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綺麗的月鍍了一層,窗前留下些名句
2012/02/26 15:08
瀏覽168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遺言>>

夢把新詩化為灰煙,醒時卻很清楚。
綺麗的月鍍了一層,窗前留下些名句。

<<翻覆>>
戰機在長空中划旋,投下一個嬰兒。
引爆火藥的導線,連成了無人的南柯。
<<歌妓>>
鳳凰在浴盆中自焚,口念著四書五經。
題一個無人懂得的字,是磨滅不了的性。
<<手機探勘>>
自從一場大爆炸,宇宙間有了你和我。
但不能追至前方,速度是移動的蝸角。
<<記帳>>
短訊是橫飛的白鶴,手機成了詩箋。
紅葉化為一個暗喻,塵網不過拂耳虛煙。
<<題園壁>>
下半身是一隻蝴蝶,前一世即夢魘。
穿過被褥的溫馨,只有桃花作蜜餞。
<<眼中人>>
桃花作為衛道士,春風給你一陣騷養。
玄都觀的風流人物,主宰是色身之鄉。
<<不勝負荷>>
夢雨醞釀著性靈,一碗雞湯要到口了。
骨肉相攪碎又撕殺,剩下強勢的荒坡。
<<共和>>
冰雪融化前在堅守,是不幸早泄的銀河。
垂涎流入荒海的身軀,連繫了皇宮與南柯。
<<處女>>
水仙花沒有一絲欲望,已是清淨之身。
窗外是那麼喧囂,就永遠於俗世浮沉。
<<中轉站>>
一條漫長的人生路,折花為了荷爾蒙。
種樹但不貪戀桃李,以取得記憶的斷蓬。

<<前妻>>
細讀長滿鬚根的老樹,年輪已隨蝴蝶飛去。
咀嚼一朵仙花的離魂,剩下養分可以分居。
<<棧道>>
月下一溝純淨之溪水,沾染了雲的濕夢。
收緊海嘯地震的力度,開放出幻想虛空。
<<十八歲>>
倚望著軟弱之花兒,春雨寒噤了的一天。
斫去荒草深木的遮掩,嫩芽解脫之後長眠。
<<人生第一次>>
蜻蜓點水的一霎那,似乎輕柔而不覺。
仞峰壓在平靜之湖面,泛起了無邊的紅荷。
<<天使之戀>>
雲的波心在天上吻合,是永遠墮落之花魂。
照影那一片樹林,找到了蒸發後的青春。
<<戒嚴>>
落地的一朵玫瑰花,穿著華麗之婚紗。
涼薄的風雨揭開她,螻蟻往身上爬。
<<默許>>
海嘯來襲之前多麼靜,聽不見呼吸聲。
彼此感到蝦鬚的觸動,高浪在同一個水平。

<<情種>>

花開一朵會飛,果實落下即死。

樹葉和鬚根喜歡那,蚯蚓呼吸的空氣。

<<故居>>

靜夜裡忘掉一切,思量是多餘的曉光。

當月影悄然而逝,侍女還在彼夢之鄉。

<<眼鏡>>

一個朦朧的晚上,鏡子照不出一點光。

將柳眉月眸摘下,交付給睡魔的蚊帳。

<<華清>>

唐明皇的華麗行宮,走出一位佳人。

笑著的血淚記下,那座風流的碑林。

<<幻境>>

走入百慕達三角,迷戀在風波之中。

期待一葉輕舟,載虛幻的夢。

<<無限>>
假花不會死,色身長存於人間。
安插在水樽瓶裡,空度青春的塵凡。
<<嫁女>>
牡丹在春風下激蕩,放任還是放淫﹖
花結了的葉子,待一夜的細雨浴身。
<<風光>>
裙下的錦山繡水,波心的弄影柔柳。
人不看一眼的最美,獨立在長橋的盡頭。
<<杏花>>
從玻璃門看世界,縫隙中走入一個女人。
後門已經上鎖,逃不出牆上的紅塵。
<<白領>>
天使的翅膀掉下來,世人妄想穿上。
飛不到無邊的樂土,此身仍然在夢鄉。
<<盛世>>
落日外豪華的郵輪,暢遊在月色中。
墓園築起沙泥上,擱淺一個伊人美夢。
<<墮落>>
冰室品味一個美女,飲下樣貌與身材。
茶不小心落在裙上,杏花將口唇張開。
<<重燃>>
二十年前的熱茶,香醇的味覺盡散。
沐浴在一壺水仙中,打開那冷卻的玉關。
<<離婚>>
拋擲出三千里外,剩下一段垃圾海灣。
戒指悼念這片塵土,才知邂逅那舊金山。
<<分手>>
斷層長出一棵大樹,記憶在花蕊中。
回蕩蚯蚓的舊夢,用盡餘下的荷爾蒙。
<<夜星>>
沒有看海的日子,像失去了什麼。
偶然間心癮發作,月入萬里光波。
<<接吻>>
到了世界末日,剩下最後的一枝花。
不能用愛去交合,性感的你隔著霧紗。
<<隱喻>>
月輪是巨大的磁場,吸掉了雄性荷爾蒙。
用雷達探勘這宇宙,氣壓千丈的高峰。
<<騷亂>>
姜女與秦姬在那裡﹖中華小姐的風姿。
古代美人不如君,照見東施的鏡子。
<<青春>>
一條老死的蛇,依附在那枯樹上。
此生不是夢鄉,因為有年少的悲涼。
<<寂寞>>
走在身後的黑衣人,不知你的名姓﹖
無言地等待,日落時化為灰燼。
<<記錄>>
日曆一頁頁的寫照,撕去昨晚的讀後感。
把光陰拋入垃圾桶,青春成了廢墟的故鄉。
<<戰國>>
八方螻蟻在爭逐,蜜餞流露出來。
稱王的不知蛛絲,豈料頭上一網正開。
<<豪華>>
海上的郵輪在炫耀,落日沉入水鄉中。
邂逅星與月的交接,生死不離美夢。
<<泡影>>
塵網中尋找仙股,銷魂的一枕朽木。
當海嘯來的時候,只將金銀輸出。
<<雪山>>
融掉了的戀人,不愛熱河只愛寒冬。
冰肌玉骨的身體,須要天與地的抱擁。
<<筆墨>>
飛鶴過世已二千年了,今日仙骨尚存。
那封不忍開的書信,一剪梅花般的痛心。

<<愛情>>
泥土用足夠的養分,滋潤這一朵梅花。
當雨水斜侵時候,花與枝葉想要簾紗。
<<昨日>>
妝臺上還未梳的花,開了一窗簾紗。
小娉婷裊裊垂立,轉化今朝的韶華。
<<賭博>>
將生命賣給美女,精盡人亡後的葬花。
戲言青春最誘獸性,竟然墮落千丈深崖。
<<肉體>>
以千金的耀軀放送,英雄豪傑也要醉倒。
分明摧折不了的腰,半杯酒後已成枯朽。
<<婚姻>>
前世的老婆何處﹖今生不要續娶。
桃花緣在那彼岸上,維摩聽聞法語。
<<荒城>>
核子是一個森林,鳥用槍彈亂射。
飛去的光波萬丈無人,孔明的妙計贏了。
<<日記>>
人生作為一本好書,讀不完的故事。
每個日子都費唇舌,一一說給你知。

<<豪門>>
一張飽蘸油脂的大嘴,咀嚼掉枯朽骨頭。
美味的盛宴就在墳墓,富貴子孫飛仙身後。
<<電影>>
投射燈在不斷眨眼,注入一片月光。
霜發千里外的戲場,交接了的媚娘。
<<嬰孩>>
一粒細沙捲入森林,樹是男兒花是女人。
伐去無情的枯木,營救烈火燃燒的純真。
<<戀人>>
魚在愛河中熱吻,風浪中的豪華郵輪。
擱淺一邊的炫耀,悲劇結束了鬼神。
<<色情>>
爛鐵在臭水溝中浮游,吸附的空氣多麼惡心。
逼迫著狗肉燜燉,填胞了那花和尚智深。
<<黑鏡框>>
當太陽用暴力的眼光,看待你蒸發掉的色肉。
不再是一個女人,沐浴在人間的煉獄。
<<乳母>>
雪峰上浮著些白沬,汲取幾點雲水。
吐出一片月光的心,作為晚餐的醉杯。
<<宣戰>>
水作為女人的肉體,色相須要用血清洗。
散落一地的雨花,向征伐者收取錢幣!
<<形神>>
死去了的蝴蝶,了結一個圓美的夢。
身與影分不清楚,紅塵片斷在西東。
<<九鼎>>
蝴蝶在夢中逍遙游,莊生卻笑看周公。
齊物天籟這處沒有,且將江山俸給我手。
<<農鄉>>
古村走過一隻牛,草花在這邊豐收。
幽樹明了秋意,放出牧羊人的眼眸。
<<躊躇>>
長河落在你的心中,我這孤舟對浪衝風。
嘗試滑入那波濤,羅盤卻失去了西東。
<<水仙>>
一盆幽香的水仙花,不作風姿而高雅。
看賞的人心動,只有瓊枝不覺察。
<<笑看>>
風流人物如過眼雲煙,干戈又到目前。
三國豪傑何在﹖赤壁獨霸了半邊天。
<<書生>>
筆桿子不能呼風喚雨,血染詩人一身。
走在前面的快車,羈絡中馬的行吟。
<<雪>>
飛揚的雪花是郎君,瀟灑的一抹清風。
方向不必知道,裡外都是場塵夢。
<<夜雨>>
丁香是那麼的冷艷,笑殺無數的蜂蝶。
三更後傷心的雨點,灑在小巷成了昨夜。
<<玉界>>
鐵骨鑄成的血瓣,銀針繡作冰心。
花開在寒食的雪國,一片不死的靈魂。
<<同行>>
我是一粒細沙,同伴們堆成了堡壘。
最後的防線已沖破,江東無面再見潮水。
<<伊人>>
牆角的一枝瘦梅,加點風霜去摧殘。
不曾孤芳自賞的你,可作冷峭的同伴。
<<先進>>
鐵路走入一個原始人,狂追霎那的快感。
科技令你有好奇嗎﹖抱怨!古老石山下的堯舜。
<<雪花>>
一抹春風開了眼,看這是什麼世界﹖
冰封千里的瓊瑤,要將人類本性改寫!
<<歷史>>
一面醜惡的鏡子,照見他心中的魔鬼。
誰看透了古今﹖怒將這和氏璧敲碎!
<<酒家>>
千杯不醉是酒糟,一酌便知池水龍。
腹部養著是詩仙,收藏了紅酒美人夢。
<<豆蔻>>
少女的一抹口唇,咀嚼爛掉的乳花。
下嫁春風郎兒,豆心動還是瓜果發﹖
<<網絡>>
蜘蛛張開利爪,盤踞在赤壁之上。
不管東西南北,封了疆土還要封王。
<<電影>>
泡影還是水影﹖電光火石間的現形。
風吹去伊人那一幕,孰是無情孰有情。
<<奶茶>>
乳汁一抹雛鳥的口,張開吐出小舌。
頭向上奮力呼吸,不知白泡飛向黑墨。
<<觸動>>
樹葉是記憶斷層,花是荷爾蒙。
空氣作為一種養分,蚯蚓聽呼吸聲中。
<<艷影>>
那背倚窗外的晚霞,曾是二十年前的月華。
對望不用說話,面前的一盤水仙花。
<<花中人>>
賣花的女郎在小巷,輸掉了青春一半。
過客向浮雲窺望,不知風姿如此好看。
<<赤雪>>
不一樣的花,結不一樣的果。
種在你的身上,萌發在我的心波。
<<不知>>
流水嫁給了浮雲,我是風兒你是塵。
一卷花香留不住,那時虛幻何時方真﹖
<<邂逅>>
華麗的酒杯底,乍現月的波光。
照在那面鏡子上,這一夜給你結了霜。
<<網蟲>>
一條網蟲爬上論壇,自稱詩人發表偉論。
筆尖沾滿血和汗水,冬天封鎖下的亡魂。
<<邂逅>>
妳的心扉是個港口,我這一彎輪船進入。
今夜月光為妳而設,卻在曉日時候離去。

<<舊情>>

月以潮汐吸引著我,向山湧起千層浪。

人獨立在那望臺上,失去興趣的淡光。

<<同房>>

感覺是沉默的反應堆,火山睡在冰山旁。

太陽照著一臉笑容,浴出卻為一身雪霜。

<<外遇>>

獨自尋找一雙翅膀,失去三千里的故鄉。

伴我飛行到半山下,卻迷戀上一朵花香。

<<用情>>

種在十年前的枯樹下,記憶開了一朵花。

農夫耕作盡了心血,只是蝴蝶沒覺察。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詩詞
自訂分類:新絕
下一則: 歸鄉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