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是否撤離阿富汗?美國史上最長的戰爭
2020/02/05 18:18
瀏覽920
迴響1
推薦90
引用0

是否撤離阿富汗?美國史上最長的戰爭


外國聯軍在阿富汗已經駐軍近20年,卻還是無法解決塔利班及等勢力的問題。 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18年來,阿富汗政府軍仍然無法獨立作戰,仍然需要以美國為首的多國聯軍支援。知道美軍將大量撤離,阿富汗軍隊也就無心應戰,有的逃離,有的投降,也有的直接投效敵方陣營。

2001年911事件之後,美國在阿富汗東部山區幾乎搜盡每個可能藏匿的山洞,企圖找出設計攻擊美國本土的原凶賓拉登。自此,美國陷入恐怖泥沼,難以自拔。這泥沼的組成因子,一開始是基地組織(al qaida),現在則是從敘利亞、伊拉克流竄到阿富汗的「伊斯蘭國」(ISIS);而有能力吸引「同道」的大磁鐵,便是陰魂不散的塔利班(Taliban)。

難以對付的塔利班

塔利班的原意是神學士們,也就是來自和東阿富汗交界處巴基斯坦境內可蘭經學校(Madrasa)的人,這些當然包括阿富汗人及巴基斯坦人。他們往往出身貧困家庭,在神學校既可得溫飽、又可受教育,在極端封閉的環境裡習得偏頗的伊斯蘭教義之後,有組織地擴充到政治層面,便成了許多人眼中頑劣凶殘的塔利班。人們通常指責西方干涉其他國家的內政,卻對巴基斯坦涉入阿富汗政治之深,完全沈默!

幾十年發展的結果,塔利班不必是可蘭經學校成員,整個組織也成了可以和中央政府分庭抗禮的政治實體。塔利班在上世紀90年代完全執政數年,以極其違反人性的手法殘害婦女,令世界髮指。時至今日,塔利班雖只統領近一半的阿富汗領土,他們在鄉間比在城裡受歡迎的事實卻值得注意。中央政府力量到達不了的窮困山區,塔利班勢力則可代替國家行政運作,例如平息紛爭與醫療照顧等基本需要。

以美國為首的數十國聯軍難以撤出阿富汗的主因是,這個古老而衰弱的中亞國家,早已成了各路恐怖份子容易生存、既互相扶持也互相傾軋的沃土。不把這些擾亂份子圈禁,甚至消滅,他們的擴散對任何國家都是巨大的威脅。而除了政治層面的考量,人權思想的傳播與實現,也成了聯軍及蜂湧至阿富汗境內各國非政府組織的責任(或自認為是必須肩挑的責任)。

上世紀末西方國家扶植阿富汗「聖戰士」以擊退蘇聯的基礎設施(包括人員、武器、實體設備、資金調度……)幾乎完整無缺地由塔利班接手,加上蘇聯軍隊留下的武器,塔利班的武裝便有了堅實的基礎。那麼以多國聯軍的武力裝備與後勤補給的絕對優勢,為什麼無法擊退塔利班?答案是,塔利班正是阿富汗平民本身,要消滅塔利班,意味著必須以無數阿富汗人的生命做代價!

無法在一般民眾裡篩檢出塔利班,便是聯軍進退失據的主因之一。多國聯軍都是正規部隊,所面對的「敵軍」沒有可供辨識的制服、沒有明確的指揮中心、沒有具體的彈藥庫,沒有清楚的營地;背起槍是塔利班,放下槍是賣菜郎,而且幾乎人人至少有一個妻子及5個以上的孩子要餵養。這種正規軍和游擊隊交戰的情況,聯軍的處境不僅是深陷泥沼,說是誤入流沙也不為過。

外部扶植的政權,改變不了根深柢固的部族傳統

國際社會認為,改變阿富汗的政治制度,才是釜底抽薪的辦法。不少人以為引入民主制度、講究人權、施行福利,可使阿富汗人民依照新憲法生活,並讓恐怖勢力消失於無形。於是,阿富汗有了民選總統及國會。

可惜,外來的植物不一定適合當地的土壤;許多阿富汗人沒有現代國家的概念,他們效忠的對象是部族首領,而這些首領的視野恐怕出不了一個山頭。如何讓自己的部族延續,如何保住自己的勢力與利益,才是考量的重點;至於外交、國防、國際聯盟與合作等等,是生活中不需要的異物,難以有清楚的概念。更何況,在首都喀布爾的精英之中,不乏依靠塔利班武力的背書而制衡政治對手的「反對派」。

由美國為首所扶持的喀布爾政權,不但少有建設,也無法滿足人民的基本生活,除了豢養一批操著美國口音卻難以施展在國外所學的當地技術官僚之外,體制內的貪腐風氣,早已自壞聲譽,無法贏得人民的信賴。他們雖指責塔利班種植罌粟、販賣鴉片,但現任阿富汗總統甘尼(Ghani)統領的政府官員裡,也不乏鴉片商販。此外,阿富汗雖已有了民選總統,卻是極度中央集權,地方政府往往是透過關係向中央要求治理權的人所組成,既官僚又貪腐,更是大程度地遠離群眾。人民疾苦得不到解決,只好轉向體制外的資源求助。塔利班攻擊民眾所厭惡的政府單位,也就事出有因。

18年來,既然美國無法以軍事手段獲勝,也許能以和談方式解決。撤軍與和談在歐巴瑪任內就已開始,塔利班首先要求美國撤軍後才願意談判,後來相繼以「只要聯軍不攻擊塔利班」、「只要聯軍逐漸撤出」做為談判前提。數月前開始的多哈和談(Doha,卡達首都)則要求,只要喀布爾改變憲法內容,接受塔利班共同執政,美國便可繼續留在阿富汗境內,幫助訓練安全警力,甚至設置監聽系統,當然塔利班也不會允許外國恐怖組織在阿富汗生存等等;最後這一項也正是美國的中心要求。

在近期的談判中,塔利班答應不進行無差別殺人的恐怖行動,確保安定、打擊毒品,但在人權、女權及言論自由等議題上,必須依照他們所詮釋的伊斯蘭法為準則。美國要求塔利班公開聲明「將不在他國從事破壞活動,也不允許任何人在阿富汗土地上設計謀劃以對付其他國家」;前者是要塔利班自制,後者當然是要以塔利班牽制在阿富汗境內的,正和塔利班競爭權勢的「伊斯蘭國」。

難以坐上談判桌的敵對雙方

正當他們向國際發表聲明的同時,卻又在喀布爾較多外國人聚集的地方引爆炸彈。究竟因串聯其他國家恐怖勢力而更加強大的塔利班喜歡讓人看他們耍戲?還是內部溝通有誤?又或者是美國在某些步驟上食言?外人不得而知。清楚的是,塔利班除了招來更多鄙視之外,國際媒體對於這類攻擊已相當麻木,不再大量報導,塔利班想要引起注目的企圖也會逐漸讓人遺忘。

美國支持甘尼,是因為一旦塔利班勢力鞏固,便可能扶植在阿富汗境內的恐怖份子,如同支持當年的賓拉登一樣,將對美國造成國安上的威脅。恐怖組織仇視以美國為首的西方世界,指責這些進步的民主國家向來殖民、剝削弱小,並認為自己肩負為受壓迫手足討回公道的神聖使命;這種把惱羞成怒包裝成代天行道的想法與行為,正如同找不到工作的邊緣惡少,看到豪華私家車必須以鑽子劃上幾道,以為是不甘示弱的具體表現,也為別人加諸自己的不幸找到宣洩的出口。

由於甘尼政權的腐敗與衰落,美國已改變方針,數月前美國外長龐佩歐(Pompeo)表示,和談的雙方不再是美國與塔利班,而是甘尼政權和塔利班直接談判。川普也說,美國只不過是警察,不需要為阿富汗打仗!塔利班把甘尼看成是美國的傀儡,指責他引進外國勢力,干涉內政;甘尼則認為,塔利班要求被收編納入政府體系,正顯出他們的執政野心,而美國和塔利班談判,就是把恐怖份子合法化。如何把仇視的雙方帶上談判桌,正是美國在阿富汗議題上極為嚴峻的挑戰。

自從1979年蘇聯入侵阿富汗,之後軍閥內戰、塔利班執政,直到2001年聯軍入駐並扶植喀布爾政權至今,整整40年,阿富汗看不到一絲和平曙光。如果問,阿富汗人民為什麼不像阿拉伯之春那般地進行抗爭?那是因為他們連上街示威的,有形的、無形的素材都沒有……

2011年美國特種部隊擊斃賓拉登94天之後,30名美軍在阿富汗境內神秘喪命。訪談內容談到意外事件可能的原因,以及受訪的阿富汗人表達不要美軍撤離的願望。

有誰推薦more
迴響(1) :
1樓. 我敗絮其外, 我金玉其中
2020/03/26 20:43
謝謝妳讓我們瞭解到塔利班如此難以對付的原因,以及諸多封閉的阿富汗罕為台灣人所知的情勢。
發表迴響

會員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