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世事本來多變,哪來唯一解答?
2015/09/28 03:39
瀏覽1,358
迴響0
推薦9
引用0

以個人的親身經驗為本,加上幾十年來對學界的近距離觀察,我反對SCI掛帥的「論文教」教義,因為它造成的資源浪費與價值觀扭曲已經嚴重到足以讓台灣變成一個迂腐且衰弱的國家!我寫了一篇「」,多數人都贊同,但是很多讀者也開始焦慮,那怎麼辦?總要有一個「好的制度」取代這個「錯誤的制度」啊?

其實我認為不必急,世事本來就複雜多變,應該不會有一個完美的解決方案,即使有,也應該不會永遠有效!真正的錯誤不是我們太高估論文指標的價值,而是我們都太希望有單一「且永恆」的價值標準!任何這種「客觀」可計量的標準建立之後,基於人類求生存的本能,就會演變成另一個「宗教」!大家的名利太依賴那個制度指標時,制度就開始變成爭名奪利的工具,也開始與現實世界脫節了!

聽起來有點抽象是嗎?其實一點都不會!就是保持清醒跟著真實世界走就對了!「禮失而求諸野」不應該是一種感慨,而是應有的實事求是的態度!太相信一定有一個「禮」(制度)可以放諸四海皆準,歷久而彌新,才是我們文化深處的一個病根!我們(東方文化)對於「定於一尊」的內心渴望,常常超越我們對於現實世界的尊重。以為一個好的人或制度就可以領導世界改變世界,但事實應該不是這樣的,沒有人或制度可以真的風行草偃地領導或改變世界。

用論文指標檢視研究績效的本身沒錯,也不必完全廢除,只要我們不被這單一指標所蒙蔽,讓大家依舊保持清醒,繼續看得到真實世界,看得到論文指標之外的研究表現,看得到論文指標本身的不完美,而不要過度崇拜就夠了!

也是舉一個自己的例子,說明單一論文指標造成的荒謬現象吧!2013年我獨力完成了嘉義市的路口監視器車牌辨識系統,雖然有點倉促,做得不夠好,但終究是通過驗收上路了!這個工程非常浩大複雜,我大約只用半年完成,夠厲害了吧?給台大做也要動用好幾位教授加上一堆研究生吧?我只有一個人就寫完所有程式。只是還沒想出這樣的成就該如何轉換為SCI指標而已。

另一方面,我自2011年起就積極寫電腦程式設計書,我的動機其實來自我的程式語言教學方式很有新意,自己也教了十年以上,證實很成功,才應書商要求積極上市,也確實改變了市售電腦程式設計書的一些風格走向。現在多數的書都會強調「範例引導學習」,我就是這麼做的!每本書都是!算是程式語言的一種教學革命,我也因此常常登上程式設計書的暢銷排行榜。

我其實也繼續一年左右會寫一篇SCI國際期刊發表,我2013年申請升等教授時,想將這些一般人都覺得很了不起的成就列入參考資料,但是審查程序都還沒出校門,系上與學校就說了:我的這些表現都是「零分」!如果我的SCI篇數五年內不足七篇,就完全不應該提出申請!我的SCI只有三四篇而已!他們可能覺得我挺「無恥」的!SCI那麼少!居然膽敢提出申請?我不是不知道這個潛規則,只是想試試看這些人是不是全都這麼盲目?證實此事之後,也堅定了我辭去大學教職的決心!這裡確定不會有我想要的成就與榮譽了!

想像一下,如果我發表了一篇相對論,只有一篇哦!不知道是不是愛因斯坦也不必當教授了!哈哈!所以論文指標並不荒謬,只看得到論文指標,讓國家菁英都變成瞎子,看不到其他真實世界的價值,那才是亡國之兆!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校園筆記
自訂分類:教育學習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