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本緣部 一百零五
2020/08/13 03:23
瀏覽184
迴響0
推薦2
引用0

本緣部 一百零五

修行本起經
 
    後漢西域三藏竺大力共康孟詳譯

◎修行本起經卷上
  ◎現變品第一
  ◎菩薩降身品第二
  ◎試藝品第三
◎修行本起經卷下
 ◎遊觀品第四
◎ 出家品第五

◎修行本起經卷上
  ◎現變品第一
聞如是。一時佛在迦維羅衛國。釋氏精舍尼
拘陀樹下。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皆
是阿羅漢。已從先佛。淨修梵行。諸漏已盡。
意解無垢。眾智自在。曉了諸法。離於重擔。
逮得所願。三處已盡。正解已解。三神滿具。
六通已達。比丘尼眾。大伏愛等五百人。不
可計。諸優婆塞優婆夷四輩。普集諸異學
婆羅門尼揵等。不可計。都悉來會。一切諸
四天王。忉利天王。炎天王。兜術天王。尼
摩羅提天王。波羅尼蜜天王。梵天王。乃至
阿迦膩吒天王。各與無央數眾。皆悉來會。
諸龍王阿須倫。迦留羅。真陀羅。摩休勒。一
一尊神。復各與眷屬。皆悉會來。白淨王。
無怒王。無怨王。甘露淨王。及迦維羅衛九
億長者。名從官屬。一時來會為佛作禮。卻坐一面
爾時佛放身三十二相八十種好光明。普照
三千世界。如月盛滿星中特明。威神堂堂。
眾聖中王一切眾會。咸有疑心。各自念言。
太子生迦維羅衛。長白淨王。家棄國行。學
道成號。佛為於樹下六年得道耶。十二年
得乎。或復念言。本行何術。致斯巍巍。所事
何師。今得特尊。始修何法。得成為佛。佛知
一切皆有疑意。便告摩訶目揵連。汝能為
怛薩阿竭。說本起乎。於是目揵連。即從座
起。前整衣服。長跪叉手。白佛言。唯然世尊。
今當承佛威神。持佛神力。為一切故。當廣
說之。佛言。宿命無數劫時。本為凡人。初求
佛道以來。精神受形。周遍五道。一身死壞。
復受一身。生死無量。譬喻盡天下草木。斬以
為籌。計吾故身。不能數矣。夫極天地之始終。
謂之一劫。而我更天地成壞者。不可稱載也。
所以感傷世間貪意。長流沒於愛欲之海。吾
獨欲反其原故。自勉而特出。是以世世勤
苦。不以為勞。虛心樂靜。無為無欲。損己布
施。至誠守戒。謙卑忍辱。勇猛精進。一心思
微。學聖智慧。仁活天下。悲窮傷厄。慰沃憂
慼。育養眾生。救濟苦人。承事諸佛。別覺真
人。功勳累積。不可得記。至于昔者。錠光佛
興世。有聖王號。名燈盛治。在提和衛國。人民
長壽。慈孝仁義。地沃豐盛。其世太平。生一太
子。字為燈光。聰明智遠。世之少雙。聖王愛
念。甚奇甚異。臨壽終時。國付太子。太子燈。
光念計無常。傳國授弟。即時出家。行作沙
門。道成號佛無上至尊。神德光明。無晝無夜。
從比丘眾六十二萬。遊行世界。開化群生。當
還提和衛國。度脫種姓及國臣民。與諸大
眾。遊詣本國。是時國中。百官群臣。謂佛
大眾來攻奪國。皆共議言。今當興師。逆往
拒之。不宜與國。即時相率。欲以向佛。佛以
六通。逆照其心。化作大城。廣大嚴峻。與
彼城對。佛哀國人。欲令解脫。即化二城。變
為琉璃。其城洞達。內外相照。復化六十。
二萬比丘。如佛無異。變化示現。王見惶怖。
疑解心伏。即出詣佛。叩頭自悔。稟性空頑。
惡意向佛。愚人所誤。幸唯原之。願佛便
還精舍。七日之中。當修所供。奉迎至尊。
佛知其意。默然便還。於是其王問諸群臣。
奉迎聖王。其法云何。諸臣言。迎遮迦越王
法。莊嚴國土。面四十里。平治道路。香汁灑
地。金銀珍琦。七寶欄楯。起諸幢幡。繒綵花
蓋。城門街巷。莊嚴校飾。彈琴鼓樂。如忉利
天。散花然燈。燒眾名香。敬侍道側。七日已
辦。王敕群臣百官導從。躬親迎佛。佛哀人
民。告諸比丘。嚴出應請。比丘受敕。行詣本
國。佛告比丘。汝等見此供設嚴好光目者
不。昔吾承事。往古諸佛供養莊嚴。亦如今也
是時有梵志儒童。名無垢光。幼懷聰叡。志大
苞弘。隱居山林。守玄行禪。圖書祕讖。無所
不知。心思供養。奉報師恩。辭行開化道經丘
聚。聚中梵志。名不樓陀。盛祀天祠。滿十二
月。飯食供養。梵志徒眾。八萬四千人。歲
終達嚫。金銀珍寶車馬牛羊。衣被繒綵。履
屣。七寶之蓋。錫杖澡罐。最聰明智慧者。應
受斯物。七日未竟。時儒童菩薩。入彼眾中。
論道說義。七日七夜。爾時其眾。欣踊無量。
主人長者。甚大歡喜。以女賢意。施與菩薩。
菩薩不受。唯取傘蓋錫杖澡罐履屣金銀
錢各一千。還上本師。其師歡喜。便共分布。
儒童菩薩。復辭出行。時諸同學。各各贈送
人一銀錢。遂行入國。見人欣然。匆匆平治
道路。灑掃燒香。即問行人。用何等故。行人
答曰。錠光佛。今日當來。施設供養。儒童
聞佛歡喜踊躍。衣毛肅然。佛從何來。云何供
養。行人對曰。唯持花香繒綵幢幡。於是菩
薩。便行入城。勤求供具。須臾周匝。了不可
得。國人言。王禁花香。七日獨供。菩薩聞
之。心甚不樂。須臾佛到。知童子心。時有
一女。持瓶盛花。佛放光明。徹照花瓶。變為
琉璃。內外相見。菩薩往趣。而說頌曰
 銀錢凡五百  請買五莖花    奉上錠光佛  求我本所願
女時說頌答菩薩言
 此花直數錢  乃顧至五百    今求何等願  不惜銀錢寶
菩薩即答言
 不求釋梵魔  四王轉輪聖    願我得成佛  度脫諸十方
 女言善快哉  所願速得成    願我後世生  常當為君妻
菩薩即答言
 女人多情態  壞人正道意    敗亂所求願  斷人布施心
女答菩薩言
 女誓後世生  隨君所施與    兒子及我身  今佛知我意
 仁者慈愍我  唯賜求所願    此華便可得  不者錢還卿
 即時思宿命  觀視其本行    以更五百世  曾為菩薩妻
於是便可之。歡喜受花去。意甚大悅。今我女
弱。不能得前。請寄二華。以上於佛。即時佛
到。國王臣民。長者居士。眷屬圍遶。數千百
重。菩薩欲前散花。不能得前。佛知至意。化
地作泥。人眾兩披。爾乃得前。便散五華。皆
止空中。變成花蓋。面七十里。二花住佛兩肩
上。如根生。菩薩歡喜。布髮著地。願尊蹈之。
佛言。豈可蹈乎。菩薩對曰。唯佛能蹈。佛乃
蹈之。即住而笑。口中五色光出。離口七尺。
分為兩分。一光繞佛三匝。光照三千大千剎
土。莫不得所。還從頂入。一光下入十八地獄
苦痛一時得安。諸弟子白佛言。佛不妄笑。願
說其意。佛言。汝等見此童子不。唯然已見。世
尊言。此童子於無數劫。所學清淨。降心棄
命。捨欲守空。不起不滅。無倚之慈。積德行
願。今得之矣
佛告童子。汝卻後百劫。當得作佛。名釋迦文
(漢言能仁)如來無所著至真等正覺。劫名波陀
(漢言為賢)。世界名沙桴(漢言恐畏國土)。父名白淨。母名摩
耶。妻名裘夷。子名羅雲。侍者名阿難。右面
弟子。名舍利弗。左面弟子。名摩訶目揵連。教
化五濁世人。度脫十方。當如我也。於是能仁
菩薩。以得決言。踊躍歡喜疑解望止。[火*霍]然無
想。寂而入定。便逮清淨。不起法忍。即時身
踊。懸在空中。去地七仞。從上來下。稽首佛
足。便作沙門。佛說偈言
 汝當於是世  把草坐樹下    戒力定慧力  降伏魔官屬
 汝行聖人場  打震甘露鼓    愍念眾生故  續轉無上輪
 汝當於是世  善權無上慧    九十六外道  皆令得法眼
 汝當於是世  慈哀行四恩    施惠法甘露  滅除三毒病
能仁菩薩。承事錠光。至于泥曰。奉戒清淨。
守護正法。慈悲喜護。惠施仁愛。利人等利。救
濟不惓。壽終上生兜術天上。欲救一切攝度
盲冥。從上來下。為轉輪王飛行皇帝。七寶導
從。何等為七。一金輪寶。二神珠寶。三玉女
寶。四典寶藏臣。五典兵臣。六紺馬寶珠髦
[肆-聿+葛]。七白象寶珠髦尾。金輪寶者。輪有千輻。
雕文刻鏤。眾寶填廁。光明洞達。絕日月光。
當在王上。王心有念。輪則為轉。案行天下。
須臾周匝。是故名為金輪寶也。神珠寶者。至
二十九日月盡夜時。以珠懸於空中。在其國
上。隨國大小。明照內外。如晝無異。是故名
為神珠寶也。玉女寶者。其身冬則溫煖。夏
則清涼。口中青蓮花香。身栴檀香。食自消化。
無大小便利之患。亦無女人惡露不淨。髮與
身等。不長不短。不白不黑。不肥不瘦。是以名
為玉女寶也。典寶藏臣者。王欲得金銀琉
璃水精摩尼真珠珊瑚珍寶時。舉手向地。地
出七寶向水。水出七寶向山。山出七寶向
石。石出七寶。是故名為典寶藏臣也。典兵臣
者。王意欲得四種兵馬兵象兵車兵步兵。臣
白王言。欲得幾種兵。若千若萬。若至無數。顧
視之間。兵即已辦。行陣嚴整。是故名為典
兵臣也。紺馬寶者。馬青紺色。髦[肆-聿+葛]貫珠。
搵摩洗刷。珠則墮落。須臾之間。更生如故。
其珠鮮潔。又踰於前。鳴聲于遠聞一由旬。
王時乘騎。案行天下。朝去暮還。亦不疲
極。馬腳觸塵。皆成金沙。是故名為紺馬寶
也。白象寶者。色白紺目。七肢平跱。力過
百象。髦尾貫珠。既鮮且潔。口有六牙。牙
七寶色。若王乘時。一日之中。周遍天下。朝往
暮返。不勞不疲。若行渡水。水不搖動。足
亦不濡。是故名為白象寶也。爾時人民。壽八
萬四千歲。後宮婇女。各八萬四千。王有千
子。仁慈勇武。一人當千。聖王治正。戒德十
善。教授人民。天下太平。風雨順時。五穀
熟成。食之少病。味若甘露。氣力豐盛。唯有
七病。一者寒。二者熱。三者飢。四者渴。五者
大便。六者小便。七者意所欲。聖王壽盡。又昇
梵天。為梵天王。上為天帝。下為聖主。各
三十六反。終而復始。欲度人故。隨時而出。
菩薩勤苦。經歷三阿僧祇劫。劫垂欲盡。愍傷
一切。輪轉無際。為眾生故。投身餧餓虎。勇猛
精進。超踰九劫。能仁菩薩。於九十一劫。修道
德。學佛意。行六度無極。布施持戒。忍辱精
進。一心智慧。善權方便。慈悲喜護。育養眾
生。如視赤子。承事諸佛。積德無限。累劫勤
苦。通十地行。在一生補處。功成志就。神智
無量。期運之至。當下作佛。於兜術天上。
興四種觀。觀視土地。觀視父母。生何國中
教化之宜先當度誰。白淨王者。是吾累世所
生之父。拘利剎帝有二女。時在後園池中
沐浴。菩薩舉手指言。是吾世世所生母也。
當往就生。時有五百梵志。皆有五神通。飛
過宮城。不能得度。驚而相謂。吾等神足。石
壁皆過。因何等故。今不得度。梵志師言。汝
見此二女不。一女當生三十二相大人。一
女當生三十相人。是其威神。令吾等失神
足。是時音聲。普聞天下。是時白淨王。歡喜
踊躍。貪得飛行皇帝來生其家。即便求索娉
迎為妻。迦夷衛者。三千日月萬二千天地
之中央也。過去來今諸佛。皆生此地

  ◎菩薩降身品第二
於是能仁菩薩。化乘白象。來就母胎。用四
月八日。夫人沐浴。塗香著新衣畢。小如安身。
夢見空中有乘白象。光明悉照天下。彈琴鼓
樂。絃歌之聲。散花燒香。來詣我上。忽然不
現。夫人驚寤。王即問曰。何故驚動。夫人言。
向於夢中。見乘白象者。空中飛來。彈琴鼓
樂。散花燒香。來在我上。忽不復現。是以驚
覺。王意恐懼心為不樂。便召相師隨若耶。
占其所夢。相師言。此夢者。是王福慶。聖神
降胎。故有是夢。生子處家。當為轉輪飛行皇
帝。出家學道。當得作佛。度脫十方。王意歡
喜。於是夫人。身意和雅。而說偈言
 今我所懷胎  必是摩訶薩    婬邪嫉恚止  身心清淨安
 心常樂布施  持戒忍精進    定意入三昧  智慧廣度人
 觀察大王身  敬如父以兄    瞻愍人民類  亦如己赤子
 疾病醫藥療  飢寒施衣食    憐貧敬尊老  樂令生老滅
 諸在獄閉繫  毒苦愁怖惱    願王加大慈  一時赦罪過
 今我不欲聞  世俗音樂聲    志趣山林宴  清淨寂默定
於是粟散諸小國王。聞大王夫人有娠。皆來
朝賀。各以金銀珍寶衣被花香。敬心奉貢稱
吉。無量夫人。舉手攘之。不欲勞煩。自夫人
懷妊。天獻眾味。補益精氣。自然飽滿。不復
饗王廚。十月已滿。太子身成。到四月七日。
夫人出遊。過流民樹下。眾花開化。明星出
時。夫人攀樹枝。便從右脅生墮地。行七步。
舉手而言。天上天下。唯我為尊。三界皆
苦。吾當安之。應時天地大動。三千大千剎
土。莫不大明。釋梵四王。與其官屬諸龍鬼神
閱叉揵陀羅阿須倫。皆來侍衛。有龍王兄弟。
一名迦羅。二名鬱迦羅。左雨溫水。右雨冷泉。
釋梵摩持天衣裹之。天雨花香。彈琴鼓樂。熏
香燒香。擣香澤香。虛空側塞。夫人抱太子。
乘交龍車。幢幡伎樂。導從還宮。王聞太子
生。心懷喜躍。即與大眾百官群臣梵志居
士長者相師。俱出往迎。王馬足觸地。五百
伏藏。一時發出。海行興利。於時集至梵志
相師。普稱萬歲。即名太子。號為悉達(漢言財吉)。
王見釋梵四王諸天龍神彌滿空中。敬心肅
然。不識下馬禮太子。時未至城門。路側神
廟一國所宗。梵志相師咸言。宜將太子禮拜
神像。即抱入廟。諸神形像。皆悉顛覆。梵志
相師。一切大眾。皆言。太子實神實妙。威德
感化。天神歸命。咸稱太子。號天中天
於是還宮。天降瑞應。三十有二。一者地為大
動。坵墟皆平。二者道巷自淨。臭處更香。三
者國界枯樹。皆生花葉。四者苑園自然生奇
甘果。五者陸地生蓮花。大如車輪。六者地
中伏藏。悉自發出。七者中藏寶物。開現精
明。八者篋笥衣被。被在柁架。九者眾川
萬流。停住澄清。十者風霽雲除。空中清明。
十一者天為四面。細雨澤香。十二者明月神
珠懸於殿堂。十三者空中火燭。為不復用。
十四者日月星辰。皆住不行。十五沸星下
現。侍太子生。十六天梵寶蓋。彌覆宮上。
十七八方之神。奉寶來獻。十八天百味飯。
自然在前。十九寶甕萬口。懸盛甘露。二十
天神牽七寶。交露車至。二十一五百白象子。
自然羅在殿前。二十二五百白師子子。從雪
山出。羅住城門。二十三天諸婇女。現伎女
肩上。二十四諸龍王女繞宮而住。二十五天
萬玉女。把孔雀拂現宮牆上。二十六天諸
婇女持金瓶盛香汁。列住空中侍。二十七
天樂皆下。同時俱作。二十八地獄皆休毒痛
不行。二十九毒蟲隱伏。吉鳥翔鳴。三十漁
獵怨惡。一時慈心。三十一境內孕婦。生者悉
男。聾盲瘖啞。癃殘百疾。皆悉除愈。三十二
樹神人現。低首禮侍。當此之時。十六大國。
莫不雅奇。歎未曾有
於是香山有道士名阿夷。中夜覺天地大動
觀見光明暉赫非常。山中有花。名優曇
缽。花中自然生師子王墮地。便行七步。舉
頭而吼。面四十里。其中飛鳥走獸蜎飛蚑行
蠕動之類。莫不懾伏。阿夷念言。世間有
佛。應現此瑞。今世五濁盛惡。何故有此吉
祥瑞應。天曉飛到迦維衛國。未及國城。四
十里外。忽然落地。心甚驚喜。此必有佛。
於我無疑。步詣宮門。門監白王。阿夷在門。王
愕然曰。阿夷常飛。今者何故在門求通。王即
出禮拜迎澡洗沐浴。施新衣服。問訊。今日臨
顧勞屈尊聖。阿夷答言。聞大王夫人生太
子故來瞻省。敕其內人。抱太子出。侍女白
言。太子疲懈。始得安眠。阿夷喜悅。便說偈言
 大雄常自覺  覺諸不覺者    歷劫無睡臥  豈當眠寐乎
於是侍女。抱太子出。欲以太子向阿夷禮。阿
夷便驚起。前禮太子足。國王及群臣。見國師
阿夷敬禮太子。心便悚然。益知至尊。即
頭面禮太子足。阿夷猛力。迴伏百壯士。方
抱太子。筋骨委震。見奇相三十二八十種好。
身如金剛。殊妙難量。悉如祕讖。必當成佛。
於我無疑。淚下哽咽。悲不能言。時王惶怖
請問。太子有不祥乎。吉凶願告。幸勿有難。
阿夷自抑制。即便說偈言
 今生大聖人  除世諸災患    傷我自無福  七日當命終
 不見神變化  說法雨世間    今與太子別  是故自悲泣
 太子舉手言  五道十方人    吾當盡教化  皆令得其所
 本我意所願  當度薩和薩    一人不得道  吾不入泥洹
於是阿夷。喜重禮太子足。白淨王怖止歡喜。
而說偈言
 太子有何相  當何治於世    願為一一說  諸相有何福
時阿夷以偈答王言
 今觀太子身  金色堅固志    無上金剛杵  舂破婬欲山
 大人相滿具  足下安平趾    居國常平治  出家等正覺
 手足輪相現  其好有千輻    是故轉法輪  得佛三界尊
 鹿[月*耑]而龍髀  隱相陰馬藏 觀者無有厭  是故法清淨
 纖長手臂指  軟掌鞔中里    是故法久長  千歲在世教
 皮毛柔軟細  右旋不受塵    金色鉤鎖骨  是故伏外道
 方身師子臆  旋轉不阿曲    平住手過膝  是故一切禮
 身有七處滿  千子力當敵    菩薩宿作行  是故無怨惡
 口含四十齒  方白而齊平    甘露法率眾  是故有七寶
 頰車如師子  四牙萬字現    佛德現天下  是故豐三世
 味味次第味  所食識其味    是以設法味  施與於一切
 廣舌如蓮華  出口覆其面    是故種種音  受者如甘露
 語聲哀鸞音  誦經過梵天    是故說法時  身安意得定
 眼相紺青色  世世慈心觀    是故天人類  視佛無有厭
 頂特生肉髻  髮色紺琉璃    欲度一切故  是以法隆盛
 面光如滿月  色像花初開    是以眉間毫  白淨如明珠
於是王深知其能相。為起四時殿。春秋冬夏。
各自異處。於其殿前。列種甘果樹。樹間七
寶浴池。池中奇花。色色各異。譬如天花。
水類之鳥。數十百種。宮城牢固。七寶樓觀
懸鈴幡幢。門戶開閉。聲聞四十里。選五百
妓女。擇取溫雅禮儀備者。供養娛樂。育養太
子。太子生日。國中八萬四千長者。生子悉
男。八萬四千廄。馬生駒。其一特異。毛色絕
白。髦[肆-聿+葛]貫珠。以是之故。名為騫特。廄生
白象。八萬四千。其一白象。七肢平跱。髦尾
貫珠。口有六牙。是故名為白象之寶。白馬給
乘奴名車匿。太子生七日。其母命終。以懷
天師功德大故。生忉利天。封受自然。太子
在宮。不樂憒鬧。志思閑燕。王問侍女。太
子樂乎。侍女白言。供養伎樂。不失時節。
觀省太子。不以歡樂。王用愁憂。即召群臣。
阿夷相言。必成佛道。以何方便。使太子留
令無道志。有一臣言。唯教書疏。用繫志
意。即與其僕五百人俱。共詣師門。師聞太子
至。即出拜迎。太子問言。此為何人臣言。
是國教書師也。太子問言。閻浮提書凡有
六十四種。即數書名。今用何書。以相教示。
梵志惶怖。答太子言。六十四種。己所未聞。
唯持二書。以教人民。即時歸命。願赦不及

  ◎試藝品第三
於是太子。與諸官屬。即迴還宮至年十七。
妙才益顯。晝夜憂思。未曾歡樂。常念出家。
王問其僕。太子云何。其僕答言。太子日日憂
悴。未嘗歡樂。王復愁憂。召諸群臣。太子憂
思。今當如何。有一臣言。令習兵馬。或言。當
習手搏射御。或言。當令案行國界。使觀施
為散諸意思。有一臣言。太子已大。宜當娶
妻以迴其志。王為太子。採擇名女無可意者。
有小國王。名須波佛(漢言善覺)。有女名裘夷。端
正皎潔天下少雙八國諸王。皆為子求。悉不
與之。白淨王聞即召善覺。而告之曰。吾為
太子。娉取卿女。善覺答言。今女有母及諸群
臣國師梵志當卜所宜。別自啟白。善覺歸
國。愁憂不樂。絕不飲食。女即問王體力不
安。何故不樂。父言。坐汝令吾憂耳。女言。云
何為我父言聞諸國王來求索汝。吾皆不許。
今白淨王。為太子求汝。若不許者。恐見誅罰。
適欲與者。諸國怨結。以是之故。令吾憂慼。
女言。願父安意。此事易耳。我卻七日。自
處出門。善覺聽之。表白淨王。女即七日。
自出求處國中勇武技術最勝者。爾乃為
之。白淨王念。太子處宮。未曾所習。今欲試
藝。當如何乎。至其時日。裘夷從五百侍女。
詣國門上。諸國術士。普皆雲集。觀最妙技
禮樂備者。我乃應之。王敕群臣。當出戲場觀
諸技術。王語優陀。汝告太子。為爾娶妻。當現
奇藝。優陀受教往告太子。王為娶妻。令試
禮樂。宜就戲場。太子即與優陀難陀調達阿
難等五百人。執持禮樂射藝之具。當出城
門。安置一象。當其城門。決有力者。調達先
出。見象塞門。扠之一拳。應持即死。難陀尋
至。牽著道側。太子後來。問其僕曰。誰[打-丁+王]殺
象。答言。調達殺之。誰復移者。答言。難陀。菩
薩慈仁。徐前按象。舉擲城外。象即還穌更生
如故。調達到場。撲眾力士。莫能當者。諸名
勇力。皆為摧辱。王問其僕。誰為勝者。答言。
調達。王告難陀。汝與調達二人相撲。難陀受
教即撲。調達頓[跳-兆+辟]悶絕。以水灌之。有頃乃
穌。王復問言。誰為勝者。其僕答言。難陀得
勝。王告難陀。與太子決。難陀白王。兄如須
彌。難陀如芥子。實非其類。拜謝而退。復以
射決。先安鐵鼓。十里置一。至于七鼓。諸名
射者。其箭力勢。不及一鼓。調達放發。徹一
中二。難陀徹二。箭貫三鼓。其餘藝士。無能
及者。太子前射。挽弓皆折。無可手者。告其
僕曰。吾先祖有弓。今在天廟。汝取持來。即往
取弓。二人乃勝。令與眾人無能舉者。太子張
弓。弓聲如雷。傳與大眾莫能引者。太子攬
牽彈弓之聲。聞四十里。彎弓放箭。徹過七
鼓。再發穿鼓入地。泉水湧出。三發貫鼓著
鐵圍山。一切眾會歎未曾有。諸來決藝。悉皆
受折慚辱而去。復有力人王。最於後來。壯健
非常。勇猛絕世。謂調達難陀。為不足擊。當
與太子共決技耳。被辱去者。審呼能報踊
躍歡喜。語力人王。卿之雄傑世無當者。決
力取勝。必自如意。皆隨從還。觀與太子決
於勝負。調達難陀。奮其威武。便前欲擊。太
子止言。此非為人大力魔王耳。卿不能制。
必受其辱。吾自當之。父王聞此。念太子幼。
深為愁怖。諸來觀者。謂勝太子。時力人王。
蹋地勇起。奮臂舉手。前撮太子。太子應時。
接撲著地。地為大動。眾會重辱。散去忽滅。
太子殊勝。椎鍾擊鼓。彈琴歌頌。騎乘還宮。優
陀語善覺言。太子技藝。事事殊特。卿女裘
夷。今為所在。善覺答言。從五百侍女在城
門上。優陀白太子言。宜現奇特。太子脫身
珠瓔。欲遙擲之。優陀言。眾女大多。今擲
與誰。太子言。珠瓔著頸則是其人。尋便擲珠
即著裘夷。一切眾女。皆稱妙哉。甚為奇特
世之希有。於是善覺。嚴辦送女。詣太子宮。
眾伎侍從。凡二萬人。晝夜娛樂。絕世之音。
太子志意。不以為歡。常欲棄捨。靜修道業。
濟度眾生。王問其僕。太子迎妃以來。意志
云何。僕答王言。憂思不樂。身體羸瘦。轉不如
前。王心愁憂。即召群臣。太子不悅。當如之
何。諸臣議言。宜復娉娶增其伎樂。儻能迴
志。樂於世間。即復為娉妙女。一名眾稱味。二
名常樂意。其一夫人者。二萬婇女。三夫人者。
凡有六萬婇女。端正妙好。天女無異。王問裘
夷。太子今有六萬婇女。伎樂供養。太子寧
樂乎。答言。太子夙夜專精志道。不思欲樂。
王聞憂慘。召諸群臣。復共議言。今供太子。
盡世珍奇。而故專志未曾歡樂。必如阿夷
言乎。諸臣答言。六萬婇女。極世之樂。不以
為歡。宜使出遊觀於治政。以散道意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知識學習 檔案分享
自訂分類:佛學經書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