巫扮陰神;

二是接神的巫覡,男巫迎陰神,女巫迎陽神;三是助祭的巫覡。

所以《九歌》的結構多以男巫女巫互相唱和的形式出現。

清代陳本禮就曾指出:“《九歌》之樂,有男巫歌者,有女巫

歌者;巫覡并舞而歌者;有一巫倡而眾巫和者。

(《屈辭精義》)

這樣,《九歌》中便有了大量的男女相悅之詞,在宗教儀式﹑

人神關系的紗幕下,表演著人世間男女戀愛的活劇。

這種男女感情的抒寫,是極其複雜曲折的:有時表現為求神

不至的思慕之情,有時表現為待神不來的猜疑之情,有時表現

為與神相會的歡快之情,有時表現為與神相別的悲痛與別後

的哀思。從詩歌意境上看,頗有獨到之處。 

朱熹曾評《九歌》說:“比其類,則宜為三《頌》之屬;而論其辭,

反為《國風》再變之《鄭》﹑《衛》矣。”(《楚辭辯證》)

同是言情之作,而《九歌》較之《詩經》的鄭﹑衛之風,確實

不同。但這並非由於世風日下再變”,而是春秋戰國

時期南北民族文化不同特徵的表現。鄭﹑衛之詩,表現了北方

民歌所特有的質直與純;而《九歌》則不僅披上了一層神秘

的宗教外衣,而且呈現出深邃﹑幽隱﹑曲折﹑婉麗的情調,別具

一種奇异濃郁的藝術魅力。 

男女之情并不能概括《九歌》的全部內容。作為祭歌,由於它

每一章所祭的對象不同,內容也就有所不同,如《東皇太一》

的肅穆,《國殤》的壯烈,便與男女之情無涉。

《國殤》是一首悼念陣亡將士的祭歌,也是一支發揚蹈厲﹑

鼓舞士氣的戰歌。它通過對激烈戰斗場面的描寫,熱烈地贊頌

了為國死難的英雄,從中反映了楚民族性格的一個側面。 

《九歌》是以娛神為目的的祭歌,它所塑造的藝術形象,表面上

是超人間的神,實質上是現實中人的神化,在人物感情的刻畫和

環境氣氛的描述上,既活潑優美,又莊重典雅,充滿著濃厚的

生活氣息。

 文章參考自

http://www.epochtimes.com/b5/1/8/23/c3779.htm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我讀古文
下一則: 九歌(十一)禮魂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