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這堂課,我們坐著時光太空梭出遊 - 老師們
2017/04/28 09:27
瀏覽769
迴響2
推薦57
引用0

***___ 這堂課,我們坐著時光太空梭出遊 ___*** 

管老師教的數學課固然讓同學緊張無比,六年級時他所教的「詩詞欣賞」及「古文欣賞」,可是我們非常喜歡的課。至少我個人是興致勃勃,絕對不會打瞌睡的。

上這堂課時的管老師跟上數學課時的管老師簡直判若兩人神情上截然不同。他似乎自己先已陶醉在那些古詩古文的世界裡。詩詞的格律、詩詞的意境、詩人墨客的生平趣聞他都笑意盎然地詳細說給我們聽。

那時我們好像不是他的學生而是他很談得來的朋友。他告訴我們賈島為了推敲詩中的一個字可以騎著驢子在兩地來回走上好多趟。王安石也為了詩句「春風又綠江南岸」裡的「綠」字,朝思暮想,換了好幾個字之後才做定奪。讓我們意會到古代詩人對用字的慎重和考究。

他又詳細地介紹白居易的平易近人,詩仙李白的瀟洒不羈,杜甫寫詩每每會白髮騷更短的執著等等。

我們都不由自主地沉醉在詩情滿滿的氛圍之中,而管老師自己,大約比所有的人都更沉醉。

在那種時候,我們的教室忽然就化身為穿越古今的太空梭,從靜謐安祥的新北投,倏然飛越到古長安的上空,俯瞰長安城裡萬頭躦動的大街小巷、各色綾纙绸緞的衣衫鬢影、楊貴妃正跨騎著駿馬飛馳而過、李白醉態可掬地正提筆賦詩。而杜牧那幅「輕羅小扇撲流螢」的夏夜風情,歡笑愉悅的氣氛感染到我們也輕快起來。他那首「停車坐愛楓林晚,霜葉紅於二月花」,也讓我們體驗到另一種悠閒和曠達。而白居易形容楊貴妃「梨花一枝春帶雨」的筆調,也開啟了我們描繪人物神情的新境界和新領域。

機長兼駕駛人的管老師,總在關鍵時刻喃喃似地說出他的感喟,提示哪個重要的鏡頭別忽略過去。一堂課下來,我們猶如遊踪萬里歸來,即使轉眼就接著絕對現實的生活,那份嚮往的心情和想像,卻從不曾自心頭淡忘。

這樣的講解尚且意猶未盡,管老師還出題目讓我們練習寫五言或七言律詩以秋天、秋景為主題。然後再把每一首學生的創作抄在黑板上逐字逐句把優缺點指正出來。

管老師寫在黑板上的板書可真是很吸引人,開闊大氣,很有顏真卿書法的氣韻和風格。每次看他寫黑板,我總是目不轉睛,至今那些曠達大氣的字蹟,仍然深印在腦海裡。

話說當時校園的花圃裡正盛開著各色菊花從教室前方的平台望去襯著背景夕陽的光華,淡雅的香氣與絢麗的色彩都美不勝收。而平時每逢假日我們經常集體步行去陽明山郊遊沿路的山林景致所留給我深刻的印象,甚至很久以前在宜蘭鄉間田埂上的風景,水稻成熟時的香氣也都重新躍然於眼前。

於是,我寫了生平第一首七言律詩

天高氣爽雁聲長,楓林湖泊映高崗,野徑傳香老農笑,無邊菊韻傲斜陽。

管老師評論說其中的雁是候鳥叫聲不好聽又有悲秋之意不如改成「雁南翔」。而高崗兩個字顯得太剛硬也太靜默修改為「山莊」這樣比較活潑有生氣。老師誇獎最後一句寫得最精彩。

於是這首詩就這麼拍板為

「天高氣爽雁南翔  楓林湖泊映山莊    野徑傳香老農笑  無邊菊韻傲斜陽」

有回管老師出了個作文題目,是要描述夜空或秋夜之類的。於是我和同學在女生宿舍旁邊的空地,躺在藤椅上仰望著夜空,學起曾讀過的一篇短文,極盡能事地湊上我所能用到的形容詞,飄飄然地自認為真是很有名家風範。

沒想到管老師一看這篇作文,當場退回要我重寫,讓我既感意外又相當尷尬。我可是模仿名家,實地賞景找靈感之後才完成的耶。

管老師的評語事──「空洞」。他說一篇好文章不在形容詞的多少,主要在於內容。像這篇沒有內容的文字,堆砌再多也是徒然。這就是管老師教给我們的作文方法。

此後寫作文,即使在字典裡發現了好多新鮮有趣的形容詞,到了手邊也會沉吟良久,該不該用,需不需要用,會不會用得太多太濫?都是我寫作文時的考量。

原因倒簡單,得甲得乙都沒關係,當眾退件,還得花功夫重寫,那才真是吃不消的糗事。

那時校園裡的佈告欄每天都張貼「國語日報」而這家出版社所出版的「古今文選」只要是管老師圈點出來做教材的六年級全班學生,必定是人手一份誰都不缺。那年頭還沒有影印機可以複印人手一份就表示校方得為全班購買二十四份可說是非常優沃的供給。一年下來,每個同學都可以把那些教材裝釘成差不多一寸厚的冊頁,很夠壯觀吧。

在小學六年級尚未完全成熟的心靈中對老師所介紹講解的內容體會得未必深入但是所學的一切已烙下不滅的印記。同時也為學生未來的品味與境界舖陳了一條康莊大道。

管老師所教的詩詞古文是縱向的,讓我們鑽入自己中華文化的精華與核心,加深了認識和體會。同時也確立了一份自尊自重的心情,即使未來面對瞬息萬變的世界潮流,也還是穩穩地有自我的定見和主張,了解傳統精華的份量並知道珍惜。

連帶的還有近代朱自清的「荷塘月色」「背影」徐志摩瀟灑不帶走西天一片雲彩的「再別康橋」都在管老師講析的範圍之內,而這些好詩詞、好文章都是得背誦的。

在講解文章的用字時,老師一再強調「的」「了」這種虛字不可用得太多,否則文氣就鬆散變弱。

雖然朱自清的「背影」與「荷塘月色」裡,這種虛字多到數不清,在當時仍被尊為好文章的範例。關於這點,管老師自有他獨到的見解那是因為當時他們剛開始寫白話文的關係,可以不必計較。要我們多欣賞文中一些新的形容方法、以及其意境之妙即可。

有一回管老師突發奇想要全班默寫朱自清的「荷塘月色」。

誰最快默寫完就得最高分100,第二個寫完的只有99分,依序排下去。可是默寫中不可以有任何一個錯別字或遺漏,否則即等於零分,沒有名次。

課堂上靜默無聲各自趕工。結果洪尚真第一個舉手寫完我第二個。可惜洪尚真漏了一字所以第一名歸我得到管老師贈送的的復活節套裝禮物──巧克力雞蛋與小雞,都是實心的哦!我很開心地跟同學們分享,那回的巧克力吃起來滋味特別不同於平常。

有時如果管老師自己在報紙上讀到什麼好文章,上課時也會帶來讓我們閱讀。當然不是國語日報那麼簡單的,佈告欄每天都會張貼國語日報,因為它有注音我們早已經讀得習以為常。

有一次老師帶來的一篇文章,提到法國南部的賭摩納哥經常有賭客賭得一清二白,最後乾脆一了百了。所以衍生了一種特別的行業,幫賭場巡邏查那些自殺賭客的身份,好通知家屬前去安排後事。但是由於他們的行動都集中在夜間,又神秘兮兮的,開頭並不說明是什麼性質,好像正在進行什麼不法的祕密勾當似的,看得人膽戰心驚。通篇文章裡的氣氛寫得懸疑、緊張又扣人心弦,讓人連大氣都不敢呼一口。

我們也是從這篇文章裡,頭一回接觸到「摩納哥」這個地名。待後來好萊塢影后葛莉斯凱利嫁到那裡,我們都興奮得好像她嫁給了我們的一個老朋友一樣。

由於排版的關係報紙未必能像課文或國語日報那樣,同一篇文章都編排在一個完整的正方形或長方形的範圍之內,可能會頭尾分開在兩個錯開的段落裡。所以剛開始幾次的報紙閱讀經常讀到一半就找不到下文老師就在旁邊提示該如何找、如何接。小小一方報紙常常讓我們讀得一個頭變兩個大。

這種課外讀物的全方位訓練,增長了我們日常見聞的面向,不至缺少生活裡的常識,也增加了我們不少的基本概念。同時對國文程度的提昇、作文能力  的培養,都助益菲淺。由此也可見管老師教學的用心。

<照片是管老師八十多歲時,參加薇閣同學會所攝>

有誰推薦more
迴響(2) :
2樓. d.d.
2017/04/30 18:35
原來管老師其實更愛教文學呢!那句「白髮搔更短」讓我會心一笑....以現實狀況來看,白髮怎會搔更短呢,只會愈搔愈多吧?

還有,我想起小學三或四年級時很為班導師器重,常常代替她抄寫黑板,因為當時她懷孕了。可能因為太吃力,把工作部分移交給學生...後來,我還在爸爸的帶路下,獨自探訪產後的老師,對當時的年紀來說還挺有胆量的。

那你的字體一定很漂亮. 在紙上寫和在黑板上寫, 會有不小的差異,

在黑板上寫得漂亮才是難能可貴的真本領.

這位老師本人應該是喜歡文科多一些, 教數學完全出於誤打誤撞.

所以同一位老師, 可以教趣味兩極的學科. 

當時薇閣對於國語文這科, 非常重視, 同時有好幾堂課都与之相關.

敬請等待.^-^

ynn

ynn6002017/05/06 18:35回覆
1樓. ellen chou 雨僧 牡丹有信
2017/04/29 08:23

愛那種感覺。

我們最敬愛的國文老師卻被奉調的校長帶到名校履新。

然後,那種感覺~~嘎然而止!


這位老師嚴得出名, 大家都怕他, 我卻很喜歡他. 

我想應該就是他講解古詩詞時的那份認真和陶醉吧?

小學階段, 他已帶領我們窺見了古中國的詩詞之美, 可說一生受用不盡. 

我們也有老師中途離開的, 好不捨, 因為他們都和我們學生相處得極融洽.

本來寫了一篇, 但感覺十分個人化, 也就不放進來了. 但懷念依舊.

ynn

ynn6002017/05/06 18:3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