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坐輕軌進舊金山
2019/10/10 07:00
瀏覽581
迴響0
推薦29
引用0

每次到北加州都會故地重遊舊金山,為著不擔憂停車,我們改坐輕軌(BART)進市區。月台位於雙向高速公路上,望著雙邊呼嘯而過的車輛,體驗到啥叫速度,粉身碎骨四字跳出腦海。

冬天站在這月台上,那可是寒風凜冽。與雙邊風馳電至的車輛相反,這輕軌不但破舊更是慢吞吞,超大的轟響聲蓋過一切,連鄰座彼此交談都聽不到。

始料不及,富裕的花旗國,輕軌卻如此老爺級。話又說回來,雖舊但好過沒有。這條串起舊金山灣區各城市的輕軌,已為大眾服務了快五十個年頭了,確實是老了。如沒有震耳的隆響聲,這慢速倒也蠻適合悠閑出遊的旅客。

在輕軌站見一盲眼老婦只靠手上那根拐杖的叩地聲,獨自慢慢地摸索刷卡出站。目送著她慢慢遠去的背景,心中升起一念:身體健全的我們,是多麽的幸福,真要好好珍惜。

我們在渡輪碼頭出站,這裏是舊金山最熱鬧的地段之一,卻見處處有流浪漢,有些更是壯漢。大白天,他們就在樹蔭下隨處躺著睡大覺。

晚餐選在重慶小麵店,人頭湧動,餐館爆滿。兩個中年主婦模樣的人當主廚,也沒制服。一負責煮麵類,一負責小菜;還有一個打雜的,及兩位服務生,就這麽簡單,五人搞定一間客流不斷的餐館。食物味道不錯,難怪那麽多人。廚房貼有一告示:工作人員再吵架,不管是誰,自動辭職。

回程時,幸運地坐到一輛新輕軌,報站也有電子顯示器,椅子幹凈舒適,最重要是沒了那轟隆隆的震耳聲,坐在車內可悠閑地交談。「等下次我再來,這些輕軌車應全換上新的了。」「等全部換上新的,新的也成舊品了。」

車廂裏大字告示:嚴禁車廂內吃喝。卻見一黑花旗醉漢,把酒瓶當麥克風,一路嘀嘀咕咕地獨唱。坐後面的我提心吊膽地盯著,就怕他突發酒瘋,把酒瓶摔出。

坐花旗地鐵,特別是午夜的紐約,最怕遇到這種酒氣沖天的人。

  注:輕轨BART,是Bay Area Rapid Transit的縮寫,簡稱舊金山灣區捷輕轨運。

坐輕軌進舊金山 刊于 10-10-2019    的菲律賓《世界日报》

 菲律賓《世界日報》廣場版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海角星語專欄
上一則: 飛回馬尼拉
下一則: 像摸像样的电影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