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一切都是矛盾的
2019/10/19 04:24
瀏覽181
迴響0
推薦5
引用0

一切都是矛盾的

終於我成長了

疼惜妳的心

是愛的力量吧

那已是很遙遠的過去

過去雖不很完美

但那是我僅有的

不要怨我

雖然我是那麼的無可奈何離開妳

妳知道嗎

朋友的定義是什麼

有福同享 有難同當 有苦同分

我遇到的朋友

為何 這是一個現實的世界

爭名爭利爭一口氣

這一切都是空虛的

如同夢幻般的不切實際

我們生活在這個環境中

又能做些什麼改變

或許 我該直接告訴妳

或許 只是想念妳

太多的不可能因素

也有太多的無可奈何在等待

不是嗎 多年的感情心情訴說暢快

已有多年不曾有過的感覺

我非常珍惜這份緣

不要說我是 老頑固

我只是很執著吧

我希望過平淡的生活

我想放棄妳

太刻骨銘心的愛

明知今生不會有結果

為什麼一定堅持要在一起

不知妳現在如何

甚念 明天將再和妳聯繫看看

或許 祝 健康快樂 萬事如意

但願 有時找不到妳

還真叫我放心不下

有時找妳可真難

我根本就不曾認真過

結果 就是現在的局面

難以彌補這一切過失

是不是太晚了呢

一切都已太遲了

希望妳知道我是多麼愛妳

雖然 現在仍有許多不可知的因素無法克服

看到妳的身影

聽著妳的聲音

我在此想要說一些話

希望妳能聽得進去

妳我不知道能相處多久

妳我已經不年輕了

能在一起的時間更有限

妳了解我的心聲嗎

情是身外事

既然下定決心守諾言

就要為自己的將來打算

再次的努力前程

人與人能相識就是一分情

總之 情就是那根看不見的線

那其他的情分 就看緣份了

我從一個不知道名稱的車站

起步 一路走來

到下一個車站前 躊躇

這站會是什麼樣地車站

那繼續下去 還會有多少站

而我經得起旅途勞累嗎

終於有時暫停一下

喘息休息 就此 再次前進吧

現在的我 每每要搭車時

在到某一個車站

都會特別的想要多停一下

即使要搭的車即將開走

我也願意等待下一班

不想再彼此傷害了

可以被任何人羞辱

但希望不是妳

把決定權再交還給妳

再見機會大概也不多了

如果妳願意

打通電話來我見妳

就算是最後一次也好

如果委屈就保重自己吧

別對我說 見面又如何

其實 我的心早已為妳而開

對別人 早已關閉

相信每一個人

都最難忘的是初戀

當然 也有例外的

就拿我來說 十幾歲的時候

記憶力是最強的時候

其實 現在記憶力仍然很強

而初戀 至今 已經過了五十四年了

最難忘的就是

依舊無話不談

至今 仍然有在來往 (電話連繫)

LINE 一下 或視訊 看看誰的白髮又多了

我要照顧老媽媽

她要顧孫兒

這是妳曾對我說過的

也曾白紙黑字的寫下來

只是 那已經是過去了

現在呢 會有也改變嗎

畢竟我們認識了也超過半世紀了

提到往事 當然就不禁的傷感

往事 雖然都是過去事

當然 情深意重的往事 就不是過去事

而是 往事難忘記

或許 年齡的增長 記憶會減退

能憶起的化作文字 其他的過去事 忘了就忘了

情深意重 只是 用過真心對待 才會難忘

感情的事斷的乾淨最好 若一直牽扯不清

在生活上就真的有口難言的 苦

我則是 合則在一起 不合就早早散去

要記得 天下沒有不散的宴席

錯與沒錯 我都願意承擔

我曾對妳說過

錯就是錯了 我願意放棄我們之間的感情

然而 妳卻說 感情沒有說放不放棄

我說了 我也做到了 我放棄了

我也得知 妳對我的怨很深

問一下 承認錯不對嗎

在人事物的層次

沒有一件是 簡單

也別自視太高

遇到了瓶頸的時候

又在自怨自唉

凡事退一步想

退三步考慮是否對錯

別在行之前已經傷了自己

或許 現在還來苦勸妳

都已經是忠言逆耳

不是嗎 當妳改變的時候

我已經吃了不少的釘子

我想妳 所以我去見了妳

我怕妳 因為妳自詡完美

擔心妳 因為要追求完美

會付出很高的代價 健康

倒頭來 人生幾何水東去

任誰走在岔路前

都會停頓猶豫不決

但是 也有人是勇往直前

等不對的時候

再次的回頭

岔路還是會存在的

但是與人的交會

就全然的不一樣了

不是我不願對妳坦白

而是 妳曾說過

我的坦白 會對妳傷害太大

我謹記在心

所以 我要把對妳的

這份情深藏在心的深處

久久去到妳那兒

只是都不知道說如何

又多說無益 不說 妳又不了解

說好呢 還是不說的好

真是左右為難

雖然曾經朋友一場

但是 也曾有過冷戰一場

現在 一切煙消雲散

或許妳不了解我

或是說妳根本不了解我

我不是妳心目中的對象

不值得付出感情和了解

我愛妳多深

雖然妳知道我愛妳

我想到妳會傷心

不想妳也是難題

在感情的世界中

我迷失過 我迷惘過 我失望過

曾付出 何必去追究 猜測它

因為 我很欣慰的是它曾存在過

只是無緣把握住

想到有一天 妳我若再分開

那是何等的情景呢

不是我無情 也不是我絕情

只是 這不是我所能控制的

我對妳的情

我不懷疑對妳的真誠

無奈的日子 何時了

不是對妳或我而發的

而是對這現實的社會和事情

也不是對現實不滿

因為我愛妳

思考了許久 也有信心

就因為太愛妳了 還是 放下吧

夏天的腳步近了

秋天的腳步也緊緊跟隨

又是該多付出關心妳的時候了

寒冬也會隨之跟來

有時候想一想 傻的有可以

傻的有夠本 為何原因 天知曉

我從未對妳說過我愛妳

(當然是當面的說)

或許說了時

(會被掐的很慘很慘)

然後妳會問 (疼嗎)

有誰能告訴我

如何忘掉一個人

勇敢的對她表達你對她的一片情

這是唯一對的路

若要快樂的人生

別想太多 信心啊

不是我不想要朋友

也許我希望過我自己的生活

雖然那是一個不可能成為真實的世界

回憶過去也並沒有什麼好處

我並不想苛求我的未來

只想停駐的一剎那間的感受

不是無奈

不是我不想更進一步的努力

雖然我很痛心

能和妳重逢這也就非常滿足了

人生中沒有不散席

只是捨不捨得下桌

因為再賴着 早晚也是要下桌的

在最好的時機離開

是人生中最灑脫的時候

不是我不再愛妳了

對妳有的那一份情

妳太令我失望了

每一次和妳見面

總是這樣想 能和妳相見

我已感到很幸福了

有智慧者 會判斷是非曲直

沒有智慧者 走一步算一步

直到抵達懸崖邊或撞到牆壁

但仍不知如何抉擇

這個世界有許許多多

讓人思考的事不斷在發生

有些事要經過人類的代代相傳

也有的事只是一個族群的事

也有的是一個團體的

或一個人的事

或是有些事不必去思考

心中的苦 不是自己以外的人能了解的苦

我也不想要妳來分擔我的苦

妳也很苦了 我又於心何忍

忘年之交 當我們因為陌生而相識

但是當我把友誼

提升到愛情的時候

我卻決定離開妳

因為 我愛上了妳

我要如何訴說我此時情

又該向誰訴說

有誰會來傾聽

遠的在天邊

近的遠在百里外

咫尺的卻是只會說

感恩 今晨 一醒過來 入耳的聲音

都是清晰的小鳥在交談著

一聽就知道

今天會是一個好天氣

妳是我感情的依靠

感情的寄託

這會是妳我的命運之路 一定要走

過去 不夠理智 不會想

不知思想是何物

現在 仍然是 不夠理智

但 卻更不敢去想

我多麼希望有人會了解我

真正的願意了解我

尤其是我的內心世界

勇敢於做一個人

應該說 做一個敢說心中話的人

我已然不想再解釋了

誤解也由妳去如何的想

我也不再想要妳的諒解

我對妳的純純的情已經說明一切

都市的人做久了

有些 悲悽悽

忙茫然 下一步何在

正如這首曲子

曾經想要對妳訴說

心愛的 妳我的愛 還存在嗎

妳我的緣 是否已經薄到透明了

既然相愛又為何無緣

相愛不代表有份

有緣無份也是枉然

昨天下午的一陣大雷雨

已經多年不曾有過了

閃電之亮 雷聲之大

霹靂一閃雷聲滾動震撼窗戶

大雨隨即落下

將近一小時的雷雨

雨過後的天晴

又是異常的悶熱夏季風

昨夜入眠後 卻是無夢可言

我知道妳要說些什麼

妳讓我感覺到 想說什麼 要說什麼

而又猶豫不決的心境

我的溝通管道一直都開放著

妳沒有好好利用

我們在一起時

沒有可以形容的融洽和甜蜜

做一個很有耐心的傾聽者

相信會是知足常樂的人

今晨起床向外望去

天空有些霧茫茫

空氣卻是熱滾滾

似乎跳過春天進入夏

今天看到妳一身的穿著

給人一種沉沉的感覺

對妳的感覺有了很大的變化

只是說不出來

多麼的無可奈何的人生

知道嗎 世界也在改變了

而我依舊 不是我要說妳

竟把我的名字忘記

我能說些什麼

後來妳說 喔你是斜線

台灣國語發音 我的名字 很像 斜線

已經被我除掉的

對於妳待人的方法

我也無法忍受

雖然是人各有志

妳或許太堅持己見

而無法容忍別人對妳的態度

妳只要人家對妳好

這是不對的

妳未付出 而只想得到

天底下那有那麼好的事

每天都很盼望見到妳 這正常嗎

我也相信妳也會感覺到非常的需要我

感情或友情

一切都是那麼的虛假

而且無可奈何

因為 心太累了

我知道妳對我有情

雖然現在我才知道

但如今知道並不算晚

只是 多了些無奈

或許 近日來瑣碎的事纏繞著我的思緒

苦思不解 我錯了嗎

哪兒錯了 我很納悶

我敞開心胸交朋友又錯了嗎

想要對妳說

但是每次都欲言又止

我擔心的事是

也怕再度迷失自己

在一個安排好的機緣

與妳的相遇

初時對妳沒放在心上

那時無心於感情的觸動

匆匆多年過去 產生了感情

也產生了太多的無奈

因時光的飛逝

在心中也越來越多的無奈

若是知己的話 不說出來

妳也會知道的不是嗎

仍然是那一句話

我希望妳能多了解我 對妳的情

有時會不自覺的就會回想到過去

如何使破碎的心復原

簡直是不可能的事

我不是不想去努力

時間能磨滅曾受到的傷痕與舊情

就將這份情就此打住

就在此時停止吧

妳太不了解我了

會產生了誤會

這不是好現象

或許是默契不夠

我是能怪誰呢 只有怪自己

生 既然以來到這個世界

命 也已經開始

人生的道路指引我們應運而行

今天 我硬著頭皮 去見了妳

還買了兩個甜甜圈送妳

(妳喜歡的)

妳很高興地收下了

接著妳說 來一人一個

高興的吃著 結果咬到手指

好疼 原來是夢

記得嗎 那一日 出外的我

帶著成功回來 卻在那小橋頭

剩下我一個人暗然神傷

為何 為何 我們不是相約好

妳要等我回來 永遠的等待

是一種大自然的恩賜

也可以用以表示各種感情

知道嗎 在過去的一段往事

但是 現在展現在眼前的一切都已變了

誰變了 不知道

就讓這段往事永遠沉在現實人海中

 

 


三川老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散文創作
上一則: 從一開始我就知道
下一則: 或者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