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回憶50年前(1971~1973)在【象牙海岸】農耕隊的生活(面對 瘧疾、河川盲、昏睡病 等可怕熱帶病)
2021/02/25 11:23
瀏覽665
迴響3
推薦43
引用0

   接著再來談談在非洲象牙海岸的其他生活問題,首先要談的是在非洲最讓人害怕的是什麼?象牙海岸是屬於熱帶性氣候的國家,有許多讓人害怕的「熱帶疾病」,例如【瘧疾】、【河川盲】、【昏睡病】、【象皮症】等等,這些熱帶的疾病都好發於「水岸」與「偏鄉」,而這些地方卻是農耕隊員與水利技師的主要工作場域,所以熱帶疾病對於我們農耕隊員(尤其是水利技師)的生活作息仍是最大的威脅,但是除了聽天由命之外也是莫可奈何的事。

   【瘧疾(Malaria)】或稱「打擺子」,有間日瘧、三日瘧、惡性瘧等不同病徵,它是經由雌性瘧蚊叮咬傳播「瘧原蟲」而得的疾病,蚊子叮人時瘧原蟲隨著蚊子的唾液進入被叮者的血液中,然後瘧原蟲就隨著血液移動到人的肝臟,在肝臟中發育成熟並展開繁殖,在被瘧蚊叮咬約在8~20天內會引起 發燒、畏寒、疲倦、嘔吐及頭痛等症狀,嚴重的還會引發 黃疸、癲癇、昏迷甚至死亡,若沒有治療,有些人的症狀也會自然緩解,但數月內症狀可能還會再次出現,早年台灣的「瘧疾」也很嚴重,但後來政府強制在全台每家每戶噴灑 D D T 殺蚊,一直到1965年台灣的瘧疾才被根除,現在瘧疾在非洲等落後地區還是很嚴重,全世界每年有將近3~5億人被感染,並有約1~3百萬人因而死亡;當年非洲的「瘧疾」更是非常普遍的疾病,從台灣去非洲每一個人都會攜帶專門預防瘧疾的藥「奎寧」,奎寧(或稱「金雞納霜」)有打針與日服的藥片,當年從西班牙馬德里到象牙海岸阿必尚的飛機上都會分發 奎寧 給乘客,但奎寧既傷胃、傷肝又有許多不良副作用,吃與不吃實在兩難,在非洲服務的農耕隊員很少有人能逃脫 瘧疾 的魔手,而我的工作必需經常到水邊與偏鄉(蚊子多),幸好老天保祐我從未得過瘧疾,不知和我每天都喝一瓶啤酒是否有關(聽說當地的啤酒有添加奎寧)?

(瘧原蟲的形狀圖)

(瘧原蟲在瘧蚊以及受害病人體內的循環系統圖)

(瘧蚊的樣貌照片)

(得到瘧疾的病人)

   【河川盲】或稱「蟠尾絲蟲病」,它是ㄧ種「蟠尾絲蟲 onchocerciasis 」透過「蚋」(又名黑蠅 Black fly )叮咬而進入人體,這種黑蠅生活在河岸邊,喜好飛入衣袖內叮人,被叮後紅腫又癢,是很惱人的小小蒼蠅,台灣的蘭陽溪畔也有「蚋」,但因台灣沒有「蟠尾絲蟲」所以不會傳染 河川盲,蟠尾絲蟲的幼蟲寄生在「非洲蚋」的唾液裡,當非洲蚋叮咬人時,蟠尾絲蟲就隨著非洲蚋的唾液進入人體,然後它開始繁殖並侵入到人體各處,據非洲老鳥說,得到河川盲的人會先在四肢長出小紅腫塊,喝酒或抓癢時絲蟲會從腫塊處鑽出來,一拉就會斷掉,當絲蟲進入人的眼睛時,患者會看到蟠尾絲蟲在眼球移動,慢慢的患者就會失明,這就是所謂的「河川盲」,下一隻非洲蚋再叮咬河川盲患者時,蟠尾絲會隨著非洲蚋的唾液再傳播給下一個人,而對於這種疾病尚無疫苗問世,能採取的辦法就是儘量避免被非洲蚋所叮咬,但我經常要到河邊的「水文站」觀測水位、流量或勘查水源,無可避免的會被這種討人厭的黑蠅叮咬,最前面幾次被叮時擔心害怕到難以成眠,但後來心想既然來了躲也躲不掉,就隨命運安排吧,我雖被黑蠅叮咬過無數次,幸好老天保祐至今安然無恙。

(小黑蒼蠅的樣子)

(蟠尾絲蟲的樣子)

(蟠尾絲蟲在黑蠅與受害病人的循環系統圖)

(可怕的蟠尾絲蟲就在患者的眼睛處蠕動)

 【昏睡病】或稱「非洲昏睡病」、「非洲錐蟲病 African Trypanosomiasis 」,它是由一種叫 采采蠅( Tsetse fly 大蒼蠅)唾液攜帶的「布氏錐蟲」所感染的疾病,病狀分為二階段,第一階段的症狀是 發燒、頭痛、關節痛等,第二階段因錐蟲侵入病人的中樞神經系統,病人開始意思模糊、協調性變差、白天長睡夜無眠,之後會陷入昏睡狀態,通常會在3個月至2年死亡;采采蠅分布於撒哈拉沙漠以南的廣大地區,以吸食脊椎動物的血液為生(台灣早年也有類似的「牛蠅」),每年可繁殖4代,一生可繁殖達30代之多,它經常在有家畜的村莊活動,我曾經在鄉下的屋內被叮過一次,它叮在我靠頸部的背上讓人感覺到什麼叫「痛入心扉」所幸後來並沒有被感染到昏睡病。

(傳播昏睡病的采采蠅,專叮牛隻等家畜的大蒼蠅)

(造成昏睡病的非洲錐蟲)

(罹患非洲昏睡病的病人)

【象皮病】又稱「淋巴絲蟲病 Lymphatic Filariasis 」,象皮病也是由雌蚊叮咬時唾液攜帶的絲蟲(Filariodea)所傳染的疾病,這種絲蟲會破壞人體的淋巴系統,造成四肢、生殖器或其他器官嚴重的水腫,同時患部會逐漸變形、變厚並伴隨著疼痛,象皮病不但影響病人的外觀,也讓病人無法工作,得到這種病非常的痛苦,更會讓人感覺生不如死,象皮病除了在非洲盛行之外,亞洲地區也有,世界上有超過1.2億人感染此病,造成社會與經濟的損失高達十億美元以上。

(象皮病的淋巴絲蟲樣貌)

(象皮病患者罹病的腳與正常的腳,下一張照片係取自「今日頭條」)

    我在象牙海岸住了二年所幸能無病無痛的全身而退,有許多農耕隊員不幸因病而在非洲喪命,有些人回台後因罹患熱帶疾病而被送到當時的高雄醫學院熱帶病學研究所治療;在回台前一個月我們必須做一次特殊的身體檢查,檢查的項目很多,比較特別的是在我的左手中指指尖肉多處用刀切入採血以及在我的左腰處用採樣剪刀切取一塊皮膚等,會在我想像不到的地方採樣,其目的是要做「血液抹片」等檢查,以確定我身上有沒有「瘧原蟲」、「非洲錐蟲」及「淋巴絲蟲」,腰部皮膚組織切片則是用來檢查我身上有沒有「蟠尾絲蟲」;等回到台灣半年內我還須每隔一段時間到居住地的衛生所報到抽血檢查。

   註:本文有部分資料與全部照片取自「維基百科」,如有侵權請告知取下。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BJ周
2021/03/08 00:11

50年前醫藥不發達

可是這些蟲病至今仍然存在

可見人力未逮之處何止新冠病毒?

確是如此,尤其在落後的非洲國家,像「河川盲」之類的可怕疾病,人類再怎麽進展它至今猶存。 samia2021/03/08 07:46回覆
2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21/03/01 15:04
當時的農耕隊真是冒著生命的危險.為了國家的外交而努力犧牲.向您們致敬.
謝謝你花時間閱讀,因為當年去非洲的伙伴們已漸漸的凋零,我趁著記憶還清晰時把它記録下來,以免那段期間只是我個人的「過眼雲煙」而已。 samia2021/03/01 17:50回覆
1樓. 寧靜姐
2021/02/25 12:26

好辛苦!!

感謝你回憶錄的分享

謝謝妳光臨指教,舊年往事提供參考。 samia2021/02/25 12:35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