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夜色中的饗宴
2021/07/24 17:24
瀏覽1,837
迴響4
推薦51
引用0

***────── 夜色中的饗宴 ──────***

 

晚上入睡之前,我總有一段享受饗宴的時光。你會好奇吧?入夜了,在自己的臥房還會有什麼樣的饗宴?其實說穿了,也就沒什麼神秘可言。

對著床,我懸掛了一幅畫,畫著一大片渾圓的荷葉,旁邊襯著些小葉尖与一朵荷花,全是水墨色,可能曾加了少少些許石青,整個畫面素淨之至,最熱鬧的是花和葉之下的幾隻小青蛙,姿態都在做蹦跳狀,色澤每隻濃淡不同。看著牠們的熱鬧活潑,好像鼓譟的蛙鳴聲都從畫中傳了出來,就取名蛙聲十里塘。看著看著,我也加入了牠們夏夜的饗宴,心情不由得也感染到一種純粹的歡愉。

而定定神來看,我最欣賞那片置頂渾圓的大荷葉,不但墨色一氣呵成,葉緣還有溶溶的一圈水漬,是水墨在萱紙或棉紙上才能出現的特殊趣味。英國水彩畫有名,可以把倫敦的霧氣畫得水溶溶的,但卻出現不了這種似帶著皺折与裂痕的水漬效果。當時邊玩邊畫,記不得自己是不是在一筆勾畫荷葉之後,又用飽含水墨的筆再掃了葉緣一圈?看到這個不意之下渲染出來的效果真是既驚又喜。

我之所以會從年輕時代只畫西畫而轉往國畫的一個主要原因,就在欣賞水墨在萱紙上暈染的特殊趣味。

當時立即拿去裝框裱被,從新加坡回台也不忍捨棄,像寶物一樣帶了回來。

豈料它如今竟是我夜夜入夢前的一場視覺饗宴,与眾蛙同樂之外,在新加坡學畫時与那些熱情友人的回憶也時時讓我懷念回首。當時我們畫畫之餘,常相約一道去維多利亞音樂廳聽音樂會、欣賞芭蕾團的演出,自命我們是一群「golden girls」的快樂夜遊。

上課之後的午餐更是吃遍了迷你島國的各式佳肴,印尼餐、泰國餐、印度餐、馬來餐,還有當地很盛行的潮州餐廳,它的芋泥甜點至今懷念。有時繪畫老師帶著我們去組屋<國民住宅>裡的有名餐廳,更是價廉物美,也只有道地的當地人才可能熟門熟路。而其他很多餐廳都是開在保留區的老建築裡,厚實的大紅門、高台階,處處古趣昂然,雖然都是小小一間,卻很有當年富豪人家的氣勢,与新加河畔的那一溜老房子在厚重和氣韻上有很大的差別,很足以讓人感染到遠在當年的繁華与多金。讓我連想到書中和電影裡述及山西平遙的那種建築風味。我們滿足的不只是味蕾,同時也享受了當地古老民生所遺留下來美色淳厚的建築精華。

新加坡全島,大約只有芽籠這個地方我們沒去過,後來在遠派東南亞的名記者梁東屏的文字裡才知道,它是新島集中管理的紅燈區。連這種行業都管理得頭頭是道,人性的本色与理性的規範全不遺漏,你才不得不佩服他們政府設想的嚴密和週到。

有一回大家約好了去一家餐廳,我不知道地方,開了輛紅車的朋友說,沒關係,你跟著我的車就好,她的意思是紅色畢竟比較醒目好認。等開了一段距離之後,我定睛一看,糟糕,前面那輛紅車裡的駕駛人不是我那位朋友耶!這下可好,我跟錯車了。這時手機響了,她們指定一個最好認的地方,要我開到那裡,她們會開車來接引。從那之後,住的較近的一位朋友說她來我家接我就好,不用自己開了,免得哪天如果約了在山裡的哪個餐廳吃飯,不把她們等得緊張死才怪。

剛從醫院回來時,醫生說我只有兩個月的存活時間,擔心來不及和她們道別說farewell,急急聯絡,沒想到她們輪流每人一天寫一則messenger給我,鼓勵鬥志之外,也說她們自己的生活,好引我對病痛的分心。這份心懷,經常看得我泫然欲泣,更加懷念那裡的人,那裡的景致与那裡燦爛的陽光。

其實我一向是路癡,敢在新加坡開車主要是它治安好,方圓只有兩個台北那麼大,而且台灣的駕照可以直接換新加坡駕照,不開開車過過癮,怎麼對得起我在台北好不容易考來的駕照?我經常一開就到了樟宜機場,也不過吃頓午飯就開回市區。

有一回去上聲樂課,看看離上課時間還早,就多開點路,好多欣賞一點比較郊區的風景。豈料這一開就轉不過頭來,哪條路都不對,好不容易總算摸回到聲樂老師家。一進門老師就說,你今天遲到了不少時間哦。我只好招認,不是有意遲到,而是不知道自己開到哪裡去了。雖是迷你島國,畢竟我不知道的地方還多著呢。

這種烏龍也只能在新加坡鬧鬧,如果換到美國,老天,不知穿州越界的會開到哪一州去。可每天出門都是當地最熱鬧的烏節路,就是直直一條那麼一段,長時間總開那一段還真無聊,到處跑跑也算是消磨時間的方式之一。如今回想,還是會笑自己當年的「能幹無比,勇氣無邊」。

面對著我,你可能會有個錯覺:這人不笨。可什麼糗事、傻事我都做過。該怎麼解釋才比較合情合理?可能還是那句老話最傳神:人不可貌相?

雖在病中,也得自找些樂趣聊聊分分心神,而什麼最樂呢?不外就是回想自己較年輕時的種種樂事、糗事;再來,應該是邀你也來參與我夏夜獨一無二的饗宴吧!




*張藝謀的大紅燈籠高高掛,講的就是山西平遙的大戶人家。

然事實上那裡主人的生活沒那麼糟不可言。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其他
自訂分類:鍵盤敲打
上一則: 朝來寒雨晚來風
下一則: 哼 唱 之 間
迴響(4) :
4樓. Olivia隨心所欲
2021/08/21 14:25

沒有啦~我是疫情期間找自己拍的相片畫的,寫生我還不行哩~

(我也不太想要,因聽蔣勳老師說,塞尚喜歡寫生,後期眼睛都壞了,我也會怕怕的害羞)

哈哈! 沒那麼嚴重啦.

那些畫家們都畫瘋了才會那樣, 而且盡選陽光普照的情況作畫,

因為從他們那些人之後, 陽光才成為畫面的主角. 影響不小.

我們這種消遣型的, 絕對安全.^-^

ynn

ynn6002021/08/22 15:41回覆
3樓. Olivia隨心所欲
2021/08/19 09:35

我畫的第一張新加坡,與您分享~(但真沒畫的很滿意害羞)

你自己雖不滿意, 但我覺得你畫得滿好.

尤其在那麼熱的地方還肯揮筆作畫, 精神特別可嘉.

我在台讀書的時候, 經常要外出寫生, 而我也常中暑.

當時還不懂什麼是中暑, 就是人不舒服. 後來對寫生就總有點拍怕.

歡迎你來, 還帶著美美的圖畫. 謝謝!

ynn

ynn6002021/08/19 19:05回覆
2樓. 李旼
2021/08/14 22:04
我搭地鐵到樟宜機場都會坐錯,差點誤點。

第一次的話, 難免.

我住新加坡差不多二十年, 沒看介紹個特別的地方還寫錯地名?

証明自己確是路癡, 不是吹牛.^_^

ynn

ynn6002021/08/17 19:49回覆
1樓. Olivia隨心所欲
2021/08/04 10:22
當年遊新加坡訂房在芽籠區,後來才知道那裡是紅燈區,每天進出酒店不管何時都會遇見站壁的女人,偶而還有見到在談價錢的男人...我還和我女兒同行,但一點也不覺得怪,想想我的神經也很大條哩~

真謝謝你, 點明了我寫錯的地名, 真該挨罵. 也可証明確是路癡.

你會訂到芽籠的旅館, 也是機率很難得的事.  不過至少觀光過, 我還沒去過咧!^_^

ynn

ynn6002021/08/17 19:54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