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人情
2013/12/17 11:57
瀏覽77
迴響0
推薦1
引用0


冬天的陽光,在下午的時候,從窗外斜斜地穿進來,把窗戶的形狀,在地面上拉出一條狹長的矩形亮斑。光線像水一樣在每一寸空間內抹來抹去,塗出毛茸茸的厚實感,削弱了大半冬天裏的寒冷和鋒利。突然一陣敲門聲將蕭蕭的目光從報紙中牽扯下向門前所在的位置,又旋即回轉過頭,一邊漫不經心答應著來了,一邊將目光紮回報紙,爭分奪秒地將最後幾句看完,然後匆匆起身。

門外侯著位操著四川口音的男子,模樣略覺眼熟,卻仿佛留在了腦海裏的某一角落,像潛意識般存在著,無法拾掇,拼湊成完整的回憶。問明來意,看著男子激動得顫巍巍遞上來張折了角的照片,她才恍然,原來自己在汶川地震時幫助這男子找到失散的女兒。男子心存感激,便循著這被無意中拍下的照片而來,儘管她不曾留名。

一些塵埃慢鏡頭一樣地從地面上浮動起來,飄浮在明亮的束形光線裏,輕輕地打在蕭蕭的面龐,輪廓分明。“不好意思,你認錯人了”,優雅卻又讓人猝不及防地輕合房門,長長舒了口氣,靠在門上,仰面而思。側目時,通過窗簾打進來的光竟也刺得她睜不開眼,呼嘯著的白光,在寒冷裏顯出微微的溫柔感來,一層一層地覆蓋在身上,非常真實的空洞感,在心裏凹進一塊地方,怎麼也撫不平,滿盛的回憶,淌了一地……

有記憶以來,逢年過節,爸爸總會帶上蕭蕭,將家裏最好的酒肉以及一堆的笑臉送到一個沒有絲毫血緣關係的“親戚”家。每每看著爸爸點頭哈腰地將禮物奉上,那家人面無表情卻又如此自然地收下,蕭蕭便覺得窗外的嚴冬其實比喧鬧的節日以及各種各樣的嘴臉來說,還是要溫暖很多的吧。蕭蕭不止一次困惑,雖然他們家的人在爸爸小時候將他從池塘中救起,可這人情還了幾十年仍無休無止。這使她自懂得之日起,心中便有堅拒,甚至不知道該怎麼去形容自己所在的世界。於是她迷陷在這樣的矛盾中,探不出深淺。

落日與月痕,那些莫名的令人惆悵的暮春黃昏,若初雪般淳樸的時日,亦早隨歲月流盡。只有那永遠還不完的人情,鑲嵌在這幾丈最美好的年華錦緞上,生生嵌進年輪,長成生命的印跡。蕭蕭永遠不會忘了和班上一個小女生爭吵時,那人陰冷的目光從劉海下逼出來,居高臨下。“早知道就讓我大伯不要救你爸!”她頓了頓,笑容用一種奇怪的弧度擠在嘴邊上,接著說:“那樣就不會生出你這種人!”

蕭蕭的眼睛裏突然像是被風吹滅了的蠟燭般黑了下去,她沉默的臉在這隆冬微薄的光線裏看不出表情。敏感的神經尚未安定,卻又被重新撩起,那種心痛,排山倒海地重回心臟。奪門而出,跑到車棚,彎下腰,拿鑰匙開自行車的鎖,好幾下,都沒能把鑰匙插進去。用力捅著,依然進不去。她站起來,一腳把自行存踢倒在地,然後蹲下來,哭出了聲音。只見,那雪還在燃 この場合の男女差は そんな私と相反して 冬天的初雪 一個登上西去天堂的階梯 告別眼淚,微笑生活 我們相約看草原去 高くない利息を払っていれば 記憶裡的夏夜蟬聲 牡丹的香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男女話題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上弦月成船
下一則: 雨中的月牙湖
你可能會有興趣的文章: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