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疫情緩解後:從瑞士經驗看新冠病毒帶來的動盪與展望
2020/06/24 13:46
瀏覽1,086
迴響3
推薦104
引用0
疫情結束後,有什麼議題需要我們持續關注?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2020年3月中至5月中,是西方各國遭受新冠疫情肆虐最為密集的2個月。「留在家裡便能救命」的大力倡導,其實是對於全社會採取關閉甚至封鎖較委婉的說辭。

「Lockdown」一字,在不同國家有不同的實施細則,例如在瑞士,lockdown並非百分之百的全然閉鎖,而主要寄託在民眾的自制、自主上。然而在「寂寞是種國病」的瑞士,5月中下旬分階段解封的公共場所裡,突然聽到某人衝著人群大叫「夠了!夠了!我受不了了!」的喊聲,也就不足為奇,因為人們被隔離太久,可能還丟失了工作。

感染新冠病毒,不是咳嗽發燒就結束的事

瑞士的超前佈署和台灣的不盡相同。他們主要做的是徵調醫學院學生為助手、強力暫停所有非緊急手術、迅速把普通病房改成加護病房、緊急加大防護措施,目的是寧可備而不用,也要避免醫療體系崩潰。瑞士把新冠病人集中在幾大醫院救治,醫院內部的醫護人員全天穿戴防護裝備,醫院外則由軍中特別派出的人員駐守。

蘇黎世收治新冠病人醫院的Peter Steiger醫師指出,這些病人需要比起一般疾病更加複雜的看護,且住院時間特別長。病毒不僅攻擊肺部,腎、肝、心臟等器官也都無法倖免,且因長時間昏迷,腦部必定遭殃。病毒也侵襲血管壁,凝血塊延緩血流速度,使得器官無法發揮應有的作用。出院的人仍處於恢復期,由於長時間在加護病房,是否能完全康復,不容樂觀。他們的肺部功能受限,也有認知困難的問題,且將長期處於不安、恐懼的情緒當中。

在情感層面,生重病而不允許有訪客,對病人及其家屬都是非常錐心的經歷,更不用說是孤獨地離世。醫護人員最多每天兩次透過電話或視訊,對家屬說明病情,或讓家屬和仍然清醒的病人遙遠地彼此相見。

在保護限令與「絕對自由」之間的抗議

Steiger醫生也提到,有些人太過看輕這次危機的嚴重性,有些人甚至認為北義大利的嚴重災情是經過設計的假消息。這些人有著怪誕的辨識障礙,也荒謬地詆毀事實。就像是,由於天乾物燥容易引發大火,政府公告禁止在森林裡烤肉時,卻有人說「沒看到火啊,為什麼不可以烤肉!」那般地不可思議。

Steiger的說法並非空穴來風。基於不輕易信任政府的傳統,瑞士、德國都有抗議政府讓民眾自主在家的示威活動。特別是柏林亞歷山大廣場上民眾的舉措,更是令人匪夷所思。他們舉著、貼著、掛著、拉著標語,或朗誦,或演講,以各種形態展現訴求,更和警方發生激烈的肢體衝突。「我不是奴隸」、「反抗政府是人民的基本自衛權」、「以戴口罩義務代替就學義務?」、「反對疫苗,反對疫苗接種」、「另種想法不是錯誤,而是自由」、「這是違背德意志民族的犯罪行為」、「我們是人民」(意指「民貴君輕」)、「以病毒惶恐代替民主?」、「算計如何讓人恐懼並加以操控」、「支持Bill Gates的人就是共謀」……等等標語,在抗議人群裡此起彼落。

也有人扯著嗓子嘶喊「只有極少的人在醫院裡,99%以上的人卻受到限制」、「那些坐在上位的政客和銀行操縱手都是幹什麼的!」、「Bill Gates暗地計劃疫苗接種的陰謀。他說沒疫苗就不可能有正常的生活,其實就是要賺全世界的錢,要把晶片放入人體裡……」聽到的人拍手叫好,也有的更是接腔發言,彼此鼓勵。抗議人群的組成份子相當複雜,從極左、極右、陰謀論、嬉皮、反疫苗、反猶太、流氓到普通人都有。不能到酒吧喝酒、不能到湖邊散步、不能躺在公園草坪上晒太陽,這些自認為被獨裁壓迫,人身自由受限的人群,總是要找機會突顯自己。那麼,他們為什麼不在疫情一開始時就上街抗議呢?

政府忙紓困,上億金額落誰家?

在「雖有足球賽卻沒有觀眾」的瑞士,自行車(特別是電動自行車)行情看漲。百業蕭條整整2個月,獨獨自行車業盈收增多50%,加建自行車專屬車道的民間呼聲越來越大,這是疫情期間「儘量不使用公共交通工具」宣導政策之下,瑞士人生活發生變化的例子之一。在家工作不但對清淨空氣有許多貢獻,也說服更多人正視在家工作的可能性。在這議題上,目前瑞士的法令是,如果在家工作是由企業主自己提出(可以減少工作空間的租金),員工因此而必須添購用具或換成大房間時,多出來的費用則由企業主支付。當其他國家迅速搭建臨時醫院、病房時(美國派出醫療艦在東、西兩岸待命),瑞士卻斥資約1億600萬台幣,在寬廣巨大的伯恩展覽場(Bernexpo)裝修臨時議場,讓200位議員能夠保持2公尺社交距離地召開為期4天的「疫情危機」第一次會議。這會議,說穿了,就是分錢大會!瑞士各大銀行預估,今年GDP將有3.5%至8.2%的負成長。會議召開前,各種團體與各地工會就已摩拳擦掌列出損失清單,加緊遊說國會慷慨發錢。綠黨更是高調提醒,現在是瑞士企業轉型的大好時機,國會給的資助金必須以能更合乎環保要求的企業、組織做為優先考慮的對象。

約1兆7千多億台幣的緊急資助,效果在今年的第二季度才看得出來。早已賣給德國Lufthansa的瑞士航空(Swiss International)有望得到約590億台幣的紓困金,這筆錢是否包含在發給各種行業及失業救濟的預付款項裡,還必須查詢;較清楚的是,就連托兒所也搶得了約3,100萬台幣的支援數額。

疫情中的種族歧視議題人類被一種看不見、摸不著的病毒侵襲而混亂無助,經濟急速萎縮,生命悄然逝世。這一隱形的敵人幾乎無所不在,並以它的「沒有力量」嚴厲制約每一個人,卻也讓人重新思考。主管們的跨國會議一定要搭機前往?高中生的畢業旅行非得出國才算數?移民家庭的孩子因缺少電腦而無法在家學習時,鄰居可以怎麼幫忙?

新冠疫情並未消失,只是緩解。每個國家的感染數目必須加上測試量的規模,才能做有意義的比較。確診人數的多寡,也必須深究已感染卻沒有症狀的人數是否算上。對新冠疫情的統計,通常隱去康復的數字,也許是基於國家治理與醫療程度比較的考量。在這緩解期,也許人們應該回顧一下疫情密集爆發時各方的政治角力,例如世衛秘書長譚德塞子虛烏有地指控台灣對他種族歧視,究竟是出自什麼心態?究竟是什麼事情、什麼力量導致他這麼做?

可以確定的是,這位秘書長沒看過非洲加納人Wode Maya上傳在網路的一小段影片。這位vlogger致力於把非洲各國實情介紹給世界,他在短片中重複提出非洲領導人不顧民生,只知道把好處裝滿自己荷包,更讓中國人到非洲大陸欺負非洲人。他不斷地說「I am so mad, I am so sad」,清楚地表達出他的無奈。短片中,某個人或某些人讓無辜的孩子開心地自己說「我是黑鬼,智商低」,應該是21世紀初最值得撻伐的歧視語言與行為。

「歧視」是這次疫情因著WHO秘書長衍生的沒有必要出現的議題。現在既然已傳遍世界,我們只好正視。我衷心希望的是,Wode Maya短片中的黑鬼與低智商,不是出自台灣人的惡作劇。

對於疫情,民眾可以高興解封,但決策者不可須臾忘記,各國仍有許多正事待做,台灣也不例外。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李安納 皮來樂公園
2020/07/09 14:46
疫情

這次疫情,影響全世界,也會造成世界的改變

無論如何,疫情終會過去,只是時間問題

而我們人類,經過這次浩劫,是否會好好反省,如何善待地球

讓人類生活在一個較好的環境

生活在一個較好的環境 ? 我想,應該不太可能吧。謝謝閱讀。 顏敏如2020/07/14 22:19回覆
2樓. 客旅貞吟
2020/07/05 10:32

疫情影響的嚴重程度,各地不一。美國的紐約很嚴重,確診人數幾乎佔全國人數一半。其他各州,例如我們這個城市,醫院的病床佔用從未達到滿額,一些非第一線的醫護人員還被強迫暫時離職。

然後因為閉關太久,五月下旬的暴動很快蔓延,大家藉機出來鬧事。

現在疫情轉緩,大家在等待的大概是疫苗吧!

沒想到瑞士,德國也有那麼多示威。

美國的,是暴動,德國的,是示威。兩邊訴求不同,形態相異。不過都同樣產生社會不安。 顏敏如2020/07/08 07:51回覆
1樓. 小彩的美加台生活
2020/07/03 02:23
謝謝您的分析讓我們可以了解歐洲的一些狀況
謝謝閱讀。 顏敏如2020/07/08 07:46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