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s ...
udn網路城邦
面子比裡子重要,教授就是這樣子的!
2019/03/09 04:50
瀏覽1,195
迴響0
推薦7
引用0

卡管一年不堪回首 管中閔:壓力大過大阪外交官

管校長無疑的是位好教授,他的教授生涯也做到了頂尖的地步,這一則簡短的報導中,已經充分透露出他最在意的學術尊嚴與價值觀。他覺得說他論文抄襲是奇恥大辱,他認為他視為宗教般神聖的學術機構,被政治所控制干擾,是有如天塌下來一般的壓力!他是挺過了這場政治風暴,但是顯然在得失之間看出了他瀟灑豪放的外表之下的底線。

在他的理念與經驗中,應該很難想像學術界居然會被政客操弄侮辱成這個樣子!我當過十幾年的教授,雖然只是微不足道的鄉下老師,但是我知道他那種好像天塌下來的感覺!不是信仰學術價值的人不會變成好的博士好的教授,說他抄襲已是不可承受之重!卡住他的校長職位,我相信他痛的不是自己的官位,而是他信仰的宗教崩盤了!好像教堂要作彌撒時,有個閒雜人等直接擋住神父,不讓他上神壇。你不敬重我可以,但怎麼有人可以不尊重對神的祭典呢

在學術界,大家努力與珍視的是學術成就,就跟運動場上的紀錄與勝負一樣。如果一個努力訓練多年,靠著實力終於奪得金牌的人,被說他的成績是吃禁藥來的,被說是賄賂裁判舞弊來的,他一定會崩潰的!如果有人抄襲他的論文,也一定是會氣到不行的!我這麼認真在玩的遊戲,你怎麼可以犯規作弊呢?

但是相對於一直居於學界較高處,還能維持尊嚴的他,我對於學術尊嚴的信仰則早就破滅了!學術界的世俗化與劣質化已經讓我毫無留戀,甚至常常嚴詞批評,我也主動離開學術界五年多了!但是我必須強調,我對於學術研究如同宗教般的虔誠信仰始終沒有改變,只是那個「教會」讓我徹底失望,我覺得繼續在教會中已經找不到我要追求的信仰。

我現在身在業界,但是實際作出的科技研發比當教授時更多更積極,一年之內從研發成果變成商業產品推出的質量就已經超過當教授的十年!我算是一個離開寺廟四處雲遊靠化緣傳道的苦行僧吧?都是僧侶,很多人是只能一輩子窩在廟宇中接受供奉的!「砵」是甚麼樣子大概都沒看過,他們其實是不會托缽的!

我必須強調的是:我並不是因為學術界在名利上虧待了我而生氣反彈,學界對我的不公平只是表象,我也深深了解他們不是針對我打壓我,我根本沒這麼重要!我失望鬱悶的是我最渴望的研發機會一直被扭曲阻礙,我必須作太多我認為無用甚至屈辱的事情,才能在那個圈子生存,乃至加官晉爵!那已經不是我認為神聖的競賽場,比較像是個黑市或黑社會!

如果學術界其實已經普遍喪失對於學術研究的尊重,務實研究的教授無法得到基本的尊嚴,那就回歸社會叢林野外求生的本質,到業界其實更能靠實力獲得名利與尊敬。經過五年多的實際經驗,我也證實了這件事情:在業界,一位真正有能力作研發的教授,得到的名利與尊重都遠勝於在學界繼續玩當教授的遊戲!

我最在乎的是我能做到的事情能不能成真!我一直想要的就不是面子,而是裡子!我在學界當到副教授兼任設計學院院長,加上一些產學合作計畫與業界兼職顧問,離職時的月收入大約是15萬元,到業界的第一份薪水(也只有薪水)是八萬五千元!當時我根本不想創業,只是希望到一個可以真的作有用研發的地方,不要被學界的形式化桎梏浪費了我所剩不多的事業生涯,我那時52歲。

因為我特殊的轉換軌道的身分,所以常常跟業界朋友開玩笑說:「教授是要面子不要裡子,當老闆是要裡子不要面子!」客戶不必當我是教授奉承我,但是千萬別耍我!我做好多少事情,賣了好貨你就得付錢,千萬別耍我!在學界,我老是做好多事,卻都無法兌現於名利,還不好意思去要?現在我做多少事,你就得付多少錢!我臉皮很厚的!還越來越厚之中!

簡單說,我要的是我存在的價值,我在乎的是我真正完成的研發工作,在學界我做得很艱難,在業界做得很踏實自在!在此名實可以相符,事實上,當我的產品開始暢銷,口碑變好的時候,我可是裡外兼顧,面子裡子都有了!譬如下面這個千里眼系統,是我開業之後的第二年,帶著幾位學生菜鳥工程師,投資一年的時間,加上百萬資金研發出來的!

這就是我要的裡子!即使裡面根本沒提到我的名字,我一點都不在乎的!我在乎的是我做到了!這是所有廠商與很多學術研究單位都想做,卻都做不好的產品!嚴格說,我這個作品已經是千里眼「第二代」,第一代真的很不好用,監理單位找了很多廠商之後才找到我敢接受這個挑戰,結果效能也超乎他們的預期!能持續有這種研發成果,給我當台大校長我都不要的!

有誰推薦more
全站分類:心情隨筆 工作職場
自訂分類:教育學習

限會員,要發表迴響,請先登入