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能懂的人
2019/07/22 05:17
瀏覽243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青梅竹馬伴我快樂少年時

終身相許諾言許 卻是心碎疾首時

獨守終身渡此生 命運安排相逢不逢時

伴我中年和喜怒哀樂時 關愛有加被拒時 忍心拋棄有緣人

誰知多年往事已湮消雲散時 相逢異地已晚矣

忘年期盼遇知己 有望相遇巨蟹女

誰知變化捉弄人 忘年已成忘記交

空有奇遇擺在邊 怕情生變難收拾 忍痛忘記這段情

三隻猴子的寓言

想必大家都聽說過了

現在 說說我的詮釋

我聽 對我有益處的話語

也聽 對我的批評

這樣 我有了改進的空間

我看 看我認為對於自己有用的事物

看到對的事物

心胸也會更加的敞開

老一輩的曾經說

眼睛亂亂看是會長雞眼的

說的 話說得都是真心話

雖然有時候會傷到別人

因為 有些人 不喜歡聽到真心話

甜言蜜語對我來說

要從我口中發出 很難

尤其是當年戀愛期間

所以 最後都 不了了之的收場

所以 一個人 聽看說 要有個準則

上帝讓我們相遇

幸福似乎很近又似乎很遙遠

我們不需要言語

可以心靈相通

現在我也沒有後悔相遇

更要感謝上蒼

給了那麼美麗的相遇

緣淺緣深 我也明白

一輩子只能做朋友

我們都想彼此可以幸福

不得不忍痛捨棄

我只懂付出 不求回報

我只會為對方著想

我只想一個人承受一切

我相信 注定再美麗的相遇

此時已經將進入酷熱的時節

雖然也也可能會有午後陣雨

但是畢竟是可遇不可求

現在連晚間都是熱烘烘的

更不用說是白天如何的熱

不耐曬的我 只有盡量不出門了

我終於是對妳說出了我想說的話

想牽妳的手 雖然不是當面說的

但是 妳知道嗎

我鼓起多大的勇氣才敢對妳說的

我真的很愛妳 真的

非常的愛妳

而且很深的

我很喜歡妳

我很疼妳

我很關懷妳

非常的用心珍惜

妳了解 愛妳的義意

想和妳在一起 看著妳

但是 這一切都太遲了

而現實又阻檔在面前

我太愛妳了

我也好痛苦

我真的很想見妳

匆匆的 算不清 幾個寒冬過去了

昨夜的雨 下了一整晚

只感覺到雨滴落在遮雨板上

有規律的聲音

持續到清晨

風 比昨天強勁

雨 昨天沒有

太陽 不見了

雲 比昨天多了

一整天就在昏暗中過去了

下午茶 尤其是酷熱的夏日

把心情靜下來了嗎

把煩瑣的事先擺在一邊

讓我們以最優閒的心情

坐下來 享受一份清淡的時光

與一份清涼的美食

酷熱的午後

無事也會煩躁的時刻

何不把一切淨空

體會在煩亂世界中

也能找到一份寧靜

下吧 小雨 妳累了嗎 下了兩天了

我聽到的雨聲已經累了

如果說 下可以止傷

為何我的淚流無法止傷

雨兒 是否妳已盡情的下

而我卻是無法盡情的哭

下弦月 一輪月

一點點清明的下弦的愁上心頭的相思

一絲絲的淡淡的月影

顯示不出我寂寞的身影

那下弦月啊

是否看透了我的心情

如同一把打開心靈的鑰匙

一個畫面 一句話 一件事

一個自然現象 一個畫面

一個畫面有時會有似曾相識的感覺與經歷過

一句話 有的語句 會讓我感動不已

一件事 事情的發生 經常會觸動我曾經有過的起伏心情

一個自然現象 自然的像 下雨

這是我最喜歡的 也會引起五許多的往事回想

也會勾起許多的傷心往事

參透人生一世情曰也

迴天已是一場空已也

下雨了 冷冷的風 綿綿的雨

思緒懸入刺人的風雨裡

下雨了 誰的心

籠罩在灰色烏雲的國度裡

滴滴答答 喚起層層的記憶

曾經擁妳入夢

曾經同看日出

曾經細數銀河

妳我踏遍青山

只為了追尋美麗的夢

曾經 一次次離去的背影

都是感動

而今徒留我在冷冷雨中

追憶 那一個不可能的夢

記得 妳我曾經走過的路

或許 妳已經忘了

但是 我依舊記得

正如現在 記得一個深秋午後

一個寒冷的下午

當朋友的時候一開口就說

怎麼會認識妳的

而不是別人

這個她 就這樣

我的心情就像大海中的一葉孤舟

結果 認識的曲曲折折的

我又要開始學習付出

又是個快樂的開始了

雖然 期待開花 結果

記得 妳我約會的老地方

說真的 一個也是忘不了

或許 是一對戀人談心的地方

雖然 分開後就不曾再去過

但也是在腦海中無法磨滅的

記得 一看名片 呆了半响

就這樣的 當時 我的心情 就像大海中的一節枯木

結果 被朋友不幸言中

認識的曲曲折折的 離開的也是曲曲折折的

這是我學習付出階段中 最痛苦 也最快樂

決定離開是痛苦的 離開後我是最快樂的

記得 那一道寒冷的眼神 記得 曾經摔過的跤

但是卻不曾摔醒我的夢想

當我走過 往前看 往後看

似乎只留下了回憶

似乎又有所思

是期盼什麼還是

希望再摔一跤

記得有一次與妳相約

當我卻坐在車站時

手上揑着一張車票

心思不停的轉

我不能只想到自己

手上拿着車票 退了 輕鬆的回家

相信 我的失約 妳會懂的

記得 一個 深秋午後

一個寒冷的中午時分 穿小巷 過大街

妳在路的那一邊 我在路的這一邊

雖然我想去問一聲好

雖然妳也凝視我這邊

車水馬龍阻隔著我們

那是一個堅持在作祟

又莫名其妙的讓機會錯過

我又再次穿越小巷過大街

終於說了 或許是心情特好

天氣也好 兩人的心情也好

當我面對妳的時候

我真的想說我喜歡妳

但是 今天以前

我是怎麼都說不出口

今天 我終於說了

她竟然沒有介意

也許她等我這句話已很久了

至少 還不算太遲

終於在今天

妳我有了不同的意見

並不是我不同意妳的想法和看法

而是我花了很長的一段痛苦的日子

我又怎能再走回頭路

更何況 我也有我的不得已

妳也有 這我也知道

不是我不知道

難到說 我的真心 是假的嗎

妳太令我傷心了

妳我之間 存在的是些什麼

在當時 我是非常迷惘和迷惑

這份情是真是假

追尋 或許一個人 悔

每一件事的結果

卻無法 再一次的重複

憶卻再也無法追回的尋找往事

不悔 走過這條情字路

不悔 走的很辛苦

不悔 自己的堅持

不悔 情字路上曾經猶豫過

不悔 情字路上也是深愛過

不悔 情字路上堅持的不易

不悔 畢竟走了過來了

不悔 不能如過去的談天說地

不能說將來我們如何如何

只能暗嘆沒有把握在一起的時光

如夢的愛情 幻想的未來

卻已結了苦苦的果實

不能捨的情結 在乎什麼

是一種留戀 是一種依靠

還是一種佔有的心

其實 身外之物

原本就不屬於自己的

當一無所有的來到世間

走的時候 當然也是要一無所有的

不能說徹底拋棄

因為自己還沒那樣的勇氣與決心

但行動了 才知原來自己的快樂與滿足是在這兒

平靜的心與決心拋棄的心是不同的

是自由 心的自由 也是自在

心的自在 不停的雨 終於稍稍停歇

人世間的悲歡

也從未停止過

就如同雨一樣

今天的下或停

而明天呢 當我們人類不存在時

雨依然會下與停

不移的深情

深情不能移

我願為此情

獨守終生

保有無限的深情

保有無限的愛

保有這份純真 就是為了愛

猶如 生命

必需給予營養的糧食

感情的維繫 更困難

也更痛苦 當然 也有甜蜜

我很痛苦的說 我愛妳

不喜歡出風頭

只喜歡安安靜靜想自己事情的人

學習意願其實也不算低

很需要有自己的空間

來做自己的事

不善於言詞我 都戰戰兢兢

如何的完成所希望的事

是我的課題

但有時候退堂鼓也可打的很響

不喜歡出風頭

只喜歡安安靜靜想自己事情的人

學習意願其實也不算低

很需要有自己的空間

來做自己的事 這就是我

不曾經歷過的永遠不會懂

不曾傷痛過的怎知痛滋味

有那麼一天 人人都會知道

因為 那是必經之路 情

早上的散步 希望有一天能和妳

不期而遇 這是沒有可能的

因為我散步的時間

不是妳會出現的時候

這樣我也可以自在些

不是嗎 這也是很矛盾的

生活目標就訂在 學習 吧

這不但會讓面對事情的時候

用更開闊的角度去思考與體會

不但可以在傷感與情緒上能得到紓解

也學會了釋懷

當然可以讓心情愉快

讓自己先找到自信

只要盡力去做

不要自尋煩惱

最好看開一點

遮蔽心思的烏雲隨風消散

懂的如何體諒照顧別人

就不會失去了自我

生活如果可以

安慰自己比較快

既然付出 就不要想什麼

相信總有一天

會遇到一個對的人

耐心等 既然付出了 也值得了

生活的壓力 不是別人給的 而是自己

要生活好 要生活比別人好

好的高高在上

但是 自己是否有此能力

這不是自己造成的壓力嗎

不可為而為之 結果

事可為而不為 結果

事在人為卻不為 結果

這就是壓力

巨蟹有強烈的情緒

對家庭強烈的依附

有些時候心情極度不穩

並想脫離人群

但通常你是親切的

有愛心的對待

也知道對方的需要

巨蟹沉緬往事

天生是個好歷史學家

對巨蟹情事而言

如果巨蟹一方外在事務不順

情緒不穩定

此時另一方多一點寬容體諒

少一些挑剔嫌憎會更好

心情起落

於是求助星座塔羅牌成了家常便飯

但不經一番寒徹骨

哪得梅花撲鼻香

對蟹子的感情的經營著實是一門複雜艱鉅的學問

這不正是我嗎

我很喜歡我的個性

因為 我每天都在學習

讓我地人生充滿了生意盎然

巨蟹人會無聊嗎

應該不會的

雖然有些不專

巨蟹是一個非常熱心真誠的人

用心去求知

相信將會因豐富的知識經驗

快樂的定義是什麼

可曾想到過

不同的角度有不同的快樂

還有是何種

人人所追求的方向

目標都不同

要用什麼尺度來衡量呢

我要問 何謂快樂

我很納悶

關心不是掛在嘴邊的叮嚀

那是用心去付出

用心去關懷 也許 我這樣說

也許 妳懂 也許 妳不懂

關心用心去關懷 妳懂了

用心血寫的

我對妳的感覺

被妳說成 肉麻

有一點點傷了 我心

那是心對妳的感受

罷了罷了 能懂的人 真難找

想一想 這也不怪妳

畢竟 妳的個性是不浪漫的

一個人 不應該只有傻傻的一條路走

還有許多的選擇

只是 有沒有用心走

 

 

三川老人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心情日記
自訂分類:散文創作
上一則: 當我想起妳時
下一則: 期望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