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上弦月成船
2013/12/24 10:15
瀏覽173
迴響0
推薦0
引用0

也許,再過千年,你是長笛,我是風。


——題記


關於七夕,我不再刻意去記得,楓塵坊的九哥邀文卻再次拂開死去的塵埃。數次在寒顫裡凍裂了的音符,再次開始斷斷續續的吹出往昔,一些倍受損傷的思緒,簇擁成一朵花的樣子,在遠方,無聲無息。


拒絕月光,已經很有一些日子。靜夜,參禪一般面向星空,思索過的東西常常在瞬息間又無從記起。我擁擠而又紛亂的腦際,沒有任何煙火可以為我,沉重的墜入幽深的穀底。


那些黑暗中的精靈曾塗花了我預備寫詩的白紙,而今,我在反面的依然潔白的紙上,蘸著銀河的水,以七夕為題,寫下傾斜的日子;寫下被墨色浸染過的文字;寫下美麗過的片段和自己雜亂的心緒,借一方白紙的潔淨,再次描畫你上弦月般的笑容,錄一份無雲的繾綣,寄給你。


我叫你圈圈,夢裡也是。此生,已忽略你的名姓。


你說我是活在仙界的女子。我也知道,夢多了,心碎時會更痛。


曾經,所有蔥蘢的春光和金黃色的秋果,都駐紮成你的樣子,風暖四季,我的愛排山倒海地填滿過距離。


不屑做花朵,因為美麗的東西,總是太容易凋落。


我只以夏草的執著,冬雪的純度,生長於你的眼睛。


某年的七夕,和你躲在一把傘下,下過雨的天空,沒有弦月,也不見銀河。誰家的花,被夜風吹開了心懷,一縷香氣把我們久久纏繞。


還會下雨,所以整個夜空找不到一顆昭示晴朗的星。夜色深重到幾乎看不清你的臉,可前塵的種種過往,在心湖,溫柔地,一一清晰。


傘下,膨脹的緣,最終以煙花的姿勢棄了矜持,開始綻放。十指相纏,可以連接心,彼此凝視的四目,折射著煙花一樣絢爛的光痕。


心潮狂亂而起。黑暗深處,血液流動的聲音覆蓋了所有。


那年七夕,你聞見我絕世的芬芳,為你傾心而出了嗎?


轉眼又一年,愛,依然在,只是你在遠方。


夜,竭盡所能地塗抹彩色的夢想,而我在訓練一朵雲怎樣高速飛翔。那天天藍,多少情歌都擁擠著奔赴夜晚。


夜色向我的指尖慢慢滑來。


一個人的七夕,搖晃的城市。孤單的男女,單飛的蝶影。躁動的夜晚,不安的思緒,像極了某些電影裡的蒙太奇。


圈圈,七夕快樂!九點了,你開始想我了嗎,一起看向七夕的夜空吧,你看見織女了嗎,那我一定看得見牛郎。手機上早已存好了消息草稿,只等發出。


我不要再做仙界的女子,彼此伸出五指,相扣一生,好嗎?


心臟的位置,開出一朵花,預備將自己託付。


空氣稀薄,心,微微地疼。


九點了,時間交接的刹那,天地轟鳴,我用流雲飛翔的速度發出消息。電話響了,你得意地說還是我愛你多一點吧。看看時間,你的消息比我的快了2秒。溫柔由內而外,蔓延至整個夜晚,甜蜜,如此輕易就侵佔了整個國度。


天空黛藍,上弦月在微笑,月光淺淺的,剛好浸沒城市的面孔。什麼東西在悄無聲息地盛開?你說是思念。思念的綻放是疼痛的,所以我感覺到了腮邊緩緩下滑的淚滴。牛郎和織女正在細語相思,銀河兩岸灑滿了我的祝福。


手機燙的不敢碰上耳朵了,上弦月張揚著我全部的秘密,兩個城市同時揚起了微笑的嘴角,銀河的水,柔柔的,如同我遙望你的眸光。今晚的上弦月,千年一輪轉,在淚的光芒中燦燦奪目。


這個七夕,這座城市,滄海成桑田時,我們還會不會記得?


就著淺淺的月光,心痕竟飄過一絲憂傷。


你問:在幹什麼?


我說:我坐在月亮上蕩秋千,好害怕不小心會掉下來。


你竊笑:別怕,我正在月亮下面等著天上掉老婆呢。


我在月亮上,一邊蕩著秋千,一邊張望你迎娶的方向。月亮下面,你真的張開雙臂,等我掉下來嗎?不知何時,別離成了最大的情敵。這期間的思念、淒婉、落寞,到最後統統敵不過浩浩蕩蕩的隔空猜忌。這一次,淚水終於流幹了,痛太深,愛太深,我執意隱去身形,也順手抹白了過往,抹黑了心。


圈圈,你如何知道,空曠後的城市,已經傷痕累累。


當文字越來越平靜時,才發現心裡越來越空。


我打算理解你和身後的冷風。我在疼痛中保持住自己清麗的模樣。不該生長的美麗,還在我的傷口裡繼續發芽,可是你再也不會扶住我哭泣抖動的雙肩,給我一個歉意的吻。


曾愛。刻骨。那場華麗的轉身後,遠方,持續燃燒的念,早已開成墨色的花朵。


月月都有上弦月,七夕這天的上弦月,高掛著我的孤獨。


仰頭,再也不能把那彎如弦的月,當成你微笑的嘴角,癡癡彈唱。牛郎和織女低低重複著往年的相思,苦澀的淚水落滿了我的臉。病痛的光陰,點點聚攏,額前的流年過往,逐一升起在夜空。為你寫下那些詩句,早已被風竊取,於是星星也知道我與你詩經中的邂逅和重逢。莞爾,追溯,執手,遙望,一片墨色殤,最後趟過唐詩宋詞,化成一些長長短短的心事,彌漫在空城。


從此,七月有雪,雪,覆蓋了溫暖,覆蓋了距離,覆蓋了城市的面孔,並且一直保持。你的名字沉在雪下,正緩慢融化。


生也有涯,死也有岸,情緣如水,愛恨隨風。心曲唱自前世,止于來生,我若輪回,戀的一定還是你,只是,可不可以別再背轉身去佯裝生氣,別再規定我在你的圈圈裡,寫一首很長很長的關於別離的詩。


我夢想的花園裡,滿園子正開的玫瑰相繼死去,一隻七夕的蟬,在獨自唱著情歌。


貪戀甜蜜,同時也記起了疼痛,傘下的七夕,兩個城市的七夕,已然冰涼,如我冰涼的眼睛,始終暖不出一個春天。


愛情破碎後,只剩一個傳說。再也不見那年那月那一天的月影,整個城市癡立成林。


乾澀的風,吹不遠你如弦月般的笑容,我的心又怎能飄逸如鶴,挽一曲清音,瀟灑舞過千年!今日七夕,我已化身為水,只有心,還在以心的形態四處遊弋。再一次仰望夜空的時候,天河像一把長劍,正把我的心情切成兩半,一半高聲誦讀為愛的詩句,一半輕吟著前朝跋涉而來的歌。


一痕淚雨,漫上雲端。


上弦月成船。


船,遙遙劃遠後,只剩一片受傷了的天空,墨色的,來自我的靈魂。

落一季繁華 秋天的蕭瑟依然故我 願所有的父母幸福的安度晚年 記事の整理 她的文字是我喜歡的!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男女話題
自訂分類:不分類
上一則: 我愛的好疲憊
下一則: 人情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