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山高不礙雲,澗小能留月
2021/06/17 19:25
瀏覽156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01我與教會的淵源始於東海
我與基督教的因緣,始自1969年,當年的大學聯考,我填的志願除了台大,政大某些系所外,後面就接著填成大會計系、東海經濟系、成大統計系,當時東海是由在美國的中國基督教大學聯合董事會直接選任董事,學校的一切費用都由美方負責,所以東海是小班制,每班大約23人左右,加上一位僑生,共24人,其他學校每班都約50幾人,而且東海號稱校園共有143甲,美麗的校園吸引了不少學子,尤其是那座路思義教堂,可說是台灣的地標,為著名台灣建築師陳其寬與美國華裔建築師貝聿銘之作。於1962年11月1日開工,並於1963年11月2日落成,校園所有建築都是仿唐式,配上青青草原,更是吸引人了。
我與東海的緣分,是在高三時,我的英文老師葉景熙老師,他是東海外文系畢業的,上課時,只要有空閒時間,就詳細的介紹東海,鼓勵我們填志願時,記得把東海填在前面,我也受到老師的影響,雖然第一志願沒有填東海,我記得東海是填在第七志願,聯考放榜時,我考了400.5分,而成大會計系401分、東海經濟系400.5分、成大統計系400分,所以我就恰好如願進了東海,這不就是冥冥之中注定了我身為東海人的巧合嗎?
東海四年,學校規定全體住校,連當時的校長吳德耀的公子吳清邁也一樣住校,在這大肚山上的四年,位於校內路思義教堂門口正前方的畢律斯鐘樓。建於1966年,2017年9月26日台中市文化資產處將路思義教堂登錄為台中市定古蹟,而教堂於2019年4月升格為國定古蹟,故台中文資審議會於同年8月12日,將“路思義教堂及鐘樓”變更為“畢律斯鐘樓”。
路思義教堂是東海師生的生活重心,每週日禮拜,上午第一堂主日崇拜在8:45(預備鐘響)、9:00(正式鐘響)及第二堂主日崇拜10:45(預備鐘響)、11:00(正式鐘響)鳴鐘。每次鳴鐘39響,為耶穌基督被釘上十字架前,依古羅馬帝國法律所受鞭打的次數為依歸。
每年聖誕夜來臨時,我們準時在晚上六點鐘,梳洗完畢,步向體育館,全校師生齊聚一堂,抽籤排定聖誕大餐的位置,你能想像那一千人在校牧的祝禱下,齊聲歡唱聖歌,共享聖宴,這是基督的恩典,深植在每一個東海人的心坎裡。
當然每年平安夜的百響鐘聲,準時於12月24日晚上11點58分40秒開始鳴鐘100響,第100響時剛好是12月25日0分0秒,就是耶穌誕生日。
東海人除了享受這些西方聖誕洗禮外,大一新生還得修羅芳華教授的聖樂課,校牧的宗教課,劉文潭教授的哲學課,學校並沒有要求學生一定要信基督教,只是提供如此的氛圍,讓你自己選擇。
我在東海四年,同寢室有兩位教徒,他們都住台北,原生家庭就是基督徒,有一位還是學校聖歌隊的成員,沒事就喜歡唱聖歌,常帶動我們一起陪他唱,另一位同學則是校牧室發行的「葡萄園」月刊的編輯,大三時我們宿舍來了一位台南神學院的進修生,寢室更是充滿著基督的氣息,每次輪到他做見證時,我們寢室的同學都會一起到教堂聆聽,事後給他意見與鼓勵,全寢室的心都凝聚在一起,雖然已經畢業58年了,彼此還是懷念大肚山上的日子。
02成為基督家庭始末
1998年復活節,我和內人在台中大里的郇城長老教會舉行結婚典禮,內人出生在教會家庭,從小在教會長大,全家都是虔誠的基督徒。而我是在傳統客家庄長大,從小燒香拜佛、早晚祭拜祖先,接觸到全然不同的宗教信仰,婚前我的岳父交代我,不可強迫她跟我拜神明及祖先牌位,不能拿香是基督徒的規定,岳父並沒有要我改信基督教,他倒很開明,讓我自己選擇信仰。
記得老大出生時,因為結婚後,我雖然沒有答應要改信基督教,但是我希望我的孩子能在教會成長,每個禮拜天帶孩子參加主日學,陪妻子做禮拜,成了固定的功課。教會裡,上至牧師、長老、執事,下至一般會友都和藹可親,不管是不是會友,大家都親切以待。萬一家裡有人生病,弟兄姊妹還會到醫院或家裡為你禱告、唱詩歌,讓人深為感動,感覺甚至比自己住在遠方的親友還關心你呢!
記得剛到教會時,因為內人負責教主日學,我獨自一人處在陌生的環境,難免表現得很靦腆,幸好有會友主動過來打招呼,帶我到教堂就坐,安頓好了以後,才去忙其他的事。雖然是小小的舉動,卻讓我對這陌生環境不再有疏離感。
1998年到2018我以慕道友的身分,整整20年,參與了大里郇城教會的所有活動,牧師知道我是客家人,參與閩南語禮拜,是有些困難的,所以最近幾年增加一場華語禮拜,但是客家人敬祖掃墓是一定不能缺席的,否則會被家族長老臭罵一頓,所以20年來經歷了三任牧師,他們都沒有邀我受洗,成為真正的基督徒。
一生中與基督教有24年的密切關係,雖沒受洗,也學得一些聖經中的雋語,例如我最喜歡的: 1.喜樂的心、乃是良藥,憂傷的靈、使骨枯乾(箴17章22節)。 2.愛是凡事包容(林前13章4-8節) 3.生氣卻不要犯罪,不可含怒到日落。”(以弗所書4:26)。
我在2015年八月一日退休,退休後我還繼續參與教會活動兩年多,直至2018年我決定把自己剩下的日子,好好的規劃,以自己的方式過活,我早上做股票,下午寫部落格,晚上看職棒轉播,或是看政論節目,星期日早上拖地打掃。小孩已經大三大四了,他們也選擇離開教會,我們家庭只有內人還留在教會,當執事,教主日學,司琴,司會,奉獻她的所能,也成了她生活的一部分,我在教會跟家庭中領受了許多的溫暖與祝福,覺得能擁有信仰的生活真好!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創作 散文
自訂分類:散文
上一則: 邂逅風雨,就能成熟
下一則: 父親的床邊故事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