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大軍車送來的聖誕禮物
2017/10/06 19:49
瀏覽507
迴響0
推薦33
引用0

***___________ 大軍車送來的聖誕禮物 ___________***

 

薇閣育幼院和美軍顧問團的關係,在當年可以用相當密切來形容。美軍顧問團每年不只在聖誕節會來薇閣派送禮物,並參與節目和我們同樂。當時的團長蔡斯將軍有時還會邀請全校的師生,在聖誕節前去圓山的美軍顧問團午餐或晚餐,外加表演舞蹈節目和話劇。

在顧問團裡,同學們一面上台表演舞蹈和話劇,一面也欣賞台上美國人的歌唱舞蹈表演。我們夾在一大群金髮藍眼之中,邊看節目邊進餐的同時,還分了好大一部份注意力來打量身邊這些不太一樣的人,以及與平時的中餐不一樣的食物。

聖誕禮物是另一項節日高潮。每年聖誕節這一天,美軍顧問團都會有很多人來到薇閣,和我們一起歡度佳節,其中必不缺席的就是聖誕老人。

這位來自美軍顧問團的聖誕老人,正和歌詞裡所描述的一模一樣,白髮白鬚白眉毛,身穿紅衣紅褲,一定背著一大袋的聖誕禮物,同時他後面還有好幾個人幫他背了好幾個大袋子。這也是一年裡同學們最期待的好日子,大家排隊到聖誕老人面前,接受聖誕禮物和祝福。

禮物各色各樣,都是全新的,一人一件。不但包裝得漂亮,有人還會得到電動玩具,像會搖鈴的小機器人、會搖尾巴的玩具狗、玩具熊,也有女生得到人人羨慕,眼睛會開會閉的洋娃娃。也有人只得到一大袋的核桃乾果,或是一盒精緻的糖,紅色盒面上有個古典人物畫像的那種。

雖然得到特殊禮物的人,讓其他的同學又羨又妬,但是大體上每個人都很開心,因為機會是均等的。而且,那些得到特殊玩具的人會和大家一起玩,只是具備了所有權。拿到糖果的也會與好友分享,只不過自己可以多吃幾顆,總之是皆大歡喜。而那份普天同慶的歡樂氣氛和祝願的心情,才是真正歷久不忘的記憶。

沿著從校門口一直延伸下來的檳榔大道上,一排比人還高的聖誕紅這時也燦然綻放,隨風搖曳著,和旁邊那些終年長綠的抽高槟榔樹相映成趣。似是同學裡高矮不同的人並排站著,一起迎接佳節的樣子。

聖誕歌曲早已在音樂課時練習到滾瓜爛熟的地步,「平安夜」「美哉小城」「天使唱高聲」等等這些曲目,不但旋律優美,歌詞更是宣揚著博愛與和平──「美哉小城,小伯利恆,你是何等清靜。無夢無驚,深深睡著,群星悄然進行」。我們在高唱這些頌歌的同時,確實感受到平靜與祥和的心境,心中蘊育憧憬著博愛、和樂世界的遠景。

美軍顧問團的人以及他們的家屬,有時會來和我們一道舉辦遊園會,有時是開軍車載全校同學去郊遊,有時是來為我們做特殊的表演或舉辦球賽等節目。美國小童軍還穿著全套深藍的童軍制服,來和我們進行友誼交流。

他們抵達薇閣之前,我們先把教室的課桌,搬到位於新男生宿舍前的躲避球場上,那裡有整排的榕樹和樹蔭,會讓整個會場比較涼爽。課桌排成了一個大方陣,桌面舖上純白的床單,在四週圍繞的大榕樹層層疊疊蓊鬱樹蔭的掩映下,看起來特別醒目亮眼。這樣一個大方陣,足夠讓全校的同學和來客都圍站在它的四周。

美軍顧問團的人一到,先忙著把一箱箱的點心搬來擺放到桌上。打開來都是一整盒一整盒的冰淇淋,一整條一整條的巧克力棒,一整包一整包的棉花糖,還有其他的各色點心糖果。那些東西在當年台灣市面上還沒出現過。同學們愛吃什麼就拿什麼,愛吃多少就吃多少。嘴裡吃的、手裡拿的、眼裡看的,簡直多到吃不完的樣子。

我最喜歡的就是冰淇淋,一方方紙盒裡的冰淇淋,乳白色是香草的口味、淡粉色的是草莓口味、咖啡色的就是巧克力口味了。它們冰冰涼涼又細細滑滑的口感,好像沒有什麼其他的食物可以與之相比擬的。

不過幾乎每次都是還沒吃得盡興,下一個節目就緊鑼密鼓地接著上演。多半是籃球比賽之類的活動。我們就各自挑揀自己最喜歡的糖果點心,拿在手上去籃球場集合。

雖說那些穿著制服的美國小童軍,是來跟我們作交誼活動,但是真能用英語和他們交談的,其實只有極少數隸屬於基金會部門的幾位老師而已。我們小朋友之間只是在眼神交會時彼此相對一笑,友善又有點羞赧地點點頭,算是傳遞了無言的國際友誼。

國際禮儀也是先禮後兵,交誼時間一過,雙方的籃球隊換上各自的球衣上場,薇閣校隊與美國童軍隊在籃球場上熱烈開賽,這時可就誰也不讓誰了。全校的同學和美國客人都圍在場邊,為自己的球隊大喊加油,氣氛熱烈到了沸點。

最後誰勝誰敗如今已不太記得,反正勝敗是兵家常事,也應該不是最重要的。但是那股興奮的情緒,可以延續好幾天,成為我們課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有時,美軍顧問團會來一大群年輕人,就是當時在服兵役的美國大男孩,也是一般人稱呼的美國大兵,在薇閣的大禮堂裡,表演他們自己提供的才藝節目給我們欣賞。

印象最深刻的是其中一次大提琴演奏,那是我第一次看到大提琴的真實樣貌。以往只知道小提琴可以奏出美妙的音樂,此時親眼看到聽到那幾乎與人等高的大提琴,也能演奏出動聽的音符,真是讓我眼睛睜得好大,簡直就是目不轉睛。

還有個年輕人手拿一個小木偶,對著它說話。神奇的是小木偶嘴巴一開一闔地也會說話。於是人與木偶對談起來,似乎津津有味的樣子,讓我們看得目瞪口呆。雖然他們對談的英語內容我們一點也聽不懂。

聚會之後,我們同學之間研究了好一段日子,還是找不出木偶能夠說話的原因。當時還不懂什麼是腹語術。而往後只要有機會看到這種會說話的小木偶,那段觀看美國青年表演的記憶,就特別在記憶深處活躍起來。

記得有一次,美軍顧問團派了好幾輛軍用大卡車,來載全校學生去碧潭郊遊。那時已是初冬,我們都穿著紅黑白三色格子的絨布襯衫、海軍藍的裙子或短褲,美國青年帶著我們在碧潭邊上圍成個大圓圈玩各種遊戲。雖然我們彼此之間語言不通,但是他們所教的遊戲有些平時我們已經玩過,像丢手帕、搶位子,所以一點就通。即使是新的遊戲玩法,在他們以動作示範之後,我們也很快就心領神會,知道遊戲規則該怎麼個玩法。可以說,遊戲也是無國界的,歡樂更是無國界的。

快樂的氣氛洋溢著直到日暮西山,大家不得不離別的時候。臨別時大家手牽著手圍成個大圓圈,合唱那首夏威夷的名曲

濃密密的烏雲堆滿山巔

幾時過山頂上的樹林

那南風吹來悲涼的夜風

激起了我們的別思離情

朋友再見 朋友再見

親愛的朋友離別就在眼前

從今以後 到下次再相見

我們將感到心酸──

歌聲一遍遍地重複著,一波波依依不捨的離愁別緒,深深沁入我們的心田。美國青年和我們大夥兒一起玩了大半天,雖然我們不知道那些年輕小伙子的名字,但是他們的活潑帶動、他們的友善和笑容,是不需要文字來注釋來翻譯的。即使在言語不通的情形之下互動,友愛與真誠的烙印,已永遠留在每個人的心中。

舞蹈表演的小朋友和美國小童軍合影<中間是通學生翟瑞靋>


蔡斯將軍常到薇閣和同學們話家常




*通學生---就是每天通勤上學的學生,  他們到薇閣上學可是要交付高額學雜費用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興趣嗜好 其他
自訂分類:薇閣時代
上一則: 週末與「美國新聞處」之約
下一則: 濃妝艷抹的聖誕節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