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紛亂時世裡,我們是否失落了曾有的價值?
2021/02/01 20:35
瀏覽1,188
迴響6
推薦92
引用0
以往所學習的古典價值漸漸被淡忘,不少到西方留學後的菁英也認為道德與榮譽是保守、退步的表徵。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季節轉移,10月前和10月後的晚間慢跑有著明顯的差異。夏天的跑步有如浸泡在游泳池裡,是全身溼透的經驗。離開盛夏,晚跑就成了有如淋過一場西北雨一般地半乾半溼,身體也不再嚴重發熱。

晚間慢跑是個和自己談話的好時段,特別是在這大學操場的環形跑道上,既不需要閃躲車輛、行人,也不用費心盯著從不平坦的路段才能避免跌跤。放鬆的時刻,思緒可以輕易脫離指揮,過往也就有了難得的機會逐一翻飛。我似乎又聽到老同學們在這同一跑道上對著接力跑者呼喊加油的聲音。

如今跑步的這所大學,前身是全台第一所女子外語五專,我和幾位「老女孩」就是在這兒長大的。數十年後,雖然學校拓展成大學,卻也保留了五專部。學校的建築增多了,變高了,成了台灣校地最小的大學;早年只有兩棟校舍的印象,只能在校史館的舊照片裡覓得。9,000多名學生的小型大學繽紛而多彩,單單只有五專部那時候的清朗與沈穩,似乎隱避到了大樹盤根的深處。

500年歷史的修女會

這間學校,最初是由天主教吳甦樂修女會(St. Ursuline Order)創辦的。1958年,擁有近500年歷史的吳甦樂修會開展在台灣的服務工作,先在花蓮開設海星中學、小學、幼稚園,1966年才在高雄設立女子外語五專。九年國教之後,因著對於數理科目的無奈與恐懼,我毅然放棄就讀明星女高的機會,來到當時尚未像現在如此知名的這所文科語專。入學之後,如魚得水。自此,我應該是走在「讓正確的人在正確的位置」的道路上了。

課程中,除了主修一外語,副修另一外語,中文課在課表上佔據相當大的比重,中國文學、文化概論、詩詞選、小說選、史籍選、四書、先秦哲學(莊子、墨子)、應用文等等,絕不缺席。心理學、理則學、倫理學、西洋哲學概論、西洋文學概論以及一般的史地課程,也毫不謙讓地填滿學習的每一個小時。

除了傳播教理、教義,設立學校、醫院、孤兒院等機構向來就是天主教在全球各地服務社會的主軸。由修會成員斐德修女所寫的《聖吳甦樂會在台60年簡史》裡,有一段關於花蓮若瑟小學的敘述很引起我的注意:

台北來的學生……比較活潑調皮,有些可能是太難管了才被送來東部的,修女們卻覺得他們都有其獨特性,也很可愛,彼此相處樂融融。

吳甦樂會初期會規對修女們在公共場所的舉止有嚴格的要求,其中一項是「在街道上行走時,應當端莊地裹著披肩,雙目垂視,疾步而行,避免四處逗留,好奇地東張西望。」500年前定下的會規到了20世紀中期,會裡成員當然不可能再刻板地執行,但修會精神仍留存在後世修女們的指導規章裡。受到嚴格生活規範薫陶的修女們不但不認為難管的孩子是「災禍」,反而和他們「彼此相處樂融融」,其中的原因值得細究。

源遠流長的古典教育體系

吳甦樂(Ursula)是傳說中生活於西元4世紀的一位女子。她原是不列顛島的公主,被父王許配給鄰國王子。她以3年為期,要求王子必須皈依天主,她自己則率領數千名少女跋山涉水前往羅馬朝聖,回程時在科隆殉道。聖安琪(Angela Merici,1470或1474生於北義大利)受到吳甦樂感召,創立了吳甦樂女子修會。初始,修會召集願意獻身教會的女子,訓練她們投入醫療照護與教育方面的工作。

500年後的今天,修會的教育宗旨仍舊牢牢地建基在歷代教會導師們因神學及信仰啟發所結晶而出的原則上,那就是:深信每個人都是天主的肖像,有其獨特的價值與尊嚴,也相信每個生命都有無窮的潛力,都有不可替代的使命。也正是這一信念,能讓待己嚴謹的修女們能夠和也許難以馴服的孩子們和樂相處,因為她們看重每個生命的價值與尊嚴,以及孩子們無窮的潛力和不可替代的使命。

聖安琪學院(College of St. Angela)是紐約新羅歇爾學院(College of New Rochelle)的前身。2014年CNR出版的小冊子中羅列了聖吳甦樂的精神,其中令人振奮的是,傳說中的吳甦樂是個不畏強權、堅持目標、有著清楚定義的價值觀,以及至死不渝信仰的睿智女子。這些通常出現在描述男性傑出人物的特質,竟然出現在對女性的存在仍然顯得懞懂無知、更談不上有機會讓女人發展自我的時代裡,確實令人驚訝。這女子必定有諸多異人之處!

1,000多年後的聖安琪稟承吳甦樂精神所創立的修會,更注重女子教育,發展出三學、三藝或稱三條道路(The Trivium,拉丁文,指三條道路),也就是歐洲中世紀的博雅教育(Liberal Arts),也成了開放教育(Liberal Education)的中心理念,亦即開拓個人的視野、知識、經驗,而不侷限於技術層面。這就是台灣教育界耳熟能詳的全人教育。

所謂的三學是指語法(grammar)、邏輯(logic)與修辭(rhetoric)。語法探討字詞的正確組成和運用,能夠在遣辭用字上游刃有餘的人,就有能力避免言語粗鄙。此外,「grammar」也指一門知識或一項技術的基礎要素,例如「the grammar of wine」就表示「酒的基本要素」。「語法」就是要人對事物有清楚的定義。邏輯辨證則需要有效推論的能力,發現論證中可能有的謬論,移除矛盾與不一致,並呈現值得信任的有事實根據的知識。修辭[1] 的目的是學習如何更好地表達自己並讓對方確實了解,也就是企圖以知識說服受眾並解決問題的一種手段。

這三門學問是西方古典教育的組成要素,雖是在中古世紀才把名稱確定下來,早在希臘時期便已是初學的傳統科目。三學的中心主旨,可說就是現代人必須追求卻不容易做到的「專注傾聽並正確溝通」!

道德與榮譽,成了保守與退步的表徵

托馬斯.阿奎那(Thomas Aquinas,13世紀天主教會的聖師)認為,人的美德可分基本美德與第二美德兩種。基本美德是勇氣、正義、審慎、節制,具備這些德性的人是「好人」;第二美德是藝術、科學、洞見、智慧,具備這些美德的人是「好藝術家」、「好科學家」、「好思想家」。我更願意引申為,好藝術家並不理所當然地是有勇氣的好人,而一個懂得節制的好人也不必然是個能夠看清事物(或事務)本質,具有第二美德的人。

在慶幸自己曾經有過的學校生活蘊藏著古典教育滋養的同時,我也擔心到西方留學後在台灣各大學執教者可能會帶給學子們什麼樣的影響。近半個世紀來,文化馬克斯主義以萬鈞之勢橫掃西方各國的媒體與教育系統,衍生出道德相對論以及多元文化主義。我的憂慮不在相對與多元的本身,而是在言論自由保護傘下所發展出來令人心驚的毫無底線與過度跨越(想想阿奎那對於「節制」的強調與推崇),這讓人在紛亂的彎道裡失根漂泊,無法看清菁英們一套套令人目眩的理論基礎的本質。菁英們也認為道德與榮譽是保守、退步的表徵,所以不再有人敢於提起原是立世之本的古典價值。

多姿多彩的相對與多元均以社會正義做為堅實戰車,輾壓一切哪怕是稍為提出質疑的小刺蝟,而戰車的駕駛者正是教育與媒體。好萊塢、詩歌、文學、戲劇等等「軟實力」也列隊集合成黑色豪華車陣,緩緩駛過街市,好讓人欣羨並期待能搭上高級車與名人同遊。

然而,社會正義如果僅僅是以「把一個群體的所有物轉移給另一群體」做為界定,那麼人類歷史與活動內容也就顯得過於蒼白簡易而不需要深究了。敬天愛人的校訓雖不曾須臾忘懷,我仍然要不斷檢視自己何時何處曾因著一時的方便與軟弱而取巧地繞過它或不敢面對它。

晚間慢跑是件好事,它給人另一種思考的維度與機會。

有誰推薦more
迴響(6) :
6樓. 向陽春
2021/02/11 07:50
續論終歸治平的時代

從五四運動的「打倒孔家店」到文化大革命的「破四舊、立四新」,讓中國改變了甚麼?

當我們回顧這段歷史,或許會慶幸我們身處今日台灣;我的意思是:無法符合人類生活的主張學說,終歸要成為歷史波濤。孔老夫子一輩子顛沛流離,遊學各國,沒有辦法伸張他的學說,但他的思想精神卻深遠影響了兩千多年來的中國及週邊國家。

時世之所以會紛亂,就是因為人們拋棄了基本的精神價值,就像小偷強盜偷搶了別人的財物得以過生活,但他們卻無法光明正大過生活,唯有回歸了基本正業,才能過真正的生活。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是的。 顏敏如2021/02/12 08:46回覆
是的。 顏敏如2021/02/12 08:46回覆
5樓. 李孟秋
2021/02/09 22:27
古典價值的困境?
古典人文主義者較傾向於「人本思想」,歐洲古典哲學體系希望在人的思想中;建立起一個形而上的空間,獨立於現實的本體世界之外。因此,在觀點上和自然主義保持了一段謹慎距離。西方思想家從柏拉圖到黑格爾每多"唯心"論者。唯心論的價值在於;希望把人性趨向神性提升,以之有別於禽獸的自限於"生之慾"。
黑格爾開始把這個唯心一分為二,精神和物質孰重孰輕?開始進入心物分立的辯證。恩格斯以"自然辯證法"認為,科學的發生及發展進程歸根到底是由生產所決定。恩格斯強調從本來的面目看待自然界,不能依靠邏輯來看自然界,因此偏重"方法論"。馬克思認為,經濟因素是一切社會組織的基礎。馬克思更想要沖破神學和唯心主義的框限,但後來卻反而演化成了"思想僵化"的結果,辯證原本是要解決問題,出現的卻是人性的悖離現象!
近代隨著越來越多具體科學的興起,心理學取代了靈魂學,天文學取代了神性的本體論、法哲變成法理學等。唯心主義的哲學基礎也陷入了泥淖!科學逐漸占領了神秘的領域,形而上學的地盤在不斷收縮。科技更吃重地擔當了族群發展和人群生存的前導,以此觀之似更趨於"方法論"了!但這只是人類進化中的一個過程,古典人文主義並未消失,只是更內斂地包覆在生命意義的核心中。科技不能沒有人性,也不能超越無限的未知,否則人類終將被自己製造的機械毀滅。
可惜科技哲學不受重視。 顏敏如2021/02/12 08:46回覆
4樓. 向陽春
2021/02/07 01:21
續論走向文明價值的必然

講到文明的價值,最近讓我最有感的就是德、日、美政府紛紛向台灣政府請求增加車用晶片的產能供應。許多人不解何以這些科技大國為何必須向台灣請求車用晶片的供應?更何況車用的晶片並非多高端的晶片,而一定要台灣製的車用晶片,更何況同等級的晶片,韓國也有生產,為何一定要台灣生產的晶片?又何以台積電可以生產出世界最優品質的晶片?

答案就在台積電講求商業誠信,要求品質的實質良率,使得產品生產出來達到實質良率,而保障各種科技產品生產出來的穩定性;舉例:

當實驗室製造出同等奈米級良率80%的晶片,市場實際應用可能只剩64%,就算提高到90%時,市場的實際良率可能只剩81%,因此在實驗製程裡,就必須不斷的以大數據實驗,找出潛藏的不良因素,提高其實質良率,才能確保產品品質的可靠度,然而這將增加其製造成本,這若在只講求商業利益思惟下,所製造出來的產品將失去其可靠度。

是故台灣製晶片經過市場實際應用上,其耗能與穩定性均超過韓製的晶片。任何世界大廠無法承受在市場競爭時,其產品可靠度受到質疑(甚至將引起全面回收的災難)。

這種商業的誠信價值思惟,不是只講求技術可以製造出來的!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科技我不懂,不能說甚麼,只知道,目前各國需要的台積電晶片,一部分是提供電動車用的。 顏敏如2021/02/09 08:35回覆
3樓. 向陽春
2021/02/06 23:25
走向文明價值的必然

不同生活文化當然會產生不同價值觀,不論個人或國家皆然;但那只是個人或國家的文化價值觀。但所謂的「普世」價值觀,就是人類共通的價值觀。

人類之所以組成「社會」就是因為人類個體無法單獨容易生存,唯有互助互惠、互補互利,才能獲得較多的生活資源與利益價值;而人類之所以優于自然界的動物,也是因為具備了精密細緻的思考智慧,而產生了人類文明價值觀,得以脫離了叢林法則的生活。

未來的人類世界,弱肉強食的現象,當然還會存在,但就像在文明國家裡,以暴凌弱會受到多層社會力的制約。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那就是十誡。 顏敏如2021/02/09 08:32回覆
2樓. 向陽春
2021/02/04 00:22
終歸治平的時代

人類開啟大航海時代之後,打破了原有地域的侷限,更讓人類在思想、觀念上產生了巨大變化。殖民地的爭奪,成為帝國主義興盛、產業革命發生之必然;產業革命後產生了資本主義、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等的各種思想信念主張。

人類有史以來數千年的發展裡,儘管思想觀念不斷地改變進化,但我們可以看到,人類始終無法脫離互助互惠、互補互利的普世價值。

緊守住這種普世價值,再紛亂的世局,終歸治平的時代。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可惜 ,普世價值並不能帶來和平,因為甲的普世價值不等於乙的。 顏敏如2021/02/06 19:37回覆
1樓. 筆記阿本~ 台鐵世紀之慟
2021/02/01 23:40
.

小時候參加救國團活動,首次認識文藻的兩位女學生,她們的容貌與模樣我至今仍有印象,原因可能是氣質甚好,與他校有別吧 ?

巧合而已。 顏敏如2021/02/03 13:01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