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科學家分析詩詞
2021/10/02 00:00
瀏覽1,104
迴響0
推薦51
引用0

19世紀英國詩人 Lord Tennyson 的詩《The Vision of Sin》裡有這兩句:

Every moment dies a man,

Every moment one is born.

數學家 Charles Babbage 讀了之後寫信給 Tennyson, 大意是照你所說世界人口生死隨時互抵, 總數應該永遠不變, 但是世界人口持續增加是公認事實, 所以我建議你把那兩句改成:

Every moment dies a man,

And one and a sixteenth is born.

科學家的本性難改, Babbage 還解釋說正確的數字是 1.167, 只是 one and a sixteenth 比較適用. 詩人 Elizabeth Barrett Browning 知道這件事後寫信給丈夫 Robert Browning 說難道 Barrett 會接受詩人評論他如何計算嗎? 很生氣的樣子. 沒聽說 Tennyson 有無反應, 也不知道兩人有無交情, 不過幫 Babbage 做公關的是另一位名詩人 Load Byron 的女兒, 在得知 Browning 的反應之前, 我本來猜測 Babbage 和 Tennyson 可能相識, 那封信只是朋友間幽默的對話, 可惜沒有史料說明到底是怎麼回事, 說不定 Browning 也是開玩笑?

談到科學家與詩, 原子彈之父 J. Robert Oppenheimer 喜愛文學會寫詩自娛, 著名物理學家 Paul Dirac 對他說科學是用淺顯的語言來解說難懂之事, 詩則是用隱誨的言語來表達易懂之事, 所以兩者不相容. 言下之意 Oppenheimer 精通科學必然寫不出好詩. 撇開 Oppenheimer 是否文武雙全不談Dirac 的分析雖是以偏蓋全, 卻不是全無道理, 有些詩的確比科學理論難懂.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不分類 不分類
自訂分類:文學
下一則: 「正吃葡萄」和「倒吃甘蔗」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