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看樣子
2019/08/14 04:43
瀏覽228
迴響0
推薦8
引用0

若人能將世俗放下

將一切放開 一切都海闊天空

這個社會就會更加和諧

希望妳能了解我所說的一切

若不是朋友 我不會付出我的心的

若不是愛 我早已悄悄的離開妳

如何對妳 或是對妳說

我很喜歡妳

但是 或許妳也是

誰又能避免感情的產生

如果說感情寄托

那一切都也只能說是空的

若不是空的

也是一切也都毫無意義了

其實妳我都很明白

刻意的卻產生感情是不可能的

難道說妳我不能談感情嗎

或許吧 緣份太淺了些

感情的火花無法長久的燃燒

當眼前剛一片光明時

一切又重歸寧靜了

若有一天 若有那一天

能讓我當著妳的面前

說 我愛妳

愛妳愛的很深很深

用我的今生愛妳

如果妳能讓我愛

若不能 我也要讓妳知道

我愛妳 不同於初次相遇的愛

一份真正的愛

若我的心中有妳

妳的心中有我

這樣的心靈交會

不是最美的事嗎

對於現況我已很滿足

別無所求

只是現實礙眼前 不得不低頭

想像的太美化了的感情世界

我想念妳

我知道妳對我有情

雖然現在我才知道

但如今知道並不算晚

只是多了些無奈

我相信妳對我的情

一定也很深 妳可能不會親口對我說

但是妳的眼神已全告訴

我了解體會的感覺

這是除了言語以外的對妳的了解方式

妳知道嗎 對妳越了解

我越無法相信不是我不相信

而是不可思議的事

妳對我有情的存在

我真的想聽一聽

妳對我說聲 我愛你

這會是奢求嗎

若妳對我真的有情

我相信這種要求並不過份

是嗎下一次見面時

我會嘗試要妳對我說出來

這樣的要求不會太過份吧

若妳覺得 這對我是最好的決定嗎

但是 我從不以為是

因為妳的決定 總讓我流淚

我該說些什麼 或許什麼都別說了

為讓妳了解 我也堅持

我不會接受 妳固執的決定

然而 問題 仍舊 沒有不可以化解的吧

只要我們有在一起的決心 堅定信念

或許 妳對我的了解加深才決定離開

這句話該是傷得我的深沉

若迫使我們分開的不是妳 我 而是 現實的社會眼光

我會勇於面對 然而 妳呢 能嗎

就如同我們走過的路

雖然說 那條情路不好走

為了將來 是必須的

雖然不知道前方是否有路

若是時間可以回朔的話

可能妳我不可能相遇在此時此刻

若是 若時光真能停留

可能吧 癡人說夢 愛做白日夢的人

我曾說過 妳若要就可得

妳若不想要

即使擺在妳的眼前也將會是視若無睹

生活在灰暗的天空下好一陣子

終於有那麼一天

我看到了藍天 非常藍的

我非常想要擁有 非常想 但是

我不是想要人家給的

而是要自己去努力付出所爭取到的

不要把悲傷淹沒在心底

偶而發洩一下也是很好的事

只是 事後 要有選擇 捨與得

若要我將妳忘記

那是不可能的

但是 如果另外一個人能讓我擁有

我會忘記妳的

因為再怎麼說妳也是別人的

我怎能擁有妳

對妳的了解 妳也是不會立刻將我忘記的人

而且 妳對我也產生了一種感情

所以 我對妳的了解

我敢這麼的對妳說

因為我對妳 也產生了感情

若迫使我們分開的不是妳我

是現實的冷酷

若真能說忘就忘

我又何必被電得如此痛苦

用藥物是昂貴而且後遺症是無擺脫的影子

被電的滋味會好過又廉價

若天註定這記憶是跟定了我們一輩子

也只好背負下去

或到來生仍舊要繼續下去

要記得要真愛

不能存有佔有的心

當得不到的時候

會妒火高升 一發後

就難以收拾了

當我談戀愛的時候

我只有看得很淡

永遠不屬於我的

自然 一個人能無私的這樣想

很難看淡一切

順其自然 緣份是早已註定了

要愛 就不要怕傷

怕傷 就不要愛

要說 是那一絲絲的感覺吧

就觸動了沉積已久的心

要寫不停的寫是抒發情感的最好方式

只有寫也是心情最好的舒緩壓力的方法

一直寫下去

負心的人誰是誰的愛

又誰負了誰 只有心知道

重情是我的寄託所在

也是我生活中的重心

是我心中不可或缺的糧食

一種要不斷的蘊釀的果實

聚了 散了 散了 聚了

人生就是活在聚散中

沒有聚那有散 沒有散那有聚

如此的 已將我們的人生更形圓滿

這就是記憶 重提往事

有些人不喜歡 有些人很喜歡

不喜歡的人是因為重提 很痛苦

很喜歡的人是因為重提 很快樂

還有的人 重提或不想重提

都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理由

其實 往事只是讓我們不再犯相同的錯誤的印記

一個曾經經過大風大浪 曾經失意失望

但是 我不灰心 天無絕人之路

我放下痛 找尋心的寄託

不再期望不屬於自己所能擁有的事物

我為心 找歸宿 我為心 找溫暖

我感觸最深的是 龍山寺的老人茶

香味清腦 色澤漆黑 入口苦澀

想一想 老一輩的開闢之苦 和自己能無憂的喝茶

在龍山寺邊巷 有一間 老錫店

手工做的錫壺 一鎚一鎚的敲打 逐漸壺的身影呈現

我曾走過無數的小鎮 也曾一時佇足沉思

孤鳥單飛 自由自在 不須煩心 不必憂愁

當心裡沉重的時候

當立在穹蒼下無助的感嘆

可曾想到為什麼心情沉重

可曾想過為什麼感嘆

真的 無奈嗎 真的 感嘆嗎

溫柔 貼心 又很會照顧人

善解人意包容心強

可惜偶沒有福

用心去贏取芳心才是上上策

因為 有看透人心思的能力

真誠是成功的根本

若是 一時的無法溝通

不如 就不再提及永遠的友情

雖然 今生也是有過緣

但是 溝通都困難重重

卻也是 緣起緣滅

原諒我對妳的愛

也原諒我對妳的情

不是我要故意拋棄妳

也不是我所願意這麼做

妳也知道我的無奈

想要和妳終身相守

命運捉弄人 我能求的是什麼

求心安 那是不可能的事

我只能求 在妳有生之年

待妳如我 給妳愛給妳情

給妳無限關懷

若能將我的生命給妳

我也願意 但求妳能幸福快樂

我對妳的情的感受很深

當我在寫這封信時

掩不住的心酸起來

我從未真的珍惜過妳對我的感受

或說就是讓妳沒有安全感的原因

妳我都曾失敗過

而我們之間就是相互造成過一次不可挽回錯誤

而失敗的痛苦

一直深深的烙印在妳我的心中

無法磨滅的深

又怎敢再次的談論到感情呢

難怪妳我之間存

有一種不安全感

妳我是否都怕再次的失敗呢

在感情的世界中

妳我都是失敗者

而又同時又再遇到在一起

妳我都是不能再輸的人

若是再次的

那將會走入一個萬劫不復的境地

妳我如今都在猶豫

是否要再次的嘗試感情的付出或接受

如今我何所求

當珍惜妳對我的一片情意

妳的心中有我

也就夠我滿足了

若相遇是必然

那情感的糾纏也是必然嗎

若在一起是必然

那分開的難受也是必然嗎

我們注定得承受分分合合

那一段不知是好是壞的過程

我們注定得嘗到苦苦甜甜

那一段一段的過去深刻

若要心平靜 就不要再回憶

記憶和回憶是我的致命傷

雖然往事是苦多於樂

但是 我卻樂此不疲想到過去

若要我將妳忘記

那是不可能的

即使是多少冬

但是 如果時光雖然無形無體

卻會消磨我們的緣

我會忘記妳的

因為 我已老去

若要我與妳有完全相同的觀念

我是做不到的

就如同妳一直和我唱反調一樣

我也不想附和

停止一切是唯一可以選擇的路

因我已經做了

在沒搬到淡水的家之前

我一直給自己一個啟示

如果的如果 果真的搬家後

結果已經出現 如果的如果

只是一個幻影

若真情仍不能換得妳的心

難道說 真情那麼不重要 那麼不受重視

為何會如此

多年來 我封閉自己 不分給別人

我所有的情

對妳 我卻無意保留的全部付給妳

但是 妳 若從星座中

看出來了有好的命運

但是 沒有努力和導向

也是枉然的

一個人的前途

觀念和身教是很重要的

(此段話針對一為家教失敗而說的話)

生命中最難償還的債 就是負情

我不願去求人諒解

實在 也沒有人能諒解我

自己的心 用心去感受人生

都用平靜淡然的心態

堅強的面對人生

要順其自然 不必去強求

不要期望一切都十全十美

自己創造快樂吧

看著遠處的十字路口的青紅燈

左一閃右一閃 阻擋多少人的生命向前行

卻往往有的人假勇敢的向前衝

終於 生命可以休息了

為何 路燈多裝幾支

多豎幾張警告語標誌

雖然條條大路通羅馬

但是搶快違規之道後果誰要負

閻王名簿已準備

生命沒有永遠

也沒有一世平安

人生是要不停止息的奮鬥

勇往直前 正如一朵花兒的綻放

我非常重感情

這是我的致命傷

為朋友我都是真誠相待

生命誠可貴 愛情價更高

生命的可貴

在於如何好好的利用

愛情亦然 反過來說 愛情雖然可貴

但是 生命更有存在的價值

沒有了生命 還談什麼愛情呢

生命與愛情要畫上一個等號

如果稍有些不平衡

就會產生 糾紛與矛盾

生活中有新鮮感和刺激感

也有可能是家的束縛和壓力

所以在潛意識中會有新的轉變

只是很單純 且很主觀地

從自己的角度來發洩而已

不要太過苛責自己

永恆的耐心 追求人世間的一切美好

需要奮鬥不倦以及理想的空間

循著你/妳的方向往前看

就會找到人生的答案

永不回頭 年輕的淚水不會白流

痛苦和驕傲這一生都要擁有

不管有多少試煉

路有多長 都要去接受 永遠不回頭

結束並不代表一切都煙消雲散

結束就像鳳凰浴火重生

是 另一個開始

結束並不代表絕望

當一個希望破滅時

最好的方法就是放棄

另外 再期待一個希望的來臨

只是我卻堅持 永不放棄

昨夜再次夢中相見 妳的冷漠

將一個對妳充滿了熱愛

沖醒了 或許我願意永遠的活在夢中

永不醒來 至少 可以時時刻刻見到妳

雖然 妳的冷 卻是我的夢魘

相信有一天會溶化的

雖然妳並不知道

我心中的結是何

妳知道嗎 我終於知道了 妳對我有感情

而且 那麼的深

我對妳不起過 一次又一次的不告而分手

而妳原諒了我 妳知道嗎

我做夢也沒想到 當我們在那個車站分手時

沒有說再見 也沒有說 等我的電話

但是 我卻在妳轉身離去時

暗自的對妳說 再見了 也祝福妳

因為 當時我再次決定要離開妳

但是 那熟悉的背影 竟是最後一次

當我得知 妳我再也不會重逢時

傷心難過 不是我 是無法了解的

那一次竟成了我們的永別

看樣子妳我之間

因為溝通不良 裂痕已經出現了

而且 一天一天在擴大中

我已經不想再修補了

因為 已經無法修補了

祈盼 這朵 含苞待放 玫瑰

能 安撫妳盛怒的心情

那 忿怒之聲

我怕到了 也嚇到了 一朵夠嗎

( 妳說 皮在癢嗎 )

我懷念已經遠離的親人和朋友

又是一年春節到

也是幾家歡樂幾家愁

昨日的清晨地震

粉碎了多少家庭

讓多少人傷心

有多少人無法再過這個曾經期盼的春節

讓我們為她/他們祈福

秋 是涼乎是冷

秋的來 冷卻我心

冬 是冷乎是凍

冬的來 凍傷我心

情 是淡乎是濃

情的來 讓我看淡世俗

秋已經蒞臨 晨時天空朦朧

路燈的昏黃更加朦朧

氣溫卻是涼爽多了

白天要何時才能入秋

卻是怕那 秋老虎的餘威

秋的微風吹撫我心

但 秋有帶來了無限的憂思

秋的感覺涼意

卻似告訴我

寒冬即將來臨

東北季節狂風吹襲

海邊地滾滾浪花波浪

也 讓我聯想到

狂風大浪的後面

將會是風平浪靜

在今晨 看得出來(因為今天早上雲很少)

日出時間已經改變

最早的時候 四點十五分

現在 已經是 四點五十分

而街燈自動關閉的也晚了

只是依舊昏黃的照射

地球繞日也有些改變

角度偏了 照進房間的時間短了

秋天的季節來到

會讓昏黃的街燈更昏黃

美好的一天 天氣晴到只剩薄薄的雲

黃昏的傍晚 路旁的一盞燈

特別顯得刺眼

空氣的乾燥 在燈下看著自己的影子

站在燈下 影子好小

走遠一點 身影好長

卻只有我和我的身影

心愛的 妳還在故鄉

如今 可還好嗎

我非常喜歡穿梭於小巷子

到我要去的地方

那是一處寧靜和溫暖的地方

每一個人都有的家的地方

小巷中的變化萬千 少有相同的外表

就如同街上來往穿梭的人們

在我過去住過的那個小鎮

所有的大街無一處沒有過我的腳印

這是過去一個機緣 讓我喜愛上穿梭小巷子的樂趣

如今 我去看那個小市鎮的地圖

我發現 現今的市鎮有過去的一倍大

現在 只有等到老時

遷回那我難忘的小市鎮 再去小巷穿梭了

總是在這樣的夜裡

升起的滿月與流浪的風相遇

任憑我的夢且伴入夢是對妳的思念

那一夜 我們佇立在小橋的兩端

互相凝視著對方

小橋其實並不長

從這頭到那頭 十步吧

只是 長期的交往中的在一起時

總是保持一人的距離

很少有這樣端詳貴對方過

我們隨即同時的低下頭來

說 明天我們就要分開了

不知道以後還會不會再見面

現在 我不知道要說什麼

或說 何不讓我們就這樣的聽聽對方的心跳聲

忽的 妳哈哈大笑說 傻瓜

我們現在是在大馬路邊

何況我們的距離有一公尺

又不是在圖書館

(教會的圖書館晚上九點關門)

而當時我們是在小橋聊天到半夜了

我也覺得我是說錯了話

幸好相距離手是搆不著

要不被掐 也是活該的

不過 最後留個紀念也不錯啊

美好的人生要以歡愉的感覺去享受

若以一個悲苦的心去享受人生

就如同我此時此刻情

或許太多的不如意矇閉了我的視線

雖然極力想要看清眼前的一切

但 太沉重的積勞讓我抬不起頭

如果說 捨棄是那麼困難的一件事

當初 又何必

美醜 其實只是一線之隔

不能用視覺上的看

而是 去感覺

用心 去感覺

美麗的外表 可以靠粉飾來美化

也可以讓人的視線迷惑

因為 人是喜歡美的事物

但是 心 卻是沒有化妝品的

除了 修養的呈現出

是無法表現心的美麗

昨天 看見這小橋流水

就想起了妳 也想到了我們的趣事

妳教訓過我

妳常說 別一見面就提昨天的事

昨天有什麼好

那天你才會牽牽我的手

我說 明天再說

( 當然 ) 後果很悽慘

致命傷啊 致命傷

今生無法改變的命運

或許 人生的路已走過一半

有許許多多的舊可念

念舊如今已成為我的唯一回憶生活上的基礎

若 爭一時的熱情

不如 爭永遠的友情

雖 今生帶不走

但 卻是永恆的擁有

若 喜歡的情

無法留住妳

那還是成陌路的好

 

 

三川老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散文創作
上一則: 想妳又如何
下一則: 愛如何的寫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