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歷史學者給習近平的6個「不舒服提問」:新型冠狀病毒究竟怎麼來的?
2020/04/21 23:36
瀏覽1,110
迴響3
推薦85
引用0
中國對新冠病毒的誤判、隱瞞、失策、失職,導致全球疾病的快速傳播。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近3個月來,幾乎全世界媒體都圍繞著病毒災情而天旋地轉。許多人盯著各國的確診及死亡數字做為每天隔離生活的開始儀式,也許兩週後乏了,數字還原成真正意義上的數字,不再和每個數字所代表的某人健康或某條性命掛鉤,這就赤裸裸地彰顯了一般人的無奈與有限。

然而數字對於研究機構、醫藥產業以及政府當局卻是至關重要,當然前提必須是這些數字真實而可信。有能力的國家大舉投入疫苗與藥物的開發,甚至進入了競賽的模式。工業國家的政府致力於「拉平曲線」,也就是減少感染人數、不讓醫療體系崩潰,並極大範圍縮減經濟活動,做長期抗戰準備。和「從手到口」生活,也就是賺一天過一天的小人物極不相同的,正是媒體從業人員,他們無論如何,必定能找到質疑或批評政府措施的個人或團體。他們所提出的議題,例如當局反應過快或過慢、補助不公或太少等等,不論確有其事或自我想像,只要有意為之,總會找到材料。從政府以數十兆台幣的規模做為救急款項,到警察當街棍打、訓斥民眾,到滴水不漏地壓制訊息……,無論民主或獨裁,每個國家均以各自擁有的國力,順應各自的文化、民情,而儘力阻擋病毒蔓延。

可是,由於種種因素而不受到任何國家保護的人呢?

就算死了,他們也不會被列入新冠肺炎紀錄敘利亞的內戰已持續9年,從阿拉伯之春的一部份打成了伊朗、阿拉伯、俄國、土耳其等國參與的代理人戰爭。目前雖已平息了些,土耳其和庫德人仍有零星衝突。「伊斯蘭國」被打散之後,所屬的部份「戰士」只能住到難民營,因為他們沒人要!

「伊斯蘭國」有不同派別,彼此傾軋,「戰士們」可能數度易主,不存在「忠誠」;不忠誠就沒有主子願意收留,或這些主子也自顧不暇。敘利亞阿薩德政權當然不可能接納反對派份子,更何況其中有許多來自其他中東或北非的穆斯林國家,而非敘利亞本國人。解散難民營是遲早的事,任何政府都難以無限度、無止盡地供給不能從事生產的大批人群,即使這些人因極差的生存條件而導致太多的死亡案例。

其中最棘手的是來自北美及歐洲的「自願聖戰士」。這些人自願地離開他們所認為的不公平社會,自願地犯下滔天大罪。他們的母國疑懼這些因聖戰告一段落而「自願返國者」將帶回消滅「異教徒」的思想,並結合國內原有的激進份子,釀成另一波恐怖行動。還有,政府又如何針對這些曾經殺人者,特別到中東戰場收集證據並對他們審訊、判刑?如此種種都讓「自願聖戰士」的返國意願難以成真。

位於敘利亞東北角的al Hol難民營則是收容聖戰士們的家屬,數萬個女人與孩子棲身在泥地上搭起的帳篷裡,夏天酷熱,冬天酷冷,極少的食物,極少的醫療。不論哪個營,即便有人受到covid19的感染(世衛統一命名的現行新型冠狀病毒,co=corona, vi=virus, d=disease, 19=始於2019年),也不會有確診及死亡的數字。因為沒有檢測,也就無所謂確診。至於死亡,營旁多的是埋屍的地方,死因最多也不過是一般肺炎。

中共的誤判、隱瞞、失策、失職,釀成人類大禍

人類在這場大規模的集體驚恐裡,必然要尋找原因。只要釐清源頭,就有可能避免重覆發生。目前這病毒仍然到處肆虐,它狡猾而變異,完美程度令人懷疑它是否原本就已存在於自然界,而不得不過渡到人工合成的推想。這推想並非全無所據。2015年中國中科院武漢病毒研究所的冠狀病毒專家石正麗,曾和美國學者合作,成功地將SARS病毒和蝙蝠病毒雜交(亦即人工合成),製造出能有效感染人體呼吸道的新型冠狀病毒。此項研究讓業界認為沒有意義,應該停止。2018年11月石正麗曾就「蝙蝠冠狀病毒及其跨種感染研究」在上海交通大學做過演講,很明顯地,石正麗並沒停止過這方面的研究。

瑞士電視台以紫色標明病毒的傳染途徑。

曾在2004年當選時代雜誌世界100名最有影響力人物之一的蘇格蘭經濟歷史學者Niall Ferguson不久前發表在《Sunday Times》並由瑞士《新蘇黎世報》翻譯、轉載的一篇文章,對中國領導人習近平提出6個「令人不舒服的問題」:

1.武漢第一個病人的得病原因是什麼?

2.自2019年12月31日至2020年1月20日期間,也就是在發佈病毒能人傳人之前,中國中央政府對於隱瞞疫情究竟擔任了什麼角色?

3.為什麼在截斷從湖北到中國其他地方的交通之後,卻仍然讓湖北對倫敦、巴黎、羅馬、紐約、舊金山等世界各地的航班暢行無阻?

4.什麼或誰讓中國外交部發言人在社交媒體上兜售陰謀論?(作者按:趙立堅在推特上宣稱,2019年世界軍人運動會舉行期間,可能美國軍人把病毒帶到武漢投放。)為什麼這發言人仍能留在職位上?

5.其他人不談,只提房地產大亨任志強及艾芬醫生,為什麼這兩人在批評政府之後便消失了?(作者按:中共媒體在4月7日證實,任志強由北京西城區紀委以違紀違法的名義扣押審查。)

6.中國真正死亡人數究竟是多少?

這6個提問直指中共高層的誤判、隱瞞、失策、失職,而釀成21世紀人類第一場巨禍。Ferguson文章最後提到,「中國有一個問題!」正如1991年以前的蘇聯,這問題就是「一黨專政」。Ferguson應該也明白,正如蘇聯對車諾比核爆事件的態度,恐怕要等中共垮台,這次疫情才有水落石出的一天。

事情進展至今,世界已開始蘊釀以現有的法規與責任歸屬條款對中共究責、索賠,有些國家甚至已付諸行動,但他們能掌握的證據,也只能把在紀錄上所呈現的實情加以量化、數字化。這些紀錄包括中國何時隱瞞而導致失控,何時在全球搜購醫療物資,導致疫情在中國以外地區大爆發時,各國在防疫物資上顯得捉襟見肘。單這兩項在極短時間內所引發的全球恐慌與混亂,人員傷亡以及經濟急速倒退的損失等等,恐怕已足以讓中共難以償還。

如果未來的某一天,人們有能力從已遭中共當局在武漢事發地毀壞的證據中翻找出蛛絲馬跡,或涉事者幡然悔悟而供出真實細節,而這些種種全都能被證實而有效力的話,那麼無法估算倍數的,相較於120年前庚子賠款的規模,絕不是任何政權所能承擔的了。

有誰推薦more
迴響(3) :
3樓. 一畝桑田
2020/04/27 11:46

人工合成不無可能,

庚子賠款不會再現,

因中共翅膀已硬。

不,中共翅膀不硬! 顏敏如2020/04/29 13:04回覆
2樓. 新天新地
2020/04/22 19:38
那麼
民間求償的執行單位是國外嘍! 譬如中共某政要在美加的不動產, 由該國相關單位執法扣押?
應該是的。 顏敏如2020/04/24 17:27回覆
1樓. 新天新地
2020/04/22 14:23
不知國際法庭如何審理新冠肺炎之中國隱匿? 期待公義的彰顯!

除非各國聯合起來以經濟或政治手段抵制中共,否則,即使國際法庭判定國際上的損失確實由中國造成,也無用,因為國際法庭不可能關押某個國家的某個政黨;倒是民間的求償較可能執行,特別是,只要確定中共體系裡哪些人在什麼事情上必須負責,這些人又在中國以外有資產,便可針對這些資產加以凍結、扣押或實質賠償。

這只是我個人的認知,也許有誤。


顏敏如2020/04/22 19:00回覆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