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想做事還是想做官的照妖鏡,你看懂了嗎?
2021/10/25 04:26
瀏覽4,481
迴響0
推薦11
引用0

這兩位大人物相信大家都認識,陳其邁市長正因為任內發生大火死傷慘重,深陷被質疑是否應該下台負責的風暴。尷尬的是他自己當初針對另一市長發生類似事件時立下的言論標準,如果因為執政疏忽公安意外造成9就該下台負責了!現在他自己當市長了,也是因為執行法規不不力,造成41!那該怎麼辦呢?死更多人反而值得原諒嗎?

糗大了!因為誰都知道他與他的政黨根本不想為此下台負責。表面上嚴正宣示的道德標準只是用於攻擊政敵的武器,並不是他()也願意自我要求的標準。當年造成9死的事件如果是自己人當市長,他也絕對不會如此指責的!他們的是非道德標準是會轉彎的這就是台灣政治讓人失望厭惡的盲點了!誰輸誰贏其實不是多數民眾的期望與台灣前途的希望,「凡事合理」才是!簡言之:藍綠雙標才是亡國的警訊!如果無法趨向民主法治公平合理,不管藍綠誰贏,我們整個台灣都輸了!

相對的,台大校長管中閔公開主動表示不追求續任的舉動就很有趣了!大家都應該記得當初他被選上校長時的卡管風波,事實上就是執政黨不喜歡這個外省籍,也顯然不會完全聽從上意的人當上台大校長,百般阻撓之後,實在也找不到合理的理由阻止他上任,還為此換了兩次教育部長,依舊無法成功卡管,才被迫放行的!

卡管期間管校長也沒有甚麼政治操作,就是低調守法的等待行政機關判定的結果,終於上任之後也沒有甚麼反彈嗆聲之類的多餘動作,就是好好做他當個校長該做,也想做的事情罷了!幾年工作順順的完成,也沒重大失職或爭議,居然就這麼直接說不續任了?他病了嗎?他又受到打壓了嗎?好像也沒有?感覺就是雲淡風輕,那麼多人都想做,也能作台大校長,誰說非我不可的

我想提醒大家的是:管校長不做校長還是台大教授,陳市長不做市長還是個隨時可以執業的醫生,不像我們一般人,一旦失業就退此一步即無死所的!所以我當年主動辭去教授到業界闖蕩的勇氣,就比他們離開市長或校長職位偉大太多了!所以啦!他們如果戀棧職位到不自然的地步,就只是自私貪婪,真的沒有其他合理的理由了!他們的市長或校長職位去留都不需要我們同情的,別濫情了!

其實所有自私政黨政治操作的重點,都是在讓有選票影響力的民眾,相信非他()不可!譬如沒有民族救星這個國家就完蛋了?北韓、中共、蘇俄乃至白俄羅斯等國家不就都是如此?俄國沒有普丁,中國沒有習近平就會亡國了?你相信嗎?但是台灣的政府也在學了,倡議如果沒有民進黨抗中保台,任何其他人或黨都是壞蛋蠢材,「不會」抗中保台的?都會直接投降中共?讓台灣萬劫不復?這是事實呢?還是當權者自私戀棧權位的藉口?

正如台大那麼多聰明有能力的教授都不如管中閔教授嗎?台灣那麼多認真努力的政黨政治人物,只有陳市長才能讓高雄市變得繁榮,市政維繫於不墜嗎?重點是:你相信這些鬼話嗎?大家都相信時,台灣的民主就死了!或者說:這麼愚蠢的人民不值得享有民主自由的生活方式!活該被自私的政客政黨予取予求,民不聊生嗎?剛好而已!

或許真的陳其邁市長可以比其他市長人選做得「好一點」,或許管校長可以比其他校長人選做得「好一點」!但絕對不是非某個人或政黨不可?換個人換個黨執政,台灣或那個學校社團就完蛋了?那是極不科學,極不合乎常識,也會讓民主政治陷於崩潰的錯誤危險想法!但正是每一個戀棧貪婪的政客與政黨積極想讓民眾相信的鬼話

合理正常的民主,也不過就是大家都相信事實,可以理性思考選擇「相對」好的人與政黨!如果操作到不合理的程度,希望讓選民以為非他不可,也就是所謂的芒果乾或民族(主)救星之類的操弄,那就擺明了是詐騙了!我們都應該有這種常識判斷能力不予理會,就像接到詐騙電話要你去操作ATM轉帳你會不會上當一樣?如果大家都很好騙,民主制度就不是亡於壞的政黨,而是民眾自己的愚蠢了!

我還記得自己年輕時的社團經驗,狀況好的社團幹部領導人大家都搶著做,陷於困境的團體呢?大家就避之唯恐不及,被選到社長反而會立即找藉口退出社團?我就曾經擔任過這種類似拆炸彈的任務,社團素質很好,但是經營陷入危機,連續幾個團長都落跑了,輪到我接下那個未爆彈!

我也很害怕,因為我根本不覺得自己是最好的人選,但因為周遭人士的支持鼓勵我認真做了!一年任期屆滿後我的社團在大家努力之下復甦了,大家都好高興,但我依然不覺得自己是民族救星,也不覺得繼續擔任這個已經可以正常運作團團長有何必要?我堅持按照規章改選!也堅持不再參選

或許那還是近四十年前的威權政治時代(198X)吧?我的態度讓大家都覺得怪怪的?甚至擔心:如果我不當領導人,社團就會再度不行了?就像兩蔣過世時,很多人就覺得台灣可能會完蛋了?所以大家決議讓不想繼續執政的我繼續當「團長」,實際執行團務的職位稱為「總幹事」?每年改選總幹事就好,團長就不必選了!

原本這兩個頭銜,所謂的團長是市府登記的負責人像是董事長,總幹事則是對團內運作的領導人如CEO,其實是同一個人,都是我啦!這樣安排好像君主立憲?我變成不必改選的精神領袖了?我有這麼偉大嗎?當然沒有!是大家想太多了。但是這樣可以減少頻繁的市府申請登記更新負責人的行政程序,我也不好意思堅持拒絕。

我因此就這樣半推半就地當了五年的「團長」?實際上執掌團務只有一年,當然之後四年我不會自居於太上皇,就只是當個團員參與活動而已!對於團務的意見比多數老團員還少!後來還是找到藉口我必須入伍服役,無法隨時蓋團章了!才把團長職位交接給另一位老團員,不然我可能到現在都還是團長?現在想想,我的觀念還真的很合乎民主制度的精神,跟管校長的想法作法很像!誰說非我不可的?堅持不肯下台的人,反而是暴露私心非常可疑的

我不是隨便說說的,我當時堅持交棒選出的新「總幹事」與我推託交棒的「新團長」現在都是比我更為傑出的菁英人士,一位是名醫一位是名教授(已卸任的台灣歷史博物館館長),當時他們也都把我們的社團推向更好的境界,還好我沒有自我膨脹到耽誤了我的社團發展機會,這就是民主制度合理運作的好結果了!通常都是這樣的,這是我經歷的歷史事實,不是我的空想!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時事評論 政治
自訂分類:不分類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