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另一個時候,懷念不喜歡的人(【公主與狩獵者】)─[夢影櫥窗](4)
2012/10/03 11:46
瀏覽2,081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1]
她是因為多年前看過我寫的一篇吸血鬼的小說,「至今印象還有點深刻,有時候半夜忽然醒來的時候,就會想起小說中從黃昏開始時,那個遊蕩在台北巷弄中的失戀吸血鬼」;我因此被她拉去看【公主與狩獵者】(2012/06在台上映,台北票房4400萬),那是【暮光之城】的Kristen Stewart「從吸血鬼晉身為白雪公主,這才真夠恐怖,不是嗎?我們從來都不知道白雪公主有吸血鬼的DNA!」她說的很是一臉正經,一點也看不出來半個月之前,她從阿姆斯特丹回來後連續四天晚上,跟我暢談了那裡的綠燈戶女人一個又一個教她臉亂白心狂跳的「吸血鬼模樣」![註]

 

 

 

[註]“她”其實就是帶給我寫〈做愛姿勢的變與不變─第18變〉靈感的Julia;不過,嗯,我喜歡在這裡就只是稱呼“她”。是一種直覺吧。喔,不是說每個人內心深處都有可能是吸血鬼的意思。嗯,是說在這個瞬息亂變的時代每個人天天都在失戀與暗戀。Julia,是帶給我這感覺最強烈的人,所以我要在此「特別」稱之為“她”──觸手可即的她、隨時亦會失去的她。

 

她覺得Kristen Stewart沒演好“破浪而出”的公主。
我覺得Chris Hemsworth似也沒展現出“黑暗之光”的狩獵者。
我們一致公為巫婆皇后Charlize Theron魅力四射。
然而,日前走在烏桕樹[註]開始翻紅的當下季節,我們都突然無可救藥地跑進了那棟叫作"懷念"的老古堡了。
──她說她懷念跟我一起讀小說的日子;「那樣的日子,每天都有幾近12道不同的光。」她自嘲這種說法似乎有點「太國旗了點!」
──我說我忽然想起一個不喜歡的明星。 

[2] 

「小布(Brad Pitt)啊!這個狩獵者的角色,由他來演很可能最適當不過,生野與壓抑交錯的節奏,蓄勢待發的氣韻,這般才足以與Charlize Theron匹敵。」
[註]這種樹的樹葉在入冬後逐漸變紅,然後在某個不知道的日子(還是在冬天),它突然整身火紅了,把妳嚇得像在做夢!據說,名詩句『夜落烏啼霜滿天』,那裡面的烏指的其實就是這種令人禁忍不住"啼"叫起來的烏桕樹。不用據說的是,這樹幹在台灣"有時候"是被我們拿來做成戰鬥陀螺滴!

 

「ㄟ,你以前不是很不喜歡小布嗎?」她說。
「他在【末路狂花】(1991, Thelma&Louise)後的表演都太放了!」
「連【真愛一世情】(1994, Legends of the Fall)也太過嗎?」
「覺得他從海外流浪回家,不需要演的那麼sorrow;那時候有點過的sorrow反到放在現在這部片很恰當,我覺得這部片的狩獵者很需要一股漲滿在內心的sorrow,這股味道足以讓黑色森林改觀,讓觀眾感受到這個地方真的是,重新一起改變公主與狩獵者的真命之地。」我說。
「也許吧,當一個人名氣漸大然後太大了,很多事情都要找上他,很多東西也由不得他了;」她喝下一大口我們剛才買的黑啤酒說,「也許真是每個人在人生百分之八十的過程中,都被大勢或者是自以是的把自己放到了一個不對的位置,自己沒察覺,旁人也察覺不到。」
  
[3] 
「寫小說,最難的是,拋開當時個人對諸般人事物有所意見的狀態,那種狀態教人臉紅得比烏桕葉更火紅,以致失去了透過小說所想呼喚的原始面貌。」我將酒瓶接過來,才喝了一口半,黑色的液體已經空空如也,那從黑色的瓶子外面一點也看不出來。

記得好幾年前,她跟我介紹她那時候的情人Hu,說他是在中學裡當音樂教師的。

「我當這老師總覺得很心虛,經常不知道這麼教學生,對他們來講是對的還是不對的。」我以為教音樂的人都很快樂,Hu這麼說,我只覺得尷尬,不知道怎麼接他的話。

那天在她家中還有一位雜誌社的記者(這位小姐現在是某家大雜誌的副總編輯了),她接過去說話,給我當下的尷尬解了圍:「沒有人知道什麼東西對當時的自己是對的,問題在於,你是否確定自己當時教的東西,對於你心目中的學生是否是對的,抓緊這種心態才是最重要的。」 

「什麼心態?」Hu望了我一眼,然後問那位雜誌社女記者。
「誠實啊,誠實面對自己啊,就像你誠實面對自己的內心說,我是真的愛她。」女記者提起來的手的手指,沒指向剛從廚房走出來兩手端著茶葉燻雞出來的她,卻指向Hu的心臟地帶。
不知為什麼,Hu當下臉紅的像喝了一大杯的紅酒。
有誰推薦more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