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我們認識多久了
2019/11/08 05:04
瀏覽276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我們認識多久了

是用什麼來計算 年 月 日 還是 時分秒

記得上次見面 互相看到對方的白髮 不是一二根

我們都笑了 因為 和我們同年的 已經走了好幾人

我們從何時開始知道 對方在有愛的感覺

我只知道 是自然吧

那自然的眼神 有溫暖 有關懷

經過這些歲月 我們的感情

時光是無情的 沒有誰能逃避過

誰 人 沒有夢 誰沒有夢想 誰沒做過夢

我何嘗沒有夢想和做過夢

我的夢想很天真 也 很白吃

所以 我的夢 真的叫做夢

真的是 夢醒都是空

我幸好有留下一點點記憶

也知道自己 已經不再是做夢的年紀了

妳的言行不一致

不是妳的錯 是大環境使然

人要融入大環境中

可悲的事 要把純真的我們戴上面具

若只是言語遂行

基本心意沒變 尚可圜猷

而妳 竟讓我判定 需要遠離的人

可知 我對妳的了解

連妳自己改變了都不知道

因為 妳的眼神 已發出厭惡我們這些知己好友

雨中散步

是自小就開始 那時候 雨具非常稀少

簡單的是 斗笠 就是我們現在吃的白色粽葉

後來 感情不順時 會專挑下雨天去散步

一 是冷靜一下

二 要把不愉快吞下去

三 偷偷落幾滴淚

除了妳 還有誰值得我流淚

愛妳的時候

無論過去

雖然知道深愛

淡淡地安慰妳幾句

當不愛妳的時候

至多是同情一下

只是要記得只有愛自己的人

當不愛妳的時候

而只是一種感覺

讓生命中最美好的

得到了一個重新生活

重新去愛的機會

相信我也相信妳自己

從我們相識開始

我一直都是妳的忠實聽眾

雖然 我想寫下妳的故事

卻礙於隱私 上了桌的料理

都是精挑細選的

或許是妳的私秘 壓得我承受很大的壓力

我怕會在睡夢中說了夢話 給洩露出去

所以 請妳聽我講

我要離開妳

妳我的故鄉 彰化市

這是一個絕大部份是平原地帶

道路雖然不是很好

尤其是 八七水災過後 彰化市歷經數年才全部整理完成

那時 幾乎所有的路面都破損嚴重

直到 民國五十三年 認識我的戀人

從那時起 才經常在市區走動

彰化縣是田園都市縣 而城市有大都是輕工業

在朋友家 我學會了 沖壓床操作和車床操縱

也學會了何為品管 包裝的藝術

當然 有假日的時候 鐵馬(腳踏車)當然只是實用型的

往鄉村去 看莊稼 各種植物 享受鄉村的 安靜和新鮮空氣

記得農忙的時候別去 空氣中會充斥 農藥和肥料味

那段日子 真的 沒有奢華的享受

卻是心靈的歡樂 和自己喜歡的人一起出遊

何時開始 我們之間有了信件的來往

一如見面聊天一樣 想什麼寫什麼

也有時候 把塗鴉的紙條 也寄出

但是 我們從不稱呼為 情書

那只能說是 日記交換

初戀人 我已經不想再加上 情 了

妳我的情 早已被時光的銼刀 成粉末的四散而去

思 依舊會思念 只是擔心妳的健康

這些年 妳大病了幾次 妳都是在好了以後才告訴我

妳我都知道 我們之間還有情的存在

只是礙於現實環境

只有在 月圓的時候 訴說內心的思念

這是早年我們約定好的

這樣維持相互的思念

不會造成給妳的困擾 (不會留下痕跡)

昨天看到新聞報導 妳住的地方 被豪雨轟炸了

以前我們常約會的地方 也被水淹沒了

不知道 有沒有災害 很為妳擔心

那一段情 就如此開始了

沒有勉強 更沒有刻意安排

一切順其自然 年復一年的過去

我們都有所堅持

所以都相安無事

溝通 妥協 了解 退讓 寬容

或許 我們都是天主教徒吧

和妳認識是偶然

但是偶然和意外間

妳是一個很好的朋友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我只是妳生命中的過客

兩個同樣寂寞的人在這樣的環境裡不期而遇

我們的結局還不是要分開

我不奢求我們能在一起多久

轉過身默默的流淚

當我們初相識時

妳說過 我們可以來往 但是 不勉強

我說 那我們就順其自然 每星期做禮拜時見一面

妳說 感情的事 真的很難講

我說 我們才剛認識沒多久

妳說 誰說的 你每個禮拜都上教堂 我早已注意到了

我說 我怎麼都不知道

妳又說 那我們就 隨天主的安排 緣份真的很難講

我說 好吧 一切就隨緣了

我家所在的社區

中庭算很大了

樹木花草不少

只是 使用率太低

社區委員會提到 分攤電費太高 要節約用電

庭園中剩下兩盞燈 十點就關了

我看周圍的社區 比我們這兒 明亮多了

所以說 政府宣導節約用電 為何不向 類似社區公共用電宣導

本島自身沒有能源 有的水源 民生都不太夠

更何況 農業 工業 社區也是用水大戶

我家 公共分擔的水費 比自家的還多

話題太遠了

社區晚上沒有光害 唯一的好處就是

晚上沒有雲遮的時候 月光特別明亮

淡水靠海邊 正常時 海風強 比較沒有雲堆積

雖然妳不是第一個

也不是最後一個

但是 卻是我愛過最堅持的

不寫出妳的姓名

妳也知道我心中是誰

今生中 有執念 妳也認可

我別無所求

回憶起多少年前 離開了家

擔負起未來的責任

經歷了多少

只剩下 當年離家的心情

當年和妳分開

來到這陌生的地方

妳知道我多孤單

除了同事 沒有一個朋友

就這樣的過了多少冬

曾幾何時 確實的認識到

離鄉背井後

一切都已無法還原

有的只是更加的距離疏遠

當年的在一起時

只有增加的情感沒有減少

現在卻因為分隔在兩地

時間卻成了一把無形的銼刀

 

 

 

三川老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散文創作
上一則: 因為
下一則: 妳曾問過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